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四百九十六章 公开?

正文 第两千四百九十六章 公开?

    这一声轻响,将罗帆从那种莫名的状态之中唤醒过来。

    他向着声音来源望过去,只见得,那中央核心之处已经化作天地之光模样的信息与玄奥在这时候已经停下了对那无边无际的,游离的信息与玄奥的吸扯。

    “停下来了?”看着这一幕,罗帆双目一闪,心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游离的信息与玄奥可是依然存在着的。现在都还没有将它们全部收回去,怎么就结束了?

    就在这时候,他就感到一种强烈的震颤从某处神秘的渠道传递到他的心间。

    在这种震颤之中,他隐隐间感觉到,有着某种与自己有着极为紧密联系的存在正在产生某种他所无法立即的蜕变!

    紧接着,有着一团光芒猛然从那化作天地之光模样的信息与玄奥之中被击飞出来!

    这不是其他,正是他的天地之光!

    这一团天地之光现如今已经化作一个光茧的模样,外表看上去似乎已经是成为一种极为普通,极为寻常的光芒。

    在脱离那化作天地之光模样的信息与玄奥之时,就像是背后有着某种无法想象的恐怖力量正在推动着这天地之光不断的远离中央的信息与玄奥的核心一般,让其加速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罗帆现在所在的位置原本就是在这核心的旁边。

    这天地之光飞出来不过一会就已经是来到了他的面前,直直的,哪怕是罗帆极力的停滞,这天地之光也没有半点停留,狠狠的砸在他的身上。

    也幸好这天地之光乃是罗帆自己所凝炼而成,与他有着极为紧密,更极为玄奇的联系。在砸在他身上之后,直接便展开来,包裹住他的身躯,不单单没有让他受到任何伤害,反而是让他感到种种难以言喻的信息与玄奥不断的注入他的心灵之中,让他恍恍惚惚之间似乎领悟到了什么,更得到了某种难言的蜕变一般。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诡异,又如此的玄奇,在这瞬间就让罗帆完全沉醉其中,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已经是再无任何兴趣。

    而在这时候,那天地之光却包裹住他的身体跟随者那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外力,不断的向外冲去。

    周围光影不断的闪烁,在罗帆的前方,在那天地之光飞出来之处,无尽的信息与玄奥在这时候好像是被引爆一般,开始疯狂的卷动着,跟在这天地之光之后向外猛扑过来!

    那遮天蔽日的状态,简直就像是哪怕是诸天万界一起堆积在其面前都无法让其缓慢意思半毫一般……

    随着天地之光带着罗帆不断的飞退,那信息与玄奥不断的前进。

    最终,那天地之光带着罗帆回到了那一条岔路的入口之时,前方已经是被无尽的信息与玄奥完全堵住,完全恢复了他进入之前的模样了……

    而到了这个时候,那天地之光却依然没有停下来,那一股在外面作用着这天地之光的外力也依然是没有半点缩减,而是依然推动着这天地之光不断的向外。

    那一条岔路,那凉亭,那凉亭之前的道路,那一团堵住道路入口的迷雾,那两团光团争斗所产生的广阔无涯的虚空,那虚空外层那一层在里面看过来不过薄薄一层,但在其中看来却无边广阔的天地,那混沌星空,那光幕,那一片无边的黑暗,最终,它带着罗帆,直直的冲出了那无边黑暗的扭曲点,重新回到了道尊之路第五层那一处禁地之中的一块大陆的一处深渊深处!

    到了这里,原本恍恍惚惚之间,似乎正在随着那天地之光蜕变而蜕变的罗帆方才猛然回过神来。

    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在他的心中快速的闪过,让他转眼间就已经是明白了方才所发生的种种,更推想出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看来,这并不是一次性的机缘,而是能够给予多人的机缘。”这个想法随着在他的心中闪过。

    方才那一瞬间,那天地之光所遭受的外力,显然便是那信息与玄奥的核心通过某种难言的方式施加在其身上的。

    甚至,这可以说乃是当初布置这一机缘的真圣所设定的规则。

    代表着,自己已经是完全获得了其中的机缘,更代表着,自己已经是再没有任何资格在其中停留了……

    心中微动,看向下方的扭曲,想要进入其中。

    但,一种难言的阻力直接作用在他的天地之光上,让那天地之光根本没有办法再接近那一处扭曲,更别说想要进入其中,再前往那一座山峰,前往那一处机缘之地了。

    “果然如此。”感受着那种无法抵御的阻力,罗帆忍不住叹了一声,再不进行这种徒劳的尝试了。

    在这时候,他心中微动,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眼中闪现出一种惊异之色:“没想到真的获得了突破……”

    却是,他在这时候体察自身,发现自身的道行境界比起之前居然已经是获得了不小的突破。

    至少,这时候,他已经是能够感应得到,自己的第七次大劫,乃是在七十兆年之后的某一日……

    这段时间自然是极度漫长。哪怕是对于罗帆这等层次的存在来说,也绝对算不上短了。

    这么漫长的时光,也代表着,他距离能够引发第七次大劫还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但,不管是多漫长,至少表明了,他已经是打通了通往第七次大劫的最后**颈!代表着,他已经是能够真切的感受到第七次大劫降临的具体时光!而这,无不代表着,他的道行境界相比于之前只能够模模糊糊的感应到第七次大劫的存在来已经是狠狠跨进了一步了……

    要知道,他从度过第六次大劫到现在可才只是进过数千万年而已。

    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能够打通通往更上一层的**颈,做到了只需要时间的累积就能够达到突破的关口,这提升速度之快,哪怕是他,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果然是强大的机缘,不单单是对天地之光,更是对修士而言。”这时候,他回头看看下方那通往一片无边黑暗的扭曲之处,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

    心中闪过种种想法,他抬步轻跨,身形转眼间就已经是出了这一片深渊,更出了那深渊所在的这一片大陆。

    低头一看,他就发现,在那深渊旁边,居然有着一名修士正盘膝坐在那里闭目修行着。

    那修士却非是当初等待自己道侣出来的那一名修士,而是那被罗帆从那混沌星空之中的一片星辰所救出来的,那一名自身的天地之光化作这一片深渊的,那一名修士!

    此时此刻,因为罗帆没有掩饰自身的存在痕迹。所以,那修士却是瞬间发现了他的存在,眼皮抖动,转眼睁开,双目如同两颗星辰一般闪烁着无比深邃的光芒向着罗帆望过来。

    当看到罗帆的瞬间,那修士面上显现出惊喜之色,连忙起身,抬手一招,下方的深渊便化作一团天地之光直接来到他的脑后,微微转动之间,所有寒气消失,天地之光化作纯之又纯的光芒。

    这个时候,这修士方才来到罗帆的面前,向着罗帆躬身行礼,口中道:“多谢主宰救命之恩。之前不知道主宰身份,多有冒犯,还望主宰恕罪。”

    显然的,这修士已经是将罗帆直接当成是这一片禁区的主宰,认为他的身份已经是远远超过在这第五层之中的其他大多数的修士了。

    听到这个,罗帆只是一笑,道:“这些之前已经说过,不必再说。反倒是我,要多谢你在此处守护良久。”

    那修士连忙摆手,道:“主宰其实并不需要我的守护,在下只是稍表谢意而已。既然主宰已经出来,在下便告辞了。”

    罗帆听了,微微一笑,道:“现在离去却就不必了。我在下方发现了一点东西,打算在这里开辟一处机缘之地,若是你有兴趣的话,或许可以再去尝试一次。”

    听到这个,那修士不由得微微一愣。

    看向罗帆的目光先是感到茫然,紧接着就变成不可思议了。

    下方有着特殊,这一点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若是说这种特殊乃是一种极为难得的机缘,他也顶多只是羡慕罗帆的运气而已,并不会感到有多不可思议。但,罗帆在这时候居然要将这里开辟成为一处机缘之地,将这里向其他人公开,这却就已经完全颠覆了他的三观,让他感到完全无法理解,让他心中只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了。

    “敢问主宰,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主宰莫非是想要将下方的机缘公开?”他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罗帆只是一笑,道:“自然。那机缘却并非一次性的机缘,而是能够被许多修士所接受的。显然的,这便是一处针对众生是机缘,我自然不可能让其继续明珠蒙尘。”

    这修士这时候方才确信了自己的猜测,眼中不由得闪过无比明亮的光辉,向着罗帆拜倒,口中道:“主宰气魄之大,无人能比,小子五体投地!”

    罗帆淡淡的一笑,却并没有将这修士那种激动得几乎失态的表现放在心上。

    或许这修士对于他的气魄确实是有着几分佩服,但此时此刻他的激动,他的兴奋,怕更多的还是因为罗帆要将下方那扭曲之中的机缘公开,让他有着机会能够见识见识那种将他禁锢在那一处星空之中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的机缘所在!

    不过,虽然知道是这个,但他却也并不在意。

    毕竟,这根本就是人之常情。对方即便是对自己的做法感到有些佩服,但也顶多是佩服而已,能够让其激动的,必然便是与其自身有关的种种……

    在这时候,他只是对着那修士说道:“你且站一边。待我施展**。”

    说话间,他抬手向着下方的一座大陆虚虚抓下去。

    这一块大陆之中同样有着无数生灵,这些生灵之中甚至有着拥有智慧的智慧生灵,其中更是形成了一个个文明,让这一块陆地之上的场景变得相当繁华。

    在这时候,罗帆抬手向着那陆地抓过去的时候,便有着无形的手掌直接抓住这一块大陆的主体,让这一块大陆原本有着的种种微妙的运转猛然停滞下来。

    不知多少亿兆年的运转猛然停滞,这产生的惯性可想而知。

    在这瞬间,这大陆之上的不知多少生灵都东倒西歪,摔倒的更是不计其数。

    哪怕是罗帆并不打算毁灭这上面的无数生灵,但光是这一举动,却就已经乃是让其中有不知多少生灵因为这种变化而死于非命了……

    一整个社会,不需要有太大的变化,只要同步的变化变化出现,就可能会造成巨大的灾难!哪怕是这种只是让所有生灵忽然东倒西歪的,似乎并没有多少杀伤力的变化,也足以造成这种灾难的出现了……

    不过,对于这一切,罗帆显然并没有去在意。

    在这时候,他顺手一捏,无尽的威能闪过,在他的下方,那被无形手掌抓着的那巨大的陆地在这种威能的作用之下便开始产生种种难以言喻的变化。

    整块大陆,在这瞬间完全融化,化作了一大团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物质。

    这一团物质的结构无比玄奇,无比奥妙,其中的一切物质,哪怕是所有的生灵,哪怕是其中原本不可能有任何变动的事物,在这外面看来,都已经是完全溶解,完全化作这一团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物质的一部分了。

    但,在其内部,在那物质之内,所有的一切,却都是按照不久之前的正常模样存在着!

    该活着的生灵,依然活着,该在这里的山川河流,依然是在这里,该是种种玄奇模样的各种奇异景观,也都是保持着那种玄奇的模样。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看着这种变化,哪怕是那一名修士在这时候也忍不住现出惊异之色了。

    这种手段虽然看似简单,但却代表着罗帆对于力量,对于生灵,对于物质,对于时空,对于规则法则,甚至是对于大道的掌控都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