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因果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因果

    不过,总算都是好事,罗帆自然不会纠结太久。

    心念转换之间,他细细体悟起三花聚顶之后的种种玄妙。

    心念微动,他头顶那三朵散发混沌色泽的青莲如同真实的莲花一般,开始快速的绽放,合拢,好似正在演化着真正的花开花合,好似真的有着三朵如此巨大,如此玄妙的莲花在罗帆头顶庆云之上一般。

    无穷玄妙的符文在这三朵莲花开合之间不断的生灭着。

    这些符文的生灭形式玄妙至无法想象的境地。

    便如同罗帆此时心神意念之间随生随灭的那无穷道痕一般,奥妙难言至极。

    而在此时此刻,罗帆只感觉自己的心神意念晋入了一个难以言说的状态之中,这能够将时空扭曲成为超过外界三万六千五百倍的符文大阵丝毫不能阻挡其分毫。

    刹那间,他的感知已是辐射出这符文大阵之外!

    而这种辐射,却非是以往那种大范围的辐射,而是顺着某种无比精微的方式,似是以某种因果联系为渠道,顺着任何与他有关的事物蔓延出去!

    首先,最开始被他纳入感知的,便是那日核之上,那一个给他身体周围的那些符文提供无穷混沌元气的那一个辅助符文阵法!

    而这种感知,比起以往的感知又奥妙了不知多少。

    那符文阵法之中的每一个符文,每一个组合,每一次运转,所吸收的每一丝火焰,每一点热量,所转化而成的每一点混沌元气,都如同掌上观纹一般,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甚至当初他设置这个辅助阵法之时所未曾看到的,那符文阵法如此构造所能够引起的,超乎他设想之外的玄奥都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种情况,自然并非不可能发生。

    毕竟,任何生灵的任何动作,都绝对会引发外界的种种变化。

    像清水流过沙土,自然会渗入其中,改变沙土的湿度,进而滋润那沙土内部所隐藏的生灵种子,让那生灵种子有着更多的可能生长出来……如此种种衍生出去,甚至可能改变世界,改变宇宙!

    便是清水流过沙土都可能引发这种种变化,更何况罗帆布置下如此玄妙的符文阵法了。

    那符文阵法之中的每一个符文,都乃对大道玄奥的阐述,对那种种玄奇道痕的承载,每一个符文的出现,都自然而然的会与冥冥中的某种规则相合,引发无数不可思议的变化。而这些变化之中,绝大多数都是罗帆所明白的,所想要应用的,他自然清楚,也是他布置下那符文的原因所在。但同样的,因为他对那符文的了解并不曾达到返本归元,重新推演出其阐述的大道玄奥的地步,自然不可能将那符文出现所诞生引发的所有变化搞清楚。

    如此这般,无数符文交织在一处,自然会产生种种罗帆所不曾想过的,不曾预料到的变化出来!

    这些变化,有些会让这符文阵法的威能大增,甚至可能产生某些不可思议的玄奇威能出来。但同样的,也有些会超脱罗帆的掌控,让这符文阵法出现原本不该拥有的破绽,让这符文阵法的威能减少,甚至使得有些威能发挥不出……

    这,也正是布置阵法不能单纯的设想,单纯的在符文上体悟的原因所在。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那符文辅阵之中的一切奥秘,便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那其中的信息量之大,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

    几乎是源源不绝,不管罗帆接受多少,都依然在不断的产生着。

    罗帆心念微动,转眼已是知晓了这其中的原因。

    大道玄奥无穷无尽,那些符文虽说是为了阐述大道玄奥,承载道痕而诞生,但道可道,非常道,大道玄奥,根本便无可能被阐述清楚,那道痕,也无可能被这些符文完全承载!

    故而,这符文的出现所引发的变化,自然便绝无可能完全符合真正的大道玄奥所引发的变化!

    而外界天地因为这符文所产生的变化,又会重新作用在这些符文之上,让这些符文产生微微的变化,微微的调整,让这些符文更为符合真正的大道玄奥,更为符合那些道痕!

    如此这般循环下去,因这符文的极限所在,这循环自然无有尽头。

    故而,所引发的变化,自然也无有尽头,任凭罗帆如何感应,都不可能感应清楚。

    果然,深入到了某一个层次之后,罗帆忽然发现那从扶住符文阵法之中所能感应到的种种变化已是变得微不可察。

    虽依然存在,但却已是超脱他感应的极限了。

    “怪不得传说中一切法门殊途同归,皆能成道。”罗帆不由得叹息一声。

    从这些符文所引发的变化之上便能看出来,若是加大这些符文随着外界变化而自我调整的能力,总有一日,这些符文终能无限靠近大道玄奥,最终体悟这些符文的生灵也能将道行境界提升到一个无限接近于圣人的层次!

    与此相类,其他什么阵法,什么功法,什么符篆,什么神通,什么法诀,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种种法门,都是一般无二,能最终达到无限接近大道玄奥的至高层次,让修行、体悟的生灵也能将道行境界提升到那一个层次!

    而便如罗帆要证得某种道果都不能有着具体的,能够直接证就的法门作为依凭,而需要某些特殊体悟,某种难以形容的机缘一般。

    到了道行境界提升到无限接近于圣人那一层次,想要成就圣人,所需要的,显然以再非任何法门所能够跨越,修行何种法门,借助何等玄妙修得那等道行,已是没有任何区别,重要能够获得那种特殊体悟,能够拥有那种机缘,自然便能突破成圣,若是不能有那体悟,无有那机缘,便是修行无穷宇宙至为玄妙的法门,也只能卡在那**颈之中永世不能突破。

    当然,虽说一切法门殊途同归,皆能成道,但最终成道的时间自然不可能也是相同。

    越是玄妙的法门,便能让生灵越快的修至那无限接近圣人的那一层次,甚至可能也因为法门玄妙,更容易拥有那特殊的体悟、获得那突破的机缘。

    从这点来说,修行何种法门,接何等存在成道,还是有着极大差别,也是极为重要的。

    罗帆感叹过后,放过了那一个辅助符文阵法,继续顺着因果联系将感应蔓延出去。

    天境之中的白食人族,天庭之内的李耳,那被派出天庭到某处采矿的狗蛋……等等等等,一切曾经与罗帆有所接触的存在,无论生灵还是物质,甚至是能量,都无远弗近的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通过这等感应,罗帆瞬间便明白了此时此刻外界到底是过了多久。

    却是不知不觉间,他已是来到了二十一世纪初的万年以后!

    “怪不得不曾在地球之上感应到有何与我有因果相连之人存在,万年时光已是足以将一切生灵存在的痕迹完全抹去了。”罗帆不由叹息。

    若是地球之上有着他的血脉后裔,必然与他有着因果联系,自然便会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被他所感知到。

    此时这种情况,便表明,这万年时光,他穿越的前身所留下的,可能存在才血脉后裔已是完全消失,甚至便是那穿越的前身所留下的痕迹,都已是完全被时光伟力所消除。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的地球,对罗帆而言,已是在没有了任何意义,甚至都让他难以将至当成故土……

    叹息过后,罗帆便将此抛诸脑后,将自己的感应渐渐收束,不一会已是重新回归身体了。

    “因果,因果……看来地球宇宙与洪荒天地还是有着相当多的不同的。洪荒天地之间重要的是道行,重要的是力量、神通。而这地球宇宙,重要的却是因果。”罗帆念头微转着。

    此时此刻,他只感觉神清气爽,心智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好似外界一切与他有关的人,事都毫无遗漏的被他所把握。

    他的一举一动,都好似契合了冥冥中某种至理,能够自然而然的以将外界对他的一切负面影响减到最下的方式行动。

    那平常只是偶尔出现的心血来潮如同最平常的思绪一般,几乎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引发,也让他不知不觉间将每一个动作都调整到对他最有好处的方式去行动。

    思维微微运转,过去的所做的一切事情便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区分开来。

    其中许多原本看似恰当的行为在他此时看来已是漏洞百出,让他牵引了无数因果,让他可能遭受种种那些行为所造成的负面结果。

    而除此之外,其中又有许多看似疏漏的行为在此时的他看来却已是完美得超乎想象,能够让他在未来,甚至在现在都能活的相当多的好处……

    静静体察一番过望的所作所为,罗帆忽然明白了华夏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仙神是何种心态,又为何会表现得如此超然脱俗,如此神通广大了。

    站起身来,随手散去周围的符文阵法,罗帆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随手一指,那是被他镇封良久的时空之神身体之上无数符文凭空冒出,扭曲盘旋之间,统统没入周围的虚空之间。

    而随着这符文的出现于消失,那时空之神整个身体忽然一震,张口大叫一声:“不要!”

    身体猛坐起来。

    这月亮之上虽是真空没有传播声音的介质,但哪怕是金丹真人那等存在都能自然拥有种种莫名神通,能将声音凝练,让声音本身都拥有类似介质的特性,自然在真空都能自然传播,跟别说时空之神这等比起金丹真人都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强大存在了。

    那时空之神叫了一句之后,惊讶的四处一望,一眼便看到了罗帆头顶那一朵惊人大小的庆云以及那上方沉浮不定,绽开闭合之间散发出无穷符文的混沌色泽青莲,睁大了双眼,张开了嘴巴,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这……这怎么可能?如今乃末法时代,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便是修行时代都无有仙神能够修成的合道三花?!”那时空之神惊叫一声。

    叫声过后,他才发现自己此时所处的环境。

    四处张望一番,他脸上不由现出恐惧之色。

    “这至少是万年之后了,难道我已经被镇封过了?”那时空之神心神意念之间唯有如此念头闪过。

    如此一想,他已是完全失去了一切与罗帆作对的想法。

    他的记忆,依然保持在万年之前,保持在在泰山内部的符文阵法之中,罗帆询问他最后一个问题之后的状态。

    但凭借他这时空之神的神职,凭借他对无数时空的了解,眼前这个时空明显是在那之后的万年之后,而且地点非是原本的地球之上,而是在月亮之上,这种奇异的变化,足以表明他在罗帆面前根本便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反抗能力,罗帆想要如何揉捏他,如何对付他,都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而且,他甚至还有着一个更让人恐惧的猜测,便是他的记忆,也极有可能掌握在眼前这不可思议存在的手中!

    关于记忆,那是一个无法说清楚的问题,时空之神在想到这个可能之后,瞬间便将自己的思绪掐灭。

    他无比清楚,在这么考虑下去,自己被折腾疯了恐怕都不可能将问题考虑清楚——要知道,他此时的记忆可极有可能已经被眼前这存在所改变……

    “原来在圣人时代这般以先天元气为基础凝聚的三花被称为合道三花,果然是一个十分恰当的名称。”罗帆脸上现出恍然之色,笑道。

    接着,他念头微动,头顶的庆云,顶上的三花尽皆一震,渐渐化虚,最终通过某种玄妙难测的方式回归了识海之中。

    整个过程无迹可寻,更无法阻止。

    罗帆的肉身此时便是一个巨大的先天无漏金丹,也便是他的一切生命本源所在。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神魂此时也已是与身躯融合唯一,而不再识海之中。

    在庆云及三花进入识海之后,他的识海之中云雾翻涌,将混沌光芒铺天盖地的笼罩识海的每一寸空间,那三朵散发混沌光泽的三花瞬间分开,一朵进入无穷高远的识海天空之上,一朵悬浮在识海正中,一朵进入无穷深的海底之中。

    随着三花分开固定,整个识海微微一震,瞬间稳固了千百倍,便仿佛这三朵青莲便是三件足以镇压天地,稳固宇宙的绝世灵宝一般!

    当三花与庆云消失入体之后,罗帆整个人看起来已是如同普通凡人一般,根本便看不出他有着任何哪怕一丝丝的与常人不同之处。

    什么古朴,什么玄妙,什么高高在上,什么无所不能,什么无所不知,一切与凡人不同的气息尽皆无有,无论如何去看,都看不出他身具神通,内含无穷力量……

    这一切若是在地球上的某条街道上,那自然便会让人看过他一眼便将他忘记。

    但此时此刻,他却是在月亮之上!

    他的周围,是一片真空。他的脚下,是那伤疤处处的月亮表面,他的前方,是一个巨大的蓝色星球,他的头顶,是一个散发无穷热量,没有任何遮掩的太阳。

    如此环境之下,他显得在普通,再平凡,也只能从侧面看出其是如何的神通广大,又怎会有人相信他真的普通,真的平凡?!

    “你我之间有着极深的因果,若非那因果造就我今日的神通,我定要将你抹杀以结因果。”罗帆淡淡的道。

    他的话语,不需凝聚,自然而然的便被某种无形规则送入时空之神的耳中。

    那时空之神微微一惊,瞬间想到了什么,但又感到无法置信。

    罗帆这句话语虽不曾说得清楚,但其中的蛛丝马迹,却已是让这时空之神分析出了许多许多东西,甚至已经将罗帆的根源也给弄了个清楚!

    时空之神乃是干什么的?无非便是穿梭无穷时空,将一个又一个的生灵送往异时空,送往地球宇宙之外,希翼其中能有着任何一名生灵有所成就,带挈他超脱地球宇宙,离开这末法时代的覆灭潮流。

    而罗帆说与他有着因果,更是因为他而拥有了今日的神通,那怎么分析都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罗帆乃是他这些年之中送往异时空的,数量大到他也不能确知是多少的众多生灵之中的一个!

    想明白这一点,时空之神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成功了……”

    只是,他虽已是知晓眼前的罗帆极有可能是他送往异时空的其中一人,但他却根本无法知晓到底是谁!无法知晓罗帆具体是谁,他以往所准备的,让送往异时空之人能心甘情愿带挈他离开地球宇宙的种种手段当然便不可能发动……

    这点,让时空之神不由得悔恨交加,几乎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扯下来踩上几脚才好。

    “我怎么会犯了一个这么低级的错误?!我怎么会忘记穿越异时空之人有可能将我留下的一切烙印完全抹去让我无法区分?!”时空之神痛苦不已,双眼之中透出的神采复杂至难以区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