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时代潮流!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时代潮流!

    第六百三十五章时代cho流!

    无垢无漏乃一种与洪荒天地之间的太乙同一级别的存在,那符文之道结合末世科技之道所产生的攻击之道虽说极其恐怖,甚至足以湮灭虚空,但对于这无垢无漏而言,却也只是一种普通的天地变化,力量变化而已,根本便无能突破无垢无漏而伤害到罗帆的身躯。【

    ](

    更新本书最新章节)

    故而,在罗帆行走的过程之中,那整个火星所产生的无穷攻击虽不断的随着罗帆的身形而慢慢移动,但却都不能靠近他身躯周围三尺,一路上,却只是他身体周围方圆数百里范围的虚空不断湮灭,便如同一段不断向着那神秘人涌去的洪流一般。

    不过,这种情况在罗帆靠近那神秘人附近五百多里之时便发生了变化。

    在那一瞬间,整个火星之上数之不尽的无数武器猛然一震,忽然间毫无征兆的都停下了对罗帆的攻击

    便好似有着某种强制xng极高的命令忽然间发生了作用一般。

    罗帆念头一转,便知晓此必定是那神秘人原来所设定的程序。

    那神秘人如此谨慎,如此怕死,哪怕有着一丝丝罗帆存活的可能都要将罗帆引来此处灭杀,这次他身处险地,自然不可能不准备任何后路。

    被自身布置在火星之上的无数武器攻击那等可能xng虽说是极小极小的,但只要有着些微可能,他便要做好完全准备。

    在那武器控制的程序根源写下在可能

    o及他的时候停止攻击,也只不过是最基础的设定罢了。

    甚至,罗帆都可以预想,那控制整个星球所有武器的总控制程序之中,必定还密密麻麻的有着无数的设定,以避免任何伤害到那神秘人自身的一切可能

    “以如此谨慎怕死的心态,居然敢设下这等陷阱来算计我,看来我给他带来的恐惧已经超乎想象了。”罗帆明白那神秘人的心态,不由得暗自感慨。

    既然周围已然无有任何攻击。罗帆自然再不需慢慢而行,抬步一跨,身形直接跨越了周围数百里的hnlun虚空区域,直接来到了那神秘人身前。

    此时此刻,那神秘人正双眼茫然,好似陷入了某种思绪当中不能自拔一般。

    罗帆抬手一收,那神秘人便直接钻入他的大袖之中。

    这却是他临时布置符文,在他的袖中开辟出一个类似袖里乾坤的虚空,专mn为了容纳这神秘人而为。

    在将那神秘人收走之后,他也不管火星上此时密布的那无数武器,身躯一扭,便已是撕开时空屏障,钻入时空缝隙之中。【

    ]bsp;首发

    再一跨,便跨越了四万九千年的时光,重新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初,他穿越前的前身刚刚穿越之后的那一秒。

    此时此刻,他的前身依然躺在地上,便好似他只是平常的摔倒,便是下一刻爬起来,也绝不会造成他人的任何疑hu。

    罗帆悬浮在前身百米上空,暗自叹息一声,随手一指,便有着一点微不足道的念头从手中冲出,刹那间便跨越百米距离,冲入下方,钻入他前身体内。

    那点念头没有包含哪怕任何一丝丝的力量,但却包含着他在穿越之前的所有记忆

    可以说,这点念头,便代表了穿越之前的罗帆将这点念头送入前身身躯之内,便相当于将穿越之前的罗帆重新从无比遥远的过去之中再造出来一般

    随着那念头入体,穿越前的罗帆身体一震,双手一撑,从地面爬了起来。

    u

    u额头,低声骂了一句,抬头四处张望,看到周围路人那有些讥笑,有些同情,有些漠视的眼神,忽然间生出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

    好似眼前这在以前足以让自己心情颇为不好的经历只是一种微不足道的经历,似乎自己曾经经历过比这

    o澜壮阔亿万倍的经历一般……

    这种怪异的感觉毫无来由,却让这穿越前的罗帆对周围的种种眼神淡然而处。甚至便是即将上班迟到的现实,也丝毫引不起他的任何心理

    o动,根本让他完全着急不起来。

    在那里十分怪异的站了好一会,那穿越前的罗帆抬手慢慢的,细致的摆nng一番自己的衣着,整理一番自己的外表,显得淡定无比。

    这一种细致淡然的动作,让原本显得无比匆忙,显得无比狼狈的罗帆,瞬间便变了个模样,浑身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气势,让看到他的任何人都会有一种眼前这人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道的感觉……

    罗帆在半空中看着自己穿越前的前身身上所产生的一切变化,也不由暗自叹息。

    不管他如何努力,即便已是无比完美的将自己穿越前的记忆复制,即便已经将那念头之中所包含的力量完全抹去,但,时光在他身上残留的痕迹还是无法完全消除,时光再度展现出它那无上的伟力。

    罗帆在洪荒天地经历那不知多少亿年之久所修成的道行境界,所养成的超卓心态,还是深刻的渲染了他的每一个念头。

    哪怕他送入穿越前身躯的那一个念头上一切有别于他穿越前的存在已经被抹去,但那种超卓的心态还是不可能完全被消除。

    而这种超卓的心态只要残留一丁一点,便足以对他造成翻天覆地的改变,足以让他的命运变得与以往完全不同,让他的成就比以往提高不知多少倍

    罗帆在上面如此叹息,他的前身此时却只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好似自己整个人已经脱胎换骨,头脑变得前所未有的清醒,以往笼罩在层层m雾之中的事实真相变得一眼可见,以往朦朦胧胧的人际关系,变得无比清晰明了。

    甚至在刹那之间,他便想到了无数能够在公司爬到更高级别的办法,不过也是在这刹那之间,他看到了自己在这公司继续干下去的发展极限。

    又是数个呼吸之间,他便已经下了一个以往他绝对不敢轻易下的决定,辞职……

    罗帆在高空之上,一眼便看透了前身的所有想法。

    摇了摇头,知晓以前身拥有自己的一丝超卓心态,已然足够他出人头地,将自身,将家人,将亲人,将朋友照顾得前所未有的好。

    “不管如何变化,总归是好事,便随他去吧。”暗叹之后,他抬步轻跨,直接便跨越了虚空,直接来到泰山内部的符文阵法之内。

    在回到此处之后,他随手一拂,他袖中袖里乾坤之内的神秘人便如同一块死硬的石头一般掉落在地上,甚至还有着嘭的一声闷响从地上传出。

    虽已是将那神秘人镇封,但他却并没有封死那神秘人的意识。

    此时此刻,那神秘人早已从之前那种无法置信的心态之中回过神来,在那袖里乾坤之内呆了这般长时间,也已是明白眼前这人的神通具体强大到何等程度,却变得老实了无数。

    那神秘人怕死之极,与自身生命相比,其他一切对其而言都只是次要的。故而,此时出现之后,便用眼神透出种种求恳之意,显得无比顺服……

    罗帆对此人的表现毫不惊讶。

    随手一指,那人身上边有无数符文脱离出来,悬浮于那人身体周围。

    而随着这些符文脱离,那人身上便已是拥有了活动能力。当然,他自身拥有的神通,异能,修行,还都被完全封住……

    “大仙但有任何吩咐,小神无所不从。”那人直接躬身道。

    虽是已经完全顺服,但此人依然自称为神,显然这一身份认定已然深入其灵魂深处,任何状况都不能改变了。

    罗帆懒得计较这些小节,问道:“你是什么人,来自什么时代,为何要不断将人送往异时空。”

    这一个疑问,正是罗帆当初将念头送来地球最直接的原因所在。

    那人听得罗帆此言,微微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眼下自己乃是阶下之囚,这人无论询问什么,无论问题如何无稽,如何不可思议,自己都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

    因此,一愣过后,马上便躬身道:“小神来自末法时代第五十六纪,也就是上次遇见大仙之后的五十六亿年左右。之所以将生灵不断送往异时空,只是为了借助生灵于本时空的联系超脱本时空。”

    “末法时代……”罗帆微微皱眉。

    这末法时代虽也是他对自己身处这个时代的称呼,但却不曾想到后世之人居然将末法时代分成纪元,将一亿年便当成一纪。

    由这种区分来看,后世之人对于末法时代的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极深的程度

    “五十六亿年之后到底发生何事?”罗帆问道。

    “大仙莫非乃异时空而来?”那神秘人一听罗帆此言,似乎瞬间忘记了他此时的处境,大喜过望的叫道。

    “现在是我在问你。”罗帆淡淡的说道。

    这句淡淡的话语,瞬间让那神秘人全身一冷,面上的ji动笑容瞬间凝滞。

    他毫不怀疑,若是自己不知轻重的话,等待他的将会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小神明白,小神这便为大仙说来。这宇宙五十亿年便是一个时代,我等如今所处的,便是末法时代。五十六纪之后,便是末法时代结束之时,那时整个时代的将奋起所有潜力,爆发出最后一

    o光辉,产生了诸天神灵,小神便是那诸天神灵之中的时空之神。神力在诸神之中只算中等,但因拥有自由穿梭时空的神能,故在诸神之中算是小有地位,故而知晓一些只有最高级别的神灵方能知晓的秘密。”那时空之神小心的道。

    这话语虽有着节外生枝之嫌,但罗帆却没有太在意。

    他抓取这神秘人的目的只是为了了解这神秘人为何要将人送往洪荒,其中是否有何yin谋而已。

    对于所谓的末法时代,所谓的五十六亿年一个时代,并不曾有着太多的了解。

    但听得这人说起,也有着一些兴趣。

    在这种情况下,这人无论说什么,都能让他更了解这地球宇宙,让他更了解那所谓的末法时代。反正他有的是时间,既然有着这种帮助,又何必担心lng费这点节外生枝的时间?

    既然如此想着,罗帆自然不会chā嘴打断,只是静静听着那所谓的时空之神的讲述。

    “以诸神得自末法时代的传承信息,末法时代是从商周封神之战后开始的,到遇见大仙之时,大概有两千年之久。在这两千年以前的五十六亿年,便属于修行时代,在那修行时代之前一个时代,便是诸天神灵无人能了解,甚至哪怕是智慧之神都无能看透的圣人时代”那时空之神说起圣人时代,眼中透出一种极其复杂的神采。

    似乎恐惧,似乎憧憬,似乎期待,似乎仇恨,复杂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