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八章 考量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八章 考量

    就在众多修士迷茫于该如何前往最后的机缘之地之时,那些雕塑却是渐渐有了变化。

    面最先产生变化的,便是那一名最先踏入这第九百九十九层的修士!

    只见得,那修士的身躯渐渐的生出肉质的感觉,其中原本死气沉沉的气息渐渐的多了生机的感应,原本已经完全消失的心跳,更是渐渐的重新涌现出来。

    再接着,种种生灵该有的特质,一点点的出现在那雕塑之上。

    那众多修士在这大陆之上不断的找寻着可能存在的突破点,他们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些目标如此明显的雕塑。

    因此,这雕塑的变化,第一时间便引起了众多修士的注意,不过是短短数日之间,这里就已经是聚集了大部分已经踏入这第九百九十九层的修士了。

    这些修士凝聚在这一处山峰周围,密密麻麻的,团团围住了这山峰,或者说,团团围住了这山峰之上所存在着的,那一具正在进行变化的雕塑!

    紧接着,种种奇异的波动开始从这雕塑身上释放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席卷,渐渐的搅动周围,让那众多修士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好强!”一名名修士在这时候心头暗呼。

    而这时候,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中的生灵似乎都有所感应,一个个的向着这一座山峰所在的方向跪倒,一边叩头,一边不断的念念有词,像是在祷告,又像是在进行某种诉说。

    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难言的存在从四面八方不断的向着这一具雕塑所在之处不断的汇聚过来。

    如此这般,足足数年之久。

    也幸好这一座大陆之中的生灵都不是普通生灵,有着周围无尽的光芒补充,哪怕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也能够生存下来,不然的话,光是这种变化,怕就已经足以让这大陆之上的生灵死去七八成了。

    在数年之后的某一日,那雕塑之上传出了咔咔咔咔的声响。

    这种声响,让这雕塑的表面涌现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让这雕塑在这过程之中好像是变成了由无尽的碎片所粘结在一起形成的一般。

    紧接着,整个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都开始震荡起来。

    在这震荡之中,这雕塑重新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正常生灵的,青年修士的模样!

    这个青年修士睁开双眼,眼中有着无比强烈的光芒,直接穿透了周围无尽的光芒,好像是两股探照灯一般,直射天空。

    这两股光芒完全不是任何阻挡所能够阻拦的,在这瞬间扫遍了九百九十九层大陆,让无论哪一层大陆之上的生灵都能够一眼看到这光芒的存在!感受到,这光芒之中所蕴含的种种无法想象的恐怖威能!

    “原来如此,主宰果然是考量周到。”良久,这修士身上的异象平息下来,身形重新恢复了正常的模样,口中发出这样一声长叹。

    他这时候已经是知道了一切。

    明白自己为何会化作雕塑,明白自己方才所得到的是什么,更明白那主宰这样设置到底是因为什么。

    在这第九百九十九层之下确实就是那最后的机缘之地,但,这并不代表着只要进入其中便能够得到最终的机缘,并不代表那好处就躺在这下方等待修士前去牟取。

    事实上,在这下方,才是真正考验的开始!

    而且,那种考验,却已经不再是主宰所设下的考验,而是真正的,天生的,或者说,是真圣所布置下来的考验!

    这种考验之强,完全不是上面的考验所能够相比的。

    若是一不小心,比那时永恒的沉沦!

    而那主宰在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上所布置下来的,便是最后机缘的一小部分……

    也即是说,方才他所接收到的,也是其他众多化作雕塑所接收到的那些信息与玄奥,其实便是那最后经过重重考验之后所可能得到的,那最后机缘之中的一点皮毛之中的皮毛!

    当然,对于那最后的机缘来说这或许是皮毛之中的皮毛,但对于任何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修士来说,这却已经是无比难得的机缘了。

    此时此刻,这醒转过来的修士无论是身上还是天地之光,都已经是有了不小的进步。让他感觉到自己距离圆满更近了一步。不单单是他自身的圆满,还包括那天地之光的圆满……

    而这种准备,可以说,乃是主宰给他们的一个交代。

    接下来的考验,已经不再是主宰所布置的,死亡,已经不再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旦他们选择继续向下,那么,接下来的一切,就只能够他们自己承担。

    而若是他们选择这个时候离开,那么,在这第九百九十九层大陆之中所蕴含的这些信息与玄奥,便是给他们的补偿,让他们不至于白来一趟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不至于白辛苦一趟闯荡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

    而这修士毕竟对罗帆比较了解,知道这其中的用意除了这个之外,怕还有着要弥补那些土著修士与外来者之间的差距的想法。

    那些土著修士哪怕是将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一切好处都吸收了,将自身与外来者之间的差距尽可能的拉近了,最终也终究不可能完全与外来者相持平。

    毕竟,外来者终究还是经历了真圣所布置的种种机缘的淬炼,在不知不觉间必然已经是融合了种种真圣之下所不能理解甚至无法感应的玄奥。这诸多玄奥或许在一般情况不会有什么影响,但一旦事情发展到某个层次,必然便会显现出某种差距。

    而这种差距,显然是罗帆所不愿看到的。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在这里布置下如此轻易便能够得到的,那最后机缘的一点皮毛。

    这点皮毛,足以让那些土著修士弥补自身的缺失,让他们得到真圣所留下的,某种真圣之下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感应的玄奥!

    唯有如此,这些土著修士,方才能够真正的与外来者相媲美。在进入最后的机缘之地之时,也才能够真正的与众多外来者争锋,争夺最后的机缘!

    毕竟,那下面的机缘之地,可没有什么修为限制,没有什么实力的压制了。

    没有了这些,外来者的境界优势,实力优势,自然便能够完全爆发出来,能够轻轻松松的将土著修士压制了……

    正是因为想清楚了这些,这修士方才会赞叹罗帆考量周到。

    感慨了良久,他抬头看向前方那被隔绝开这大陆的众多修士,看着他们无比期待的目光,道:“想要闯过这一层大陆,便需要接触这大陆化作雕塑。如何选择,单凭诸位自选。”

    说话间,他没有再理会其他修士,身形一晃,就已经是完全消失在这一片大陆。

    整个过程如此的奇妙,如此的虚幻,让那众多修士一个个的看得面色大变起来。

    不知多少感知在这时候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将这一处山峰的每一处区域都扫了个遍,甚至深入了虚空深处,时间深处,规则法则深处,甚至是那冥冥中的大道深处去体察其中可能存在的秘密。

    但,可惜的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怎么体察,甚至彼此之间合作,共享感知,共享发现,最终都只能确定,这里与其他地方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这里,并没有什么他们之前所没有发现的特殊之处!能够让那修士直接消失的,特殊之处!

    “怎么可能?!他怎么离开的?!为什么没有半点痕迹?!”一名名修士惊骇的看着那一处山峰,只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被颠覆了。

    “他,已经通过了最后考验,进入了最后的机缘之地!”有着一名修士喃喃着,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难言的震撼。

    “一定是这样的!这么说,他所说的是真的,需要化作雕塑才能够最终获得机缘……”有着修士喃喃着,眼中显现出心动之色。

    不过,虽然心动,但他们终究不可能轻易做出决定。

    毕竟,化作雕塑便有机会通过考验这不过是对方的一面之词而已。而且,他们这些修士可没有任何一个认识那修士的。在没有任何一个认识对方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相信对方所说的话语?

    至少,他们也需要通过一定的时间好好研究,好好实验,甚至看看其他化作雕塑之人会不会有同样的变化才能够确定对方所说的内容啊。

    在那修士消失之后,这一片大陆之中的生灵一个个的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重新站了起来,开始继续按照他们以往的节奏生存着。

    之前那一跪数年的表现,根本没有半点在他们心中残留。

    那众多修士在接下来的数万年之间,并没有任何一个采取其他行动,一个个的都守在那些雕塑周围,等待着新的雕塑产生变化。

    数万年时间,对于这些修士来说自然是算不得什么。哪怕是守在这里,等待着那不知有没有,会不会发生的变化,他们也并不会因此而产生什么焦躁的情绪。

    毕竟,不过数万年,眨一下眼而已……

    第二名从雕塑变回来的修士他们足足等了将近十万年时间方才等到。

    当这一名看似女子的修士从雕塑状态恢复过来的时候,类似当年的变化再一次出现。这大陆之中的众多生灵同时向着这个方向拜倒,同时开始祷告,开始念念有词。

    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这修士却没有发出探照灯一般的光华冲上层层大陆,而是静静的闭上双眼站立良久,将自身提升的气息重新压了下去,方才缓缓睁开双眼。

    她看向周围那众多守着的修士,眼光一闪,转向另一处位置,那一处山峰顶部,当年她下来之时就已经存在着的那一具雕塑所在之处。

    当看到那里已经是一空之时,她的眼中就显现出恍然之色,口中道:“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就不废话了。希望能够早日在下面看到诸位。”

    她的声音清脆,沁人心脾,让人听了心旷神怡,浑身美妙。

    说话间,这女子修士身形一闪,就已经是同样如同之前那一名修士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到这一幕,那众多修士去是一个个的双眼大亮了。

    虽然依然有着不少想要继续等待下去,看到更多的样本。但,许多的修士却已经是确认了当初那修士的说法,不再犹豫,直接挑选了一处比较安全的位置,让自己的天地之光准备好种种防御手段,之后便直接落在地面上,身形随着渐渐化作雕塑,变成他们之前已经是看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的那种模样。

    不过短短的数日之间,留在这里的众多修士却就已经是只剩下两三成而已了。

    那些留下来的修士看着那些开始行动的修士,眼中却是有着好奇,隐隐间更是有着鄙视:“只是两个样本而已就完全相信了?如此轻信他人,日后有你们哭的。”

    他们这种想法自然不算错误。但,那些现在做出决定的修士又何尝不是在鄙视他们的优柔寡断?

    继续等下去,每多一分一秒,他们便要落后一分一秒。谁知道那最后的机缘有多少个名额,说不定就他们多等那么一分一秒,就错过了最后的名额,失去了最后的机缘了。

    这种不同的观念,带来了不同的做法,使得这众多修士渐渐的有了分野,彼此之间的际遇成就,也渐渐的分开来。

    或许有些时候是这些谨慎的修士能够避免一些阴谋,一些危险而活得更长久。或许有些时候是那些当机立断,敢于快速做出决定的修士能够得到更多的好处,提升得更加快速,活得更加的惬意。

    这一次具体是哪一种,也只能等到最终结果出现之时才能够知道了。现如今他们所能够做的,显然便是坚持自己的观念,坚持自己的意志,继续的走下去。

    在这些修士于这里等待下去的时候,在下方,在罗帆所制造出来的那一个码头平台所在之处,那女子已经是出现在了这里。

    “这便是最后的考验?”看着前方的那一艘让人无比震撼的帆船,这女子心中充满了期待。

    这一艘帆船之上充满了超脱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