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求法、金丹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求法、金丹

    第六百一十一章求法、金丹

    罗帆并没有继续夸奖詹剑。

    毕竟,这詹剑问出这个问题虽让他有些刮目相看,但也只是有些而已,自然不会夸奖个不停。

    “成就金丹,虽号称可以长生,但事实上却仅可延寿三千载。三千载过后,若不能突破境界,便是天人五衰而死。”罗帆淡淡的道。

    这话语,让詹剑面色不由得大变。

    “居然会是如此?!”这句话语不由自主的从詹剑的口中猛然吐出。

    不过很快的,他的面色便恢复了过来,向着罗帆一躬身,道:“晚辈的第二个问题,便是可有长生之法。”

    “有。”罗帆早已料到这第二个问题该就是这个了,当下毫不犹豫的便说出这般一个字。

    长生之法,罗帆手中有着不知多少种,便是在这地球能够修行的也有着不少,便是给詹剑一部,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那却绝不可能不等这詹剑询问便将这长生之法送上去。

    詹剑双眼大亮,虽在询问之前已是平复了心绪,但此时依然是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激动,身躯也忍不住微微颤动起来。

    长生之法,只要是有心修行之人,都不可能淡然以对。

    更何况他方才已经听到自古以来神州修行界所修行的金丹之道根本便不能真正长生,这几乎是将他一生的信念完全打灭的情况下忽然听得眼前这人如此斩钉截铁的说出他有着长生之法,这怎能让他不激动?!

    至于罗帆会不会欺骗于他,会不会虚言大话,这点詹剑根本便不需要考虑,他与眼前这人的差距之大,达到了他便是想象也无法想象出来的地步,这人又怎么可能需要虚言虎皮哄骗他。

    当下,这詹剑直接推开凳子,对这罗帆跪下,磕头道:“弟子詹剑,求前辈传授长生之法,为此愿付出一切代价,求前辈慈悲!”

    “哈哈哈……”罗帆听得詹剑此言,不由得哈哈一笑。

    过得好一会,方才停下笑声,摇头道:“你不必跪我,方才我说你可以询问三个问题,无论是什么问题都可以,自然也包括这长生之法。我可以将此法教给你,但却有一个条件。”

    “不管是何条件,晚辈皆会照办。”詹剑求道之心无比坚定,毫不犹豫的道。

    罗帆见得詹剑如此,并不以为欣喜,反而是微微皱了皱眉。看这人的表现,分明便是要他杀妻杀子杀父母来换取这长生之法都是愿意的,这却让他有些看不惯。求道之心坚定那自然是好事,但坚定到如此地步,压下了一切情感,那便是有些过分了。

    不过,这詹剑和他却并无太多的关系,他也不会因为心中这点不喜而违反承诺。

    因此,淡然一笑,道:“我也不需你做什么,你将今日碰见我之事完全忘却,日后也不要将这长生之法传授给任何人便可。”

    詹剑听了微微一呆。却没想到眼前这人的条件居然是如此简单。要知道他刚刚早已决定便是要覆灭师门,要将一切亲人朋友灭杀来证明自己道心也要照办了。

    此时听得罗帆这般一说,却有一种拳力一拳却打在棉花上的憋闷之感。

    不过这呆滞的表情也只是出现一下子而已,容易做到的事自然比难做到的事对他而言要好上许多,故而他一拜,道:“晚辈在此立誓,绝不透漏今日之事给任何人知晓,前辈所传长生之法也绝不会传给任何人!若违此誓,让我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话语一毕,虚空之上有着隐隐的雷霆轰鸣之声传了出来,似乎是天地已是接受了其誓言一般。

    这雷霆之声来的如此凑巧,让这詹剑脸上神色微微一变,接着又恢复了正常。

    不管这天象来自何处,对詹剑而言却都无所谓的,毕竟他并不打算违誓。

    罗帆听见这詹剑立誓,微微一笑,点点头,随手在虚空一抹。

    周围稀薄的后天天地元气便快速凝聚,在他抹过的虚空之间凝成了无数文字、图案出来。

    这些文字图案十分细小,但却无比清晰,在虚空之中不断的闪烁着,看起来便好似镌刻在空间深处,自亘古以来便留存在世间一般。

    詹剑能够被蜀山派看上,其资质之高自然不用多说,过目不忘对其而言,也只是一种本能而已。

    因此,在罗帆将这些文字一个个凝聚出来之时,他便将这些文字图案一个个的记在了心中,等到罗帆将整篇功法凝出形态,詹剑也已是将这整篇功法完全记住!

    这一篇功法记在的乃是一部与詹剑修行的功法十分相似,但却又有着许多不同,显得更加繁复,更加玄奥的功法。

    这一部功法最终成就并非金丹,而是元神!

    只是,这种元神,却并非罗帆在洪荒天地所创出的那种具有无上神通的元神大道,而只能称得上是一种小道而已,最终修成的元神,其神通威能比起元神大道修成的元神弱了不知多少万倍,顶多只能让修成元神之人获得长生久视之能而已。

    “成阴神,铸阳神,再破灭身躯融入阳神之中,成就元神,脱离生死轮回……”詹剑一边思索着那功法,口中一边喃喃自语。

    那功法的玄奥繁复之处,比起他所修行的金丹功法强了不知多少倍,按照他的资质没有数年时间绝不可能领悟如何去修行,想要最终修成,没有数千年时间更是妄想。

    但,这却并不能阻止詹剑对这功法大概修行过程的理解。

    毕竟,罗帆这一部功法并没有太多虚言掩饰,直直白白的便将修行的过程写了出来,只要看过这功法,都能对这功法的整个修行过程有个相当程度的了解。当然,了解是一回事,真正弄懂,真正修行,又是另一回事了。

    “果然能够长生!”虽并不能真正弄懂这修行法门的本质,但光是看其描述,詹剑便能够感受到一种与以往所见功法完全不同的韵味从中透出,这种韵味,让他真实的感受到,这功法绝对能够让他获得真正的长生!

    “多谢前辈赐法!晚辈日后但有丁点成就,定是前辈今日所赐。”詹剑大喜叩头道。

    罗帆微微一笑,摇摇头,将手一拂,那后天天地元气凝聚而成的,如同镌刻在虚空之上的那些文字、图像便瞬间崩溃,重新化为天地元气散逸开去。

    之后,他方才开口说道:“我却不需你感激,今日我问你问题,你再问我问题,只是等同交易罢了。此处无事,你且自去便是。”

    罗帆已然开口,这詹剑即便再不愿离去,也不得不叩头告辞。

    詹剑离开之后,罗帆又吃喝了一番,随手一探,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绽金子,有五两重左右,随手摆在桌面上,之后将身一扭,缩地成寸的离开了此处。

    那一绽金子乃是罗帆随手从地底抓取凝练而成,对于世俗而言,足够普通人家衣着无忧的生活上十年以上,用来充当这次食用的酒菜,自是绰绰有余了。甚至已经可以算是这开店之人的天大机缘所在。

    罗帆重新出现的位置,乃是在一处荒山之处。

    对罗帆而言,这地球之上的后天元气哪怕是再浓郁,对他而言也并没有太大的用处。因此他即便要选择修行之处,也并不需要挑选一般修行之人所选的那种洞天福地,而只需要一个清静的所在便可以了。

    但,很显然,这次罗帆选择此处荒山,却并非为了修行。

    “一修成金丹便会飞升,这其中定然隐藏着什么秘密。或许揭晓了这个秘密,这地球背后所隐藏的真相也能因此揭晓。或许这对寻找那神秘人也有着相当的好处呢。”罗帆这般想着,心念一动,开始推演起来。

    整个地球对于罗帆而言并不算多大。

    即便此时在地球上的只是一点念头凝聚而成的化身而已,也是如此。

    因此,罗帆只是念头一动,便能瞬间将整个地球完全纳入自身的感应之中。

    北宋时期的地球与现代的地球自然有着极大的区别。其中最为显著的区别便是修行之人的多寡,虚空之中存在的后天天地元气的多寡。

    北宋时期的地球相对于洪荒天地而言,自然是如同臭水沟一般,若是让任何洪荒天地的生灵到来,怕都不愿多呆哪怕一秒。

    但相对于现代地球而言,北宋时期的地球却又如同仙境一般。

    至少,北宋时期的地球之上还有着相当的后天天地元气,而现代的地球却是连丝毫天地元气都不曾存在,整个地球便如同元气荒漠一般!

    在这等情况下,这北宋时期的地球还有着佛道二门的众多修行之士,还有着剑侠仙人的存在,但后市地球之上所存在的就唯有传说中的异能者以及一些修行国术的武者了。

    如今罗帆细细感应整个地球,结合之前从詹剑口中所听到的消息,刹那间便知晓了无数詹剑所不能知晓的事实。

    这地球之上的金丹真人当然不只是那天命子一人而已,事实上整个地球所隐藏的金丹真人足足有十三名之多。

    除了天命子之外,在神州大地之上还有着十名或金丹真人,或修成舍利子的佛门大士。剩下两名类似金丹级别的,却在身周之外,一名身处欧洲,一名身处南美。

    只是,这两名神州大地之外的金丹级别存在似乎只是浑浑噩噩之间修成的,对自身力量的掌控之差,别说比不得神州金丹,便是比起詹剑之中通幽之境的存在也是远远不如。

    “可惜,这些金丹真人都似乎是借助秘术隔断了飞升之路,却不合使用。罢了,既然现存的不行,我便制造一个吧。”罗帆暗自思索着。

    想着,他念头微动,随手虚空一探,便将一个不知几千里之外小城之中的乞儿抓住,一拉,便将这乞儿拉到他的面前来。

    这乞儿有三四岁大小,面黄肌肉,周身散发出一股股臭味,但双眼却颇为清澈,还残留着一点纯真。

    这乞儿正在街边乞讨,忽然间发现周围变了个天地,不由得大吃一惊。

    但既然这乞儿能够在此时依然保持着一点清澈的眼神,自然不是普通乞儿,看清前方站着一个淡淡微笑的青年,知晓定是眼前这人让他身处之处有了改变。

    现如今乃是北宋时期,并非现代,仙神之流的传说在此时却还有着相当的市场,一般人遇见不可思议之事首先想到的也是仙神传说,而非什么外星人之类的。

    因此,这乞儿直接便向罗帆跪倒,叩头道:“狗蛋参见大仙。”

    “我需要一人修成金丹,飞升传说中的天境,你资质尚可,可愿修行?”罗帆也没有其他话语,直接便开口说道。

    这话语对于一名乞儿而言实在是太过高深。

    不过那乞儿福至心灵,虽不知罗帆说的是何意,但也听得懂飞升,听得懂修行几个字眼,因此直接便叩头出血,口中直称愿意。

    罗帆也不管这乞儿是否真的明白。反正不管如何,只要他愿意修行,对罗帆而言便已经足够了,日后只要这乞儿能够修成金丹,自然便能知晓他如何却飞升,飞升到何处去,却不用管这乞儿愿不愿意。

    眼见此时这乞儿开口同意,罗帆也不迟疑,直接随手一指,便有着一点灵光从他手中冲出,刹那间跨越虚空直接冲入眼前这乞儿的眉心泥丸之中,与这乞儿的记忆融合在一处,让这乞儿刹那间知晓了无数前一刻所不知晓的知识。

    “这就是修行……”这乞儿双眼之中有着无数文字、图案倾泻而下,显然正在以无比快速的速度吸收着这些记忆之中的知识。

    罗帆输入这乞儿记忆之中的那些知识,包罗万有,其中有现如今北宋所使用的文字,有人体的经脉知识,有修行的种种常识,以及最重要的,一部完全按照这乞儿体质所创出来的金丹功法!

    罗帆如今的见识之广,几乎达到了古往今来之冠,对修行的认识之深入,更是超越了地球上、洪荒天地间的一切生灵,方才只是一扫那詹剑的身躯,他便已是完全通晓金丹修行之法的本质。

    在这等情况下,想要随意创出一部完全适合某一个人的金丹修行之法,对他而言却是无比简单的一件事。

    此时罗帆教给这乞儿的功法,便是他根据这乞儿的体质随意而创。

    但即便是他随意而创的功法,也要比起这地球上任何一个宗门的镇派功法都要强上无数!

    如此一部功法,即便只是针对这乞儿的体质,但若是此时地球上公开存在的唯一一名金丹真人天命子见到了,怕也会恨不得将全部身家来换取。因为,这一部功法根本便将金丹修行之法从最基础一条路指到了尽头!相比于这一部功法,他们自身以往所修行的,所谓的各个门派的镇派法门,都如同羊肠小道一般,弯曲徘徊之处,简直让人无法忍受!

    此时这乞儿自然不知道自己所得的这一部功法是如此珍贵,只是单纯的为自己收获了这般多的知识而感到喜悦。

    罗帆也懒得听这乞儿的感激话语。

    随手一招,虚空之中的后天天地元气便快速凝聚而来,并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精粹,不断的凝聚,渐渐的诞生出一缕似先天非先天的元气出来。

    这一缕似先天非先天的元气诞生之后,虚空之中隐隐有着雷鸣传出,但却并不曾真正有雷霆出现。

    “果然如我所料,不真正成就先天,天地便不会真正排斥。”罗帆心头暗思。

    向着,他随手一转,这一缕元气便在虚空之中拉长勾勒,转眼间便形成了一个三丈方圆的球形阵势将那乞儿包裹住!

    这个球形阵势繁复复杂至极限。

    构成这阵势的符篆数量足足有三千万以上,密密麻麻的排列在一处,如同是丝茧一般,将整个阵势内部遮掩得密密麻麻,不漏丝毫光影出来。

    随着这阵势成型,方圆三千里范围的后天天地元气疯狂的向着此处聚集而来,快速的钻入这阵势之中。

    钻入的天地元气数量越来越多,这阵势所产生的变化便越来越大。

    到得最后,整个阵势散发出一股冲天斥地的光芒,阵势内部的空间在这过程之中更是不断的扩展,不断的改变。

    转眼间,已是化为一片方圆百里范围的空间!

    空间成型之后,这阵势的真正作用方才体现出来。

    阵势周围的时空微微的扭曲着,阵势内部的时光流速以一种超乎想象的方式加快着,一倍,两倍,三倍……十倍……百倍……

    不知过了多久,那阵势之内的时光流速已然加快到了外界的三千倍以上!

    三千倍的时光流速,便是外界的一天便相当于内部的十年。

    在如此速度之下,以那乞儿的资质,以那一部功法的玄妙,只需要三天时间,这乞儿怕便能够修成金丹,引出接引之力,飞升天境!

    “三天时间,我等得。”这个念头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一闪而过。

    想着,他随手一挥,周围因为后天天地元气快速凝聚而来所产生的惊天异象猛然消失。

    却是罗帆借助一点小小的障眼法将所有的异象掩盖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