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疯狂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章 疯狂

    听到他的这话,那青年城主神色一变,显得无比的失望起来。

    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在发现世上居然有着某种手段能够让普通人长生不老的时候忽然有人告诉他,你的体质特殊,这种办法对你没有用一样……

    “难道便没有任何办法吗?”那青年城主极为不甘的问道。

    “至少,我并没有想到有任何办法。或许道友能够想到也说不定。”罗帆只是这样说道。

    听到这个,那青年城主神色变得有些空洞起来。

    他自然能够听出罗帆的意思,知道罗帆这么说便是表明,怕是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罗帆看着这神色变得空洞茫然的青年修士,心中暗自叹息。

    告诉眼前这修士真相,却又将他弥补的希望完全斩断,他终究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心中微动,他顺手一点,这一处洞府便在这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原本那无比奢华的种种在这瞬间完全崩解,消失。

    一种灰蒙蒙的色泽随着在那崩解之处诞生出来,并开始快速的充斥这整个洞府内部的一切时空,紧跟着,所有的一切开始快速的重组。

    一种开天辟地的韵味在这瞬间充斥在这整个洞府之中,让原本空洞茫然的那青年城主瞬间被吸引了注意力,不由自主的将自己原本沉浸在心底的种种茫然,挫败都在这瞬间完全抹消,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全神关注。

    紧接着,那灰蒙蒙的存在渐渐演变,分化清浊。清气上升,化作天空,浊气下沉,化作大地。清浊交汇之间,衍生阴阳,阴阳交汇,诞生万物!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只是一瞬间,又似乎已经过去了亿万年。

    当那青年城主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这个洞府,已经化作了一方无比广阔的天地!

    一方有着无数大陆,有着无穷广阔的海洋,更有着日月星辰,高远天空,甚至有着无数生灵衍生出来的广阔天地!

    “这便是完整的天地?!”看着这一幕,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不由自主的泪流满面。

    作为一名在一方有问题的天地之中诞生、成长的生灵,对于真正完整无缺,没有任何问题的天地到底是什么模样,在其中到底有什么感觉,这青年城主哪怕是已经是四劫强者,都完全不清楚。

    此时此刻,这圆满天地之中透出的那种完满,圆满的气息,却是对他造成了无比巨大的冲击,使得他的身心在这瞬间都如同被洗涤过了一般。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油然而生。恍惚之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是获得了新生……

    “多谢道友成全……”他直接这样开口,打算对罗帆表示感激。

    但,他四处张望,将感知扫遍这天地,也即是他的洞府,却就发现,这里那里还有罗帆这么一名存在?!

    罗帆,却已经是在不知什么时候离去了……

    “……”看着空荡荡的天地,这青年城主不由得叹了一声,心中对罗帆的神龙见首不见尾而感到无奈且佩服。

    “我一定要将这一方天地的奥妙完全看透,再通过对比来确定天地多余之处,最终补完天地,让天地也变得圆满!”在这瞬间,一个誓言在这青年城主的心中浮现出来。

    随着这个誓言,外界的天空之上忽然有着巨大的雷霆凭空涌现。

    在这雷霆之下,这整座整方天地之中最大的城池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似乎这城池的根本在这瞬间已经是被这雷霆所撼动了一般。

    对于这个,那青年城主却是毫无所觉,在这时候只是一心的去观察体悟眼前这一方圆满完整的天地而已。

    对于外界的一切,甚至对于现在距离罗帆离去已经过去了多少时间,他都完全没有理会的心思了。

    相对于其他,此时此刻,他的全部心思都已经放在补完天地的大业之中,却再无任何兴趣了。

    他不去理会,外界的那些强者却不能不理会了。

    “已经万年之久了,城主为何还不出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不成?”有着强者发着牢骚。

    要知道,自从当初他们的城主将那一名入劫强者请入其洞府之中到现在,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万年之久!

    这万年之间,他们的城主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般,完全没有任何意念,任何命令从那洞府之中传出来。

    甚至,连几次他们遭遇到异兽的攻击,那城主也完全没有任何举措!

    这种事情,在以前那么多亿万年一来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怀疑他们的城主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只是,虽说是怀疑,但他们却完全无法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若是在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他们想要冲击那洞府还有可能的话,到了后来,在城主将那入劫强者请入那洞府之中的数日之后,情况就已经是完全变了。

    那个时候,他们即便是想要冒着得罪城主的危险去冲击那洞府,也再不能撼动那洞府了。

    感觉上,似乎那洞府已经是被完全分割开去,再非是在这一方天地之中了一般!

    哪怕是这些强者之中不乏二劫强者,三劫强者,最终居然也无法突破这种分割,将自己的意念,力量,乃至其他任何存在送入那洞府之中!

    到了这一步,他们即便是想要鼓起勇气来冲击那洞府,鼓起勇气去让他们的城主注意到外界的变化,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这样的变化,一个持续,便是万年之后的现在了。

    也幸好对于他们这些强者来说,万年时光却不过是一段极为短暂的时间而已,平常甚至稍稍一个调息也就过去了。

    因此,哪怕是隔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命令,没有任何动静从那洞府之中传出来,这一座城池却也依然有序的运转着,并没有因为这种情况而出现什么混乱。

    而且,按照他们的任性,可以想象,这种情况持续个几千万年应该是没问题的。

    也幸好这一座城池之中的强者这么多,对于那些异兽时不时的攻势,他们也方才能够安之若素,没有因为那城主的消失而造成抵挡不住的情况发生。

    当然,失去了那城主终究还是有影响的。

    至少,在这几次那异兽采取的攻势之中,这一座城池的城墙,却已经是无法如同之前那般连半点攻击痕迹都不曾残留下来了。

    不过是万年而已,这城池的城墙之上,却就已经是多了数百道巨大的痕迹,使得这城墙再非之前那种看日日如新的状态了……

    而这,也是那些强者对于那城主的出现如此渴望的原因所在。

    哪怕是这种轻松将异兽挡住的实力比起其他任何一座城池都要强大,足以让其他任何城池的城主羡慕万分。但,对于一直以来都能够无伤将异兽攻击挡住的这些强者来说,现如今的这种遭遇,却已经是让他们产生心理落差了……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期待,怎么渴求,那青年城主却都没有理会他们。

    哪怕是那雷霆轰鸣产生,让他们本能的意识到城主的情况有了变化,甚至极有可能要出来了,他们也依然没有等到那城主出来。

    一直等到十多万年之后的某一日,当他们再一次击退了无数异兽的攻击,让这一座城池的城墙之上再度留下了数十道攻击防御的痕迹之时,变化方才出现。

    这一日,那城主府所在之处轰然一震,紧接着整座城主府轰然崩溃,城主府之中的一切事物,一切建筑,甚至是一切时空,都在这瞬间完全湮灭消失。

    “不好!”一名名强者在这瞬间大惊失色,各自从自己原来所在之处冲出,向着那城主府所在之处冲去,想要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便发现,那城主府原来所在之处已经是被一个小小的光团所取代。

    这个小小的光团相比于原来的城主府小了不知多少万倍。

    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光团,却让所有的强者感受到一种从心底产生的悸动!

    这并不是一种普通的悸动,而是一种从自己的心灵深处,从自己的身体本源深处,从自己的修行根本深处所产生的一种悸动!

    在这种悸动之下,他们几乎完全忘了自己到这里来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是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投注在眼前这一个小小的,只有拳头那般大小的光团之上!

    这时候,那光团开始释放出难言的光华。

    这些光华的色泽无比怪异,或者说,无比玄奇。哪怕是在这里的众多强者也无法用自己的言语来形容这种光华到底是什么。

    在这瞬间,他们都只感觉到,这种光华蕴含了无限的道理,包含了无穷的奥妙。

    若是自己能够将那光华的奥妙彻悟,或许自己能够弥补自己的某种缺失……

    没错的,这些距离那青年城主极近的强者却是一个个都知道了这一方天地的问题,至少,知道了当初那城主所认知当中的问题。

    也即是,天地有缺,大道不全!

    而在这时候,他们感受到这种难以言喻的光华,却是发现,这光华之中可能蕴含了这天地所缺失的某种玄之又玄的存在。也即是,蕴含了,他们自己所缺失的某种玄之又玄的存在!

    生出这种明悟的瞬间,那些强者本能的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

    一种,马上扑过去将那光团,将那光团所释放出来的光芒完全夺取,占为己有的冲动!

    若是在平常,他们哪怕是有着这样的冲动,也绝对不敢付诸行动。

    毕竟,这光团出现的位置乃是他们的城主的府邸,乃是他们原本根本不敢冒犯的所在!

    但,在这时候,在双眼被那种光团所释放出来的光芒所遮掩住的时候,他们却已经是完全忘记了其他一切,那城主对他们的威慑,已经不知不觉间被抹去了。此时此刻,众多强者几乎不约而同的采取了形容。

    他们,一个个的顺从自己心中的冲动,向着那光团快速的扑过去!

    这光团只有一个,而在这里的强者却有着这么多。

    所以,很显然的,这些强者在扑过去的那一瞬间,却就先一步的与其他强者的力量撞在一起,瞬息间,他们本能的知道,想要夺取这光团就必须先将其他人击败!

    因此,在尚且没有扑到那光团所在之处的时候,这些强者便已经是力量爆发,一个个的有着强大的气势,强大的气息疯狂涌动,种种神通随着释放出来,向着其他诸多强者直扑而去!

    在这瞬间,这整座城池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在那城主府邸的周围,原本被称作是黄金地段的一大片区域,在这时候已经是变成了炼狱一般的所在。

    在那众多强者的气息、气势、力量的冲击之下,只是一瞬间,这周围大片的区域便已经是完全崩灭,不知多少生灵在这瞬间就已经被完全抹去,消失无踪了。

    而且,随着众多强者的冲突越来越大,随着他们释放的力量越来越多,随着他们的气息越来越强,随着他们的气势越来越恐怖,这种被影响的区域显然会越来越大。

    无数哭号在这瞬间从各处传来,诸多怨气从地面产生,转眼冲天而起,向着那诸多强者缠绕而去,显然是要将那诸多强者拉入复仇的深渊!

    只可惜,这种种怨气对于这些二三劫的强者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他们哪怕是没有去针对这些怨气,没有去抵挡这些怨气,光是他们释放出来的气息,气势,却就已经是将这些怨气给轻松抹去,让他们在这过程之中根本没有受到这怨气的任何影响了。

    但,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天空忽然有着无数兽吼传来。

    这些兽吼是如此的强烈,简直便如同整方天地都在剧烈的震荡,都在发出嘶吼一般。

    一股股恐怖无比的气势从远处快速的向着这一座城池,或者说,向着这一座城池中央的这城主府所在之处猛压过来!

    在这种恐怖的气势之下,虚空扭曲,甚至时间都产生了混乱。规则法则更不用多说,无数断裂、破碎,在这瞬间出现在这一片城主府所在之处,并开始快速的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是蔓延到了大半个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