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神秘时空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神秘时空

    第六百三十一章神秘时空

    罗帆看着地球之上那对他而言无比遥远却无比熟悉的种种景象,猛然生出了无穷感触。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对罗帆而言有着无比重大的意义,他在穿越前的整个童年、少年,甚至青年便是在这一段时间渡过。

    因此,比起古代的北宋,比起天境之中的种种奇景,比起日核之上的种种玄妙,此时此处的状态对他的冲击力反而是更大。

    细细品味着那心神意念之中流动的莫名滋味,罗帆忽然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过得良久,他叹息一声,念头一动,身形已是来到了一处他无比熟悉的所在。

    那一处位置,便是他在地球上的家乡!

    一个普普通通,不算贫穷,但也不算富有的村庄。

    在这村庄之中,他更是看到了许许多多他无比熟悉的面孔。

    父母亲人邻居,尽皆存在着。甚至还能看到一个他早有预料,但却无法确定真的会存在的人,他自己!

    “没想到我居然还能够见到这一幕……”罗帆隐于虚空之间,看着那一幕幕无比熟悉的景象,忍不住发出如此感慨。

    自从他穿越到洪荒天地直到如今,他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千亿年之久了。

    眼前这种种景象他并不曾有丝毫忘记。

    但同样的,他也没有做作到像中那种修行了亿万年依然保持着无比炙热的感情,依然会在见到熟悉之人会泪流满面,会愿意抛弃如今所有的一切只为了成全以往的愿望……

    时间是天地间最强的伟力。

    任何生灵,无论强大或弱小,都不可能脱离这种无上伟力的影响。

    哪怕能够扭曲时光,哪怕能够自由穿梭时空,也是一般!

    虽依然记得穿越之前的种种经历,依然记得当初的种种快乐,种种痛苦,但他却知晓,自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他的心绪,心态,已经与当初完全不同。无论他如何去努力,都绝不可能变回当初的模样。便像是种种当初自觉十分有趣,十分快乐的事,对他而言,可能已经变成一种痛苦,一种负担。

    在这般情况下,他如何可能再回到那种过去?

    仔细的看着那相别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的父母那熟悉而陌生的面容,罗帆忽然感觉自己已经极难生出以往那种孺慕、敬爱等等情感,虽比起周围其他人要亲近一些,但比起穿越之前却如同天壤之别。

    刹那间,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忽然有着一种莫名的悲哀闪过。

    这种悲哀更以一种无比快速的速度充斥他的整个心神意念,进而波及他整个神魂,整个身躯。

    可是,即便是如此悲哀,他却发现自己居然不能留下一滴眼泪。

    便好似他的流泪功能经过这不知多少亿年的修行早已退化了一般。

    “我虽能操纵时光,往来过去未来,扭曲时光流速,最终却依然败于时光伟力之下。”罗帆叹息,不忍目睹下去,抬步一跨,来到了一座大城市上方。

    按落身形,便落在了一栋三十多层的大厦天台之上。

    低头俯瞰,下方密密麻麻的车流,人流,如同蚂蚁一般。

    整个城市的空气极其恶劣,周围的后天天地元气比起近千年之前稀薄了数倍,其中更是多了无数有害修行的杂质,若是有修成无漏金丹的修士吸一口这地球之上的后天天地元气,怕是会让自身劫数提前数日。若是单凭这种后天天地元气修行,怕是会将劫数到来的时间提前数十万倍以上!

    如此环境,那传说中的“末法时代”,怕也不过如此而已。

    罗帆此时面沉如水,站立在天台之上,将视线锁定另一栋大楼之上的某一间房间所在。

    那里,此时正在发生的便是罗帆曾经在陶灶林记忆之中所看到的!

    那神秘人,不知何时忽然出现在那里,与原本在那里居住的陶灶林相见了。

    此时的罗帆心情颇为不好,甚至达到恨不得随意毁灭几颗恒星来发泄一下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见到那神秘人,他如何能够忍受得住?

    勉强待得那神秘人撕开时空裂缝,构筑出一道时空通道将陶灶林送入其中之后,他便身躯一震,撕裂空间,直接来到那神秘人之前!

    这神秘人虽说十分神秘,但却只是其身份,只是其神通。

    事实上,这神秘人的面貌并不曾有着任何遮掩。

    只是一个长相十分普通,身材也十分普通,扔到大街上绝对难以将他与其他路人区分开来的青年而已。

    这青年刚想要离开,忽然间发现面前虚空震荡,似乎有着某物要穿过空间出现在他面前。不由得一惊,反应无比快速的一扭身,将身躯钻入虚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反应很快嘛。”在那青年消失的瞬间,罗帆出现在那房间之中,淡淡的说了一句。

    他这句话很是平常,并没有发出任何哪怕一丝丝的负面情绪,但任何听到这句话的存在,都会感觉到一股风雨欲来的压抑,便仿佛一种无比重大的灾难即将爆发一般。

    罗帆从洪荒天地跨越了无穷时空过来追踪这神秘人,眼看这神秘人便在当前,他又怎会如此轻易的便让这神秘人逃走呢?

    念头一动,他瞬间抓住了那神秘人钻入虚空所残留的一点痕迹,身躯一动,也是一钻,便钻入虚空之中,向着那神秘人追去!

    那神秘人此时所使用的手段,乃是穿梭时空。

    只是,他毕竟只是为了逃跑而已,所以穿梭的时间并不算长,只不过是短短三日,而所穿梭的空间也不算远,只不过是从这一座城市穿梭到附近的另一座城市而已。

    罗帆早已借助陶灶林的记忆悟得了穿梭时空之法,虽与那神秘人并不相同,但追上这神秘人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再度出现之时,却也是在三日之后,在另一座城市的某处!

    此时,那神秘人或许并不曾想到罗帆居然也会穿梭时空,正站在那里十分疑惑的思考着,似是在思索着为何会有罗帆的出现一般。

    便在这时,虚空波动,罗帆的身形由虚化实的出现在那人的面前。

    那人面色大变,本能的一缩身躯,身形再度钻入虚空之中。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逐本神?!”那人在钻入虚空的瞬间,留下了这么一句话语。

    “你随意将人类送往不可测的异时空,如此草菅人命,人人得而诛之。”罗帆懒得与此人纠缠,张嘴随意找了这么一个理由,也不管这话语可不可信。

    那自称为神的神秘人听了罗帆之言,破口大骂。

    那神秘人穿梭时空似乎只是一种本能而已,却不需要使用任何法诀,运使什么神通,那速度之快,却是超过了罗帆的一线。

    因此,罗帆虽紧紧的跟在那神秘人身后不断的穿梭时空,却一直难以真正抓住那神秘人,不管如何努力,都只是差上那么一步,总是无法将那神秘人抓住。

    如此这般,只是数个呼吸之间,那神秘人便已经穿梭了三千多次,忽而穿梭到未来,忽而穿梭到远古,几乎每一个时代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而所穿梭的空间,也遍及整个地球,几乎将地球之上的每一个区域都踏遍了!

    罗帆在追逐的过程之中,并不因那神秘人不断的逃脱而感到烦躁,反而是渐渐将之前因为见到父母亲人所产生的烦躁完全驱除,心情重新变得平静下来——他的道行境界毕竟已是达到了太乙金数巅峰,道心早已圆满,不能控制自身情绪的情况自然不可能持续太久。

    随着这数千次穿梭,他对那神秘人也渐渐有了了解。

    那神秘人穿梭时空的能力,显然正如他之前所料,并非一种修成的神通或法诀,而只是一种天生的能力而已!

    而他本社难道实力,顶多也只是与金丹真人类似。

    只是其体内的力量核心却并非金丹,而是一种十分奇异的,与时空的联系无比紧密的玄妙能量。

    正是因为这种玄妙的能量,此人方能拥有金丹真人所不曾拥有的,长生不死的能力!

    也正是因为这种长生不死以及穿梭时空的能力,他方敢自称为神。

    罗帆一边追逐那神秘人,一边暗自揣摩那神秘人的根源。

    又是数个呼吸,罗帆追逐那神秘人又穿梭了四千多次时空,那神秘人终于再忍不住,停在了一个十分奇异的时间点。

    罗帆念头微动,破开时空,出现在那神秘人面前。

    “哼,本来想放过你,但你却不屈不挠,那你便随着这一片时空一起湮灭吧!”那神秘人恶狠狠的看着罗帆,大吼一声。

    这一处时空无比奇异。

    似乎处于不同时空的交接点,时间与空间按照某种无比奇异的方式重叠在一处,所在之处似乎也依然在地球之上,但整个地球却似乎有着某名的重影,似乎两个地球按照某种无比奇异的方式才重合了一般。

    整个时空无比暴虐,无比的不稳定,似乎随时可能崩溃,将其中的一切物质,一切能量,一切生灵都完全抹杀。

    那神秘人说完那句话之后,体内的能量核心一震,引动至强的时空变化。

    刹那间,整个时空疯狂扭曲,两个重合在一处的地球忽然间错开。这种错开,产生了无比恐怖的力量,刹那间崩碎了时空,让整个时空有着无数奇异的裂缝布满了整个肉眼所见的一切时空,好似无数蜘蛛网凭空将整个时空包裹起来一般。

    “哈哈……死吧!”那神秘人哈哈一笑,身躯一钻,比以往缓慢不知多少倍的渐渐消失在这时空之间。

    罗帆眉头一皱,抬手向着那神秘人罩去。

    此时的罗帆已是证得先天无漏金丹,那道行境界可比证得太乙道果,更因是在这地球宇宙之间成就先天无漏金丹,见得无垢无漏,与这整个地球宇宙的大道有着极其深入的契合,在这地球宇宙所能发挥的威能,甚至比起太乙金数的本体都要强悍!

    如此强悍的威能,想要将那之相当于金丹真人的神秘人抓住,原本该是一件极其简单之事。

    只是,当他罩向那神秘人之时,这个时空忽然从不知何处生出一股极其恐怖的,甚至比起罗帆本体所能发挥的力量都要强悍千百万倍的力量,刹那间将罗帆抓过去的那只手掌冲得粉碎,化为一团肉泥!

    随着这么一刹那耽搁,那神秘人已是哈哈大笑着消失在这片时空之间。

    罗帆皱着眉头,并没有继续追寻那神秘人,反而是对那凭空出现的,比起他在洪荒天地的本体所能发挥的更强上千百万倍的力量大感兴趣。

    没错,只是兴趣,却不曾有着任何恐惧!

    那力量虽比起他本体所能发挥的更强悍千百万倍,甚至能轻松的将他整个身躯抹杀,但对罗帆而言,也只是一股力量而已!也只会激发他的兴趣,却不能让充满无穷自信的他产生哪怕一丝丝的恐惧!

    “这片时空应该不是自然形成的才是,自然形成的时空绝不可能有着这般奇景。那一股力量,或许便与这片时空的形成原因有关……”他静静的思索着,心念微微一动,那被那股力量碾成肉泥的手掌瞬间便恢复过来,好似从来没有受伤过一般。

    在修成无漏金丹之后,他的整个身躯在本质上已是化为一颗巨大的金丹。对于这种玄妙的无漏金丹而言,身躯所受的任何伤害,都只是虚幻,只要心念一动,自然便能恢复过来。修复这一只依然有骨肉存在的手掌,那岂不是和玩一样?

    便在他思索、修复手掌过程之中,那充满整个时空的无数裂缝已经密集到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

    几乎肉眼所及的一切都完全被那裂缝完全充满,相比之下,反而是不曾损坏的时空更像是那黑幕之中的丝丝裂缝。

    只是,如此巨量的裂缝虽充斥整个时空,却无法波及罗帆身体周围三尺范围。

    便好似罗帆的身躯周围三尺范围之内自成一个世界,自成一个时空,无论外界时空如何变化都绝不可能伤害到他自身一般!

    先天无漏金丹的威能在这地球宇宙之中甚至超过太乙金数,这种威能,自然能在周身形成万法不侵的领域,又如何可能那般轻易的便被时空裂缝所伤?

    不过也只是如此而已,若是整个时空真的崩溃了,罗帆却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即便不会如同那自称为神的神秘人所想一般形神俱灭,但也绝不会好受。

    因此,眼看这整个时空即将崩溃,罗帆心念微动,便要钻入虚空之中,离开这个时空。

    此时此刻,罗帆也大概知晓这一片时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一片时空似乎乃是五十六亿年以前的地球与五十六亿年以后的地球被某种力量或者某种规则糅合在一处所形成的。

    正因为如此,这时空方才会显得如此脆弱,方才会如此轻易的便崩溃。而相距如此遥远的两片时空崩溃所产生的破坏力,也将惊天动地,超越一切生灵的想象。

    罗帆钻入时空缝隙之中,发现此处的时空缝隙与之前所见的一切都不相同。

    在之前数千次穿梭时空的过程之中,时空裂缝都有着无数个方向能够穿梭,往任何一个方向,都能进入一个时间点。至于那时间点到底是现在、是未来、还是过去,若不曾修行穿梭时空之法,那便只能看运气了。

    而在此处的时空裂缝,却与其他点完全不同。

    此处的时空缝隙却唯有一个方向!除了罗帆来时的方向之外,其他方向都被一股无比奇异的烟雾所笼罩!

    这烟雾能出现在这时空缝隙之间,自然不可能是普通烟雾。

    这烟雾如同实质一般,在时空裂缝之间不断的蜷缩,不断的扭曲,不断的奔涌着。好似正等待着择人而噬的某种怪兽一般。

    “此雾我之前经过之时绝对没有,现在怎会忽然间出现?!”罗帆皱着眉望着这些烟雾,暗自想着。

    心中既然有所好奇,罗帆自然不可能丝毫不管的离开。

    他念头微动,抬手一指,便有着一股先天真元凝成一个人形,向着那烟雾撞过去。

    罗帆此时已是修成先天无漏金丹,足可称为神通广大。这先天真元凝成的人形虽只是真元所凝,但却如同血肉实质构成,更有着极强的灵性,几乎便是一名活生生的生灵一般。

    便在这人形撞上那烟雾的瞬间,罗帆依附在那人形真元上的念头便瞬间感觉一股无比恐怖的力量忽然从那烟雾之中爆发出来,刹那间将这人形真元以及他的念头轰成粉末再完全吞噬!

    那一股恐怖的力量之强,比起之前在那奇异时空之中将他的手掌绞成肉泥的力量还要强上数倍,同样达到了一个此时的罗帆无法望其项背的程度!

    感受着那一股力量的强悍,罗帆并不感到恐慌,反而是双眼大亮,甚至有种惊喜的情绪在心神意念之间激荡着。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