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六章 惊疑不定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六章 惊疑不定

    进入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有着两种可能,第一种,便是如同他们这般,被那九百九十九层大陆的玄奥清洗得只剩下一个烙印重新转生到这第一层,他们这所有人,便是先例。

    而第二种可能便是,在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站稳了脚跟,可以去念想那最终的机缘!

    而显然的,以道祖的面色,第一种可能性似乎不太可能

    那显然就只剩下第二种可能了。

    当想到这个,那些弟子一个个的不敢相信自己所想到的,一个个的瞠目结舌,想要问,却不敢问出来。

    毕竟,经过那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中恐怖压力的他们最为清楚,想要在那一层站稳脚跟到底需要多强的根基,多恐怖的道行。若是那些外来者能够在那一层站稳脚跟,那就代表着,他们与那外来者之间的差距,怕是比自己想象当中的都要大上亿万倍!

    这,一下子就将他们原本心中的自信,自傲打击得半点不剩,这让他们如何能够不感到无法相信?

    那道祖既然收了这些修士当弟子,自然便已经是对他们的性格有了深入的了解,在这时候一看他们的表现,便知道他们已经是想到了。

    当下,只是叹息一声,道:“没错,便是你们所想的那样。那外来者,现如今并没有转生在这一层。他,确确实实是已经在第九百九十九层站稳了。”

    一时间,这一处**之地变得一片寂静。

    所有人连呼吸似乎都忘记了。

    这时候他们再回忆之前道祖所说的那些内容,发现或许他们的老师并没有夸大外来者的实力,甚至还因为照顾他们的自尊心,稍稍缩减了一下外来者的实力了

    “真的有这么大的差距?那么,我们还有什么机会得到最终的机缘?”有一名弟子这样说道。

    那道祖虽说心中也已经是失去了夺取最后机缘的信心,但显然的,这种话语却不好在他的弟子面前说。

    毕竟,若是说出来了,这些弟子之中又有几个能够如同他这般将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所蕴含的种种玄奥与道理当成自生的成长资粮?将这一段考验的历程当成是自生成长的机会?

    怕是下一瞬间这些弟子都会完全失去进取心,直接就开始变得浑浑噩噩的了。

    因此,在这时候他只是说道:“这大陆之中蕴含着无穷奥妙,当你们真正看到的时候便会清楚。我们与外来者确实是有着超乎想象的差距,但,若是悉心体悟这每一层的玄奥与道理,这一段差距,却也并非无法跨越的。至少,为师与你们一般身份,便看到了希望。”

    听到这话,那些弟子看向这道祖的目光不由得微微有些改变,变得愈发的敬佩,愈发的崇拜起来。

    当然,在这种敬佩与崇拜之中,更是有着一种微妙的希望夹杂在其中。

    他们自然是因为信任自己的老师方才会拜他为师的。既然已经信任了他,那么,对于他的鼓励,他所说出来的希望,他们自然也是认同并信任的。

    此时此刻,他们却一个个的被那道祖激起了心底的希望。原本在他们心底隐隐存在着的,微妙的绝望种子,在这时候已经是被完全抹消了。

    看到众人的改变,那道祖方才放下心来。

    只是,他心中的隐忧,却不会让那些弟子看出来:“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还能够存在多久呢?当这高塔大陆完全消失,我们这些土著又能够去到何处?”

    任何机缘之地,都不可能无限容纳其他修士去牟取其中蕴含的机缘。他相信,这一处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所指向的机缘,也是如此。

    换句话说,当有着修士跨过诸多考验真正接触到最后机缘的时候就代表着,这机缘之地的存在时间,将踏入倒计时!

    至于这倒计时能够持续多久,那就得看这一处机缘之地能够继续存在多久,其中的机缘能够容纳多少修士去夺取了

    当然,不管是有多少修士,不管是其容纳能力有多强,只要不是无限的,那么,这个倒计时,都必然是存在的。

    认清楚这个之后,这道祖心中会产生隐忧,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事实上,这种隐忧,本该是所有修士都能够看出来。但,现如今,在这里的那诸多弟子却一个个的因为信任自己的老师而没有去多想,便是偶尔有一两个想到的,也因为自己老师的承诺而认为自己也有可能是那最后得到机缘的强者之中的一个,在这样的情况下,却也不会因为这种倒计时的存在而产生什么无奈悲哀的情绪。

    唯有这道祖自身最为清楚,想要跨越自身与那外来者之间的差距相比于那些弟子所想象的还要困难不知多少倍。甚至即便是有着无限的时间,想要跨越这个差距,那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更何况有着倒计时存在

    因此,他方才会与他座下的诸多弟子有不痛的心态。

    方才那道祖所感应到有异常变化的时候,在那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前,却有一名修士贯通了这一层大陆与九百九十八层大陆之间的阻滞,直接突入了这最后一层之中!

    这修士不是其他,正是当初在罗帆身边,看着他将原来那一片大陆转化为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并布置下无数手段的那一名修士!

    也是,第一个踏入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最初修士!

    这最初修士踏入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时间已经是颇为不短,若是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的话,他本该是第一个冲击这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之所以他并没有将这个第一执行到底,而是让其他诸多本地的土著修士走在前面,先于他跨入这最后一层大陆,那原因也很简单。

    却是他早在那些土著修士看清真相之前,就已经是看清了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所隐藏的秘密!

    看清了,当初罗帆遍布在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种种修行玄奥,无上道理!

    这些年,他看似在不断的向着最后一层而去,似乎完全不顾一切,但事实上,他更多的心思,却都是放在对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所蕴含的那无尽的道理与修行玄奥的领悟之上。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会比起正常的速度要缓慢不知多少倍。

    不过,他的起始毕竟比起那些土著修士要高上不知多少倍,因此,对于那些土著修士来说困难到足以让他们绝望的这种领悟难度,对于他来说,难度却不算太高。毕竟,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对他实力的压制,并没有作用到他的记忆以及领悟能力之上。他无论是在哪一层受到多大的压制,最终都能够以他巅峰之时的领悟力,观察力,感悟能力,来领悟他所想要领悟的一切!

    如此一来,他方才能够以这么短暂的时间便悟透之前九百九十八层大陆之中的诸多玄奥,直接来到这九百九十九层大陆。

    没错,虽然在前进速度上他看起来很是缓慢,足以让任何人鄙视。但,在领悟修行道理与玄奥方面,他这样的速度,已经可以算是超乎想象的快速了

    踏入这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后,映入这最初修士眼前的,乃是无尽的光芒!

    一种好似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外的,那禁地之中充斥着的那无尽的光芒!

    这种光芒产生无尽的压力,充满了无穷的毁灭威能,若不是这修士本身有着天地之光雏形,能够在感应到外界的无尽威能之后第一时间激发出来,守住他自身的身心,说不定他这时候也已经是步入那些土著修士的后尘,同样是被抹去除去烙印之外的一切,重新转生而来。

    “难道主宰设置这一层考验是要将一切土著修士完全淘汰?!”在这时候,这最初修士忍不住产生这样的怀疑。

    他在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厮混的时间乃是所有外来者之中最长的。

    这样的他,若是自认自己对这高塔大陆之中土著修士的了解无法排第一,那却绝对没有任何人敢自认自己是第一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却是无比清楚,那高塔大陆之中诞生的土著修士的优势与弱点所在。

    对于那众多土著修士来说,他们的优势便在于他们乃是在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诞生出来的。他们与这大陆之间的联系紧密得无法形容。这种紧密的联系之下,他们能够更多的从这一层层大陆之中得到其中所蕴含的种种道理与玄奥,从而让自身的修行提升的速度远远超越外来修士。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外来修士进入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这数百万年时间以来,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修行水平何止是翻了一番?从最初对于外来者极其无力的状态,变成了现如今甚至能够压服外来者,让外来者完全遵照他们的规矩行事

    而若是正常情况的话,一方天地之中的修行水平要提升这么多,至少也应该是耗费个几千万年甚至几亿年,而且还需要机缘极为合适,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情况才可能做到的

    这,便是这优势的作用了。

    而相对于这种优势,这土著修士也有着一个极大的弱点。

    那便是,他们真正的道行境界实在是太差太差了

    要知道,现如今,哪怕是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最强大的修士,其道行境界却也不过是至高皇者级数而已。

    这样的境界,或许对于这高塔大陆之中的修士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成就,足以让他们吹个几千年几万年了。但,对于任何一名外来者来说,这种实力有算得了什么?!

    他们之中哪怕是最为弱小的,都是五劫强者!

    任何一个,都足以轻松的用一个想法将亿兆个至高皇者完全抹去!

    这样的实力,使得那些土著修士别说拥有天地之光了,便是听过天地之光的,怕都没有几个。

    如此这般一来,眼前这第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设置,对于那些土著修士来说,却就是在完全斩断他们的前进道路,让他们完全不可能通过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完全不可能进入当初他所进入过一次的,那机缘之地!

    心中转着种种想法,这最初修士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了起来。

    他心底却并不觉得自己方才的猜测有多少真实的可能。

    毕竟,以他对那主宰的了解,其行事不敢说尽善尽美,将一切细节都考虑进去。但,至少要比他强上许多倍。

    而若是他来做的话,他既然不愿意让那些土著修士进入最后的机缘之地,得到最终的机缘,那么,他一开始便不会让那些土著修士有着引动考验的可能这并不难,哪怕是对他来说。毕竟,没有了那些土著修士的参与,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能够平静许多,设置起来更是要容易许多

    这种连他都想到的问题,那主宰,不可能想不到!

    而现如今,那主宰,却并没有按照他所想那样直接阻挡那些土著修士触发考验,没有阻挡那些土著修士明白最终机缘之地的存在。那很显然的,前面他所想的,那主宰并不愿意土著修士获得最后机缘的前提,显然就不成立了。

    “既然愿意给他们机会,为何要在这里设置唯有拥有天地之光雏形才可能度过的考验?!”最终,这个想法,在他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不由得苦笑起来。

    他的苦笑,自然不是为那主宰想法的诡异,而是为自己的弱小而无奈。

    那主宰这样做,必然有着其原因。而自己想不到那原因,那显然便只有一个可能,因为自己实在是太弱小了。弱小到根本无法理解那主宰的想法的程度!

    若是自己真的能够强大到那主宰那个层次,那么,以同层次的思维去理解那主宰,他必然能够想清楚现在他所遭遇的种种难解之处

    摇摇头,这最初修士却决定放弃对这种种诡异的思索,而是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眼前这一片无边广阔的,充斥着无穷光芒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