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 破关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 破关

    “愿闻其详。”罗帆微微一笑道。

    那自称为阳元的道人微微笑着,开始向罗帆解释起这天境的来历。

    原来,这天境却不如那天境之中的那众多修士所想,乃是上古圣人所开辟而成。而甚至非是圣人时代的产物,而只不过是圣人时代之后的修行时代之产物![]

    这天境,乃是修行时代最开始之时,那圣人时代残留下来的三百多名踏足圣路的大罗之辈集合一切力量开辟而成。

    时代流转乃一个哪怕圣人都不能逆反的过程。

    但,时代轮转,也有着余波存在。

    而圣人时代的余波,便是那数百名大罗之辈。

    但,余波毕竟是余波,余波的存在,自不可能在天地间残留太久,无论这些大罗之辈实力如何强大,境界如何高深,都会随着时光的推移而渐渐衰老,力量渐渐散失,最终却将渐渐消亡与宇宙之间,亿万年苦修化为流水……

    这些大罗之辈苦修亿万年方能修得那般神通,拥有无上威能,如何甘愿就此退出时代舞台。因此,在绝望之中,几乎所有大罗之辈都联合起来,凝聚一切智慧,凭借种种圣人时代残留的宝物,最终在日核之上开辟出了一个如此庞大浩瀚的天境。

    而在开辟出天境之后,这些大罗之辈只在这天境之中留下一些生命种子,便各自离去,前往无垠宇宙虚空深处,寻找能够继续存在下去的可能!自此,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无任何声息,也无任何传说流传下来。

    而那他们残留在这天境之中的种子,虽说能够因为那时光流速的缓慢而长久留存,但也在整个修行时代之中不断的消亡。

    到了如今,末法时代开始之际,已是再无生命种子残留了。

    罗帆听得这道人的讲述,心神意念之间有着一丝电光闪过。

    “连圣人时代的先天大罗之辈也不能超脱,会在接下来的时代之中不断的消亡,这圣宗传承圣人时代,即便算是修行时代的存在,也定会在这末法时代之中渐渐消亡,莫非这便是他们如此急迫的要将诸多修士接引到那洞天的原因所在?”刹那间,罗帆心神意念之中有着这般念头闪过。

    只是,这念头也只是闪过而已,他自不会将之说出来。

    这个事实是如此明显,很显然那道人并不曾想要隐瞒罗帆,甚至反而有意让罗帆想到,要让罗帆也感应到那种紧迫性,让罗帆快快决定前往洞天,寻找可以超脱时代潮流的办法。

    毕竟,如罗帆所言,他乃是机缘巧合获得先天元气为根基,从而回返先天,方才凝聚出如今的合道三花,修行的又是从圣人时代传承下来的那先天金丹法门,至少也算是修行时代的残留,谁知道这末法时代会否将他连同修行时代的一切残留完全抹去……

    在这道人看来,不管罗帆被时代潮流抹去的可能性是多么微小,只要罗帆乃是真正的修士,乃真正一心求道,一心长生的生灵,便必定不愿冒险,必定会上钩!

    只是,他却不知,罗帆此时的本体早已是在距离地球宇宙不知多少旹空的所在,这地球宇宙的一切,对其而言,顶多也只是影响到他这一具化身而已。

    而他这一具化身存在的意义,也只不过是让他能够领悟大罗奥秘,让他的本体能够凭借这种领悟而突破太乙金数,证得大罗道果!

    在这种情况下,这地球宇宙的一切变化,对他根本便没有任何意义。

    因此,罗帆心中猜测着,却并不曾改变自己之前的决定。

    当下便邀请那阳元道人进入那精怪虽开辟出来的那一方百里方圆的小天地之中坐谈。

    那道人一见罗帆那云淡风轻的模样,知晓罗帆心志坚定,绝难改变,不由得暗自叹息,心中虽对那一方小天地好奇,但却担忧自己沾染上其中气息会有所妨碍,因此十分惋惜的与罗帆告辞。

    罗帆淡然而处,看着那阳元道人撕开虚空,身形遁入那裂缝之中,化为虚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阳元道人所使用的手段,虽看似粗暴,似乎直接破坏空间,但事实上却是在运使着某种莫名的神通,将那撕开空间所产生的一切波动都压到最小,甚至比起自然飞遁动静都要小上无数。

    若非罗帆感知能力惊人,说不定这道人当面撕开虚空离去都不能发现其存在呢。

    在那道人离去之后,罗帆皱着眉头沉思良久。

    转身跨入了那阵法精怪所开辟出来的小天地之间。那小天地在罗帆进入之后,一阵微微的波动,刹那间已是与周围的火焰与热量混同如一,在这种混同如一之下,这小天地虽时时刻刻的吸收着巨量的火焰与热量,远远看上去却也只是如同这日核之中的火焰与热量的某种特殊运动方式而已。

    任何生灵,任何修士在看到其存在的瞬间,都会自然产生此物只是平常,根本不值得注意的念头……

    这,却是罗帆听了那阳元道人的话,知晓时代潮流对他的影响该会比起想象中更加巨大,也有了顾忌,故而使出了一些特殊的法门,尽量掩藏了这小天地的气息。

    随着这变化,整个日核之上重新恢复了之前罗帆未曾出现之前的状态。

    之前那阳元道人与罗帆的一番对答,一番交手,好似从未发生一般,甚至便是有拥有照彻过去神通的强大修士,若不知罗帆与那阳元道人的气息,都无法在这一处虚空照出他们两人的任何踪迹!

    这却也是自然,这罗帆与那阳元道人掩藏气息乃是为了隐瞒时代潮流,自是将他们至强的手段直接使出,而他们两人,一人乃是超越三花聚顶,修成数道大罗之气的强大存在,一人虽只是三花聚顶,但不单单拥有超越此境的道行,更有远超其境界的,对符文体系的体悟,他们的最强掩藏手段,怎会那般容易便被他人所破?

    在这平静之中,时光渐渐流逝。

    转眼间,万年时间,便过去了。

    一万年,对于地球本身而言,只是一段微不足道的时光,甚至连打个盹的时间都算不上。但对于地球之上生存的那众多生灵而言,却已是一段足以将任何一名生灵,哪怕是拥有惊天动地成就的生灵所残留的一切痕迹完全抹去了!

    万年以前,罗帆在地球留存的一切痕迹便已是被完全抹去,但他还是能够从地球之上看到一点以往熟悉的痕迹。

    但到了万年之后的如今,整个地球的变化,已是达到了罗帆无论如何努力,如何比较,都无法看出任何一丝丝与过往相似之处的地步——便是整个地球的陆地形状,海洋分布,都已是被超乎想象的科技手段改成种种更合适居住的,完全陌生的形态了,更别说其他种种……

    这一日,便是在罗帆进入那小天地的万年之后,一点散发混沌色泽的光芒从那沉入日核之中,与周围火焰与热量混同合一的小天地之中缓缓飘出。

    这光芒的本质虽是光,但却如同实质丝带一般,慢慢的,从那小天地之中一点点的钻出,钻出之后更不散逸,而是形态丝毫无改,好似真正的丝带一般,随着周围火焰的波动而微微波动着。

    这光芒止有三丈长,但却足足花了一个时辰之久,方才从那小天地之中冲出。

    随着其冲出,周围的无穷火焰与热量好似被滴入清水的沸油一般,疯狂的动荡起来,刹那间虚空产生无数妙不可言的波动,将那光芒完全裹住。

    这些波动无形无质,更没有固定的,真实的形态,但十分诡异的,却给人一种其乃是一个个玄异符文凝聚而成的感觉!

    这波动过后,那三丈长的,带着混沌色泽的光芒缓缓扭曲,渐渐变化。

    不一会间,便化出一名身穿长袍,面容普通,看起来毫无任何超常之处的青年出来。

    这青年,自然便是罗帆了。

    此时的罗帆悬浮在那无边的火焰与热量之中,如同完全与周围融合一般,周围的火焰舔舐着他,热量炙烤着他,但他却连身上的一丝丝头发,衣服上的一点点线头,都不曾被损毁,反而是随着火焰与热量而微微飘荡,便好似他乃是站在清凉的微风之中享受着那清爽舒适一般。

    他的双眼之内神光淡然,但却似乎有着亿万符文在其中不断的生灭,丝丝缕缕的如同道痕一般的痕迹随着这无穷符文的生灭而不断生灭着。

    “可惜,虽是过了上亿年,但依然不能五气朝元……”过得良久,罗帆发出了一声长叹。

    这外界的万年时光,对于那时光流速是外界万倍的小天地而言,便是万万年,即是上亿年之久!

    这般漫长的时光,即便是对于整个时代而言,也算是一纪了。

    但,即便是耗费了这般多的时间去体悟,但罗帆却依然不能悟得大罗玄奥,道行神通虽比起万年之前强悍了万倍,但依然只是勉强达到相当于洪荒天地的太乙金数而已,距离真正的大罗玄奥,真正的大罗道果,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当初,进入那小天地之后,罗帆便抛开一切念头,全心全意的去体悟着那在自己神魂深处存在着的那不灭烙印。

    同样是凭借着神魂演化无数世界激发那不灭烙印的种种变化,让那不灭烙印透出丝丝缕缕的道痕,从而依据符文体系来将之转化为一个个玄妙至极,包含无穷奥秘的符文。

    这种方式所形成的符文,尽皆是包含于那五千亿亿个符文之中,看似只是做了无用功,但事实上却能够让罗帆对于那些符文的本质进行无比深入的了解、体悟,让他能够真正做到凭借这些符文真正体悟到隐藏于符文被后的那些道痕,那些大道玄奥!

    也正是因为这种益处,让罗帆能够在万年之前,偶然间心有所悟,见得大罗,在先天无漏金丹的修行之中再进一步,三花聚顶功成,修为提升了不知多少万倍以上!

    有了这甜头,罗帆怎会浪费那不灭烙印这般绝好的体悟手段?

    故而才将所有精力都投注在那对不灭烙印的体悟当中。

    在这体悟过程之中,罗帆的进步极其快速。

    一个又一个玄妙的符文被他从那不断生灭的道痕之中悟出,不断的充实着他记忆之中存留的符文体系,同时也不断印证着那五千亿亿个符文组成的三百六十五类符文!

    而随着他对于这三百六十五类符文的印证,他渐渐的悟得了那三百六十五类符文之中每一类所对应的某一层次的大道玄奥。

    大道,源深莫测,绝无尽头。

    一切生灵,哪怕是传说中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能的圣人,也绝无可能将大道完全悟通悟透。

    但,很显然的,一切生灵,一切修士在某一个阶段,道行处于某一个层次之时,都会偶尔的生出一种自己已是将大道玄奥完全悟透的感觉。

    那或许有着许多是一种自我膨胀到极处的错觉。

    但更多的,却是因为大道玄奥也是区分着层次,悟透一层还有一层,深入一层之后又是一层,如此一层套一层,直至无限!

    而这些层次,在本质上并无高低之分,但却有难易之别。

    而这种难易之别也只不过是相对于每一名生灵各自而言罢了,或许有些生灵对于这一层体悟较为轻松,对其他层次便完全不能理解,而有些生灵相反,对于那前一名生灵不能理解的觉得简单轻松,对前一名觉得简单的,反而觉得无法理解……

    由此才有了一层又一层不断递进,如同阶梯一般的大道之途——大道玄奥之间并无高下之别,但相对于生灵而言,有了难易,便有了高下,自然便有了阶梯……

    而那五千亿亿个符文区分开来的三百六十五类符文所对应的,可以说是三百六十五层相互间有着某种玄妙联系的层次,其包含了对于绝大多数生灵而言有着难易共性的一些层次。

    其中三百六十五层的每一层,若是平常来细细区分,甚至能够分为千百层,万千层,亿万层……

    现如今分成三百六十五层,虽不能将这地球宇宙的一切大道玄奥完全包含其中,却已是包含了方方面面,能够大概的阐述这地球宇宙绝大多数显露在外的,已能初步完整组成简易大道的大道玄奥!

    正是因为如此,那悟得这一切大道玄奥的圣人,方能号称无所不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罗帆通过对那三百六十五类符文的重建再创,虽不能完全体悟得那三百六十五类符文的所有奥秘,但却大概了解了那三百六十五类符文所涉及的种种大道玄奥!

    那,让罗帆的道行境界随着而不断的提升,神通威能更是比起道行境界提升得更为快速,更加惊人。

    由此,才有了这亿年之后,罗帆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了与太乙金数同级,但神通威能却达到了惊天动地的层次,甚至凭借对那三百六十五类符文的深入体悟,勉强也可称得上是无所不能!

    此时此刻,在罗帆神魂深处,那神魂所化的无数世界依然在不断的引动那不灭烙印的变化。

    而那不灭烙印也依然在不断的显露出无数道痕被罗帆感悟,让他创出一个又一个的符文出来。

    只是,这些道痕虽与以往所出现的任何一道道痕完全不同,但罗帆凭借这些道痕所创出的符文,却尽皆能在他之前上亿年之间所创出的那天文数字般的符文之中找到!

    也即是说,这些道痕所包含的大道玄奥,境界是他曾经体悟过的,尽皆只能验证罗帆之前上亿年之间的种种体悟!

    大道渊深无尽,大道玄奥自是永无止境,对这些新产生的道痕进行体悟对罗帆而言依然有着好处,依然能够让他对符文体系的了解不断深入,甚至对其道行境界的提升,也有着不少益处。

    但,那对于罗帆的根本目标,那大罗玄奥,却根本无有太多的帮助!

    大罗,便是大圆满,大罗玄奥,乃是一种关于大圆满的大道玄奥!

    其存在形式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更无法用确切具体的法门获得,而只能凭借虚无缥缈的机缘,凭借偶然心血来潮的心灵触动。

    这些新产生的道痕,新出现的大道玄奥,虽依然是奥妙无穷,但却再不能对罗帆的心灵造成太多的触动,更不能直接演示出传说中的大圆满,有如何可能让罗帆真正悟得大罗玄奥呢?!

    若这种情况只是短时间内发生,罗帆或许还能够忍受,继续闭关修行下去。

    但,这种情况却已是足足发生了八百万年之久了!

    便在八百万年之前,那五千亿亿个符文便已是接近完整,只差了最后的数十亿个符文不曾被他从那不灭烙印出现的道痕之中创出而已——数十亿与五千亿亿相比,便好似数十个与五千亿相比一般,那悬殊程度早已能将这数十亿的数量等级抹杀,让只差数十亿变成接近完整……

    但便是这最后的数十亿个符文,便好似隐藏于无穷深远的大道深处一般,无论多少道痕出现,都只是让罗帆创出重复的符文,却不能让罗帆悟得这不曾出现过的数十亿个符文之中的任何一个!

    便好似,那数十亿个符文所包含的大道玄奥根本不存在于那不灭烙印之中一般,无论如何变化,无论如何触动,它们都无法从那不灭烙印之中体现而出!

    如此这般的状况持续八百万年时间,即便罗帆耐心惊人,心志坚定,也渐渐无法忍受,故而与今日破关而出。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