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九章 并非缺失

正文 第两千四百七十九章 并非缺失

    罗帆这时候只是静静的看着这青年城主,面上神色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心情变化而有所变化,只是等待着对方想清楚。

    那青年城主毕竟是四劫强者,心念转动之迅速,却是不言而喻,很快的,种种杂念就已经是被他斩灭于无形,他笑着对罗帆说道:“关于这天地的开辟者,我确实是得到了一些传承记忆,既然道友想知道,我便告知道友吧。”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直说的,在这时候,他却也没有提什么条件,只是直接就将罗帆所想要知道的问题答案说了出来。

    随着他的讲述,一副开天辟地的史诗在罗帆面前展示出来。

    这一方天地的开辟者却是与罗帆以往所认知当中的天地的开辟者有所不同。这一方天地的开辟者并非是某一名强大的修士,而是,两名修士!

    而且,这两名修士还并不是同心协力想要开辟这一方天地的,而是,他们在争斗的过程之中,因为契合了某种条件,不知不觉间,开辟出了这样一方天地。

    事实上,正是因为这天地的开辟方式是和样,所以这方天地的结构方才会如此怪异,将人类与异兽的区域分得这么分明。而两者之间的仇恨方才会如此强烈

    而这天地的开辟者,那两名不知多强大的存在在因为意外将这天地开辟出来之后,他们便完全消失了。

    不知是离开了这天地,还是已经出现某些意外而不被这天地之中衍生出来的众生所感应到了。

    虽然总结起来只不过是这几句话的功夫,但其中的具体内容之繁杂,却是难以想象。哪怕是那青年城主乃是一名四劫强者,却也足足讲述了数日,方才将从天地诞生以前一直讲述到这天地的形势完全稳定下来之时的整个演化过程。

    其中,有着无数的劫数,有着无数起伏,更是有着大量的争斗。

    可以说,光是将这一段历史截取出来,就已经足以成为一部厚度惊人的传奇史诗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心中却是已经明白了许多之前所不了解的东西,对眼前这一方天地的了解不知不觉间已经是达到了极为深入的层次了。

    “两名修士争斗而意外开辟出这一方天地怪不得这天地会有缺,会不全。”他这样想着,抬手虚虚一抓,丝丝缕缕的规则法则便落入他的手中,并显现出真形,不断的分解,重组。

    天地有缺,大道不全,这并不只是在某一处特殊的位置,而是遍及了这整方天地的每一寸时空,涉及了这一方天地之中所存在的方方面面!包括,眼前他随意抓出来的这点规则法则

    他的双目灼灼,眼中似乎有着无穷的灵光,无限的智慧闪过。

    在这些灵光、智慧之中,那在他手中呈现出来的这点规则法则就已经是开始渐渐的分解,其中隐藏着的秘密一点点的被他抽取出来。

    不多一会,他就已经是发现了隐藏极深的那点异常之处。

    一番观察之下,他便知道,那青年城主的认知其实是有错误的。

    这天地其实并不是有着缺失,而是,在某些地方太过充实了!就像是此时此刻在他手中的这点规则法则,其实他们并非是真的缺少了某些规则或者法则,而是,多了某些规则或者法则!

    这些多出来的规则法则混合在这规则法则之中,却是不知不觉间影响了这规则法则的流畅运转,最终表现出来的性质,却就如同天地有着缺失一般。

    这种情况似乎很难理解,其实道理却是再简单不过了。

    这,便是过犹不及

    多出了一部分,表现出来的特性就像是缺失了一部分差不多。

    在没有办法具体分辨的情况下,将这种太过充实的表现当成是有所缺失的表现却是并不奇怪。

    至于为何罗帆能够发现这一点,而眼前这作为这一方天地最强者的青年城主却发现不了这一点,那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乃是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的修士!

    因为乃是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的修士,这一方天地的问题,也出现在他的身上!

    也即是说,对他来说,这些多出来的东西,在他的身上,也存在着。

    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难以将这些多出来东西挑出来。只能够通过这天地的种种演化,种种发展来推测这一方天地出现了问题,由此得出这天地有缺,大道不全这个结论,却是理所当然的。

    相比之下,罗帆显然便完全不同了。

    他并非这天地土生土长的生灵,对于天地,他的了解更是远远超越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甚至,在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对天地的了解能够超过他的有没有都不一定。这样的他,对于正常的,完整的天地该是什么模样,这天地出现问题到底是因为什么,他自然是一眼便能够看出来。

    如此这般一来,才会出现眼前这种结果。

    明明罗帆在这天地之中所能够发挥的实力远远比不得那青年城主,但那青年城主却反而永远无法看出罗帆一眼便看出来的东西。

    那青年修士看到这一幕,面上显现出期待之色,问道:“道友可曾看出什么来了?”

    若是其他人,这青年修士自然不可能出现这种期待。毕竟,他自身乃是四劫强者,而罗帆表现出来的实力却不过是入劫强者而已,相对于他来说,简直便是蝼蚁。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期待一个蝼蚁能够看清自己所看不清的东西?

    不过,显然的,罗帆之前所随意开辟出来的那天地已经是让他产生极大的期待了能够开辟出一方如此完美天地的存在,或许能够看出一些他所看不清的东西也说不定

    罗帆听了,却也没有隐瞒对方,只是一笑,道:“确实是看出来一些。事实上,这天地并非有缺,达到也并非不全。而是恰恰相反,这天地与大道,都有余了。”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那青年城主却已经是面色大变,眼神瞬间变得呆滞了。

    在这瞬间,他的气息失去了限制,开始疯狂的向着四面八方散发,转眼间就让他那原本奢华无比的洞府直接崩灭,之后更是不断的向着洞府之外的虚空传出,让这整座城池都被其强大的气息所覆盖。

    嘎嘎嘎嘎

    在这瞬间,种种诡异的声响不断的从这城池的各处传来,却是在气息的压迫之下,这城池的各处都产生了种种变化!

    当然,也幸好这城池之中的强者数量不少。他们虽然都比不得这青年城主,但终究也算是强者。守护住一片区域,终究还是没问题的。

    因此,虽说这种气息如此恐怖,足以让这城池之中的普通修士,普通生灵瞬间消亡,但因为诸多强者释放出的守护,最终的伤亡却是并不算多。

    当然,为了这个结果,那诸多强者却一个个的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就算是付出代价最小的,也需要修整个数年甚至数百年时间方才可能恢复过来,那些代价大的,甚至某种修行都被毁灭,须得耗费无尽的功夫才能够重新恢复过来。

    “怎么回事?城主为何忽然释放气息?”有着强者吐着血在询问其他人。

    “难道他与那个外来者发生了冲突不成?不过也不至于啊。那外来者虽然有着一些特殊手段,但相对于城主来说终究还是不够看的。即便是有着冲突,也该是城主轻松将其抹去才是,怎么可能让城主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有着强者猜测道。

    “这也不一定,那人相当诡异,或许他真的有能力让城主失态”又有强者皱眉说着。

    种种猜测浮现,但那些强者却没有任何一个敢于冲击那城主的洞府。

    不管怎么样,那青年城主作为这整方天地最强修士的身份终究还是摆在那里。这种身份使得这些实力远不如他的修士根本不敢对其有任何冒犯。特别是,在这时候那城主不过是释放自己的气息,本身看起来没有任何衰弱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有着这么强大的气息,即便是有着问题,那问题向来也是很容易解决的这便是这些强者这时候的想法。

    很快的,事情的发展就让他们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了。

    因为,那一股席卷四面八方,将整个城池都完全覆盖,让这城池之中的所有生灵感受一次那种身心无法自主的恐怖之后,那气息开始渐渐收敛,不多一会就已经是消失无踪,整座城池完全恢复了正常,感觉上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过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强者自然是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一个个的只是收回自己对周围的守护,连问都不去问一下那城主发生什么,直接闭关修复自己的伤势,弥补自己付出的的代价去了。

    对于外界那众多强者的想法,显然无论是罗帆乃是那青年城主都不可能去在意的。

    方才那种恐怖的,足以让这整座城池直接陷入绝地的气息对于罗帆来说却也不过是拂面清风而已,却并不足以让他产生出现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毕竟,他现如今虽然受到这天地制约,不能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但他的本质终究还是一名六劫强者。

    这样的实力,相比于四劫强者强悍了何止千万倍?!

    有着这样的本质,对于眼前这四劫强者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他又怎么可能会看在眼里?

    因此,哪怕是他距离眼前这青年城主最近,这青年城主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也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等到那青年城主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依然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城主。

    这时候,那青年城主苦笑起来,道:“道友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寻找着天地的缺失这么长时间,却从来没有想过这种缺失居然是过犹不及的表现。”

    说话间,他心中微动,这原本被他的气息清空的洞府便开始一点点的重组,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过来,重新变成了那种奢华无比更是蕴含无尽玄奥的模样。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甚至连同之前他奉上的琼浆玉液在这时候都重新恢复了过来,出现在罗帆的面前。

    “道友只是因为身在其中罢了,若是能够如我这般处于其外,想来发现这一点不会有多困难。”罗帆只是这样说道。

    听到这话,那城主却只是摇头,虽然只是一言,但要点出这一言,那难度却绝不会小。哪怕是现如今已经想清楚了这些,但这青年城主却依然没有自信自己能够最终发现那些多余之处。罗帆能够如此轻松的发现这一点,其智慧,其见识,显然已经是远远在自己之上了。

    在这时候,他起身,向着罗帆躬身行礼,直接恳求罗帆指点他如何将这天地的多余之处剔除。

    他这一次如此礼遇罗帆,显然便是为了这个目的。

    若不是见到罗帆所开辟出来的天地能够对这天地产生有益的影响,让这一方天地向着完整演化一步,他绝对不可能用这种如此殷勤的态度来面对罗帆。现如今发现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眼前这罗帆对于天地的认知居然如此深刻,他哪里还在意自己的面子?直接便大礼参拜,恳求。

    眼见这修士这样大礼参拜,罗帆却并没有受宠若惊之感。毕竟,眼前这修士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蝼蚁而已。他在上两次大劫之前,就已经能够轻松的将这样的存在一根手指点杀了。更何况现如今他度过了第五第六两次大劫,实力比起当初提升了不知多少万倍,想要点杀这青年城主,甚至已经不需要出手,一个想法过去就可以达到目的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眼前这修士的大礼参拜,他自然不可能会觉得这不合适。

    当下,他只是淡淡的道:“想要剔除多余之处,这对于道友而言是几乎不可能的。毕竟,道友也是这一方天地的生灵,也同样是有着这种多余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