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精怪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精怪

    无论时空之神双眼之中的神光是如何的复杂,无论他心中是如何的悔恨,结果,却已是再无法改变。

    罗帆对于时空之神能否从自己的话语之中猜测出自己的来历毫不在意。

    他此时早已过了穿越者在穿越之初怕被其他人知晓自己根源的那一个阶段了,对如今的他而言,自己便是自己,自己的过去,无不可对人言之处,即便是这时空之神猜测出他的根源,猜测出他乃是某一个当初被他送至异时空的存在,对他而言又有什么关系?根本便改变不了现状,不会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因此,他虽看出那时空之神似乎想到什么,但却没有丝毫管他的意思。

    淡然道:“我会在此处下一个封印,其中包含了极大机缘,若你能突破封印,悟得其中奥妙,那实力便会有天翻地覆的提升,若是不能,那便会在封印的消磨之下最终烟消云散。”

    说着,他抬手向下一罩。

    刹那间,从他的手中有不知多少万符文猛然冲出。

    这些符文一个个细小如若微尘。

    所有符文交织在一处,形成了一只如同血肉实质组成的手掌,向着那时空之神罩过去。

    此时罗帆与时空之神距离颇近,这符文手掌原本决不能罩住时空之神的。但这一只符文组成的手掌却在脱手之后发生某种无比玄妙的改变,刹那间将周围虚空强行扭曲,让时空之神在这扭曲的虚空之中,身躯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缩小。

    刹那间,便在那符文组成的手掌扑到那时空之神所在的位置之时,那时空之神已是缩小得如同细小的蝼蚁一般,那符文手掌对其而言已是如同一座上古神山,顶天立地,巍峨耸立!

    轰,好似有着一声巨响响起。

    那符文手掌直接将时空之神裹住,并带着时空之神往下直钻,整个月亮在这符文手掌的力量之下,微微震荡着,好似连如此星体都无法承受这符文手掌之中所蕴含的无上威能一般!

    这符文手掌奥妙非常,便是其速度也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这般钻进去,几乎是刹那之间,便已是带着那时空之神进入了月核之中,固定在整个月亮的正中央一点!

    月球虽非真正的行星,但毕竟是一个相对于任何一般生灵而言巨大至无法想象的星体。

    其核心之处的压力之大,超乎想象,虽相对于此时的罗帆而言算不得什么,但对于那时空之神而言,却是其绝对无法反抗的!

    在这力量之下,那符文手掌轰然崩溃,继而重组成为一个无比奥妙的形式,状如圆形,与周围的日核相互融合,让这日核所在的空间猛然一个凝聚,那对中央所产生的压力瞬间猛增千万倍以上!

    这一股猛增千万倍的力量原本已是足以将这是时空之神压成齑粉,让其瞬间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但,罗帆发出的符文之玄妙又岂是如此简单。

    符文运转之间,那一股力量凭空涌入时空之神体内,抵消了几乎所有的压力,只留下达到那时空之神承受极限的压力作用在其身上,让时空之身丝毫无法动弹,但也不会因为压力过大而身死道消……

    那时空之神发觉周围的变化,瞬间便发现罗帆之意。

    “这是要本神不断突破,让身体的承受能力不断加强,最终达到能够突破整个月核压力的境界……只是,这周围的压力比本身的承受极限至少强大了数千万倍,这般说来本神要突破这压力,岂不是得将实力提升数千万倍以上?!那怎么可能?!”时空之神心内大惊。

    将自身的实力提升数倍,这时空之神还是有信心的,只是那需要耗费漫长的数千万乃至数亿年时光而已。

    而将实力提升数千万倍,这对时空之神而言,他想都不敢想。

    几乎在明白罗帆之意的瞬间,他便瞬间自认为了解了真相。

    “什么所谓的机缘,分明是碍于因果,不好直接杀本神,故而用这种手段要耗死本神!”

    心中有了认知,时空之神如何肯在这月核之中继续呆着,如何肯如罗帆所想一般去认真修行?

    他刹那间运使自己穿梭时空的特殊神通,就向着时空深处钻去,要借助自己的神职所带来的特殊神通离开这个时空,以期望能够借此离开月核,脱离这要命的封印!

    只可惜,这种方法罗帆有怎么可能不曾预料到?

    若是连时空之神能自由穿梭时空的脱身之法都不曾想到,罗帆有岂能修行到如今这般境界?

    只见得,便在时空之神触动周围时空的瞬间,周围的虚空之中忽然有无数符文凭空闪过,刹那间定住时空,让时空的坚固程度比起之前强了不知多少万倍!

    若说之前的时空对时空之神来说如同豆腐一般,任他往来穿越。

    那这经过符文强化之后的时空,便如同钻石,已足以让时空之神撞得头破血流!

    在这符文出现之后,时空之神的周身猛然一震,刹那间出现了无数裂缝,无穷鲜血在这裂缝之中喷涌而出,刹那间便将时空之神化为一个血人,更让其神魂都出现了无数残破的裂缝,受伤之重无法言说。

    时空之神面现苦笑,整个身躯无法动弹,体内力量如同乱麻一般在身躯之内乱窜。

    “果然还是不行,难道本神接下来的永久时光便要在这封印之中度过,直到末法时代结束而随着末法时代消亡?”时空之神心生绝望。

    便在这一刹那,周围原本与月核融合为一的无数符文忽的凭空一闪,展现出了一丝丝奇异的痕迹。

    这痕迹玄妙非常,虽非道痕,却已是将符文体系深入到了一个无可想象的程度,足以让任何普通生灵借之修成长生之身!

    在这痕迹出现的瞬间,时空之神双眼大亮,瞬间涌现出一股无法言喻的狂喜。

    这些痕迹虽说微弱,甚至若不认真注意根本无法察觉,便是其中所包含的玄奥对如今的他而言也并无太多的意义——那根本便是他所知晓,所了解的玄奥。但,这些痕迹的出现所代表的意义,却足以让他欣喜若狂了。

    因为,这些痕迹的出现,证明了罗帆所言的,这封印之中蕴含了极大机缘这句话并非虚假!

    而这,便表明,他想要修成比起现在强大千万倍的力量,不再只能凭借自己去熬,而是有了外力的辅助,从完全不可能化为了可能!

    虽说他还是无比清楚,这种可能性是多么的微弱……但可能就是可能,与不可能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狂喜过后,他心中暗生苦涩。

    “果然与本神当初所为几乎一样,同样有着几乎十死无生的危险与天大的机缘……”时空之神暗自叹息。

    叹息之后,他认命的运转体内力量,开始缓缓修复自己肉身神魂因为时空反震而受的伤害。

    罗帆在将时空之神封入日核之后,便直接将时空之神的一切都抛在脑后。

    他的那个封印之中,蕴含了他对这地球宇宙奥妙的一些体悟,若时空之神能够将其完全体悟,能否提升千万倍他并不能确定,但只要他能够完全体悟,那个封印他的阵法便会完全被其掌控,到时他要脱离而出,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而已。

    有着提升的可能,有着脱身而出的希望,可以说,罗帆之前所言的绝大机缘,却也并不算谎话,只是那机缘是否真的如同时空之神所想的那般巨大,便值得思量思量了。

    不过如此种种,也都只是方才的一念而起所布下的手段而已,对罗帆而言,方才他将时空之神封入月核之中,便已是将他与时空之神的因果完全了结了。

    日后时空之神是被封死在这月核之中,还是最终能从他的符文封印之中悟出其中蕴含的种种玄奥,脱身而出,这对他而言也都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当然,若是日后时空之神有机会脱身而出再来找他晦气,那又是另一回事,另一段因果了,他自再不会与他客气,那却不必多言。

    将时空之神之事解决之后,罗帆最开始回归这地球宇宙的直接目标便已是完全达成。

    接下来所剩下的,也便唯有回到这地球宇宙之后重新找到的目标,修成大罗之气,悟得大罗玄奥,让在洪荒天地的本体也因此而证得大罗道果,向传说中的混元道果大跨步前进!

    借助这在地球宇宙的化身努力成就在洪荒天地的本体,这乃是罗帆一切所为最核心的目标,而这核心目标,哪怕这在地球宇宙的化身拥有何等不可思议的成就,哪怕是最终成就无劫无量,永生不死的圣人,他也绝不会有丝毫动摇!

    这地球宇宙虽乃是罗帆的故乡,是他出生,成长的地方,甚至是让他如今种种观念成型的所在,确定了他一生命运的所在!但,如今他的本体,他的道果,他生命中几乎所有经历,他的弟子门人,都是在洪荒天地之间!相反,这地球宇宙除了一个故乡的称谓之外,他所熟悉的一切都已荡然无存,这哪里是轻,哪里是重,他又怎会分不清楚?

    念头微微一动,抬步虚跨,朵朵混沌色的青莲凭空出现在他落脚之处。

    被青莲一托,他的身形溶于虚空之中刹那间跨越了不知多少万里的距离,三两步之间,便已经跨越了便是光都需要八分钟才能跨越的路程,从月亮之上直达日核上方!

    那混沌色的青莲与罗帆凝聚而成的顶上三花十分相似,但自然不可能是他的顶上三花。

    而是罗帆运转自身神通与大道相合,自然而然的改变虚空,让宇宙虚空之间游荡的种种元气凭空凝聚而成,其中蕴含大道玄奥,包含宇宙法则。正因如此,方能如此轻易的便跨越了遥远距离出现在这太阳内部。

    借助先天元气为根基,凝聚混沌元气为本源所凝聚的顶上三花在上古被称为合道三花岂是虚言,若不能与大道相合,借助些微大道威能,又岂有资格称为合道?

    “这时代尽头诸多圣人如何行动,如何作为,对我而言都无任何影响,我的目的只是为了悟得大罗奥秘,为此即便日后被圣人斩杀,那也只是损失一具化身而已,于我本体丝毫无损,却不必去管。”罗帆心智清明无比,主次分明之极,直接在日核之上凭空坐定。

    之前试验三花聚顶之后的感应之能之时,他已是对自己凝聚在日核之上的符文阵法有了从里到外彻彻底底的分析感悟,也从中诞生了无数改变的方法。

    此时此刻,他亲身来到此处,随手一拂。

    那一个原本只是作为辅阵的符文阵法瞬间崩解,再猛然重组。

    刹那间便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个玄妙至极限的球形符文阵法。

    这个球形符文阵法包含了罗帆对符文体系的所有体悟,更达到了罗帆此时所能布置的符文阵法的极限,可以说乃是罗帆这一具化身所有修行的完全体现!其奥妙玄奇之处,自非简单。

    球形符文阵法成型的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勃勃生机从符文阵法之中猛然透出。

    接着,一股喜悦,感激,更带着一点迷惘的意念从那符文阵法之中透出!

    一种无法形容的灵性之感觉刹那间波及方圆万里。

    这,赫然便是这符文阵法在成型的瞬间,自然引动了冥冥中的大道,由此而生出了极为完整的灵性,如今其灵识、智慧,已是与一般修士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了。

    “老爷……”一股稚嫩的意念从那符文阵法之中透出,传入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罗帆淡淡一笑,随手一指,那符文阵法便往下一沉,沉入了下方的日核之中。

    在进入日核的瞬间,那符文阵法猛然爆发出一股无比恐怖的吸力,刹那间搅动日核,形成了一个极其巨大的漩涡,疯狂的吸引着那日核之中的无穷火焰与无限热量!

    随着火焰与热量的涌入,那符文阵法开始发生一种极其玄妙的变化。

    好似正在修行一般,将那火焰与热量不断的压缩,不断的改换,渐渐的转化为一种类似混沌元气,却与混沌元气有着莫大区别,好似更像是生灵借助混沌元气修成的某种力量一般!

    随着这些玄妙力量的生成,那符文阵法开始渐渐的扭曲,无数罗帆所不曾布下的符文凭空生成,无数罗帆布置的符文相互交织,相互补充,形成一个个或更为复杂,或更为简单的符文出来。

    这些新产生的符文与原来不变的符文一同改变着那符文阵法,让那符文阵法渐渐的生出了某种类似血肉的存在,不知不觉间,化为一具万丈高的巨人身躯,盘坐在那日核之中!

    却是那符文阵法的灵性已是强大到了足以修行的程度,再加上罗帆的一点帮助,加上周围无穷的火焰与热量支撑,那符文阵法直接积聚了足够的修为,化形而出!

    便在这巨人成型的瞬间,虚空之间自然有着无穷雷霆凭空而生,透过虚空,直接出现在那巨人的体内,轰击绞杀着那巨人的一切生机,冲击着其灵识,要将其重新化为一具无知无识的符文阵法,要抹灭其原本不应该产生的灵性!

    这,便是这符文阵法要化形而出所必须承受的化形之劫!

    一切生灵要凭借力量改变自身的本质存在,要从原本的种类化为另一种种类,都是一种逆反大道的行为,自然要承受大道的惩罚,当然也便有了所谓的化形之劫。

    这种化形之劫无法可壁,也无人能助。

    若是渡不过,自然便所有修行化为流水,即便不身死道消,也要重归原始状态。若是能将之渡过,那便将获得大道承认,不单单稳定改变之后的形态、种类,更可能在修行上获得长足的进步!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虽乐于看到自己随手布置的符文阵法能够化形而出,但却也没有帮它渡劫的想法,只是在上方静静看着其在无穷雷霆之中挣扎奋斗而已。

    那符文阵法本身已是蕴含了罗帆在这地球宇宙的所有修行奥秘,先天上已是一种极为高级的存在,修行过程又是在这日核之中,自然吸收了无穷能量,体内的力量雄浑无边,浩瀚无极,那雷霆虽威能强大至不可思议,却也只能让其不断受伤,却不能将之抹杀。

    这雷霆足足持续了半个月之久方才平息下来。

    而到了这时,那符文阵法所化的巨人已是缩小到了百丈高下,周身血肉凝然,散发出无比强烈的生机,再与其符文阵法的本质无有一丝丝的相似之处!

    显然,却是终是化形而出,成了精怪!

    “多谢老爷创造之恩。”那精怪爬起身来,对罗帆五体投地拜倒,口中高呼。

    “起来吧,你既已成精,想必威能已是大增,可能将时光扭曲至正常的十万倍?”罗帆淡然道。

    “可以。”那精怪再度拜倒,喜道。

    “那便将时光扭曲吧。”罗帆点点头。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