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九章 闯入

正文 第两千五百零九章 闯入

    整艘船看起来却就像是一种超脱、超越的具现化。

    那一艘船之上无论是什么细节,哪怕是木材之上点点纹路,不同木材之间的交界,过渡,那风帆的点点蠕动,舞动,一切的一切,都蕴含了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

    光是这一艘船,就已经是让这女子感到眼界大开,心中对于创造这一艘帆船的存在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好奇妙的一艘船,怕是光是这一艘船,都足以造就一名足以踏入道尊之路的强者了吧……”看着这一艘船良久,这女子忍不住赞叹以上,震撼的心神才稍稍平静下来。

    之所以有着这种感慨,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女子清楚的知道,哪怕只是观想这一艘帆船,都足以让生灵获得无尽的好处,让生灵在修行的道路之上一往无前,最终轻轻松松的便超越一个个极限,最终得到入劫强者的层次,在那道尊之路第一层真正立足!

    是戏中这样感慨着,这女性修士抬步轻跨,身形就已经是来到了这一艘船上。

    在她踏足这一艘船的瞬间,她便更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一艘帆船的特殊。

    同时,她更是清楚的知道了这一艘帆船对她到底有多重要!

    “这里居然如此危险!若是没有这一艘船,我怕是一瞬间便会被完全剿灭,只剩下一点烙印了……”这样的想法在这瞬间出现在她的心间,让她忍不住面上显现出震撼之色。

    相比于那一处码头平台被罗帆完全压缩凝聚,这一艘帆船却只是行于那黑暗的水面之上而已。那码头平台完全压缩凝聚,自然而然的就已经是完全固定住,无论是那下方的黑暗水面如何波荡,如何涌动,都不可能让这码头平台产生动荡,出现摇晃。

    而这一艘帆船就不一样了。

    因为是行于水面之上,所以自然便会受到那水面的波荡所影响。会随着那水面的起伏而起伏,会顺着水面的流转而流转。

    如此这般一来,站在这船上虽然也受到保护,也能够隔绝外界种种冲击对生灵的影响,但却依然能够感受到下方的变动到底是有多激烈,能够感受到,若是自己投入其中到底有多危险!

    显然的,此时此刻这女子便是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一点才会有这样的表示。

    在这瞬间,这女子更加切实的理解了那制造这帆船的存在到底有多强大了。

    不等她有所动作,这一艘帆船在感受到她的到来之后,便开始动起来,向着河流的下游不紧不慢的飘过去。

    这种飘荡的速度并不算快,但也绝对算不上慢。

    在这种飘荡的速度之下,她却是耗费了数十年时间才终于赶到了这河流的尽头,那一片无边无际的光幕之前!

    来到这里,这女子却是长舒出一口气。

    在那帆船之上虽然能够隔绝外界种种恐怖存在对其的伤害,但,毕竟是在船上,她却是能够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下方的危险到底有多强烈!如此这般一来,在船上多一秒时间,她便多感受这河流的危险多一秒。心中几乎是每时每刻都是七上八下的,担心着下方的河流会不会忽然发威将这一艘船吞没,将这一艘船上的她完全抹去!

    如此这般一来,她能够放松得了才是怪事。

    现在终于有了脱离这一艘帆船的机会,虽说不知道前面的光幕到底是什么,但她却依然感到莫名的放松……

    当这一艘帆船触碰到那光幕停下来的时候,这女子毫不犹豫的飞身而起,向着那光幕冲过去。

    在她没入那光幕之后,这一艘几乎是超脱超越具现化而成的帆船微微一闪,就已经是消失无踪。

    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是重新回到了那码头平台之前,静静的呆在那里,就如同亘古一来就存在于这里一般。

    很显然的,这一艘帆船在这里这么多年岁月,与这下方的黑暗河流之间的关系已经是愈发的融洽,联系得愈发的紧密了。现如今,却已经是能够有限度的借助这河流的力量,通过这河流的力量轻轻松松的跨越原本需要漫长时光才能够跨越的路程,重新回到起始之处。

    当然,这其中不单单涉及了空间转移,更涉及了时间,涉及了规则法则,乃至涉及了虚幻与真实的奥妙,等等等等。

    哪怕是罗帆在这里,怕也需要花费一定功夫才能够知道其中的究竟,掌握其中的原理。

    这一艘帆船回到起始之处等待着修士下来,那边,那女子在通过了光幕之后,却是直接来到了一片广阔无涯的混沌星空。

    来到这里,她刚自停下来,就感觉周围有着无尽的恐怖压力向她碾压过来,哪怕是她有着天地之光守护自身,在这瞬间也感受到身躯嘎嘎嘎嘎作响,似乎下一瞬间就会有着恐怖的力量突破她的一切防护将她的身体完全化作虚无了。

    能够通过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第二个进入这机缘之地的,显然不会是普通的修士。

    这女子看似只是弱女子,但本质却是比起这道尊之路第五层之中的绝大多数修士都要强悍,都要恐怖!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混沌星空所释放出来的那无穷恐怖的压迫与冲击,这女子体内威能涌动,那天地之光不断的变幻起来,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在这瞬间呈现于这天地之光雏形之上,完全针对周围无穷的灰蒙蒙存在进行演变,产生种种针对性的手段,或是抵挡,或是冲击周围的灰蒙蒙存在,将那原本很快要将他的身躯完全碾碎覆灭的灰蒙蒙存在击退,使得她身体之上那嘎嘎嘎嘎的声响开始不断的减少。

    就在这时候,一声龙吟传入她的耳中。

    随着这一声龙吟,一种奇异的力量包裹住这女子的身躯,将她所受到的一切压迫都接了过去,让这女子在这瞬间就感到全身一松,那种原本无穷无尽,永无休止的恐怖压迫在这瞬间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这种变化,让那女子不由得暗自惊异。

    看过去,便发现一条神龙出现在她前方,用奇异的眼神看着她。

    在这瞬间,这女子就已经瞬间明白过来,这必然是那设置机缘之地的强者所留下的手段!帮助他们前往最后机缘之地的手段!

    当下,她不敢怠慢,向着这神龙躬身行礼,口中道一声:“有劳神龙送我一程。”

    那神龙眼光一闪,身体一转,尾巴一甩,就已经是将这女子甩到了其头上,正好处于其两角之间。

    接着,这神龙身体微微一扭,就如同游鱼在河中游动一般,轻轻松松的就已经是带着这女子滑出不知多少距离,直接将那后面的一片光幕远远的甩在视线看不到的尽头了。

    一路上,这女子身边有着不知多少光点划过。

    到了这时候,她方才发现,那混沌星空看起来如同星辰一般的星星点点其实并不是真正的星辰,而是一片又一片的奇异空间!

    哪怕是只是惊鸿一瞥,这女子也已经是看清了那空间内部的种种诡异与恐怖!

    一时间,心中不由得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大大咧咧的就冲入这些星辰之中。

    若是她冲入其中,现如今怕就要感受到在那些诡异空间之中被空间折磨的恐怖了。

    在这女子暗自庆幸的时候,这神龙不断的前进,不过是短短十数日之间,就已经是带着这女子来到了一座巨大的高山之前!

    看到这一座高山,这女子便再一次的震撼了。

    这一座高山之玄妙,不必多说,其中每一处起伏,每一点细节,都蕴含了让她为之震撼的道理与玄奥。一眼望过去,她甚至生出一种光是这一座高山就已经能够衍生出千百万修行体系的感觉。

    之前看那一艘帆船她觉得那一艘帆船无比珍贵,甚至光是凭借其形象就已经足以诞生入劫强者,甚至认为天地间怕是没有比那一艘帆船更加奇妙,更加有韵味的玄妙之物了。

    但,此时此刻看着一座山峰她才发现,那一艘帆船相比于这一座山峰又算得了什么?!

    若是硬要类比的话,那一艘帆船顶多也不过是与这一座山峰之上微不足道的一粒砂石差不多而已……

    看着这样的一座山峰,这女子在这时候已经是完全呆住了。

    这种呆住,让她完全停下了动作,只是站在那神龙的双角之间,几乎像是化作一具雕塑了一般。

    这种情况,显然是那神龙所不能接受的。

    那神龙悬浮在这山峰之外等待良久,发现那女子都没有任何离开的想法,眉头一皱,再度发出一声龙吟。

    这龙吟在平常必然足以让这女子清醒过来,但在这时候,在这一座山峰之上所蕴含的那种种难以形容的信息与玄奥之前,她却是完全沉迷了,对于外界的一切却根本就失去了任何感应,哪怕是这种在她身下产生的惊天龙吟,也不能引起她的注意。换句话说,对于眼前这种龙吟,她,完全没有在意,更没有因为龙吟而离开这龙头……

    叫了几次,这神龙终于不耐烦了。

    身体一甩,一股力量直接作用在那女子身上,将这女子的身形如同一块石头一般丢了出去,狠狠的向着那山峰砸过去!

    之后,这神龙一转身,无比流畅的身躯微微一扭,在混沌星空之中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转眼就已经消失无踪了。

    忽然被甩了出去,化作石头一般向着那山峰快速的坠落,这种情况下,那女子显然再不可能保持原本那种沉迷的状态了。

    在这瞬间,她终于从那种沉迷之中醒转过来,发现了自己的情况。

    “怎么回事?!”她惊异万分,扭头看过去,便发现那一头神龙这时候已经是只剩下淡淡的影子而已了,心中一闪就已经是明白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由得有些无奈了。

    “这也太没耐心了吧……”无奈的嘟囔了一句,这女子身体周围的天地之光微微一凝,排开周围无尽的灰蒙蒙存在,调整自己的身躯姿态,以正常的落地姿态向着那山峰顶部沉去。

    越是接近那山峰,他便感到周围的灰蒙蒙存在越是浓郁。

    似乎正如她之前所看到的,这整片混沌星空都是从眼前的山峰之中衍生出来的……

    这种灰蒙蒙存在越来越浓郁的变化自然就使得她所受到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好在他经过了之前一番淬炼,对于这灰蒙蒙存在的性质已经是有了更多的了解,至少操纵那天地之光雏形产生变化的时候却已经是排除了大部分的变化,能够用更直接,更快速的方式找到针对外面灰蒙蒙存在的手段,更加轻松的挡住那外面灰蒙蒙存在对他的压力。

    正是因为如此,最终,她在忐忑之中却终于支持到了那灰蒙蒙存在浓度的极限,冲破了一层奇异的屏障,进入了一方无比怪异的天地之中……

    在这女子冲入这范围的瞬间,她就猛然感受到某种无法形容的压制作用在她的身上,让她原本五劫强者的实力转眼间便被压缩到了甚至不到入劫强者的层次!

    “好强的压制!比起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压制更加绝对!”在这瞬间,这女子心中有了明悟,面色变得颇为难看起来。

    虽说,在那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的压制似乎幅度更大,能够直接将她的实力压制到甚至不如准圣的层次。但,那种压制在绝对上,却并不算太强。

    这种压制在绝对上不算太强的表现很明显,便是修士能够通过激发潜力,冲出那大陆,借助这种办法来冲破这种压制!虽说,这样会造成再不能进入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之中继续接受考验,牟取机缘的机会,但终究还是有着机会能够冲破压制的。

    而这里却就完全不同了。

    虽说,压制程度只是将她原本五劫强者的实力压制到了入劫强者之下的层次而已,似乎远不比得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对她的压制。但,在这里,她却完全找不到任何冲破压制的办法!

    不管是激发潜力,付出代价,还是想要脱离这方天地,都不可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