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三章 都错了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三章 都错了

    而当这土著修士踏入这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瞬间,无限的光华忽然凭空浮现出来,向他碾压下来!

    在这瞬间,这修士面色大变,周身力量涌动,种种神通,种种威能疯狂涌现出来,想要挡住这光华,想要让自身避免这光华之中所带着的,恐怖的威能所影响

    但,可惜的是,那光华是如此的恐怖,又是如此的绝对,面对着他的种种阻挡,种种反抗,却是就像是面对着纸片一般,丝毫不受阻挡的,便将其一切都碾碎,狠狠的,毫不留情的,碾压在他的身上!

    噗

    一声轻响之间,这土著修士在瞬息间身心崩溃,除了一点烙印,所有的一切,都被完全抹去了。只剩下那一点烙印,与周围的一点光华结合,微微流转之间,流出了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并,再一次的投入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

    只是,这一次进入的位置,却就已经不是他耗费了这么数百万年时光的努力方才最终到达的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了,而是,直接投入了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第一层!

    也即是,所有外来修士进入这大陆之后所出现的,第一层大陆之中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这土著修士过得好一阵子方才恢复了思维,但他的思维之中,却被无法言喻的疑惑所充满,整个人都懵在了那里。

    要知道,现如今他的经历着实是诡异得无法形容。

    这种经历,与他原来所想的却是有着天壤之别!不管是之前他所经历的哪一层大陆之中,他进入的第一时间最多都只是自身的实力受到压制而已,危险虽然存在,但更多的却也是因为其中的修士,或者那些本身在那一层大陆之中建立驻点的势力。真正来自那大陆自身的危险,却是并没有多少。

    而这一次,在他踏入那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后,他所遭遇的,却就是这种他以前所从来没有遭遇过的危险,那种大陆自身所激发出来的,足以将他的一切完全抹去的危险!

    但,就是这样的危险,最终居然还留下他这一点烙印。

    甚至,这一点烙印还直接通过那高塔大陆之外的无边禁地转移到了这第一层之中,直接投入这第一层大陆的轮回之中,让他一闪之间,就已经变成一个婴儿呱呱坠地

    这种种发展,显然已经是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让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处机缘之地是不是一个死循环,是不是某种强大的存在故意玩弄他们这所有为了这机缘而努力的众多修士?!

    “我的根基重塑了”猛地,这修士微微一震,猛然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此时此刻,他不单单是重新转生成为生灵,而且,他最为根本的根基,都因为这种转生而得到了重铸!

    这种重铸的根基,相比于他原来的根基却要坚固不知多少万倍。

    感觉上就像是将他之前不知多少亿万年的修行所得完全转化为他这一世的根基一般!

    要知道,能够在那不知多少万修士之中脱颖而出,第一个贯通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屏障,踏入最后一层之中,这修士哪怕只是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土著修士,其本身的实力,本身的威能,也绝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够比拟的。

    在踏入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前的他,实力却已经是达到了至高皇者级数!

    这个等级,却已经是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所能够承受的,最高等级的实力了。

    也即是说,任何修士,不管是外来者还是土著生灵,不管原来有多强大,是五劫强者还是更高的强者,只要本身没有超过罗帆,其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最强实力,便只是止于至高皇者级数!

    这个等级的实力,强过绝望者,又强过假圣,更强过伪圣、准圣,再之下,才是先天大罗。

    可以说,这样的跨度,却已经算是极为可观,足以让那众多修士在这范围之内折腾了。

    而这修士,在踏入那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前,便是这个能够折腾的范围的最高等级!

    现如今,他上一世所修得的,那无尽的威能,无穷的力量,无限的修炼体悟,便尽皆被压缩转换为他这一世的根基。

    这样的变化之下,使得他这一世的根基之浑厚,却已经是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哪怕是那些外来的修炼者之中,怕也没有多少个能够拥有这种恐怖的根基

    在这样的根基之下,他甚至不需要修行,只是呼吸而已,他的身体就已经是开始不断的吸纳外界的无边元气,不断的化入自身,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如此这般一来,短短的数日之间,他就已经是突破了凡俗的限制,成就了散仙。

    刚刚出生的时候不过是一个普通婴儿,数日之后就已经成为散仙,这种情况,哪怕是在修行界之中,也是一件颇为不可思议的事情。

    “难道,是要我重修?”获得了散仙的境界之后这修士方才稍稍放松,开始思索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毕竟,之前怀疑那制造这机缘之地的强者是为了玩耍他们这无数生灵的猜测只不过是因为剧变之下心情难以保持平静之下的一种气话而已。有着这种能力的存在,绝不可能无聊到这个地步

    换句话说,那制造这一处机缘之地的存在这么做,必然便有着这么做的理由!

    而想来想去,以他转生这过程之中的种种变化来看,这种理由,似乎便是为了让他重修,便是为了让他重塑自身不管是根基还是修行!

    “难道是因为我缺失了什么,根本没有资格继续下去?”随着他考虑到这种种,这个想法随着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

    从原来那些理由推理到这一步,那却实在是再自然不过了。

    “可是,我到底缺少了什么?这样直接扔回来重修,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思考了良久,这修士忍不住叫了一声。

    要知道,他自身走前世的修行道路已经是走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了。

    这么漫长的时光之下,前世修行的一切早已是完全融入他的生命本源,成为了他的一部分。哪怕是他现在只是留下一个烙印而已,却也依然无法完全脱离前世的道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即便是重塑了根基,若是没有指点的话,在不知不觉间,也将会重新走上原来的道路。也即是说,或许会比上一世要强大一些,但最终,他的本质,却依然是和上一世没有太大的差别的。

    显然的,哪怕是不知道最终考验的到底是什么,这修士也明白,这样的结果,绝不是那制造这机缘之地的存在所想要看到的。

    换句话说,若是自己再度这样修行下去,那最终即便他再一次走到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话,他的遭遇,怕也和现在差不了多少,怕是同样会在跨入其中的一时间便承受不住那大陆的攻击,第一时间便崩溃,覆灭,化作烙印至于之后还有没有机会转生,怕就要看那机缘之地的创造者的想法了。

    在这种迷茫之中,这土著修士老老实实的待了二十多年。

    这二十多年之间,他一直是在自己家中老老实实的按照普通生灵的生存方式生存着。孝敬自己的父母,奉养自己的长辈,按照世俗的规矩生存着。甚至,还考了个进士,准备在这世俗朝廷之中当官

    之所以这样选择,自然不是他自暴自弃,而是因为,以他的意志却是清楚的知道,在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多错多!唯有尽量的按照规矩行事,唯有尽可能的贴合自己的身份去行事,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明白了这个之后,他有着这样的选择就是理所当然了。

    当然,也幸好是他在出生数日之后就已经成就散仙才能够如此悠然。

    成就散仙,就代表着超脱凡俗,代表着超脱了寿限!从此,只要不因为外力而死,就将再不会身亡。如此这般一来,他在这世俗之间的生活对他来说却不会有多少影响哪怕是耽搁个千年万年,对他来说,也是无所谓的

    这,才是他当初在诞生之后第一时间便选择成就散仙的根本原因所在。

    对于一个已经生存了不知多少亿年的强大存在来说,知道自己在百年之后便会身亡,那感觉显然是绝对不能忍受的百年时间对于这种已经生存了以亿年计算的时光的存在来说,和明天又有什么区别?

    这一日,这生灵正准备前往另一个城镇之中当他的县令。

    走在路上,半路上,他一抬头,发现天空之上的大日散发着无穷光华,为这整个世界提供无穷的光与热。

    这种原本极为寻常的景象,在这时候却是让他猛然产生某种难以言喻的触动,让他原本已经久久没有动弹的力量忽然不由自主的开始运转起来。

    二十多年来没有半点进步的道行境界在这瞬间更是开始快速攀升。

    转眼间,他就已经是跨过了散仙之境,瞬间成就真仙!

    这种进步,对于原来的他来说,甚至是他都不愿意注意的一点小进步。但,从散仙到真仙,这其实却已经是一个本质的提升了。

    对于他的实力进步来说,更是以千百倍计算!

    在完全没有修行的情况下,在完全没有花心思去修炼的情况下,只是看到天空之上的大日而生出一点触动便得到了,这种情况,对于这修士来说,显然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

    在这瞬间,这修士便呆在了那里,心中似乎有着无数灵光闪过,但这些灵光却极为油滑,哪怕是他已经是知道有着这些灵光存在了,却也依然无法将他们抓住,无法真正的确定这些灵光到底是什么!

    一时间,他的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

    作为一个前去付任的县长,这修士这个时候自然不可能是独自出发。在他的身边,却是有着几个下人伺候着。

    那几个下人看到自己的少爷忽然间站在那里,身上透出一股无法形容的神圣气息,不由得一个个的跪倒在地,口中高呼仙人。

    他们的高呼,将这修士从那种状态之中唤醒过来。

    那无数灵光在这瞬间完全消失,就像是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这种忽如其来的变化,让这修士不由得面色大变,一种难以想象的烦躁让他恨不得立马将眼前这些从小伺候他长大的下人直接抹去!

    好在,他理智尚存,知道这种事情其实怪不得他们

    最终还是勉强压制了自己心中的愤怒,好一阵子呼吸才平缓下来。

    “起来吧。我们继续赶路。”他只是对着这些下人这样说道。

    至于解释一下自己的实力,解释一下方才发生的变化是什么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出现在眼前这修士的身上了。

    就在这修士准备前进,再度向着他的目标前进的瞬间,一点灵光猛然从他的心底产生,并瞬间壮大,直接充斥了他的整个心神,让他转眼间便已经是明白过来自己之前怎么抓都抓不住的灵光到底是什么。

    “原来如此,错了,所有人都错了,这一层层大陆,并不是这样利用的”他哈哈大笑起来,神色当中显现出无法言喻的欢欣,更是有着难言的遗憾。

    欢欣的自然是自己终于弄清楚了之前所弄不清楚的事情,而遗憾的却是,自己一直到现在方才弄清楚这些,若是他上一世就能够弄清楚这些的话,现在他说不定已经是真正踏入了那最后的机缘之地了,哪里还用得着重新转生成为现如今的凡人?!

    “少爷?”这时候,那下人却是担心的叫道。

    在这些下人的眼中,自己的少爷这时候确实是显得极为诡异,怎么看怎么像是发生了某种他们所无法掌握的变化了

    不过,这时候这修士却已经是没有心思理会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