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震撼!战栗!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七章 震撼!战栗!

    当这修士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这一片有着无限光芒,好似冲洗回归外面那禁地之中的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上的时候,他便猛然发现,自己之前忽略了太多太多的细节了。

    这无边无际的光芒乍一眼看上去是外面的禁地看其里极为相似,但事实上,这里和外面的禁地却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在外面的禁地之中,那无尽的光芒不过是外面第五层道尊之路之中的无穷光芒的凝缩。虽说那凝缩的倍数相比于外面的光芒要强上许多倍,但终究也不过是凝缩而已。

    但,眼前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中的光芒却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这种光芒之中,却是有着那外面所没有的,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

    甚至,感觉上,这些光芒,似乎就完全是由无尽的道理与玄奥构筑而成的一般……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这修士也已经是明白过来,这光芒乍一下感觉过去似乎与外面禁地之中的光芒差不多。但,其实这一层之中的光芒在层次上其实还是比不得外面的那些光芒的。

    若是真正来说的话,这里的光芒,或许可以当成是外面那禁地之中的光芒的一种简化版。一种包括了外面禁地之中的光芒绝大部分特质,甚至将那些特质都转化为信息与玄奥这种更加容易吸收,更加容易领悟状态的一种简化版!

    发现了这一点,这修士对于罗帆的怀疑却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种光芒的特质,明显是为了让那没有接触过那禁地之中光芒的存在领悟那禁地之中的光芒,从而获得在其中生存的能力!

    而这,显然的,便是在拉近那些未曾见过禁地的修士与那些从禁地之中下来的那些修士之间的差距……

    有着如此准备,那么,很显然的,罗帆,却并非是完全抹消土著修士获得最终机缘的资格,而可以说是用尽了一切手段营造出一个能够让那些土著修士跨越无限遥远的差距的机会!

    明悟到这一点,这修士却是静静的悬浮在光芒之中一动都不敢动了。

    原来他便已经知道这禁地的主宰的不凡了。但,他却怎么都没想到这禁地的主宰不凡到这个程度!

    要知道,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土著修士与那外来修士之间的差距可并不只是修行时间上的差距而已。而是,从修行之道,到修行环境,到修行际遇,甚至到最终斗志上的全方位的差距!

    而且,无论是哪一方面,那差距都是天壤云泥那么巨大……

    想要拉近两者之间的差距,让那土著修士跨越无限的差距追上那些外来者,那工程之大,哪怕是光是想想,这修士都忍不住要身心颤抖,感到无边的绝望将他淹没了。

    而这时候,那主宰却不单单想了,而且,还直接做了!至少,他现在回忆九百九十九层高塔的结构,却就能够隐隐看到一个逐步而上的有序的修行结构。若是有着修士能够完全遵照这一个分成九百九十九个步骤的修行过程逐步而上的话,那最终还真的可能在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中安稳生存。这,显然已经是在某种程度上,追上了他们这些外来者!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这修士便忍不住的战栗了。

    无他,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哪怕是他已经在下方的机缘之地之中呆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在这时候一想到罗帆居然做出这种事情,也忍不住感到心神无法自已。

    为何他如此震撼?

    这理由其实很简单。要知道,他们这些外来者之所以能够获得如今的道行境界,获得如今的实力,却并不只是某个际遇或者机缘的结果。

    而是,无数次际遇,无数次机缘,以及他们自身所付出的无穷努力,甚至无限代价方才得到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机缘,便是,这道尊之路!

    这里可是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一部分。在这里的诸多外来者,显然都是在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修行的修士。而想要来到这道尊之路第五层,那么,他们必然便需要经历第四层,第三层,第二层,第一层……

    是这每一层之中的收获汇聚在一处,再加上他们在这第五层之中的收获,合在一起,方才形成了现如今的任何一名外来者。

    也即是说,是道尊之路之中的无限玄奥的汇聚,方才营造出现在的他们。

    换另一种说法,是那开辟出这道尊之路的诸多道尊,或者说,真圣的诸多手段汇聚在一处,方才形成了这么一个个外来者!

    而现如今,罗帆,那这禁地的主宰,他所做的,便是想要借助自身所随意构筑出来的,这九百九十九层的高塔大陆,完全取代那些真圣的布置,取代那些外来者之前所获得的一切机缘,一切际遇,从无到有的,将一名土著修士培养到与这些外来者相媲美的程度!

    这种想法,这种野望,这种一般修士想都不敢想的意志,任何一个能够看出他用意的修士,都必然会震撼,战栗,乃至,恐惧!

    此时此刻,这修士虽然没有达到恐惧的程度,心神却也因为看清了罗帆的用意而变得一片空白,良久都无法重新思索。

    过得不知多久,这修士方才重新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天空,双眼似乎穿透了九百九十八层大陆的阻隔,看到了在那禁地深处的无比伟岸的身影,那主宰的身影……

    “原来,这就是您制造出这机缘之地的根本原因吗?怪不得如此伟大的您,居然会对这种与自身修行毫无关系的布置感兴趣……”双眼悠然的这修士心中闪过这想法,神色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当他低下头的时候,他的双眼之中的光芒已经是变得无比坚决了。

    明明都是这道尊之路第五层的存在,那主宰现如今已经是开始在探索真圣的手段了,他难道连其所留下的机缘都无法得到?!

    相比于之前,此时此刻的他,意志似乎已经是坚定了十倍都不止。

    在天地之光雏形的守护之下,他的身形不紧不慢的向着下方沉去。

    这一处位置毕竟是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

    所以,这里哪怕是看起来再像是外面的禁地,最终也必然会有一座大陆存在!

    随着他不断的降落,不知过了多久,在他的脚下,出现了一片极为广阔的陆地。

    这一片陆地极为怪异,一眼看过去便好似是无穷光芒凝缩在一处所形成的一般,乍一眼看过去似乎是很寻常的大陆,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其中每一点物质其实都在释放着难言的光芒。

    包括山川河流,更包括虫鱼鸟兽,乃至,如同人类一般的智慧生命。

    看到自己所想要寻找的大陆,罗帆自然不会迟疑,身形缓缓向着这大陆降落而去。

    不多一会,他的身形就已经是即将接触到这大陆的山顶。

    就在这一瞬间,他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当他踏足这山顶的瞬间,将会有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出现。这种变化,将会完全能改变他现在的一切……

    这种明悟,让他不由得微微一愣,身形忍不住停顿在半空中。

    紧接着,他叹息一声,身形猛然下压。

    双脚,终于直接接触到了这一座山峰的山顶!

    就在这一瞬间,无尽的威能通过他的双脚灌入他的身体之中,直接流转他的周身上下,最终化作无尽的信息与玄奥狠狠的贯入他的心神之间,让他的心神在这瞬间被那无尽的信息与玄奥所完全淹没了……

    随着这种变化,在外面看来,却就是这修士的身形在踏足那山顶的瞬间便猛然停滞下来。

    紧接着,其身上有着无数的奇异符文疯狂的闪烁着,似乎其整个身体完全就是由这无数的符所构筑而成的一般!

    再接着,无数符文隐没,他的身形就已经是化作一具奇异的雕塑。

    一具完全由实质化的光芒所雕刻而成的雕塑!

    而他的天地之光在这整个过程之中却完全没有因为这种变化而产生任何反应,依然是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包裹住他的身躯,就像是这雕塑正在发光一般。

    整片大陆随着完全恢复了之前这修士所未曾踏入之前的模样,除了这山顶之上多了一具奇异的,发光的雕塑……

    而这时候,这修士却已经是完全陷入了那无尽的信息与玄奥之中。

    他的心神与思维如同一片掉落海中的落叶一般,只能够在那无边的信息海洋之间随波,毫无目的的,顺着信息海浪的去势随意而动,不知目的,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甚至,渐渐忘记了是怎么开始的……

    时间慢慢的流逝,不知不觉间,已经又是数十万年过去了。

    这数十万年之间,进入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的土著修士数量不少,但进入这一层的外来者修士的数量却是更多!

    那些土著修士在进入这里的一瞬间,都会因为这一层之中所充斥着的,那无尽的光芒的碾压而完全崩灭,只剩下一个烙印顺着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规则,流转到第一层,重新转生成为第一层之中的生灵。

    而那些外来的修士除了几个极为倒霉的,在进入这一层之时因为种种原因而受伤严重的修士与那些土著修士一般被这一层的光芒碾压得只剩下烙印重新转生之外,绝大部分的外来者却都能够抵挡住周围的光芒,向着这最下方的大陆而下。

    数十万年下来,这样的修士的数量,却是足足有上千之多。

    只是,这其中,绝大部分修士都是以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姿态化作奇异的雕塑落在这大陆之上,剩下一小部分,却是悬空在这大陆各处观察、搜寻着。

    显然的,那些以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姿态化作雕塑落在这大陆之上的修士,便是那些想要通过种种手段试探这大陆的修士。

    因为他们在试探这大陆的时候身形千奇百怪,但在他们的试探接触到这大陆的瞬间,他们便同时接受了那无尽的信息与玄奥,同样步入了那最开始的修士的后尘,同样化作雕塑,以他们试探之时的诡异姿态,自由落地,落到了这大陆之上。

    而那些悬空各处观察,各处搜寻的修士,显然便是看了前面修士的遭遇,总结出了只要不接触这大陆便不会受到影响的那些修士。

    因为认识到这大陆不能接触,所以他们却就只能够用这种悬空的办法在这大陆之上各处搜寻,寻找着突破这一层下降到真正的机缘之地的办法!

    这一块大陆之上同样是有着智慧生灵,也有着各种文明,各种修士。

    对于他们来说,那些悬空四处观察、搜寻的修士却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般,根本没有引起他们的任何关注。

    甚至,有些修士故意与这大陆之上的生灵碰撞,都像是碰到虚影一般,完全不受影响的穿了过去。

    感觉上,简直就像是他们与这些外来者是出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次元一般。

    唯有那些与这大陆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接触的,已经被化作雕塑的那些修士,方才能够被那些在这大陆之上土生土长的生灵所发现。

    当然,因为有着天地之光雏形的存在,这些修士哪怕是已经化作雕塑了,却也不可能会遭遇到任何伤害。不管是什么存在,都只能隔着那天地之光看到这些化作雕塑的修士,不管是什么层次的强大存在,都无法冲过这天地之光,接触到那些雕塑……

    在这种不同的遭遇之下,时间继续流逝着。

    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又是百万年时间过去了。

    那些悬空观察、搜寻的修士,却依然是一无所获,哪怕是他们已经是将这整片大陆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每一寸虚空都彻查了不知多少遍了,也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那种通往大陆更下层的,那真正机缘之地的入口,他们依然没有找到……

    就仿佛,这里就是一片很是普通的大陆一般。

    显然的,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毕竟,之前九百九十八层大陆还在更高层呢,其中都能够找到异常之处,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又怎么可能会反而没有异常?

    所以,找了这么久没有找到,显然不可能是这大陆没有通往下一层的入口,而是,他们使用的方法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