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佛、道

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佛、道

    第六百一十章佛、道

    离开那老丈的家,罗帆细细感应一番,抬步虚跨,身形刹那间便跨越了百里距离,来到了那邯郸城之中。

    虽是历史名城,但毕竟还是古代,与现代风物却极为不同,显得更为脏乱,同时那其中生活的城市居民也比起现代少上许多。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便来到了一处客栈。

    没有到来之前不曾想到,到了这人群聚居之处,罗帆方才想起,自己已经有不知多少亿年之久不曾吃过任何东西了。此时心血来潮之下,却是想要重新品尝一般。

    叫上一些这客栈拿手的酒菜,一边吃着,罗帆一边倾听周围酒客的交谈。

    “话说,蜀山派当代传人如今可是在邯郸城之中,老王你可曾见过?”一名酒客对同伴笑道。

    “你这不废话么,人家乃仙人剑侠,我等平常小民哪里可能见得到,还是不要奢望,我们还是说说春花楼的那些姑娘比较现实。”那酒客的同伴很是不屑的道。

    “哈哈,俗话说不想吃天鹅的癞蛤蟆不是好癞蛤蟆,我们虽然不可能和仙人剑侠有交集,但说说总不会犯法吧。”那酒客摇摇头,不以为意的笑道。

    “那可不一定,听说仙人剑侠都有不可思议的能力,说不定我们在这里说起他们,他们马上便知道了,我可不想因为一时口快而丢了性命。”那酒客的同伴对同伴的看法显然十分不认同。

    “这个……”那酒客似乎忽然想明白了,脸上也现出顾忌之色。

    既然双方都有了顾忌,这话题自然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

    两人接下来的话题自然是转到了那春花楼之上哪个姑娘床上功夫更好,哪个姑娘更有情趣,哪个姑娘过夜费的性价比更高之类的事情上了。

    “仙人剑侠……看来地球上也有着修行者呢。”罗帆听着那酒客之前的交谈,念头微微一动,好奇心大起。

    他此时在这地球上的只是一点念头凝聚的化身,便是失去了,也只是损失一点念头而已,对罗帆而言却并不算任何损失。

    再加上,以此时地球的状态,散仙之境的道行境界怕是远远高于地球修行界的最高水平,因此,罗帆并不曾有着任何忧惧的想法,既然感到对这修行界好奇,也便有了行动。

    不过,行动却并不代表着罗帆一定要亲自出发去寻找那所谓的蜀山派传人。

    他继续吃着饭菜,只是稍稍放松对自身力量的掌控,周身气势轰然爆发,一股无形的气势冲天而起,刹那间将天空之上稀疏的多多白云冲得七零八落的。

    这一股气势已是远远超过了普通人所能感应的极限。

    因此,虽有着这般一股强烈至极的气势,但周围的酒客却只是感觉周围的气氛似乎有着一点点的改变而已,却不曾找到这改变的根源。更不能发现周围已是笼罩在那一股只需稍稍波动便足以将他们所有人碾成肉泥的气势!

    这一股如此庞大浩瀚的气势,占据的范围并不算广,波及的范围也只是这邯郸城而已。

    可以说,若是这邯郸城之中有着修行者,定然能够发现,继而找到罗帆。

    这,便是罗帆的办法,让他想要见之人自己上门来亲自与他相见!

    罗帆慢悠悠的吃着酒菜,周围因为他气势的存在,不知不觉间变得安静下来——那些酒客、伙计虽不知到底是怎么了,但心情压抑之下,也没有太多心思去谈天交流。

    过得一盏茶功夫,一道慢悠悠的剑光落在了客栈之前。

    接着,一名目若朗星,面如满月,双眉如剑的英俊青年现出身形。

    只是,此时这青年面上有着一种隐藏极深的担忧茫然之意,更有着点点冷汗在不断冒出。

    这人现出身形后,细细看了一下,便直接向着罗帆所在这一桌走来。

    “蜀山弟子詹剑,参见前辈,不知前辈到来,未曾亲自迎接,还望前辈恕罪。”这英俊青年对罗帆躬身道。

    周围的酒客与伙计原本便对这人驾着剑光到来而感到惊讶,此时见得此人对着一名与他们一同吃喝的青年如此恭敬,不由得皆是大吃一惊,脸上各自现出不可思议之色。

    只是,这青年在他们眼中乃是仙神一流的人物,他们哪里敢多嘴说话?甚至便是有着好奇都不敢露出太大的异色。

    “结账。”一时间,结账之声不断响起。

    过得一小会,这客栈之内已是只剩下罗帆与这青年,便是那些伙计,掌柜,都寻了个接口离开了这客栈。

    “好大的威势。”罗帆将这些看在眼里,叹了一句。

    那青年听得罗帆这一具,脸上的冷汗再无法掩饰。

    “算了,我也只是随意而行来到此处,你且坐下。”罗帆间这青年的模样,摇摇头道。

    “是。”那青年不敢推辞,更不敢说什么前辈面前哪有我的座位之类的客气话,直接小心的便在罗帆对面坐下。

    罗帆在此处的身躯虽只是刚刚凝聚,核心更只是他的一点念头而已,但道行境界之高,已是远远超过了这地球修行界,因此他只是眼光一闪,已是将之色青年修行的水平,修行的功法,甚至这修行功法背后所透出的修行文化都看得清清楚楚,无有任何哪怕一丝丝的遗漏。

    眼前这修行者,道行境界只相当于炼气之境,也便是在洪荒天地之间,哪怕是最弱的生灵刚刚诞生之时都拥有的境界!

    而与地球上普通人的身躯相比,眼前这青年的身躯至少比普通人要强上百倍以上,其身躯之内更有着一种叫做真元的力量在流转着。

    在其丹田之中,一把三尺长剑悬浮在真元之中,时时刻刻的受着真元淬炼,不断加深着与这青年身躯的联系。

    “你如今修行到什么境界?”罗帆随口一问。

    “弟子驽钝,如今修行了四十年,只不过是通幽之境,距离金丹长生之道还差两个大境界。”那蜀山弟子不敢怠慢。

    “原来这境界叫通幽之境,这名称却也算是叫得恰当。”罗帆心念一动。

    他方才只是一看,便知晓这青年的具体修行功法,更知道以他此时的境界也只是出于公功法的中段,更知晓这功法最终成就乃是修成一粒承载生命一切的金丹。

    只是,看出是看出,但这功法各个境界分别叫什么,他却是不可能知晓的。

    “通幽,通幽,怕是出阴神了。接下来定有着阳神,再有雷劫洗练肉身、阳神,方才将生命精华凝成一粒金丹,最终达到长生久视之效。只是,如此长生顶多也只能火上三千年而已,三千年时光一到,自会天人五衰,一切生命精华消耗一空。”罗帆暗自思索着。

    “我已有数百年时光不曾出世,你且为我讲讲如今神州修行界的情况吧。”罗帆点点头,问道。

    “是。”那青年眼光一闪,现出恍然之色,道。说话间,其心情似乎轻松了许多,便是冷汗也渐渐消失,显然是自认为罗帆不会再对他不利……

    这詹剑乃蜀山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弟子,八岁上山修行,到如今已是四十三年之久。以这般修行年限能凝出阴神踏入通幽之境,能御剑飞天,在整个修行界来说,乃是超凡脱俗的天才人物。

    这一次下山,便是师门长辈认为他已是有了足够的能力,能在神州修行界之中闯下足够威名,将蜀山发扬光大了。

    而之前那一年的游历也正证明了这一点。

    蜀山当代传人詹剑之名已是成为了蜀山派的代表,成了正义的代名,一路上的恭维声更让这詹剑几乎飘飘然起来,虽说不敢认为自己已是天下无敌,却也认为当代年青一代之中能与自己相媲美之人绝不会超过一只手。

    但,今日来到邯郸城拜访一位师妹拜托照顾的家人之时,却忽然感应到一股冲天斥地,甚至比起他师门哪怕最强大的掌门都要强上千百倍的气势忽然出现,几乎压得他不敢动弹。

    这詹剑毕竟是历练了一年时间,阅历并不算丰富却也已经有了一些,左思右想,知晓这是有强大的前辈正在召唤自己前去。明白此处之后,他虽十分不安,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前来与那人相见。

    而建的那人之后,原本心中还有着一丝丝侥幸心理的詹剑完全绝望了。

    罗帆只是简单的坐在那里,简单的散发出淡淡的气势,但在这詹剑眼中却如同他几个月前见到的天下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一般巍峨,让他生出一种自己只是一只弱小无比的蝼蚁,只要之人心情一个不爽,自己便将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感觉!

    正是这种感觉,让这原本目空一切,自认为自己已是天下有数高手的詹剑表现得如此老实,如此顺从。

    若是有着其他人是詹剑之人见到此时詹剑的表现,绝对会怀疑眼前的詹剑是否是他人假冒的——在师门面对自己的师尊、掌门,詹剑都没有表现得这般顺从过……

    罗帆自然不知这詹剑今日的表现已是生平仅见,便是知道,也不会投以太多的注意,毕竟,对他而言,他人对他如此顺从,这已经是这不知多少亿年以来所养成的习惯了。

    因此,他也只是听着这詹剑开始讲述地球修行界的情况,偶尔的便询问几声这詹剑所讲不清楚的问题。

    在詹剑的讲述当中,罗帆渐渐对这地球的修行界有了大概的了解,同时也有了自己的猜测。

    这地球修行界与他以往未穿越之前所听到的传说有着暗合之处,也有着极大的不同。

    整个地球的修行界并不分道魔,而分为佛、道二门。其中佛门又分为显宗,密宗二宗,其中各宗皆有数十寺院,修行者数量比起道门都要多上数倍以上。

    而道门,便分为正、邪、魔三教,其中的区分便是修行法门的类别区分。其中每一教都有着十数门派,因为挑人修行,故而修行者的数量加起来也比不得那佛门。

    佛道修行各有不同,其中佛门为的是修成一颗舍利子,凝出金身,最终脱去肉身皮囊,获得超脱。

    而道门,无论是正是邪是魔,为的都是修成那一粒金丹,以求长生。

    蜀山派乃是道门正教的代表之一,与昆仑并称为道门正教两大支柱。

    而天下修行之士,如今最高成就便是昆仑派的掌门,道号为天命子的金丹真人,据说已有千年道行,只是为了镇压邪魔,故而不曾飞升。

    那詹剑讲得嘴唇都干了,方才将整个地球那千头万绪的修行界状况讲清楚出来。

    而罗帆随意归纳,最终也只剩下上面这一段而已。

    “如今身周有金丹真人多少位。”罗帆随口问道。

    “前辈明鉴,这点晚辈着实不知。毕竟金丹真人长生久视,与我等已再非同一层次的存在,我所知晓的也唯有天命子前辈一名金丹真人而已。其他金丹真人定然存在,却非我可知。”詹剑道。

    说了之前那么多,詹剑已是愈见从容,说话间也挥洒自如,再不像开始之时那般战战兢兢。

    罗帆点点头,表示明白。

    “成就金丹之后飞升何处,蜀山门内可有典籍记载?”罗帆接着问道。

    “这个,万倍着实不知。”詹剑摇摇头道。

    这一回答早已在罗帆的预料之内,毕竟詹剑此时也只是通幽之境,距离金丹还有着定冥之境与脱胎之境这两大境界,距离金丹还是太过遥远,金丹之事又怎能尽知?

    虽是早有所料,但罗帆却依然有些失望。

    “好了,我已经没有问题了,你今日为我解说这些,我可准你问我三个问题。机遇难得,你可切勿浪费了。”罗帆微微一笑,随手抿了一口酒,说出了这般一句话语。

    罗帆这句话语的用词是如此简单,但却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直接劈中了詹剑,让詹剑刹那间头脑一片空白,甚至连修成不久的阴神都差点涣散了。

    能够在四十三年之间从一名顽童修成新一代第一人,这詹剑之智慧可想而知。

    以他如此智慧,又如何可能不明白眼前之人是如何强大的存在。而如此存在只要对他稍稍指点,那恐怕便是足以改变他一生的命运的机缘了!

    此时如此巨大的机缘摆在他的面前,这让他如何可能不激动?!

    詹剑头脑空白了好一会方才渐渐回过神来。

    “晚辈失礼了。”詹剑向罗帆躬身谢罪。

    罗帆微微一笑,道:“无事,你自便便是。”

    詹剑再度躬身,之后闭上双眼,运转心法,努力的平静自身躁动的心神。

    罗帆见此,却是暗自点头。

    在天大的机缘面前能够定住心神,不急躁,这心志却是相当不错。有着如此心志,即便没有他的指点,日后也定有可观的前途。

    这詹剑静心调息了足足一盏茶功夫,方才将心神收复,整个心念完全恢复了无比平静,无比清澈的状态。

    “三个问题,无论是关于哪方面的。”罗帆见得这詹剑眼神恢复清澈平静,微微一笑,道。

    “多谢前辈。晚辈的第一个问题是,修成金丹,可能长生?”詹剑双目灼灼的望着罗帆,口中问道。

    罗帆原本以为詹剑会问具体的修行法门,却没想到他居然问出这种本质的问题,不由得对这詹剑刮目相看起来。

    詹剑被罗帆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小心的道:“晚辈从小便听师门长辈教导不成金丹便是蝼蚁,修成金丹便能长生,但越是修行便越是怀疑,这天下间虽有着修成金丹便长生的说法,但古往今来不知多少年历史,却不曾挺过有从远古活到今日的金丹真人,此问题虽简单,却已是影响到晚辈修行,故而方才向前辈请教。若是前辈觉得这问题太过笼统,晚辈也可换一个的。”

    “不,我看你不是因为你的问题问得不好,而是你的问题问得太好,好到已是触及修行本质,这天下间的修行者千千万万,能问出这个问题之人,怕不足万一。”罗帆叹道。

    詹剑被罗帆这般一夸,脸上不由得现出了不可抑制的笑容。

    这一年时间,詹剑行走天下,受人夸奖的次数之多便是他也难以数清,别说罗帆这种简单的夸奖,便是再直白,再夸张的夸奖,他也听到过不知多少次了。

    对于夸奖的话语,他早已听得完全麻木,绝不可能像刚出世之时一般,听到夸奖便欢喜个数日。

    但此时此刻,罗帆只是言语之中露出一点赞许的意思,便让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光荣,好似自己这一生能够得到眼前这人只言片语的夸奖便已经足以慰藉平生了一般。那种从心底泛出的喜悦,便是詹剑自己,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有些无法理解。

    事实上,詹剑由此表现却是正常无比之事。

    毕竟,眼前之人比起以往夸他之人强大了不知多少万倍,他口中说出来的话语的分量又岂是其他人所能比拟的?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