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二章 天湖

正文 第两千四百八十二章 天湖

    在这时候,在这一方天地的某处神秘所在,一声轻咦传了出来:“异兽王与人类最强者的争斗?这种直接的争斗,怕是有近万亿年年没有出现过了吧。”

    这一处位置乃是在人类区域与异兽生存的蛮荒之地之间的交界的某一处极为特殊的位置。

    它可以称得上是这交界处最为特殊,可以说是两方的冲突最为激烈的一处位置!也即是,这一面的交界平面上,两边特质最为强烈的所在!

    这样的特殊所在,自然是有着特殊的表现。

    这边界并不像是平常天地之中的人类世界与蛮荒之地之间的界限那般只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边界而已。而是真真实实的有着一道边界存在。

    这边界不是其他,便是一片淡淡的,接天连地,看起来就像是天地的尽头一般,将人类世界与蛮荒之地完全隔开了。

    而在这时候罗帆所在之处,便是在这一片接天连地的迷雾中央的一处奇特的位置。

    一处,迷雾最为浓郁的位置。

    而之所以说这里神秘,却是因为这里有着一个奇异的湖泊。这个湖泊并非如同正常湖泊一般,处于地面上。而是,身处半空之中!

    其顶部,在万丈之上的高空之上,而底部,离地数丈之多。

    上面大,下面小,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一座倒过来的水山一般!

    它悬浮在半空中,人类区域与蛮荒之地之间的本质冲突在这一处位置似乎形成了某种极为奇特的结构,让其保持住这种完全逆反常理的状态!

    此时此刻的罗帆便是在这一座湖泊的中央,悬浮在距离湖面不过数尺的位置上。

    在这里,湖水两边的不同状态尽入眼帘。

    在人类区域的方向,湖水呈蔚蓝色,就像是深远的天空一般,其中有着一种纯净,纯粹的感觉。

    而在蛮荒之地的方向,那湖水却是呈碧绿色。看上去便像是一块巨大的翡翠,显得极为深邃,似乎其中蕴藏着无尽的秘密一般。

    罗帆现在所在的位置,便是这碧绿与蔚蓝的正中央。

    他左脚在碧绿一方,右脚处于蔚蓝一方!

    若是一般修士如同他这样做,等待他们的,必然便是身体被昂这观念不同的本质所产生的冲突完全撕开,甚至撕碎。

    毕竟,这一处位置乃是冲突最为强劲的所在!站在这里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与整个人类区域与蛮荒之地对抗。会被撕开却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这种若是并没有出现,在这里的并不是其他修士,而是罗帆!

    他与一般修士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这两种冲突的本质对于他的则之世界观来说都是外物!

    却是根本没有半点能够侵入他的身体,只是来到他的身体周围却就已经被完全隔绝开去了

    任何本质都无法侵入他的身体,自然就不可能在他的身体内部产生冲突,自然也就更不可能将他的身躯撕开了

    因此,此时此刻罗帆悬浮于这里,身体却是显得极为正常,就像是这里不过是这湖泊之上极为平常的一处位置一般。

    不过,这时候他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下方的这湖泊之上,而是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距离这一处位置不知多少光年之外的,那人类区域最大城池所在之处!

    此时此刻,那里爆发了一场极为惊人的战斗。

    那一场战斗是如此的激烈,甚至已经是撼动了整方天地,让原本虽然相比于其他天地有些破绽但本身还是稳定的天地在这时候已经是变得不再稳定。

    无论是在这天地的哪处区域,无论是这天地之中的哪种因素,都在这时候如同被从睡梦之中唤醒一般,开始产生种种之前所没有的诡异动荡!

    甚至,连此时此刻在罗帆脚下的这一个湖泊都产生了诡异的动荡——从那湖泊的最深处开始有着某种奇异的涟漪以一种极为混乱的方式出现。

    在这种混乱的涟漪之下,整个湖泊看起来就像是每一滴水都活了过来一般,变得混乱起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失去了原本的平静了。

    不过,这种混乱的状态却也并非是没有任何地层规律的。

    事实上,在这种混乱之中,人类区域与蛮荒之地之间的界限却反而是愈发的分明了!

    在之前,双方区域在这边界之处虽然有着冲突,但却并不强烈,因此隐隐间有着混淆的迹象,让那界限变得模糊。

    但,在这时候,随着这种混乱的出现,那双方的冲突却是变得更加强烈,原本那种混淆的迹象自然便已经完全消失,那界限简直就像是如同水火交界一般,几乎要形成一道轨迹极为玄奇的鸿沟了。

    轰轰轰轰

    天空之上开始有着如同雷鸣一般的轰鸣声不断的传来。

    不光是此时此刻在罗帆头顶的天空之上是如此,而是在这整方天地的每一处区域,每一寸土地,不管是人类的城池,还是在那蛮荒之地之中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的头顶,天空都是有着这种诡异的轰鸣在不断的传来。

    一种让任何修士都感到警惕莫名的威严随着向着一切生灵压下来,使得一切生灵都在这瞬间感受到自己受到某种无法想象的震慑,似乎只要自己有着一些奇异的念头便将会被这种威严给直接碾碎一般!

    无论是强弱,哪怕是二三劫层次的强者,都在这瞬间有着自己变得无比渺小的感觉!

    因为这种变化,在这瞬息间,这整方天地极为难得的陷入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以来所未曾出现的寂静状态

    哪怕是有着那无处不在,出现在一切区域,一切生灵头顶的那种轰鸣,这种状态也显得无比寂静!

    整方天地在这个时候好似只剩下了这种轰鸣而已了。

    其他的任何因为生灵所产生的动静,都已经是消失无踪。

    甚至,哪怕是原本存在的自然声响,在这时候似乎也已经是被完全压下去了

    “这简直便是那两名创世者战斗的延续啊”看着这一幕,罗帆心中生出明悟。

    他的双眼在这时候已经穿透了不知多少光年的距离,直接看到了在那人类区域最大城市遗址之上所正在进行的那一场战斗。

    此时此刻,那青年城主以罗帆所留下的那一方完满天地为根基,凝聚出一个巨大的化身,与那形状如同奇异猿猴的异兽王进行着无比惨烈的战斗。

    他们的手段最开始还有所限制,担心会引发不可抑制的后果。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们彼此施展的手段受到越来越多的阻滞,他们却是渐渐的斗出了真火。战斗起来越来越没有顾忌,神通威能,力量激发,种种近乎观念的手段,不断的玄向着对手倾泻而去。

    而那战斗的余波,却是将一片又一片的区域毁灭。

    不过是半日而已,便已经是有着上万座城池在这种战斗之中完全毁灭,而那些原本只是处于那战斗余波之外的那些强者这时候更已经是退后了不知多少亿光年的距离。

    毕竟,那战斗余波的波及范围在这短短的半日而已,便已经是扩大了不知多少倍了。

    “这天地,完了”一名三劫强者叹息一声,眼中有着一种深刻的绝望。

    四劫强者这种层次的存在,无论是在任何天地之中,都绝对算得上是核武器级别的存在。哪怕是在大天地之中,有着真圣存在的区域,也并不例外。

    这样的存在若是真的肆无忌惮的爆发战争,最少,也能够改变整方天地的生态环境,让生灵灭绝。而最强的,更可能直接便将天地完全毁灭,让天地的痕迹完全消失!

    前者,乃是在那有着真圣存在的大天地之中的情况。而后者,便是在那种度天地大劫次数不够的完美天地之中的情况。

    而这时候,这一方天地显然便是后者的情况。

    可以说,若是眼前这两名四劫强者层次的存在没有任何收敛的话,这样天地的崩灭,几乎就是必然的了。

    “那入劫强者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有着强者怒吼出来,声音之中充满了绝望。

    活得时间长了会看透生死,但那显然必须有一个前提,那便是,这存在的能力是有限的,他所接触的范围是有限的。唯有如此,方才可能会因为时间太长,将所有能够体会,能够享受的种种尽皆体会、享受完了,才可能会因此而看透生死,不在意生死。

    而显然的,对于这二三劫以上的强者来说,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可能的。

    哪怕是先天大罗之境的修士都已经能够开辟世界,自给自足了。这种比起先天大罗之修要高上不知多少万倍的存在自然更进一步。

    对于他们来说,世界是无限的,天地是无限的,追求,也是无限的!他们无论是活了多久,都依然能够找到能够带给自己乐趣,值得自己追求的目标。

    在这样的情况下,除非长生之心不足,否则的,他们却绝对不可能无视生死!

    而显然的,能够达到二三劫强者层次的存在,长生之心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有问题的,早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就已经因为长生之心不足而自我崩溃了

    因此,在这时候,这些强者在面对即将死亡的命运之时,心中却是产生了无比强烈的绝望情绪,甚至有着浓烈的愤恨产生。

    这种愤恨有些是针对那青年城主与那异兽王。更多的,却世界针对那作为导火索的,罗帆!

    那异兽王与青年城主之间的立场是相反的,他们之间进行战斗乃是理所当然的,哪怕是这时候他们之间的战斗过分了点,可能要将这一方天地毁灭,但那至少在根基立场上,他们还是能够理解的。

    相比之下,那作为引发这一切的导火索的罗帆他们显然就完全不能理解了。

    他们根本想象不到罗帆有着什么理由要引发青年城主与异兽王的战斗,想象不出这种战斗对于他自身有着什么好处!甚至,都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自然是将更多的愤恨倾泻在罗帆的身上。

    这种种愤恨通过种种神秘的渠道传递到了罗帆身上,如同盖顶乌云一般向他覆压下来。

    “将我当成是出气筒了吗?”罗帆被这种覆压过来的盖顶乌云激引了注意,将自己的关注方向从那一处战场转到了上方的那乌云之上。

    而只是稍稍关注,他便已经是瞬间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那些强者再怎么说也是二三劫的强者。

    这种层次的存在,在外界只能进入那道尊之路中,甚至无法正常存在于那大天地之中。由此可以看出他们对于天地的影响到底有多大了。

    在这样的巨大影响之下,他们对某人产生愤恨,甚至产生诅咒的情绪,那自然会引起这天地的某种反馈,继而便会组成这种盖顶乌云出现在那存在之上了。

    这也是此时此刻罗帆头顶盖顶乌云的由来了。

    这些愤恨对于罗帆来说不算致命,但却是不小的麻烦,将会使得他被这天地针对。对于这个,罗帆显然是不愿意见到的。

    因此,在这时候,他只是心中微动,在他脑后的那天地之光便微微一震之间,发出一道光芒向上一冲,直接便插入了那厚厚的盖顶乌云之中。

    紧接着,这光芒微微一震之间,就已经是将那盖顶乌云完全绞碎,让他的头顶有着烟雾四处飞散,转眼间就重新恢复了清明。

    在这种清明之下,甚至连从天空之上压下来的巨大轰鸣,在这时候都显得更清澈了几分

    就在这盖顶乌云崩解的瞬间,在距离这湖泊不知多少亿光年之外的那一处战场的边缘,那些修士却是一个个的产生一种怅然若失之感。甚至连之前对罗帆产生的愤恨都不知不觉间消退了许多。

    感觉上简直就像是忽然有着一盆兜头冷水从头浇下来,让他们重新恢复了清醒一般。

    “唉”一声叹息不由得从那些对罗帆愤恨最为强烈的修士口中吐出来。

    却是,他们忽然都觉得之前自己的愤恨实在是没意思,而不敢愤恨让他们身死道消的存在反而是愤恨那根本没有任何错误之人的自己也实在是太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