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先天之修!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先天之修!

    罗帆布置那阵法本来便是为了扭曲时光,转化力量,此时这符文阵法虽是修成精怪,但也只是意外收获而已,自然不可能改变罗帆原来的想法。

    那精怪听得罗帆所言,恭声应了声是,便将身一扭,重新化为一个球形符文阵法。

    只是,此时此刻,这个球形符文阵法却十分细小,只是拇指一般,悬浮在无边火焰与热量之中。好似的一颗丹丸一般。[]

    这符文阵法出现之后,微微震荡,一方方圆百里的天地在其周围凭空出现,直接将这符文阵法包裹在其中央。

    周围的无穷火焰与热量在此时形成了一个极为巨大的漩涡,源源不断的向着这一方百里方圆的小天地快速凝聚而来,疯狂涌入其中。

    随着这些火焰与热量的涌入,那百里方圆的天地所在的时空快速扭曲。

    只是刹那间,那百里方圆的天地内部时光便已是扭曲到了外界的十万倍以上!

    待得这时光扭曲到外界的十万倍以上之后,更有一缕缕的混沌元气不断生成,渐渐充斥在这天地之间,让那原本虚无一片的天地渐渐变了个模样。

    过得数个呼吸,那其中的混沌元气浓度已是达到了一个颇为可观的程度,已是足够罗帆自己修行。

    见得如此,罗帆微微一笑,便要抬步跨入其中修行。

    忽然间,他那三花聚顶之后产生玄妙变化的感应忽然一动,抬头猛然抬头向着上方望去。

    “终于又感应到扭曲时光的波动了,看这次你还望哪里跑,哈哈哈……”一声有些兴奋的声音忽然从他目光所聚之处传出,透过重重阻隔传入了罗帆的耳中。

    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有无穷光影猛然闪过。

    刹那间,他便明白,这即将出现之人,即将与他产生无比紧密的因果纠葛!

    便在这时,似有咔嚓一声轻响,响声过后,虚空破碎,一名身材普通的中年道人从那破碎的空间之中跨出,直接出现在这日核之上。

    那道人一出现,这日核之上的无穷火焰与热量便好似碰见了天地一般,瞬间便排斥开去,显露出了一个方圆百丈的球形真空区域!

    悬浮在真空区域中央的道人面色欣喜,周身气势凝然,便如同一座巍峨高山,镇压万古。

    这道人低头望着罗帆身前的那一方小天地,双眼之中透出一种似乎怀念的神采,过得良久,方才转过头来看向罗帆。

    “咦,没想到在这末法时代居然还有人能修成合道三花,看来当初尊主留下天境在此果然有大作用。”那道人见得罗帆,脸上现出无比惊讶之色,张嘴便道。

    在这道人出现之后,罗帆也已是在不断打量这道人,细细感应着这道人的一切。

    经过这一番感应,他已是发现,这道人也是修行金丹法门,而且,也是以先天元气作为根基来进行修行的。

    甚至,其道行,更是超越了三花聚顶,达到极有可能意识凝成了几道大罗之气的境界!

    若是罗帆只是这地球宇宙的一个普通人,只是凭借修行金丹法门拥有如今这般道行境界,那定然无法察觉眼前这人的强弱。

    但他的本体却是在洪荒天地之间已是达到太乙金数巅峰的强大存在。道行境界比起这一具化身所拥有的起高了不知多少!

    却是刹那间便知晓,眼前这道人或许在境界上比起自身的这一具化身要强大一些,但比起本体却是远远不及,甚至便是实力,便是所能发挥的威能,都比不上这一具化身!

    至于其中的原因,不曾真正与这道人相斗,即便是他也无能完全看透。

    “那道人,你可知你犯了弥天大罪!你既能在这末法时代修得如今这般道行,便该知晓这末法时代不适合修行,也不可随意展露力量,为何要如此频繁的扭曲时光,凝聚力量?快快散去阵法,随我前往昆仑,任尊主发落!”这道人感慨了一句之后,直接便喝道。

    看其口气,显然是将罗帆当成是自己的下人、后辈一般!

    以罗帆如今的道行,自然不会因为一点语气的冒犯而失去平静,听得这话,却是微微一笑,抬手一招,那道人上方的无穷火焰与热量猛然一凝,凝出无数符文,在虚空之中勾勒出一方印玺,向着那道人猛压下去。

    那道人不需任何运使任何力量便能将周围的一切火焰与热量隔绝出去,但也只是如此而已,并不代表着其能防御一切攻击。

    那符文印玺的底部足足有三丈方圆,上面勾勒出一个极其古老,极其复杂的文字——镇!

    这印玺虽是符文所凝聚而成,但却如同实质法宝一般,只一成型,便透出一股坚固无比,无法破灭的气息。

    光是感应这一股气息,便会有一种便是整个宇宙毁灭这印玺都不会有丝毫损伤的感觉出现!

    那道人在这印玺出现之时,若有所觉,不由得猛一抬头,便看到了那因为向他压来而显得不断增大的巨大印玺!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也好,我等亿万年不曾出现,这众生将我等遗忘也是正常,如今也该让这众生明了我等圣宗之威了。”那道人呵呵一笑,口中说道。

    说着,他身体一耸,从他的头顶天灵之上便有一道奇异的气流猛然冲出,在虚空之中凝成一只奇异的手臂,向着罗帆凝聚符文形成的印玺迎了上去。

    手臂与印玺相互接触在一处。

    刹那间,一声震天动地的霹雳声响轰然响起。

    周围的无穷火焰与热量忽然受到一股强悍至无法想象的冲击波激荡,瞬间产生无比剧烈的震荡,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声势!

    这声势之大,影响范围之广,甚至在远远看来,好似整个太阳都忽然间震动了几下一般。

    “咦?”那道人在这撞击之中忽然惊咦一声。

    接着整个身体凭空受到周围虚空诞生的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压迫,不由自主的往下落,那下落之势几乎无可抵挡,不一会已是不知不觉间落到了与罗帆相同的同一平面之上,再非高高悬浮在罗帆头顶!

    而他头顶天灵所冲出的那一道气流在此时却已是节节崩溃,那上方罗帆凝成的符文印玺也是在这过程之中有无数符文从中脱离出来,便好似被重击而产生碎末的石印一般!只不过,这印玺虽时时刻刻的都有着无数符文从中脱离,但其威能却并不曾有丝毫减弱,其构成也依然玄妙莫测。

    便是其所受到的,那道人发出的气流凝成的手臂的种种破坏,似乎也随着那些飞溅而出的符文离开一般,并不能对那印玺的本体造成丝毫的影响!

    那凝聚成为印玺的符文数量有数,符文的不断飞溅而出,让那符文印玺渐渐变得模糊,渐渐变得稀疏起来。

    最终,待得那道人落到罗帆面前,那手臂也已经缩到其头顶,即将全部缩回其头顶天灵的瞬间,那印玺终于将最后一个符文喷吐出来,整个原本已是极其稀疏,只有印玺模样的符文印玺终于完全消失无踪。

    待得那符文印玺完全消失的瞬间,那道人头顶的那只手臂反应不及,忽然间又冲出了一段,击了个空,让那道人面色微微一白,显然这种用错力量的情况让其十分不好受。

    过得好一会,这道人方才反应过来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面色一阵青一阵白。

    良久方才压下,面色重新恢复了平静。

    “贫道阳元,方才贫道失礼了,道友道行如此高深,已是初步明悟天地本质,已是不需我圣宗管理,贫道收回方才的话。”那道人向罗帆稽首,道。

    好话谁不会说?

    罗帆听了那道人话语,微微一笑,道:“在下罗帆,见过道友。在下一心修行少与其他道友交流,对道友之前所言种种禁忌却是一无所知,任意妄为让道友误会,是在惭愧,不知道友能否解说一番种种禁忌。”

    对于这道人的表现,他虽有些惊讶,但并非太过出乎意料。

    毕竟,这道人能修得如今这等道行,能三花聚顶功成,更能修成几道大罗之气,表明其道心修持已是达到了一个极深的层次,即便不能圆满,却也比起常人要强上无数倍。

    而道心修持高深,心智自然清明。

    心智清明,自能看清事实,分清形势。

    若是常人,在自认为一切尽在把握之中,更口出狂言之后被对方随手发出一道神通覆压,必定是恼羞成怒,看不清事实,不用最大力量将对法压服决不罢休。

    但,这道人心智清明,却并不会如常人一般行动。他被罗帆覆压至从原来所处位置落到罗帆平行的位置,心中虽是有些不爽,有些愤怒,但这却并不能妨碍他的判断力。

    他清楚的知晓,眼前这人在道行之上或许比不得自己,但对这天地宇宙的体悟,对大道玄奥的了解,对符文体系的认识,所能发挥的实力,绝不比自己稍差分毫!

    自己若是拼命,或许能够将此人压服战败,但那结果或许是自己也会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只是为了这么一点冲突,为了心中的一点愤怒,这却是太不值得了。

    这道人的心态,罗帆虽并不能尽知,但他却明白,只要道心修持不会太差之修行者,便绝不会被愤怒羞愧种种情绪蒙蔽内心,这人的表现对其而言自然也算不上太出乎意料。

    “道友原来不知,这更怪不得道友所作所为了。我等所修行的金丹修行之法,非这末法时代所有,乃是传自修行时代,若是溯源而上,便是创自上古圣人时代的至高圣人。若是不曾回返先天,那无论如何修行,也都只是后天之物,在时代潮流之中便如蝼蚁一般,绝无任何希望脱离,便不会为天地,为时代所忌,无论如何施展力量,如何运用神通,如何破坏天地,都不会有丝毫影响。而若是能回返先天,那便与圣人时代的修行一般无二,将带上圣人时代的烙印,为时代潮流所忌,若是施展太大力量,运用太多神通,便会触动时代潮流,引动时代潮流之力,将遭受天大劫数。正是基于此,我等圣宗为让修行同道因无知而犯了忌讳,自修行时代始,便开辟洞天,建立律法,建立种种限制。”那道人笑着,将上面这一大段话向罗帆道出。

    “原来如此。”罗帆一听,虽依然有着不少疑惑,但却已是有大多数问题获得了解答,不由现出恍然大悟之色,“这却是我莽撞了。我自地球修行,飞升天境后机缘巧合获得先天元气奠基,继而离开天境来到此处,之后修至如今这般境界,除了一些后天金丹之辈,不曾见过其他修士,这些禁忌却是今日方知,多谢道友提点。”

    那道人一听,面现恍然之色。

    也不知其到底是真的相信了还是故意做出这种表情,口中称道:“自圣人时代之后,天地之间已无先天元气,便是整个修行时代的众多修士,也都是后天之辈,虽有大神通者能别开蹊径通过种种特殊法门修成五气朝元,却也只是成就后天大罗,不能成就先天,更不能证就圣道。我等圣宗能依然保持先天,乃是因为在修行时代之初得上古圣人时代之传承,隐于宇宙虚空之间另开洞天修行之故。道友能机缘巧合获得先天元气奠基,当真是鸿运齐天,着实让人羡慕。”

    罗帆呵呵一笑,问道:“原来宇宙虚空之间另有洞天,不知洞天之内有多少修士,可有成就先天大罗之前辈?”

    对于那宇宙虚空之间另有天地,罗帆并不感到惊讶。

    这太阳之内都有着一个天境存在,这地球宇宙如此广阔,便是有着千百亿万的其他世界,其他天境,他也绝不惊讶,更何况如今只是一个洞天而已。

    说起那洞天,这道人似乎十分得意,大笑道:“哈哈,那洞天可比这所谓的天境要好上不知多少倍,不单单广大无边,更有亿万生灵生存在其中,修行之士多不胜数,便是会返先天的修行者,也成千上万。成就先天大罗的前辈更是少不了的。”

    罗帆听了这话,不由得对那洞天颇感兴趣。

    这自称为阳元的道人这段话虽如同广告语一般,但却也透出不少信息出来,至少这些话语表明,那洞天之中有着以先天元气作为根基的修士存在,修成五道大罗之气的存在也应该是有的。在这种情况下,一心修成大罗之气,明悟大罗奥妙,让本体能借之最终证得大罗道果的罗帆怎会不感兴趣?

    不过,虽说感兴趣,但罗帆却绝不会直接大大咧咧的便前往那一处天地。

    毕竟,他虽为了大罗奥秘连这一具化身都可随意抛弃,但那并不代表他可以听到一点风声便直接屁颠屁颠的送上门去冒险——那般作为,最大的可能怕是不曾获得什么好处,这一具化身先就失去了。

    “听得道友这般一说,在下对那洞天却是心生向往,可惜在下有事被羁绊在天境之中,短时间内却不能离去,不然定要求道友带挈,实在可惜。”说着,罗帆面上现出极度可惜之色。

    这神色如此自然,让人一看便知晓其是多么的真诚。

    那道人本来便不认为有人能够拒绝那拥有先天元气洞天的诱惑,自然不会丝毫怀疑罗帆的只是推脱话语,当下便道:“竟是如此,贫道此次出来便是要寻访各方世界,延请先天之修前往洞天修行,道友如此神通,就此放过这机会实在可惜,不如这样,我留下洞天位置,道友若是将事情办完之后,可自己前往洞天,如何?”

    罗帆一听,正中下怀,大喜道:“正想向道友求取洞天位置,多谢道友成全。”

    那道人呵呵一笑,抬手一指,便有着无数符文从其手中冲出,刹那间在虚空凝成一块令牌。

    这令牌有巴掌大小,虽是符文凝聚,但却如同青铜实质一般,上面一个繁复玄奥的圣字,透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强大气息。

    “洞天位置便在这令牌之中,若是道友到时前去,只要激发令牌,自然便能引动洞天接引,进入洞天之中。”那道人将令牌交予罗帆,口中说道。

    罗帆小心接过令牌,刹那间便感觉到令牌之内包含了巨量信息,在其中引而不发,交织盘旋。

    令牌到手,罗帆向那道人道谢一声。

    那道人连连摆手,推说此乃应为之事。

    罗帆将令牌收入袖里乾坤之内,想到自己以往生出的种种疑惑,问道:“在下曾飞升天境,对天境来历颇为好奇,却无论如何寻找不出,不知道友是否知晓天境来历?”

    那道人笑道:“这道友却是问对人了。若是他人,即便也是先天之修,也必不能知晓其中详细,只有贫道乃神州出身,故而曾细细研究神州历史,方能稍稍知晓这天境来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