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罗之路!(还是5k)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罗之路!(还是5k)

    第六百二十六章大罗之路!(还是5k)

    恍然之间,这老道体内流转不休的,近乎先天的真元似乎有了某种莫名的变化,似乎变得更加的稳固,更加的坚韧一般,甚至连那等近乎先天的感觉也比之前稍稍强了那么一丝。

    很显然,明了自己修行的根源,对其而言却是有着相当巨大的好处。

    过得良久,这老道回过神来,向罗帆又是一个稽首,道:“多谢道友指点。”看其对罗帆的称呼,已是从之前的仙友改为道友。显然,明了了自身修行,自身长生的本质,他却明白了自己也只是道途之中求索的一员,与以往的金丹真人并无太大的差别。故而才改变了称呼。

    “罢了罢了,你只需告知我何为大罗之气便好。”罗帆微微一笑,对老道改变称呼并不在意,只是道。

    那老道并无任何迟疑,道:“此却非何等秘密,道友既然想知,贫道自然不会有所隐瞒。大罗之气,便是此物,乃是我等修行无尽金丹再进一步的门户,传说中,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后,便能突破仙途,踏足圣路。”

    说着,这老道身躯微微一晃,便有两道奇异的气流猛然从其体内泛出,通过某种无比玄异的方式,聚集在其胸口,再往上一冲,直直冲上其头顶三尺之上的庆云之中,再于庆云之中按照某种无比玄奥的轨迹流转了不知多少万个循环,产生了某种精微奥妙至无法想象的变化,再与庆云之中的某种存在结合在一处,猛然转化为亿万朵光带,从庆云之上往下一垂,便将那老道周身三丈团团护住,光芒灿灿,异香扑鼻,朵朵元气凝聚而成的青莲在周围虚空凭空凝聚,沉浮不定。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原来如此。”罗帆一看,不由得恍然大悟,赞叹了一声。

    罗帆本尊的道行境界乃是太乙金数巅峰,比起眼前这老道高深了不知多少万倍以上,按理来说这老道绝无任何东西能够让他无法理解的。

    但,此时这老道所引发的那两道奇异的气体,便已是超脱他的理解极限了。

    在他的感应之中,那两道气体之中的绝大部分,近乎九成九的存在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秘密,可以说乃是这老道生命本源的转化、凝聚,虽那等转化凝聚的方式精妙难言,却也不足以让他震惊,让他震撼。

    让他震惊乃至震撼的,便是那九成九之外的那一点让他所不能理解的莫名存在!

    那点存在之中蕴含了一种罗帆孜孜不倦求取的奥秘。

    那传说中的大圆满之奥秘!又或者说,便是传说中的大罗奥秘!

    这个世界的大罗,果然与洪荒天地之间的大罗是一个意思!当然,又或许罗帆本身乃是来自地球,那洪荒天地的大罗是来自他的观念。而他观念当中的大罗,却是得自地球那自古流传下来的观点,故而才会与这天境之中所言的大罗暗合。

    但不管如何,知晓此气之中蕴含了大罗奥秘,罗帆自然不可能就此放过,道:“这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可有法可依?”

    “若有法可依,贫道修行数十万年时光,便算不能圆满修成,却也必定能够勉强修成,又怎会到如今也只不过是修成两气而已?”那老道听得罗帆问话,不由得苦笑。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乃传说中的无上境界。其中的三花自然便是此时那老道庆云之上的那三朵白莲。以罗帆的眼光,轻易便能看出那三朵白莲便是眼前这老道的精气神三者所化,蕴含不可思议的威能,便是那防御能力,也要比起肉身要强悍千百倍以上!这点,虽包含种种玄奥,却不被罗帆所看重。

    而五气朝元,显然便是要将生命本源凝聚成五道大罗之气,从而使得三花五气同在,产生莫大威能,将生命本质拔升,从而踏足传说中的圣路!

    罗帆一听那老道所言,不由得微微失望。

    但也只是微微失望而已,大罗之道精微奥妙,便是罗帆在洪荒天地的本体那等高深境界也不能看到端倪,又哪里有可能有什么法门能直接修成?这老道所言的情况,方才算是正常。

    “也罢,既然无法可依,那我便直接按照无漏金丹的修行之法去修行也便是了。”罗帆心神意念之中有着如此念头闪过。

    此时罗帆远在洪荒天地的本体便只差一步便能证得大罗道果,这大罗奥秘对其而言那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他重新回到这个地球宇宙最开始的目标!

    故而,但有一丝取得大罗奥秘的可能,他都绝不会放过,废除这一具分身的修行基础去修那金丹之道,对其而言根本便算不得什么选择,几乎可以说是想都不用想的。

    于是,罗帆微微一笑,对那老道说道:“吾对那大罗之气颇有兴趣,你如何才能将你修成两道大罗之气的法门传我,但言无妨。”

    “这……”那老道不曾想到罗帆居然会说出这一番话,不由得愣住了。

    这老道之前绝对没有罗帆要自己修行法门的想法。

    毕竟,以这天境的观念而言,金丹无悔,一旦修成金丹,那今后的修行路途便已是完全确定,除了同一系统的修行法门之外,绝对不可能在修行其他的功法,更不可能半路改变功法!

    而眼前这人,那强大之处,甚至达到了这老道也不能望其项背的地步。

    这等神通,这等道行,在老道看来,至少在金丹之路上行走的路途要比他远上不知多少,当然更不可能改变修行功法了。

    在这般情况下,无论他想象力如何丰富,都不可能做如此想。

    愣了良久,这老道皱起眉头,显然陷入了沉思当中。

    无论在任何世界,任何时代,一名修士自身的修行法门,都是修士心中最大的秘密,即便罗帆似乎能够一只手便碾死这老道,但也绝不是这老道轻易将修行法门奉送给罗帆的理由!

    在那无数青莲环绕之中,在那光带包裹之内,那老道神色变幻不定,头顶的那朵庆云也不断翻滚,上方沉浮不定的三朵白莲更是开合频率大为增加。

    由此可见这老道的思想斗争是如何激烈了。

    罗帆并不曾着急,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看着这老道而已。

    这老道心中的挣扎,罗帆自然能够知晓,这老道久久无法做出决定,也是很自然的。

    过得良久,那老道终于下了决定。

    周身的一切变化皆平息下来,头顶白莲的开合频率重新恢复了正常。

    罗帆并不询问,只是淡淡看着这老道,等着这老道开口说话。

    那老道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脸上现出一种极其坚定的神色,口中说道:“本来修行法门乃是我等最大的秘密,不过既然道友想知晓,却也并非绝无可能。”

    罗帆点点头,早已预料到了此言,却并不感到惊讶,只是抬手做出请的姿势,等待这老道继续说下去。

    那老道并不曾让罗帆等太久,却是继续说了下去。

    道:“只需道友一个承诺,在修行有成之后,助我修成一道大罗之气便可。”

    那老道说着,脸上现出一种松了口气的神色。

    同时期待的看着罗帆,很显然,对于这般一个条件,他也是十分在意的,十分期待罗帆能够答应。

    罗帆却是毫不犹豫的道:“这自然是可以。只要吾能修成,助你修成一道大罗之气自无问题。”

    对罗帆而言,修成大罗之气,求得大罗奥秘才是最重要的,与此相比,其他任何一切对其而言都不是问题。别说只是助这老道修成一道大罗之气,便是这老道要前往洪荒天地,他都愿意替他想种种办法去努力一番,自然不可能为了这般一个条件与这老道浪费口水。

    那老道听得罗帆之言,细细的看着罗帆,显然正在衡量罗帆到底是真正认真的还是只不过是想要欺骗自己,阴谋谋算自己的修行法门。

    罗帆面色沉静,只是淡淡的看着那老道。

    他的眼中并不曾有着太多的情绪,更不曾做出什么自己必定会遵守承诺的言语,只是沉静的,淡淡的看着而已。

    但便是这种沉静,这种淡淡的神色,却让那老道真正明白眼前这人的求道之心是多么的炙热,明白眼前这人心中的意愿是如何的坚定。更知晓此人说出的话语是如何的沉重。

    瞬间,他便明白,这人既然说出会帮助自己炼成一道大罗之气,那便一定会帮助自己!绝不会有其他可能存在!

    明白此处,他终是放下心来。

    道:“既然如此,道友且随我来。”

    罗帆点点头。

    那老道身躯一动,头顶的庆云,那两道大罗之气,那无数青莲,那三朵白莲猛然一收,一沉,便重新从他的头顶天灵钻入,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于在其体内有着何等精微奥妙的变化,自然不用说他。

    收回三花二气之后,这老道手中拂尘一拂,那炼丹室的大门轰然洞开。

    显现出了外界的另外一片建筑出来。

    罗帆微微一笑,脸上显出淡淡的神色,并不对此感到惊讶,随着这老道离开了炼丹室。

    外面的建筑颇为美妙,其中透出一种飘然欲仙的意味,与传说中的仙境异曲同工,让人一踏入此处便会觉得自己已是踏入仙境。

    那老道若不曾遇见罗帆,对此只会得意万分,但此时已是遇见罗帆,知晓自己所修的乃是无漏金丹,明白自己也只是求道途中的一名普通修士而已,对此却再无任何得意,甚至反而会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此时自然不是他不好意思的时候。

    他带着罗帆走了几步,来到了一处阁楼之处。

    罗帆抬头一看,便发现那阁楼之上用云篆写着三个大字“藏经阁”!

    这三个大字看似由种种笔画构成,事实上其中却包含了无穷符文,这些符文密密麻麻,细微得如若微尘一般,堆积成为了一道道笔画勾成了这三个大字。

    这些大字内部的符文并非不动,而是交织流转,时时刻刻的处于运动状态,好似正在不断的演化着某种玄奥,推演着某种奥秘一般。

    罗帆只是一眼,便看出这三个文字的奥秘。

    却是一个拥有种种不可思议威能的阵法!

    这个阵法不触动还好,一旦触动,便能发挥出毁天灭地的无上威能,能将触动这阵法的一切生灵,一切物质都抹去!

    “原来如此。此法倒是奇思妙想。”罗帆明白这三个文字的功用之后,不由得暗自赞叹起来。

    抬目四扫,他便发现了周围的建筑物中他之前所不曾注意到的情况。

    事实上,几乎每一栋建筑都有着各自的名称,而这名称,也并非其他,而是一个个都如同这“藏经阁”一般,将玄奥的符文阵法压缩在其名字之上!

    整片建筑之中看似没有任何防御,不曾有着哪怕最细微的阵法禁制,但细细查看,才会发现这一片建筑的防御是强大到何等程度。

    那老道下了决定之后,心情已经渐渐平息下来,方才有空闲发现其他。

    此时发现罗帆的注意到那“藏经阁”的名字秘密,微微一笑,道:“道友见笑了,贫道修行虽不成,但在这天庭之中也算是略有虚名,若是不施加这般防御,怕某一日修行出来,整片洞府都会被搬空了。”

    “道友谦虚了。”罗帆微微一笑,只是道了一句。

    这老道相对于他来说虽不算太强,但在这天庭之上绝对算是绝顶的巅峰存在,又岂是他自身所言的修行不成?若非其乃这天庭最强的存在,罗帆又怎会找上门来?

    那老道微微一笑,知晓罗帆并没有什么和自己客套的意思,手中拂尘一拂,辟开阵法,打开门户,带着罗帆进入了这藏经阁之内。

    一入大门,便是一排排的木架。

    这些书架之上有着种种信息载体,有些是兽皮,有些是竹片,有些是玉简,有些是龟甲,有些是石板,零零种种,几乎将有史以来一切记载信息、记载文字的材料都包含在其中。

    整个藏经阁之内充斥着一股肃然的气氛,更有着若有若无的诵经声从种种信息载体之中传出。

    若是细细一看,甚至能够看出那些架子之中隐隐的有着种种图文在那些信息载体之上偶尔闪现着。

    罗帆只是一看,便知晓那些信息载体之中记载的皆是包含无数玄奥的修行法门、神通法诀、大道箴言。唯有如此,方才有着此时这种种异象出现。

    那老道道:“此处共有经文十八万三千五百七十三卷,其中有修行法门,神通法诀,还有描述大道境界的上古圣人话语,乃是这数十万年以来贫道所幸苦搜集而来。我的根本修行法门,便是从这十八万三千五百七十三卷经文之中悟出。”

    说着,这老道再一拂拂尘,在藏经阁最深处的一个木架中央有着一块巴掌大小的青铜片化为一道青光,瞬间来到那老道的手中。

    这一片青铜片上面有着点点锈迹,看起来好似在地底下埋了几千万年一般,古朴无比,更没有任何异象出现。

    但罗帆一看这一块青铜片,便瞬间明白,这一块青铜片才是整个藏经阁之中,这老道最在意的!其中记载的,也极有可能便是这时老道自身所创出的修行法门!

    因为,这块青铜片乃是一种先天铜髓经过数千万步骤祭炼,加载了不知多少亿符文在其中方才形成的一件法器!一件唯有记载信息之能,却无其他任何功用的奇妙法器!

    用这种法器来记载的信息,如何可能不是这老道所在意的?

    那老道摩挲这一块青铜片许久,一咬牙,将这青铜片送到罗帆面前,道:“贫道之修行法门,便在其中。自古以来虽有种种炼成大罗之气的描述,但都是玄之又玄,无有真正具体可行的法门,贫道之法门虽能让自身炼成那大罗之气,但也是误打误撞的感悟,无法形诸言语,只能将那一过程尽量具体的记载在这铜爵之中。道友之能强我百倍,只要结合这满阁经文一同体悟,必能知晓如何去炼那大罗之气。”

    罗帆点点头,随手接过这一块被称为铜爵的青铜片,道:“既然如此,吾怕是要在这藏经阁叨扰一段时间了。”

    老道点点头,道:“道友自便,但有任何需要,可随时寻来。”说着,一个稽首,便退了出去。

    罗帆见得老道离开,念头微动,抬手一指,便有无数符文凭空闪现,刹那间将整个藏经阁完全笼罩。

    将这藏经阁笼罩之后,那符文微微一凝,形成了一个个球形,将这藏经阁之内的每一种符文载体完全包裹在其中,不断流转,不断重组,不断勾连,展现出种种难以言说的大道玄奥,似乎正在发生着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一般。

    过得许久,这些符文猛然轰然一震,一个个都脱离了那它们原来包裹住的信息载体,向着罗帆飘过去。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