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大罗?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大罗?

    第六百二十五章大罗?

    便在这时,那老道头顶的庆云一震,三朵白莲一转,发出一股巨大无比、玄妙无方的力量,直直对着那房间中央的炼丹炉而去。

    随着这一股力量的到达,那丹炉大震。

    伴随着下方那旺盛无比的纯阳火焰,轰的一声,丹炉盖子冲天而起,千百颗充满药香的颗粒从那丹炉口之中冲天而起,直直向着上方屋瓦直冲而去,看那去势,却是急欲逃跑!

    那老道微微一笑,手中拂尘一拂。

    一股犹若实质一般的力量瞬间发出,直接笼罩整个炼丹室。

    那千百颗充满药香的颗粒在这时力量之下猛然一滞,好似落入琥珀之中的蚊子一般,瞬间停滞下来,从极动完全转为极静。

    当此之时,在那丹炉之中有着一颗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颗粒以超越之前那千百颗颗粒的速度冲天而起,更直接破开那老道发出的,将整个炼丹室内部完全凝固的力量,直接超过了那千百点颗粒,来到那屋瓦下方,眼看着便要将屋瓦破开,冲出这炼丹室,从此逍遥自在,再不为丹!

    罗帆将这些看在眼里,却是暗自点头,对这老道的炼丹手段颇为赞赏。

    之前从那炼丹炉之中飞出的,却并非这老道此次所炼制的丹药,而只不过是这老道此次炼丹残留的丹渣凝聚而成之物。

    只有最后那一颗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颗粒,方才是这时老道此次的炼制目标,那能够拖延劫数的绝妙丹药!

    之前,那丹渣能够在丹炉打开的瞬间便冲天而起,似要冲破重重阻隔脱离那老道的掌控而求得自由,显然是具有相当高的灵性!只是丹渣便具有如此灵性,那老道的炼丹水平达到何等程度,便可想而知了。

    那后面冲出的丹药本体虽看似只差一步便能冲破阻隔获得逍遥,但罗帆却知晓,此点必定是在那老道的预料之中,那丹药也必定无法真正脱离掌控。

    毕竟,这丹药虽具有相当的灵性,但相比于正常人而言尚且差上一些,比起老道这种修成无漏金丹,道行可比真仙之境的强大存在,差了可不止十万八千里。又怎可能真的瞒过这老道?!

    果然,正如罗帆所料。

    那老道笑容不变,顶上庆云微微翻滚,上面三朵白莲之中分出一朵,轻轻缓缓的飘动,但却刹那间超越那速度无比快速的丹药本体,在那丹药即将接触到屋顶之前便将丹药一裹,将之收起。

    之后白莲一转,便已经重新回到了那庆云之上。

    老道抬手一拂,上方那千百颗丹渣凝成的如同一道洪流一般往他的衣袖钻去,转眼便统统消失无踪。

    接着,他抬手一晃,那原本被庆云之上的白莲收起的丹药,已经通过某种神秘的渠道出现在他的手中。

    见得这一颗丹药,那老道终是喜悦的笑了起来。

    “有了这渡厄金丹,我至少也能延缓天劫百万年时间,不枉我耗费八万年时间幸苦搜集的材料。”老道喜悦莫名,口中说道。

    那一颗丹药呈金色,表面有着无数繁复玄奥的线条婉转够了,好似大道流转在其上留下的痕迹一般。

    此丹,便是那老道口中的渡厄金丹。

    灵性之足,甚至不必任何生灵稍弱,在这老道手中甚至都还在不断的震动,似乎某种生灵在不断的挣扎,想要逃脱出来一般。

    这老道丝毫不管那丹药如何,更不迟疑,张嘴一送,便将这丹药送入口中。

    却是迫不及待的在丹药炼成之后便直接将之吞服!

    由此便可知晓这老道对于那数十万年之后的天劫是如何的在意,更可知晓那每隔一定时间便会到来的天劫对于天境之中的众多修士而言,又是何等巨大的压力。

    罗帆双眼之中金银光华再度一灿,瞬间便看透那丹药进入老道身体内部之后的一切变化。

    只见得那丹药在顺着老道喉咙而下的过程之中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不断融化,待得落入腹中,已是化为一团金光灿灿的气流。

    这道气流如同天地间最为坚硬,最为实在的存在一般,丝毫不似普通气体那般虚幻,更非一般气体那般散乱!

    这道气体不断流转之间,渐渐与老道的身躯相容,最终再不可寻。

    唯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在其周身不断流转,不住的内外穿梭,而每次穿梭之间,似乎有着丝丝缕缕的奇异物质被带出其身躯。

    “可惜,此渡厄金丹还差上少许,若能再进一步,炼得传说中的灭劫金丹,便能代替那第三道大罗之气了,可惜,可惜……”那老道心中似有不甘,叹息一声。

    “大罗之气?!”罗帆听得此话,不由得大吃一惊。

    大罗之气,罗帆并不知晓到底是什么。

    但那大罗二字,他却是无比熟悉!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本体,便是在孜孜不倦的求证那传说中的大罗道果!

    罗,代表圆满。大罗,便是大圆满!虽不知这大罗之气到底是何物,但既然能用大罗为名,与那大罗道果自然有着或多或少的某种联系。

    不管这种联系是如何微弱,如何渺茫,对于用尽一切力量想要求证那大罗道果的罗帆而言,都是决不能放过的!

    “莫非我方才还未曾真正看透这无漏金丹的修行法门?”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有着如此念头,他将自身的金银双瞳催动到巅峰,每一点每一滴的细细查看着这老道的身体内外。

    本来,以罗帆的道行境界,只要他不愿意,无论他做任何事,这只相当于真仙之境的老道都是不可能发现的。

    但,别忘了,此时这天境之中,在这炼丹室之内的,却非罗帆在洪荒天地之间那太乙金数巅峰的本体,而只是一个念头凝聚力量转化而成的一句分身而已,便是道行境界,也只不过是散仙之境!

    以这等道行,比起那老道还要差上一级之多,若是没有太大的动作,便如同之前那般,这老道当然不可能发现。

    但当动作过大,却再不能瞒过那老道!

    而显然,此时此刻,罗帆将金银双瞳催动到极限,无比细致的查看这老道的周身内外,却决算不上什么小动作。

    刹那间,那老道六感并无感应,但冥冥中却有着一种正有着某种强大存在正在窥视他藏在身躯最深处的秘密的感觉忽然涌现!

    这老道能够修成如今,在整个天境来说几乎算得上是最巅峰的道行、力量,对自身的自信,让他不可能怀疑自身的感觉。

    因此,在那种莫名的感应出现的瞬间,那老道面容大变,暴喝一声:“何人窥视本仙!出来!”

    说着,手中拂尘一拂。

    那拂尘之上的三千烦恼丝瞬间分解,化为亿万玄异符文,在虚空之中凝成一片海洋,瞬间充满了整个炼丹室,便是那炼丹室中央的丹炉内外都无有丝毫放过!

    这些海洋还是符文构成,且构成形式极为精奥,蕴含了不可思议的威能。

    隐隐间更是与那构成天境的五千亿亿个符文相互呼应,这种呼应使得这一片符文海洋笼罩的虚空隐隐间有着无数符文凭空出现,疯狂流转着,似乎要将这片虚空瞬间湮灭一般!

    有着这般变化,即便以罗帆之能,也再不可能在这之中继续隐藏下去了。

    其身形终是显露在这符文海洋之中。

    只是,虽是如此,但那符文海洋却也丝毫不能侵入他周身三尺之内。

    “没想到居然会在此处被逼出身形。”罗帆不由得叹息,但面色却并无太大的变化。

    这老道的神通虽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却也并不曾达到让他震惊的程度。

    “你是何人,何以在此处窥视本仙?!”那老道见得罗帆身形,面色大变,厉声喝道。

    看其神色,显然之前虽当机里端的有了动作,使出神通逼出罗帆,但其心中事实上却并不确信真的会有人隐藏在周围。

    此时见得罗帆忽然凭空出现,方才发现居然有人能够不被自己发现的来到距离自己如此近的位置!

    一想到自己方才处于身死一线而不自觉,这老道便感到一阵心寒与恼怒。

    随着他的心意变化,那充斥这整个炼丹室的符文海洋一震,向着罗帆所在之处疯狂奔涌而来,看那声势,简直便如同一片正在发怒,正在肆虐的海洋一般。

    只是一刹那。

    整个炼丹室之内的符文海洋便瞬间消失。

    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符文罩子围绕在罗帆身体周围,其中的符文疯狂流转,疯狂组合,一个个险恶至极,奥妙至极的组合在这符文罩子之上不断的出现,又不断的消亡着,似乎随时可能爆发出毁天灭地的破坏力,将这罩子之内的一切都抹去,甚至要连虚空都完全抹去一般!

    “这真仙之境的威能却不比洪荒天地的真仙之境先天神祇差上多少,莫非这便是所谓的大罗之气的效果?”罗帆衡量着这符文罩子的威能,心神意念之中闪过如此念头。

    这老道明显是借助后天天地元气修成如今这般境界的,而按照罗帆以往所想,借助后天天地元气修行,同样境界,必定难以比拟借助先天元气,甚至混沌元气修成的修士。

    而此时这老道的表现却完全违反了罗帆以往的认知,这让罗帆怎能不感到惊讶?

    只是,此时的罗帆虽只是散仙之境的道行,但毕竟有着太乙金数巅峰的道行境界在支撑,这老道的神通虽强,却也无法伤害到他。

    无论那符文罩子如何变幻,如何增强威能,都无法侵入他身体周围三尺之内,更别谈伤害到他了。

    那老道努力了良久,终是知晓自己与眼前这人的距离到底是多大。

    虽是极其不甘,极其愤怒,却也只能理智的将之压在心底,抬手一晃手中的拂尘柄,那符文罩子便瞬间崩溃,重新化为亿万符文,向着那符文柄快速凝聚而去,转眼间便重新凝成那三千烦恼丝,重新化为一柄拂尘。

    在这过程之中,罗帆并无任何动作,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老道而已。

    当然,之前那借助金瞳银瞳细细查看这老道身周内外的行动自然也是停止了。之前这老道不曾发现,他自然可以随意而为,但如今这老道已然发现,若是再那般行动,便已经算是对这老道的羞辱了。一个不好,这老道若是想不开,便会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罗帆自然不会如此不智了。

    “本仙李耳,不知这位仙友如何称呼?”那老道向罗帆打了个稽首,口中道。

    却是绝口不提方才罗帆窥视与他,而他又对罗帆施加强悍攻击之事。

    这老道从一截凡人修成如今无漏金丹,获得长生,可自称为仙的境界,自然不可能是傻子。

    方才的情况在其他人看来或许是一头雾水,但他却比任何人都明白——眼前这人比起自己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只要这人愿意,甚至不必耗费多少力量便能将他抹杀!

    他虽自信,但这点自知之明却还是有的。

    而便是在实力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眼前这人却任凭他的种种施为,任凭他的种种攻击而不曾发动反击,只是淡淡的看着他而已,这其中的意味为何,难道还不够明显吗?那分明便是此人手下留情了。

    至于此人为何手下留情,或许是此人有事要自己去做,又或许是觉得之前窥视自己有些不对,又或许是此人宅心仁厚之类的,具体是何原因自然非是这自称为李耳的老道所能知晓的。但有一点,这老道却无比确信,自己若是再不知收敛,继续任意妄为,那等待自己的结果他不必多想便能知晓。

    正因如此,这老道方才好似之前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好似与罗帆是在路途之中偶遇一般开口打了一声招呼。

    罗帆一听这老道所言话语,不由微微一笑。

    这老道反应倒是挺快,却是免了他的一番麻烦。因此,也是微微一笑,道:“吾名罗帆,此次前来却是有些疑惑欲向道友请教,不知道友可否见教一番?”

    说着,他抬步轻跨,落到地上,与那老道相隔一丈,面对面站立。

    那老道在罗帆靠近的瞬间,只觉得一股如同无穷久远之前远远看见某位传说中存在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心神之内油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战栗,对自己之前当机立断的决定不由得大为庆幸起来。

    听得罗帆的问话,口中说道:“不敢不敢,仙友但想知晓何事,尽管说来,李耳定知无不言。”

    罗帆自然能看出这老道的情绪转变,却也懒得管,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修成无漏金丹须渡劫数方能长生,此点吾已知晓,但你之前所言的大罗之气,到底是何物?”

    那老道双眼微微茫然,好似疑惑罗帆所言的无漏金丹到底是何物,但很快就明悟过来,甚至双眼之中还显露出一种恍然大悟之色,显然知晓罗帆所言的无漏金丹便是指自己此时的修行成就!

    “无漏,无漏,原来根源在此,妄我等修行数十万年,居然还不知晓这金丹长生之根源居然在此。”这老道口中喃喃,似乎大有所得,又似乎颇为惋惜。

    这无漏金丹的称呼只是罗帆根据之前对这老道的修行法门进行推演所归纳出来的名称,这天境的修士非是罗帆,自然不太可能将这一境界的名称命得与罗帆归纳的称呼一般无二。

    事实上,这天境之中在金丹之后的修行境界只有一个,那便是仙!

    金丹未曾蜕变为无漏金丹,不能获得长生之修士,便只是金丹真人,哪怕这金丹真人的金丹修得千百丈直径,所能发挥的威能足以移山倒海,毁天灭地,也是一样,只是金丹真人而已。

    唯有金丹获得本质蜕变,完全与肉身魂魄融合混一,真正无漏,从而使修士获得真正长生不死的修士,方能被认为突破了金丹真人这一境界!

    而那等修士,因为已然获得长生,便被称为仙!

    修行之途绝无极限。

    成就无漏金丹自然也非是修行尽头。

    修士在修成无漏金丹之后,修行自然还在继续,修士自然也还有着无数进步的可能。

    但,哪怕修成无漏金丹的修士之间的成就是如何不同,甚至是神通道行着千百万倍的差别也再无任何具体的境界区分,都只能有着一个称呼,仙。

    至于到底是什么仙,是散仙,地仙,鬼仙,神仙,天仙,上仙,飞天仙,尸解仙还是什么,都只是随修士喜欢而已,任凭称呼,却再无任何具体的规定,自然也无什么境界区分了。

    正因如此,这老道一直以来都只是认为自己已然成仙,获得长生而已。便是自称,也都是本仙本仙的,却并不曾为自己的长生根源进行深入分析,自然也不可能得出无漏金丹这般名称出来。

    故而,他听得罗帆忽然一言道破这长生的根源,方才有着如此剧烈的反应。

    这自称李耳的老道虽并不曾直接回答罗帆的问话,但罗帆却并不着急,也没有打断这老道的意思,只是静静看着而已。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