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明红

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明红

    心念已定,罗帆却并没有马上动作,而是继续询问那时空之神有关地球宇宙的种种。

    罗帆虽是地球宇宙原生的生灵,但毕竟在凡人阶段之时便已是离开地球宇宙,穿越到洪荒天地之间了。而已凡人的见识,对地球宇宙的了解,显然及不上这末法时代催生出来的诸神那般深入。

    故而,罗帆要真正了解地球宇宙,自是询问这时空之神较为简单,所得也会较多。[bsp;那时空之神还有着无数关于圣人,有关诸神的牢骚要发,罗帆忽然间转换话题,自是让他感到一口气顶在胸口,难以发泄。

    但,此时他的命运完全是在罗帆的掌握之中,罗帆要怎样,他也就只能怎样,故而,虽是胸中有着一口气顶着,十分难受,但还是不敢怠慢,无论罗帆询问什么,都不敢有丝毫迟疑的回答,甚至还唯恐罗帆对他的回答不满意,还从原本的回答之中引申而出,讲出来无数他所知晓的,哪怕有着丝毫联系的事实。

    罗帆原本便只是为了更了解这地球宇宙而询问,而并不曾有着更为具体的目标,这时空之神如此动作,自是最好不过,问的问题随着反而变得更加的空泛了。

    时空之神在罗帆手中显得弱小无比,但在五十六亿年之后却也是一名站在整个地球宇宙顶端的神灵,因为其穿梭时空的能力,更是站在邻近诸神巅峰之处,对这地球宇宙的了解,自是达到一个极其不可思议的程度,让罗帆几乎时时刻刻都感觉自己对于地球宇宙的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一番问答持续了足足千年之久。

    即便那时空之神乃是神灵,更穿梭了无数时空,亲眼见证了无数历史,但被罗帆这般询问了足足千年之久,也不由得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疲倦。

    看向罗帆的目光已是透出一种深邃无比的恐惧了。

    罗帆便站在那时空之神的面前,神色冷静,好似正在思索着什么,时而便开口询问时空之神某个或许十分简单,近乎常识的问题,或许十分复杂,让时空之神甚至从不曾想过的问题。

    而时空之神却头发如同鸡窝一般,双眼微微在无穷恐惧之中,透出一种淡淡的呆滞,回答罗帆问话的话语也变得比起千年之前机械了无数。

    千年时光的询问,对罗帆而言乃是一种时时刻刻吸收关于地球宇宙种种知识的提升过程,对于这时空之神而言,却是一种另类的刑讯,经过千年时光的刑讯能够只是形象稍稍狼狈,眼神稍稍呆滞,话语变得机械,这已经算是这时空之神意志无比坚定了。

    这千年时光对罗帆,至少是此在这地球宇宙修成无漏金丹的罗帆而言,无比重要。

    虽不曾让他直接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却让他能够看到一丝丝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痕迹,对自己之前所创出来的那诸般法门又有了一些全新的,但却让他十分自信乃是正确的想法!

    这一日,当时空之神对某问题的回答终于出现了第十次重复之后,罗帆知晓自己已是再不能从这时空之神身上掏出更多东西了。

    因此开口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上一次,在那奇异时空之中,你是如何引动那一股足以伤我的力量的?”

    “我曾在末法时代之末见得圣人一面,悟得一点圣人时代的气息,故而能够在那修行时代与圣人时代的交界之处引动圣人时代的一点余威……”那时空之神极其机械的说道。

    这话语一出口,他便面色大变,瞬间用无比惊恐的眼神看向罗帆。

    罗帆微微笑着,静静看着眼前的时空之神。

    那时空之神被罗帆那淡淡的眼神看着,冷汗不住的往下流,瞬间便将地面打湿了一大片。

    时空之神无比清楚,之前千年所说的一切即便不是常识,也是末法时代的最后时代诸神都清楚的,即便自己不说,罗帆也能够花费一些时间弄清楚。说与不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方才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而罗帆所问的最后一个问题,便与之前的那些问题完全不同了。

    这最后一个问题,可是要命的!

    见过圣人,这对于任何一名修行之人而言,都是一种大得不可思议的机缘!圣人乃地球宇宙修行的至高境界,圣人之所言所行,无不是大道显化,无不蕴含了无穷宇宙至理,天地奥妙。

    即便不曾与圣人交谈过,只不过是远远看到圣人一面,都能让修士仿佛亲眼见得大道一般,获得数之不尽的好处!

    在这等情况下,一个曾经见过圣人之人丝毫没有反抗能力的出现在另一名修士面前,那等待他的结果出了被解剖所有记忆,牟取圣人之形态在其记忆之中留下的不灭烙印之外,其他的可能只会比这更惨……

    正是因为如此,这时空之神在说出那般一句话之时,方才会显得如此恐慌,如此的后悔。

    罗帆此时却并不像他表面显现出来的那般镇定。

    这时空之神所说的,他在以往也曾经有隐约的猜测,毕竟当初他对圣人之威的形容实在是太让人生疑了。

    只是,那种猜测,他却只是当成一种虚无缥缈的猜测而已。

    毕竟,圣人是何等神通,既然圣人出现乃是为了屠灭诸神,破灭宇宙,这时空之神既然能够看见圣人,那又怎么可能逃出性命?

    正是因为这一原因,他方才将这个问题压在心中,只在最后即将结束询问之时例行问了最后一次而已。

    “没想到啊没想到,本神逍遥无穷时空,居然会因为短短的千年刑讯而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居然惯性的将关乎生死性命的天大秘密如此轻易的交了出去……”那时空之神此时心中绝望,只是不断自怨自艾着。

    罗帆心中激荡良久,方才渐渐平息下来。

    对于那传说中的圣人,他自是无比好奇,绝不可能在没有将那时空之神记忆之中的不灭烙印夺取之前便放过这时空之神的。

    此时所需要考虑的,也只不过是用何种办法来将那不灭烙印取出而已。

    圣人之能,几近无所不能,便如同冥冥中的大道一般。一切生灵在看到那圣人的瞬间,便如同面对大道一般会在自己的记忆深处凝成一个不灭的烙印!哪怕轮回亿万世,这一个不灭烙印都只会不断沉入记忆深处,而不会被抹去。

    同时,也如同面对大道一般。哪怕那看到圣人的生灵领悟能力多强大,多么不可思议,多么惊天动地,只要不成圣人,那便绝不可能将这不灭烙印的一切完全领悟!

    故而,读取记忆也只会获得那生灵对于那不灭烙印的一些皮毛领悟而已,甚至便是这些读取这些皮毛领悟,也将引发那一个不灭烙印,让那不灭烙印发挥出几丝圣人威能,将那读取记忆之人抹去,即便读取记忆之人太强,不能抹去,也会让那冥冥中的圣人感应到他的存在,甚至让圣人跨空而来,绝灭一切!

    正是因此,罗帆在第一时间便将直接读取时空之神记忆的想法掐灭了。

    他心神意念之间有着无数的念头在不断的闪烁,无数办法不断浮现,又不断消失。

    过得大半个时辰,当那时空之神就要承受不住那种强大无匹的心理压力,要不顾一切的对罗帆发动攻击之时,罗帆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念头一动,双眼一凝,那笼罩在那时空之神身体周围的无穷符文便如同印玺一般轰然向时空之神的身躯落去,轰轰轰之间,统统没入了时空之神的体内,瞬间便将那时空之神的重新镇封!

    罗帆此时对符文体系的掌控已是达到了一个随心所欲的层次。

    这重新将这时空之神镇封的符文阵法虽基础仍为之前那个符文阵法,其中的每一个符文都一般无二,没有任何不同,但在他的控制之下,那符文阵法却已是与之前那个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同样,被这符文阵法镇封的时空之神与之前相比也已是完全不同。

    在之前,时空之神虽是被镇封,但意识却无比清楚,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更感受到罗帆的强大。

    但此时,在那符文阵法之下,时空之神的身躯,灵魂,神格,甚至连每一个念头,都仿佛时间停止一般,直接凝滞在路那符文落下的最后一刻,再无法运转。

    在如此封印之下,罗帆若是亿万年之后再将之解封,他也只会觉得自己只是一眨眼便来到了亿万年后,而绝不会对自己被镇封的那亿万年时间有任何的感觉!

    这种镇封,在某种程度而言,已经算不上是惩罚,而算是一种救命的手法了。

    在那符文阵法进入时空之神体内之后,那时空之神便失去了一切生命气息,仿佛便是一具**堆积而成的雕塑一般,倒在地上。

    重新将这时空之神镇封之后,罗帆随手一抓,那时空之神身体周围便密密麻麻的浮现了无穷符文。

    这些符文数量繁多,种类更是将那五千亿亿个符文之中,罗帆已经领悟的一百类符文的每一个都包含在其中!

    这些符文如同微尘一般,在虚空之中盘旋环绕,不知不觉便自然分成了一百条从小到大十倍地升的符文河流。

    这一百条符文河流蜿蜒流转,不断的在那时空之神的身躯之外不断盘旋着,不断的微调着各自的位置。

    时光悠悠而过。

    转眼便是万年过去。

    待得万年过后,那每时每刻都在微调着的符文河流已是形成了一个无比玄妙,无比奇异的符文体系。

    一个从小到大,从里到外分一百层不断递增的同心球体!

    这个同心球体的最里面一层,正是罗帆所体悟的,那最简单的四万八千个最简单,最根源的符文组成的第一类符文。

    一次类推,道最外面一层,便是那数量恐怖的第一百类符文!

    虽是按照类别递增,但每一层符文球体的构造,也并非简单的堆砌,而是契合这地球宇宙的某种无法用言语言说的至理,引动地球宇宙的某些力量进行的玄妙排列。

    甚至便是每两个符文球体之间的距离也都契合某种微妙的道理,能够发挥出某种玄奇威能。

    若非为了契合地球宇宙那隐藏在冥冥之中的大道,以罗帆之能,构筑出如此一个同心球体又怎么会需要足足万年这般长久的时光?只需念头一动便能够做到了……

    这一个符文同心球体形成的瞬间,一股即便是罗帆都无法形容的力量忽然在这同心球体之内衍生而出,并通过那同心球体的玄异结构来回激荡,不断的增长,到最后已是将整个同心球体染成一片极其奇异的红色!

    这种红色,乃最为纯粹的明红,让任何人看到都会以为乃是看到鲜血。

    但诡异的却是,任何人想到鲜血之时,却只会感受到一种无法名状的激荡,感到心绪之中充斥着一种难言的战斗豪情,好似便是天要与自己作对,自己都能够毫不犹豫的把天打破,把世界毁灭一般!

    这明红光芒的威能强大无匹,便是罗帆心志坚定,也不由得感到自己的神魂深处,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充斥着要打破一切权威的**,几乎忍不住便要冲出去与天地一斗一般。

    感受着自己内心所涌动的这种**,罗帆心中渐渐有了明悟。

    这,便是时代潮流奔涌向前所衍生的一种玄妙力量!

    这种力量如同流水一般,在平静的时候没有任何力量,甚至让生存在其中的生灵难以感受到其存在。

    但当这种力量变得暴虐,开始动荡起来之时,所爆发出来的威能之强,便将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足以毁灭一切,足以将宇宙破灭重生!

    静静体悟着这一股至精至纯的明红光芒,罗帆对时代潮流不由有了更深层的体悟。

    便如同这一股力量一般,时代潮流,也是如此,在顺从潮流之生灵眼中,那时代潮流根本便不存在,只是自然而然的发展,便会自然随着潮流而行,到达另一个时代。

    但若是任何生灵,任何存在,哪怕圣人之尊,也必须布局一百多亿年之久,方能承受那时代潮流的些微力量……

    体悟良久,罗帆方才将那心神意念之间由于这明红光芒所生出的种种战斗**抹去,心神重新恢复了平静无波之状态。

    这一股战斗**在战斗之上自然有着不少好处,甚至能够让罗帆超常发挥出种种威能,但对于此时此刻的罗帆而言,却并没有太多的好处,他自然不会让其停驻心神。

    那一股明红光芒无物可当,不断扩散,瞬间充斥方圆百里的符文阵法,继而透过阵法,往外扩散,最终透出泰山,辐射地球,最终直到波及太阳,方才力所不及,停了下来。

    虽是覆盖范围如此巨大,但却润物无声。

    整个地球,整个太阳系之中,除了罗帆之外,根本没有任何生灵能够看到这明红光芒的存在!

    时代潮流便如同空气一般,谁都知道其存在,但谁都看不到,这一股力量自然那也是如此。若非这一股明红光芒乃是罗帆构筑符文阵法所引出,若非罗帆本身道行境界已然高到足以接触时代潮流的层次,怕他也不能看到这些明红光芒。

    正是因为如此,整个地球,整个太阳系的所有生灵虽都因为这明红光芒的笼罩而自然生出种种以往不曾生出的昂然斗志,但却无人能看到其存在,只以为周围世界依然与之前一般无二,没有任何不同……

    罗帆微微闭目,数个呼吸之后,已是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

    之后,他抬步轻跨,身形化虚,直接没入了前方明红光芒的中央之处,那一个他借助一百类符文所构成的那一个同心球体之中!

    虽说,这个符文同心球体只是包含了那三百六十五类符文之中的一百类而已,似乎十分不完整,十分残缺,那威能似乎也不可能达到最强。但显然的,事实却非如此!

    这一百类符文所构成的同心球已是无比完整,无有丝毫残缺的存在!

    即便罗帆将三百六十五类符文完全体悟,再将这符文同心球体的的构造复杂到三百六十五层,将所有符文包含在其中,这一个符文同心球体的威能,也只会在此时的基础上提升一些,在结构上精简一些,玄奥一些而已,在本质上绝不会有任何不同!

    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这三百六十五类符文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他们每一类,都已经将那五千亿亿个符文所涉及的符文体系完全包含在其中!

    也就是说,那第三百六十五类符文所能构筑成的任何阵法,所能组合出来的任何威能,其他任何一类,哪怕是第一类符文,都能通过更加复杂的方式构筑出来,组合出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