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有形因果!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有形因果!

    对于为何八百万年之间不曾悟得一个全新的符文,罗帆心中自有猜测。

    要么便是那五千亿亿个符文之中有些符文多对应的大道玄奥已是超脱了那不灭烙印所对应的七名圣人所体悟的大道玄奥。

    要么,便是那剩下的数十亿符文蕴含更深的玄奥,自己神魂深处那无数世界的演变并不能激发不灭烙印生出足够的变化,将那数十亿符文所对应的道痕展现出来!

    罗帆很想认为是第一个可能,因为那代表着若是那样,他体悟的这五千亿亿个符文,便有了在某些方面上超越那七名圣人的可能。

    但,他并没有失去理智。

    圣人之能甚至非是此时的他所能预想猜测,在这种情况下,要说创出符文体系的圣人在这一方面的认识上还比不得那数百名先天大罗之辈,这哪怕是罗帆失去意识,也绝不敢如此去想。

    因此,原因显然已是很明显了,除了第二个可能,已是再无其他理由。

    罗帆虽说很想要继续想办法引动不灭烙印更多的变化,引发更多的道痕,悟出更多的符文,以便让自己对符文体系的认知能够更深入本源,最终看看是否能够凭借这种认知悟得大罗玄奥,让这一具化身的使命就此完结。

    正是在这种心态之下,他才会足足在那小天地之内继续呆了把百万年之久。

    但,也正是因为这八百万年,他终于明白,以自己此时的见识,以自己此时的道行,根本便无法再让自己神魂深处的那无数世界生出以往所不曾出现过的变化了。而不能出现以往不曾出现的变化,那无论他如何努力,如何熬时间,都再不可能让那不灭烙印变化显露出那些隐藏在极深之处的道痕,自然也再难悟得那剩下的数十亿符文。

    这种认识,让罗帆颇为挫败,但同时也让他知晓自己接下来的行止。

    既然见识不足,道行不足,那罗帆所需要做的,便是增长见识,提高道行了。

    心念微动,罗帆抬头望向某个方向,目光好似穿透了亿万光年的宇宙虚空,照见了一处浩瀚无极的天地。

    游历,乃是增长见识最好的方法,对增长道行虽不如静心修行,但当静心修行无效之时,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罗帆虽是这地球宇宙土生的生灵,但他对地球宇宙的认识,却只是局限在太阳系之中,对于太阳系之外的了解,都只有只言片语而已,游历也确实是到了必须的时刻了。

    既然游历的决定已经下了,接下来的游历方向便再不需去想了,除了那上次从阳元道人口中听到的那洞天之外,罗帆难道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心念微动,罗帆抬手向下一招,下方那一个无有丝毫气息显露出来的巨大漩涡微微一震,整个漩涡瞬间凝滞,数个呼吸之后,漩涡轰然崩溃,显露出一片方圆百里的小天地出来。

    这片小天地朦朦胧胧,内部似乎灰蒙蒙的,好似充斥着某些奇异的元气。

    那小天地显现之后,猛然往上冲起,在虚空之中快速崩溃,化为无穷混沌元气,往里直缩,不一会便已是统统缩入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球形符文阵法之中。

    那符文阵法得了这巨量混沌元气,似是得了无穷好处一般,整个符文阵法轰然崩溃。

    刹那间便转化为一片符文烟雾,笼罩着方圆百丈范围之内。

    而在同一时刻,周围无边的火焰与热量好似受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排斥力,刹那间便退出去百里之外,让这符文烟雾周围形成了一片百里方圆的能量真空。

    罗帆的身形,也刚好是处于这能量真空的范围之内。

    虽是如此,但罗帆却丝毫不被那一股排斥力所影响,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饶有兴致的看着下方的那个符文阵法正在发生的演变。

    那符文阵法的演变显然不会因为罗帆的存在而有所改变,不断的翻涌着,其中浩如烟海的符文以某种玄妙的方式不断的重组、崩溃、重组、崩溃的循环着。

    这循环奥妙非常,隐隐间契合冥冥中的大道,甚至透出某种类似道痕的痕迹出来。

    过得良久,一声霹雳雷鸣从那符文烟雾之中传出。

    那无量符文瞬间回收,转眼间便在虚空之中凝成了一个人形。

    这个人形虽只是符文凝聚,但却透发出一股血肉实质,甚至隐隐间闪烁着一种不灭的青铜光泽,看似从远古走来的神灵一般!

    这人形,正是那符文阵法所化的精灵!

    比起当初,此时这精灵的身材已是缩小成为普通大汉,身穿短打衣衫,脸上透出一股憨厚气息。

    他凝形之后,跨上来几步,向罗帆跪倒,口中称道:“多谢老爷成全!”

    罗帆淡淡一笑,道:“你如今的神通威能虽是相当于先天金丹,在天境之内算是无敌,但想要突破成就先天无漏金丹的修行,却是几乎不可能的,接下来你也不需随我,且入天境之内生活便是。”

    那精怪一听,憨厚的脸上现出一种无法名状的惊恐,哭叫道:“老爷莫非不要小的了?小的乃是老爷所创的一个符文阵法,生存的目的便是为老爷提供帮助,若老爷不要小的了,小的如何有理由再活下去?!”

    罗帆微微一笑,哪有什么心思去管这精怪如何,随手向下一压。

    刹那间便有无数符文裹住这精怪。

    这精怪虽是符文阵法化形而成,更在那万万年之间见得罗帆在其所化天地之内演示无穷符文奥秘,如今对符文体系的感悟已是超乎想象,别说天境之中,便是万万年之前的罗帆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压过他。

    但,即便是如此,当罗帆随意凝聚而成的符文将其裹住之时,这精怪依然是无法反抗丝毫,意识、身躯,完全都被禁住,完全无法控制分毫,便好似重新化为一个无思无想的符文阵法一般!

    在那刹那之间,那精怪的心神之间唯有这般一个念头:“老爷果然无所不能,便是对符文的掌握,也远超我这符文生灵……”

    这念头过后,那精怪已是完全失去了思维能力。

    罗帆随手向下一拍。

    那符文精怪便化为一道符文流,向着不远处的那五千亿亿个符文组成的巨大符文阵法直扑而去,在那巨大的符文阵法被引动变化之前,符文流微微变化,无数微型符文阵法凭空构造出来,刹那间便将五千亿亿个符文组成的符文阵法排开了一个小小的门户出来。

    接着,整道符文流直直冲入那小小门户之中,穿越时空,直接冲入了天境之内。

    那符文流进入之后,整个五千亿亿个符文组成的符文阵法微微波荡,一股莫名波动从整个符文阵法的各处生出,细细扫遍整体,最终集中在那小小门户所在之处,一压,那小小的门户便瞬间崩溃消失。

    而那波动也随着而平静下来。

    整个巨大的符文阵法恢复了之前的平静状态,便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

    天境之内的时光流速乃是外界的三百六十五分之一,罗帆离开天境已是有数万年,对于天境之内而言,却只是过了将近百年而已。

    而百年时光,哪怕是对这天境之内的普通生灵而言,也是一段不长的时光。

    对于那天庭之内的众多修士而言,更是只是眨一下眼的一段时光。

    因此,在这近百年时光之中,罗帆虽不曾从那李耳的藏经阁之中出来,但那李耳也丝毫不在意。

    毕竟只是百年而已,当初他可是足足研究了数万年之久,方才从中稍稍总结出一点心得,而有时耗费了数十倍的时光,方才在遇到一种天大的机缘之后,三花聚顶功成,更是凝聚出那几道大罗之气。

    因此,他早已做好了罗帆在那藏经阁之内带上数十万年的准备。只是百年而已,他又怎会在意?更不会怀疑罗帆早已离去……

    至于那白食人族,只是百年时光,其中却已是发生了无数变化。

    整个白食人族方圆数千万里范围之内早已被布下了大概的防御,虽然因为时间还是太短,这些防御的威能还是极弱,但却已是向外界表明了他们的态度,白食人族不欢迎外人到来!

    有了这种态度,只要其他灵族不曾想要与白食人族开战,便绝不可能轻易顶着防御进入这方圆数千万里范围。

    而在白食人族之内,修行罗帆当初传下功法的巨人,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其中,修为最高的,便是那实力最为强大的白食族长,却是已是初步获得了长生。

    百年获得长生,修行的又是修行速度极慢的《延寿天功》,那却并非不可能,甚至可以算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那白食族长本身的能力已是比起能初步长生的金丹真人强大了不知多少倍之多了。

    以这种实力支撑,他要修行这《延寿天功》也只是不断的将自身实力转化为《延寿天功》的延寿真气而已,完全少了那吸收外来力量,打磨肉身的过程。

    在这种情况下,百年时光,足以将其所有力量转化,足以让《延寿天功》的境界增长到能初步长生的境地了!

    从寿命即将到达尽头,时刻面对可能到来的死亡,到如今初步获得长生,时光似乎变得无穷无尽,那改变之大,足以让任何一名生灵的心灵状态出现巨大的变化。

    此时此刻,那白食灵族内部的气氛与百年之前已是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在百年之前,他们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急迫,无论什么事都急急匆匆的,但百年之后的现在,情况却已是完全改变。

    整个白食族内无处不透着一股悠闲,自由,逍遥。

    虽依然有着不少巨人行事匆匆,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后面不断追赶一般,但更多的巨人却都是悠然而行,似是在享受着每一时刻的生命。

    整个白食人族之中,知晓产生这种变化根源的巨人,并不算太多,但所有知道的巨人都多那百年前出现的仙人有着无法言喻的感激。

    即便那仙人有着苛刻的条件,但无论何种条件,能够让整个族群出现这巨大的变化,那便是对白食人族有着无法形容的恩德。

    他们白食人族从出现在天境到如今这以万年计算的时光当中,所求的不就是让他们种族能够有资格变得悠闲,能够有资格享受生命吗?

    别说什么这般悠闲、享受会消磨种族斗志,会让种族生命力变弱之类的话。

    比起所有族人惶惶终日,时时刻刻担心自己哪天会身死,生活数百年时光没有一刻能享受那时光的美好而言,这种所谓的消磨斗志,所谓的让种族生命力变弱的弱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至于那罗帆亲自传授金丹功法的狗蛋,在飞升之后当了足足百年的矿工。

    直到最近,方才期满回归天庭,从那繁重的体力活动之中脱身出来,有了在这天境之中自由生活的权力。

    罗帆传授的金丹法门加入了他对长生之道的体悟,更完全针对这狗蛋,修行这般一部功法,让这狗蛋的寿命比起普通的金丹真人又要长上十倍以上,便是神通威能,也要比起他们要强上不知多少。那显露出来的资质,便是比起其他金丹真人高上千百倍。

    在这种情况下,狗蛋自然被无数前辈真人看重,有着许多门派想要将之收入门下,让其传承道统,却让他过得相当的逍遥,也不缺少继续修行的功法。至少,以他的基础,修成无漏金丹,问题应当不大。

    至于在上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这便是罗帆此时都模模糊糊,他能否修成,又如何可能说得清楚?

    李耳、白食人族、狗蛋他们之间并无任何联系,而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便是与罗帆有着一下诶因果纠缠。

    这地球宇宙之中,因果,乃是一种极其重要的,甚至便是圣人也无法脱离的玄妙存在。

    而罗帆在三花聚顶功成之后,那原本无形的因果,已是化为了他能够感知的有形存在。

    一种无形的存在相对于某人而言化为有形,那相对于某热而言,这种存在的存在性便增强了千百倍!

    这因果,也是如此。因为因果相对于罗帆从无形化为有形,这因果,相对于罗帆而言,其存在性增强了至少千百倍!

    因果乃是相对的,某人与罗帆有着因果,罗帆自然也对那人有着因果。

    这因果相对于罗帆而言存在性增强了千百倍,那相对于与罗帆发生因果纠缠之人而言,那因果的存在性即便不增加千百倍,增强数十倍还是不可避免的。

    这一事实,并不难理解。

    便好似,某人杀了另外一个人全家,只留下一个弱小的婴儿不曾杀死。那某人与婴儿之间的因果,自然是极强。但,若是那婴儿十分弱小,甚至永远达不到那能被某人看到的层次之时,这因果,相对于某人还是婴儿而言,都不能发生作用,至少不能影响到那人。而若是那婴儿最终成长到足够强大,足够与那人相斗之时,这因果便足以发展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这,便是修为强弱对于因果影响最浅显的体现。而且还只是在力量层次颇低的层次上的表现。

    若是力量层次增强到某个层次,比如罗帆这般,甚至能够感应到因果的存在那一层次,这影响便将增大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比如,这时,当那符文阵法所化的精怪被送入天境的瞬间,李耳、白食人族、狗蛋三方各自有了感应。

    那李耳,瞬间感应到天境之中似乎有着某些对他而言十分重要,甚至可能关系到他能否突破,最终修成五道大罗之气的存在忽然出现在天境的某处。

    而那白食人族的族长,则是忽然心血来潮,感觉到在这天境之中,在一个距离自己十分遥远的某处,有着能够改变他们一族镇封百万年不能出世这一命运的存在出现了。

    至于那狗蛋,他的感应却更加简单,只是能够感到在某处位置,有着让自己无比亲切,无比怀念的气息出现,让他恨不得马上便赶去那里找到那气息的主人……

    当这种种感觉出现在三方心中,三方各自有了反应。

    那李耳无牵无挂,直接便离开天庭,游历天境去了。而那狗蛋,虽无比急切的想要前往那让他感到亲切,感到怀念气息所在,但他身份远不如李耳,想要自如出入天庭根本便不可能,却只能努力的谋划,以期望能够尽早有资格离去。

    至于那白食人族,虽说也知晓那改变镇封可能的存在,但因为那一处所在并非在白食一族方圆数千万里范围之内,他们却也只能望而生叹,却不敢将整个种族拿去冒险,却并无太多的反应。

    李耳在这天境之中乃是最强大的一群人之一,其出行,自会引起整个天境各方势力的种种应对,那李耳则代表着这天境之中最天才的年轻修士,其游历更会产生深远影响。两者一同行动,可以说整个天境从今日开始,便将进入一个大变革时期……

    整个天境,或许将会因此而产生波及整个天境的大变化,搅动这天境内死气沉沉的气氛!

    而这一切,对天地,对大道而言,其最终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将那精怪与李耳、狗蛋、白食人族因为罗帆而产生的因果纠缠了结而已……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