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一章 异兽王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一章 异兽王

    “异兽王者!”在这瞬间,一种无比强烈的危机感让许多强者猛然清醒过来,口中同时发出惊呼。

    异兽王者,乃是异兽之中的王者。其地位,约等于一座座城池的守护者!而且,还并不是那种普通的城池的守护者,而是那种能够在所有守护者之中走到极高的高度,几乎接近巅峰的那种守护者!

    一直以来,他们所遭遇的异兽攻伐之中,只有极少数时间会出现一两头异兽王者。

    每一次有着异兽王者出现,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次生死线上的挣扎!

    他们在这里的众多强者若是离开这城池将能够轻松碾压大部分城池的守护者。但在那异兽王者的眼中,却是连对手都算不上。

    可以说,若是没有那青年城主,哪怕是那异兽王者出现的次数极少,他们这些强者之中,怕也没有几个能够活到现在了。

    除了这个之外,这时候这异兽王者的出现更让他们感到惊异的是,上一轮的异兽攻伐只是隔了多久而已?!

    甚至几天都没有,现在忽然就有着异兽王者凭空出现,这根本就不符合规矩啊!

    “圆满”一声若有若无的嘶吼在这时候破空而来,直接轰在众多强者的包围圈之中悍然爆发,让所有的强者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强烈渴望与警告。

    “不是异兽王者,是异兽王!”在这瞬间,有着一名三劫强者怒吼出来。

    异兽王者乃是实力达到某个层次的所有异兽的称呼。也即是说,异兽王者,可以有着很多个。在某个阶段,异兽王者的数量甚至有数万之多。

    但,异兽王显然就完全不同了。

    异兽王,无论是什么时候,都只能有一个!

    它的地位,就相当于人类当中的最强者!也即是,相当于此时此刻在这城池之中的,那青年城主!

    若是一般的异兽王者,这些强者虽说感到为难,甚至绝望,但终究还是有着几分能够存活下来的机会的。

    哪怕是可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哪怕是希望颇为渺茫,终究还是不为零。

    但,若是那异兽王的话,情况显然就完全不同了。

    异兽王乃是异兽之中的最强者,其实力,自然是与那青年城主相当,也是处于四劫强者的层次!

    这样的实力,明显已经是能够一根手指将他们这所有二劫三劫的强者完全抹去了。面对着这样的存在,这些强者甚至连反抗的情绪都无法生出,在发现它的瞬间便已经是陷入绝望之中了。

    在这时候,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天空之上。

    这个身影看起来乃是一头想象无比怪异的猿猴模样。它的身形顶天立地,头上长着三百六十五只怪异的弯角,浑身上下长满的并非毛发,而是某种类似鱼皮一般的,充满了粘液的奇异皮肤!

    看起来丑恶无比!

    这时候,这巨大的猿猴出现在天空之上,其大小几乎能够与下方的整座城池相媲美,只是出现在半空中而已,就已经是完全遮掩住了下方的整个城池了。

    在这个瞬间,它的气势没有丝毫限制的向着四面八方散发。

    下方的整座城池在这瞬间已经是被完全笼罩在其气势之上了。

    整座城池,在这瞬间就已经是完全失去了原本的嘈杂。无论是求救,哭号,喊杀,甚至是怒骂,都已经是消失无踪。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这整方天地之间,看起来就像是只剩下这如同那一座最大城池一般巨大的猿猴悬浮在半空中。

    “你终于弄出来了,快给我交出来吧!”这猿猴完全没有在意其他强者,更没有在意下方的这城池之中已经被其气势完全震碎,只是在气势的包裹之下方才能够保持完整的众多生灵以及诸多建筑上,而是直直瞪着那城主府所在之处的那一颗光球。

    在这时候,那光球微微一震,其中释放出来的光芒微微一闪之间,就已经是瞬间结成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直接将那光团包裹在其中。

    那猿猴眼见如此,张口便是一生怒吼。

    在这怒吼之间,那些之前仅仅靠着那气势的禁锢方才能够保持原样的众多生灵以及这城池的诸多建筑在声波的冲击之间,直接崩塌,化作无尽的粉尘,随着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这一座城池乃是这整方天地之中最大的城池!

    这城池的围墙原本更是能够抵挡无数异兽冲击而丝毫无损的坚固建筑。

    但,在这时候,随着那巨大猿猴的一声怒吼,整座城池,连同那边缘的城墙,连同这里面存在着的那无数修士加固不知多久的建筑,连同那其中的不知多少亿生灵,都在这瞬间被完全崩灭,抹去

    转眼间,这一座整方天地之中最为完美的城池,便完全化作一片平地。

    甚至连半点城池的废墟都没有残留下来。

    那众多强者在这时候已经是完全呆住了。

    他们早已是知道那异兽王无比强大,他们完全不是对手。但却从没有想到那异兽王居然强大到这个程度!

    居然只是靠着气势,靠着自身的一吼,就已经是将这整座城池夷为平地了。

    要知道,这城池之中原本可是有着他们的洞府存在的。而他们的洞府,任何一个,都得到了他们不知多少亿万年的加持改造。甚至让他们觉得哪怕是这天地毁灭了他们也依然能够靠着这洞府存在的

    而现在,这一切,不管是本身加固了多少层,加固了多少岁月的一切,就在对方的一吼之下,完全被夷平了。

    这种惊人的差距,让这些强者在这时候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确定自己所看到的是否是真实的。

    “怎么会这样?”他们一个个的喃喃着,眼神已经是变成了死灰。

    在这瞬间,他们甚至开始怀疑原本被认为乃是自己最大依凭的,那青年城主能否护住他们了。毕竟,他们虽说已经知道那青年城主的强大,知道那青年城主能够轻松的战胜自己,甚至是碾压自己。但,他们却没有真正真切的感受过自己的城主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更从来没有见过那城主做到过眼前那异兽王所做到的这一切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对于那青年城主的信心,自然便很难再维持了。

    哪怕是,这时候光团之中释放出来的光芒已经是结成了那青年城主的模样,也无法改变此时此刻他们所对其实力所产生的不信任。

    “你毁了我的城?”那一个人形轮廓在这时候发出如同从九幽地狱之中传出来的阴寒声音,一股无比强大的气势从其身上直透而出,与那猿猴所释放出来的气势狠狠的撞在一处,瞬间便让周围的时空产生极度的扭曲,使得那无尽的规则法则发生诡异的断裂!

    那种场面之恐怖,甚至让那些二劫三劫强者都不敢多呆,在这瞬间一个个的尽可能的向着远处逃离。

    好在这些二劫三劫强者别的不强,挪移时空这种手段却是一个个用得纯熟无比。在最后中招的那一刻,他们都逃了出去,终究只是受伤而已,却没有因为战斗的余波而死于非命。

    当然,这也是因为那战斗的双方根本完全不将他们看在眼里的缘故。

    单凭他们一人一兽有一方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只要稍稍偏移一下自己的攻击,就绝对能够打断他们的挪移时空,轻松的将他们完全抹去!

    当然,这种若是并没有出现。

    他们,一个个的再次出现的时候,都已经是来到了距离那一处战场不知多少亿万里之外的某处了。

    在这个瞬间,地面震荡,天空涌动,规则法则发生了诡异的断裂与混乱,整方天地似乎在这瞬间陷入了末日之中一般。种种灾害在这瞬间不断的涌现出来。

    这些二劫三劫强者还好,他们有着足够的实力应对这种余波的余波,但,那些在最大城池附近的那些城池可就没有这种好运了。

    在以前,这些城市之中的无数居民都以自己能够在这最大城市的周围居住为荣。甚至恨不得倾家荡产的要住进这个最大的城池。

    但,在这时候,那些原本无比自豪的居民却是一个个的后悔不已。

    因为,这时候那最大城池的变化已经是传递到了他们的城池之中。

    在那一**的战斗余波冲击之下,那原本足以抵挡强大异兽攻击的城墙好像纸片一般的崩溃了。恐怖的冲击在突破了城墙的阻隔之后,直接扫入城池之中,将那城池之中的建筑,生灵,大片大片的抹去!

    越是距离那最大城池近的城池,受到的影响就越大。

    最初一段区域的城池,几乎是连废墟都没有残留下来,直接便被那冲击给完全抹去了。

    远的那些,所能够留下来的废墟就越来越多。到最后,也即是那些二劫三劫强者所在的那一圈区域,那城池终于大体完整,只是其中的生灵被完全抹去而已

    可以说,只是这么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的战斗,就已经是让周围数百座城池之中不知多少万亿生灵尽皆完全消亡了

    四劫强者真正爆发战斗力的破坏力有多大,由此可见一斑。

    这时候,无论是那异兽王还是那青年城主却已经是完全不在意这些东西了。

    此时此刻,那青年城主借助那罗帆所留下来的完满天地凝聚出一个巨大的化身,与那异兽王进行着无比激烈的战斗。

    这种战斗的层次极高,哪怕是那青年城主却也不敢分心他顾,在这时候只是一心一意的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那异兽王身上。

    而那异兽王更不用说,这一次它的到来显然是因为那一方完满天地的缘故。在这时候眼见那完满天地就在自己面前,它怎么可能不尽力?!

    而且,相比于那青年城主,它的顾忌更少。战斗起来自然更是肆无忌惮了。

    可以说,若不是这一方天地极为奇特,对于这种战斗的包容能力极为强大,光是他们两人这么几次交锋,怕就已经足以将这一方天地完全毁灭了!

    但,哪怕是这天地对于战斗包容更强,在这时候,面对着这种恐怖的战斗,却也反应极大。在这瞬间,不光是那最大城池以及其周围的区域受到影响而已,在远处,不管是这人类区域的深处,还是在那蛮荒之地的最深处,都有着种种诡异的变化正在产生。

    或是震荡,或是轰鸣,或是种种诡异的奇光。

    至于那规则法则的变化更是明显,整方天地的所有规则法则在这瞬间似乎都被搅乱了一般,那能够看清规则法则的生灵一眼看过去就像是它们已经变成一团团乱麻一般了

    一时间,这整方天地万马齐喑。

    无论是在何处,无论是什么种族,是异兽也好,是人类也好,甚至是普通的野兽也好,在这瞬间都如同有着一种无法想象的压力压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只能够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某种他们所不知道的结果出现!

    或是事情完全过去,他们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或是,这一方天地完全崩溃,他们随着这天地的崩溃而死亡!

    在这种状况下,那青年城主与那异兽王之间的战斗不断的进行着。

    种种光影,种种波动,种种神通,种种力量不断的在他们的战斗之中展现出来,或是冲破天空,或是毁灭大地,或是破开时空,或是断开规则法则!

    甚至,连冥冥中的大道都隐隐展露出来,出现在他们两人的战场周围,随着他们的战斗而产生种种诡异的变化,似乎被破开再重组一般

    若是在其他完整的天地,这时候那隐藏在天地意志居所的天地意志必然会出现,对他们两人实施制裁。

    但,这一方天地却并非那种完整的天地。

    那天地意志,不知道是不存在还是已经完全沉睡了,对于这种足以威胁到整方天地存亡的恐怖战斗却是没有丝毫反应!

    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他们一人一兽的力量在肆虐一般整方天地,好似都屈服于他们一人一兽的力量之下,屈服于他们的意志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