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二章 光幕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二章 光幕

    在罗帆的感觉之中,时光不知不觉间已经是过去了百年。

    在这百年之间,这一艘船在他的观念神通作用之下不断的加速,到了后来,其速度已经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在下方的漆黑海面上留下了一条肉眼看不到尽头的划痕。那种乘风破浪的味道强烈到了极致!

    经历了这样拜年时光的航行,前方原本一沉不变的风景渐渐的出现了变化。

    一片无比广阔的光幕横亘前方,遮天蔽日!

    “那便是这一艘船带人穿梭的是目标所在?也是这一片黑暗最终秘密所在?”看着那一幕,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期待之色。

    不过,虽说是期待,但他也没有失态。

    毕竟,他相当清楚,那一片光幕在这里看来虽然已经是无比广阔,遮天蔽日,似乎已经是极为靠近,但那却不过是视线的一种错觉而已。

    事实上,那光幕距离他现在所在位置的距离,却依然是无比遥远!

    这么遥远的距离,不值得他在这时候就失态……

    果然,事情的发展正如他所想的那般,哪怕是早早就看到了那光幕的存在,但他最终依然是耗费了近百年时光,方才真正来到这光幕之前!

    要知道,在这近百年时光之中,这一艘船可是在不断的加速的。虽然时间看起来和之前百年时间差不了多少,但因为速度的差别,这百年时间这一艘船所航行的距离却是要比最开始那百年时间要长上数倍之多!

    来到了这里,他前方的视线却已经是完全被这一片巨大无比的光幕充满了。

    而下方无限黑暗的液体在这光幕所散发出来的光芒照耀之下,却是透出一种莫名的艳丽,那种原本无比渗人的黑暗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化作一种极为引人的风景……

    眼前这一片光幕无妙,奇妙到,罗帆只能够用眼睛去观看,而根本无法用其他感知去感应……

    他的肉眼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这光幕,但他的感知,却是完全没有看到这光幕的存在。

    在他的感知之中,那光幕所在之处空空旷旷的,根本便是一片虚无。

    心中微动,那不断催动这一艘帆船加速的观念神通在这瞬间猛然停下来,紧接着一转方向,从原来不断鼓荡这帆船加速转而来到另一个方向,开始释放威能,反过来推动那帆布,产生一股阻力,不断的减缓这帆船的前进速度。

    虽说这光幕乃是他的目标,但以他的谨慎自然不可能在毫无任何了解的情况下就直接冲入其中。却必然要用一些手段来研究那光幕的本质,来猜测进入那光幕之中将可能遭遇到什么方才决定要不要冲入那光幕之中……

    即便是,可能无法从那其中找到什么秘密,得到这光幕的真相,他也绝不会少了这个过程!

    减缓这一艘船的速度并不难。毕竟,这一艘船加速的时候会遭遇到下方海水的阻力,这种阻力在时时刻刻的减缓着这一艘船前进的速度。若是没有什么动力的话,这一艘船本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停下来。现如今多了个观念神通的阻力,这一艘船速度减缓的速度自然便会变得更明显……

    不过,即便是这样,毕竟加速了两百年,这么一点距离也不足以让这一艘船在达到那光幕之时完全停下来。

    因此,罗帆在这过程之中心中微动,直接扭动这一艘船的风帆,开始改变这一艘船的前进方向,让其从原本直直向着那光幕冲过去转而变成贴着那光幕向着某个光幕延伸的方向前进。

    他的计划相当顺利,最终,在那一艘船即将撞上那光幕之前,它的方向终于被完全扭转成为一个平行于光幕的方向,开始贴着那光幕向着罗帆原来的左边方向开始快速前进。看其前进姿态,同样是乘风破浪……

    接下来,又是数年之久,这一艘船方才真正停了下来。

    但,即便是这样,罗帆也依然不甘停下那作用在帆布之上的观念神通,而是依然鼓荡着观念神通给那帆布形成一个阻碍的力量。

    毕竟,这一条河流的河水可是会流动的。若是没有阻力作用在那帆布之上,这一艘船根本不可能固定在一处位置,而是必然会被那水流渐渐的带入那光幕之中。

    那样的话,他之前数年时光的努力成果自然也就变成一场空了。

    这一艘船贴着那巨大的光幕停住,罗帆心中微动,来到了这一艘船的边缘,抬手向着那光幕探过去。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眼前这光幕对他来说已经是拥有极大的吸引力。

    特别是,忍了数年时间不去接触这光幕所形成的反作用力已经让他这时候再压抑不住去接触这光幕的冲动了。

    当他的手掌接触到那光幕的瞬间,他猛然便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温热之感从他的手上传来。

    这种温热是如此的奇异,哪怕是他已经是做好了一起准备,布置好了一切防御,这种温热也依然是直接传入他的心中,让他的一切防备都是化作浮云,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很显然,这种温热并不只是他的一种触感而已,而是某种极为深层的观念,在他接触到那光幕的瞬间,它便直接侵蚀了罗帆的心灵,让他产生这样的温热之感!

    这种侵蚀是如此的绝对,如此的强势,感觉上简直就像是一方天地狠狠的向他压下来一般,让他想要抵挡都不知道该向何处发力。

    好在,这种侵蚀不过是一种温热的感觉而已,却并没有蕴含其他,却并没有引发他自我的危险感应,也没有影响他的意志清明。

    “真是奇妙,明明感知不到,但却能够侵蚀我的感知。”感受着这种变化,罗帆心中闪过这个想法。

    眼前的光幕一眼看过去是无比纯粹的光芒,里面似乎没有更多的细节,没有更复杂的结构。但,很明显的,有着这种诡异特性的存在又怎么可能是从纯粹的光芒而已?

    感受着那光幕对自己心灵那种无害的侵蚀,罗帆心中一动,将手臂渐渐探入那光幕之中,想要突破那光幕去感知那光幕背后的种种。

    吱吱吱吱……

    瞬间,一种诡异的轻响从他的手上传来。

    随着这种轻响,他的手掌在瞬息间被种种无法形容的威能直接绞散,他对手掌的感觉更是在这一瞬间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混沌!”这个名词在这瞬间出现在罗帆的心中。

    心中微动,他直接收回手臂,只见得,从他的手肘往下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了。

    原本存在于这一处位置的小臂以及手掌已经是消失无踪。

    那断口无比的诡异,并不平滑,但也并不多参差不齐,感觉上就像是被某种存在给腐蚀掉了一般。

    甚至,那断口之处都看不到什么鲜血流出来,仿佛这断口已经被某种极为奇特的机制给完全封锁住了一般!

    “果然,是混沌状态!这光幕背后,根本就是混沌状态!”看着这一幕,罗帆双目一凝。

    从这手臂的断口上,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其中留下的混沌状态的痕迹!

    这种痕迹虽然并不清晰,若是一般修士怕是会将其完全忽略掉。但对于罗帆来说,以他对于混沌状态的熟悉却是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应到那其中属于混沌状态的韵味!

    甚至,通过那伤口来分析,他都能够大概分析出来混沌状态是如何将他的小臂连同手掌给侵蚀、同化、再完全吞噬掉的……

    “怎么会是这样?不应该啊?”看着这一幕,罗帆忍不住感到莫名的疑惑。

    要知道,哪怕是在这道尊之路中,要进入混沌状态,对于罗帆这等层次的存在来说也并不是一件难事的。

    他只需要使用手段崩碎道尊之路的某一层虚空,一直崩碎到某个无法崩碎的地步,自然而然的就能够连通混沌状态,到时候想要进入其中还是想要做什么实验,都能够轻松做到。

    既然如此,哪里需要一条这么绵长的河流来连通那混沌状态?!

    “难道,我错了?这并不是目标,而是起始?”这个想法在这时候又在罗帆的心中浮现出来。

    他猜测这个方向就是那河流的目标,原因不是其他,正是因为那河流的流向。

    毕竟,河流是从另一个方向向着这光幕流过来的,而这河流之中的河水又是拥有这一艘帆船的超脱的性质,那显然的,这河流的存在目的便是将某种存在带到这光幕所在,或者说,这光幕背后的存在之中!

    但,若是这光幕背后的乃是混沌状态,那么情况显然就有些不对了。

    若是要进入混沌状态,哪里需要这河流?在哪里不能?

    想了好一阵子,罗帆长呼出一口气,原本在他脑后若隐若现的天地之光开始渐渐凝实,重新化作一个清亮如水的圆盘在他的脑后微微蠕动起来,似乎是一个活物正在进行着某种思索一般。

    接着,这天地之光中延伸出一条根须,向着那光幕插过去,转眼便钻入其中。

    随着这根须进入光幕之中,那光幕微微一震,似乎有着一圈圈的涟漪从那被插入之处开始向着各个方向扩散而去……

    不过,这时候罗帆显然没有心思注意这些涟漪,这时候他已经是被那圆盘之中投影出来的,那根须所接触到的种种所震撼了。

    那一根根须在这时候已经是进入了一个光芒的世界,一个被无尽光满遮掩住的,只有光芒的世界!

    通过这根须的视角,他能够看到,这光幕内部如同拥有一方无比广阔的天地一般,让这根须延伸了不知多少亿兆光年都未曾接触到那光幕的尽头,接触不到那光幕背后的存在!

    这种表现,和之前他将手臂伸入其中的时候相比,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要知道,他之前的手臂伸入其中,不过是延伸了数寸而已,就已经接触到了那背后的,极有可能是混沌状态的存在了……

    “我就不信。”心中一动,罗帆继续催动那天地之光,让那天地之光所延伸出来的根须继续加速向着那光芒天地的深处蔓延而去,不达到尽头,誓不罢休!

    如此这般,在罗帆感应之中,时光晃眼就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

    十年时间,若是以这根须延伸的速度,哪怕是一方有着亿亿兆光年那般广阔体量的天地也该被穿透数十次了。

    但,在这时候,这根须却依然是处于无尽的光芒之中,根本无法穿透这光芒世界,无法接触到那光幕背后的,被他怀疑乃是混沌状态的所在!

    而在那圆盘之中显现出来的景象,更是告诉他,那根须的延伸并非只是错觉。那根须,确确实实的已经是延伸了十年之久,其延伸的距离,更是已经是达到了不知多少亿亿兆光年的地步了……

    可以说,此时此刻,一眼看过去,已经只能够看到那无尽的根须出现在那圆盘之中而已,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横贯光芒天地线条一般。

    “看来,这种办法是行不通的……”看着这一幕,罗帆也只能够叹息一声,停下了这种徒劳无功的行为。

    虽说他当初的有着不大尽头誓不罢休的决心,但既然现在经历了十年时间都完全没有得到任何一点进展,那么,显然证明有着某种机制让他这样的做法无法成功,继续下去,显然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心中微动,那天地之光微微一收,那不知多少亿亿兆光年那么绵长的根须一闪之间,就已经是完全收了回来,轻轻松松的就重新回归了这天地之光之中。

    整个过程相比于之前那种艰难与煎熬却是容易了不知多少万倍。

    而通过那根须收回来的过程之中这天地之光上所映照出来的光影变化,罗帆更是确定了,这根须确确实实是已经蔓延了不知多少亿亿兆光年……

    收回来之后,罗帆叹息着,身形踏出了这一艘帆船。

    在他踏出帆船的瞬间,有着强大的碾压力量从四面八方产生,直接压在他的身上。

    嘎嘎嘎嘎的声响从他的体内不断的传出来,让他的身躯在这瞬间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好似下一瞬间自己的身体就要完全化作齑粉,完全消失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