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浑桀开天?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浑桀开天?

    这个星球比起地球大上数百万倍,悬浮在高空之上往四面八方望去,地面的起伏弧度却是极其微小,如同整个大地便是一个巨大的平面,与罗帆以往开辟出来的小世界,甚至与洪荒天地的构造一般无二!

    虽是比起地球广大上百万倍,但对于罗帆而言,却并不曾超越他的感知极限。

    他只是念头微微一动,整个星球的大概状况便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个星球之上有着三块巨大的陆地,加起来的面积占据整个星球表面积的四成左右。除这三块陆地之外,其他的星球表面皆被海水覆盖,唯有一个个岛屿星辰密布的点缀在这海洋之上。这些岛屿有大有小,那面积加起来,怕也足足相当于这整个星球表面积的一成左右了。

    因为这星球之内充斥着的,比起外界浓郁上百倍的阳和之气,因此这整个星球之上生机无限,其中生活着的智慧生灵数量不知有多少万亿。

    这不知多少万亿智慧生灵的分布颇有规律。

    那阳和之气较为浓郁之处,智慧生灵的分布较多,阳和之气较为稀薄之处,智慧生灵的分布自然是较少。

    而整个星球的阳和之气分布,最浓郁的所在,便是被其他两块大陆夹着,面积甚至比起其他两个大陆的面积加起来还要巨大的一块大陆!

    念头微微一动,罗帆将身一扭,身形一闪一烁的向着那中央大陆的极北之处某一座灵山而去。

    方才那一番感知,他不单单是对整个星球海陆分布,智慧生灵分布这种种有所了解,对于这星球所存在着的那众多修士存在的状态也有了大概的认识。

    这个星球此时所处的乃是修行时代的最后时刻,整个修行界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繁荣。

    整个星球之上强大的气息几乎遍及星球的每一处区域。

    那可比金丹真人的强大气息便有数万,甚至便是相当于后天无漏金丹的修士都有着数百名,其中更有隐隐间能与三花聚顶的修士相抗的修士存在着。

    至于不如金丹真人的,稍差一筹的修士,那数量之多,便如同繁星一般,数不胜数。

    而此时罗帆所选择的区域,便是在其中一名几乎能够与三花聚顶修士相抗的修士气息辐射的范围之内。

    想要了解这个星球的修行系统,最好的,最直接的办法,自然便是看这星球最强大那一级的修士了。

    这一座灵山的阳和之气含量相当之高,但却绝对非是这极北之地阳和之气最为浓郁的所在。

    罗帆将身形降落在那灵山之上,抬目向远方望去,便能看到在距离这灵山数千里之外那一座巍峨壮阔的雄山矗立天地之间。

    那座山单论高度并不比他身处的这座灵山高上太多。

    但其中充斥的阳和之气已是几乎凝聚成为液体一般,化为道道白雾在山间游转飘荡。

    那一股在罗帆感知之中甚至能够与三花聚顶的修士相抗的气息便是在那座灵山的半山腰某处。

    而在那气息周围,空荡荡的,唯有数股弱小得只比普通人稍稍强上数倍的气息存在着。

    显然,那一股气息的主人似乎并非什么大宗门之修,而更像是一名无牵无挂的散修。

    这个星球的智慧生灵绝大多数都是人形,只是,大部分都与正常人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细小区别。

    比如有些生灵身上某处有着一些怪异的毛发,有些生灵耳朵乃是动物之耳,有些生灵的嘴巴乃是兽嘴,有些生灵多了若干条尾巴……如此种种,却是颇似那阳元道人所给信息之中所言的妖神后裔。

    当然,这种种与常人不同之处,更多的却只是出现在不曾修行,或者修行境界不高的智慧生灵身上而已。

    那些有修为在身之智慧生灵,几乎都是与常人一般无二,那一切与正常人不同之处似乎都被剔除,或者被炼化了一般。

    罗帆双眼一罩,刹那间便穿过了重重阵法的阻隔,看透了那在不远处那座山半山腰的虚实,看到了那名修士。

    那修士看起来便如同一名普通人修成神通一般,丝毫不似其他生灵一般有着种种细节显得与常人不同。

    事实上,他看起来便是一名中年长者,身着简朴长袍,盘膝坐在一个不算简陋,但也绝对算不上奢华的山洞之中。

    在他周围有着几名较为弱小的男女随侍着。

    此时此刻,那人正开口与众人分说修行奥妙,讲述种种御敌之法。

    在那在修士的身后,有着一头蛟龙若隐若现的盘旋着,丝丝缕缕的龙威从其身后散发而出,如同不可抵御的天威一般,充斥整个山洞内外。

    而在他座下的那几名男女,体内力量激荡,似乎正在努力的酝酿着什么,努力的要将什么存在从他们体内轰出一般。

    那修士所说的话语自然不可能是使用罗帆所熟悉的汉语,而是使用一种十分古朴,但却十分复杂,音调也极其拗口的语言。

    罗帆虽不曾学过这些语言,但他是何等样的人物?语言的障碍怎么可能阻拦到他?

    那修士话语一出口,其话语上自然而然附加着的一点意念,便让罗帆瞬间通晓了他所说的语言,明白了那修士所说的每一句话。

    那修士所讲的,乃是这个星球并不算高深,但无有人指点极容易走向歧途的一些修行关键。若是其他人来倾听这些话语,别说获得收获,怕是可能直接被这无头无尾,玄之又玄晦涩话语弄得头昏脑胀,甚至可能连其以往所学都会变得混乱不堪。

    但,在此时听着那修士话语的,却是罗帆。

    罗帆胸中包含着无穷大道玄奥,便是见得那玄之又玄,用言语无法描述的道痕都能轻易的将之转化为符文,见得一名修行道定冥之境的修士都能瞬间推演出整个金丹之道的完整修行法门出来,从那修士的种种讲述之中推演出这星球的修行法门,对其而言哪里算是一件难事?

    因此,在那修士的讲述之中,罗帆终是渐渐知晓了这个星球的修行系统到底是如何。

    对于自身的来源,这个星球的修士自然不可能真正完全了解,但正如每一个世界,每一个星球的生灵一般,这个星球也有着种种传说,种种描述世界起源,描述生命起源的学说。

    其中,最为让修士接受的传说,便是上古天地未开之前有魔神浑桀诞生于混沌之间,因不满混沌之中烦闷,随手撕开混沌,辟出了天地,并借自身无量精血早就无量众生!

    而这星球一切生灵便都为浑桀后裔,尽皆包含有浑桀血脉。

    故而,这星球的修行,便是精粹、壮大体内的浑桀血脉,最终让血脉化形而出,成为修士的另一具身躯,再强壮那一具身躯,让那一具身躯不断提升,最终超越天地,达到能随手撕开混沌的浑桀魔神那一无上境界!

    其中,能够将自身血脉精粹壮大至凝化真身,在体外现形,承担神魂,承担真灵的境界,便相当于地球之上的修成金丹的层次,已是初步获得了长生。

    在这之上,那血脉真身拥有破碎虚空之力,能自由往来穿梭空间,那便是与类似无漏金丹的境界。到得这一境界,修士的神通将千百倍的提升,在这星球之内虽不能称为不死不灭,却也距之不远,成为再非数量堆积所能战胜的强大存在。

    再往上,便是此时这修士所处的境界。

    到了这一境界,那血脉真身之内交织着无穷阵纹,能隐隐间与星球相合,让那血脉真身成为这星球不毁灭便只能被镇压,而不能被抹杀灭除的强大存在!

    而这对于见识局限在这是星球之上的那众多修士而言,已是近乎不死不灭了。

    毕竟,这个星球足足有着地球数百万倍那般巨大,更拥有智慧生灵以万亿计算,如此巨大的世界,无论何等强大的修士对其而言都是如同蝼蚁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又怎会去想象那星球会在哪一天忽然毁灭?而星球不毁,达到血脉真身交织无穷阵纹这一层次,便绝不会身死,自然便已是算是不死不灭了。

    “怪不得这星球如此巨大,但重力却只是比地球大上数倍而已,原来这星球内部还隐藏着一些东西啊。”罗帆从这修士的话语之中推算出这个星球的修行系统,心神意念之间猛然闪过这般念头。

    罗帆的思维观念之宏大,已是达到超脱整个地球宇宙站在一个更高层次来看这天地,这大道的地步,那对于这整个星球一切生灵而言是如此理所当然,甚至便是那阳元道人所代表的那些先天之修都不曾注意到的东西,他却只是一听到便发现了。

    血脉真身交织的阵纹让血脉真身与这星球融合,让那血脉真身从此拥有这星球不毁自身便不灭的能力,那除了这血脉真身所交织的阵纹无比玄奥之外,若无这星球本身的配合,根本便是不可能的!

    而一个普通的星球,又怎会去配合修士修出的阵纹?

    再结合之前刚刚降临这个星球之时所感应到的,罗帆瞬间便知晓,这个星球内部,定然应藏着某种玄奥非常的存在,而正是这存在的玄奥,方才使得这个星球的修士能够通过阵纹与这星球合一,获得近乎不死不灭的威能!

    虽是明白了此处,但罗帆却并不曾直接离去,反而是开始让身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虽并不强烈,但其本质却高深无比,若是普通修士,感知到这气息,只会感觉到似乎有着罗帆这般一个人存在而已,绝不会感觉到罗帆是多么不凡。

    但若是感知敏锐,道行高深的修士,在感知到这气息的瞬间,便会瞬间感应到这气息之中所蕴含的那种与大道相合的无上气息,明白能散发出这般一股气息的存在到底是多么的恐怖。

    那在数千里之外那座山上的修士能修成在这星球而言相当于不死不灭威能的境界,自不可能是前者。

    因此,在罗帆散发出那一股气息的瞬间,那修士便瞬间心神一震,停下了方才连绵不断的**过程。

    他顿在那里,脸上神色并不曾变化,依然如同之前那般淡然从容,但心神却开始发颤。

    “到底是什么人?这个世界能与我相争之人不出十指之数,这人却似乎比起他们都要强大千百倍!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等高人?!”那修士心神意念之间有着如此念头在盘旋着。

    顿了好一会,他挥手结束了今日的**,让下方众人回去各自修行。

    那下方的众人乃是这人的弟子,虽不知为何今日正讲到精彩之时师尊为何停下**,让他们回去修行,但他们却也不敢询问,只能行礼谢过师尊**,各自起身回归自身洞府去静修去了。

    在几名弟子离去之后,那修士也不起身,背后那原本若隐若现的蛟龙猛然破空而来,好似突破了重重空间重新出现在这一片时空一般,那庞大无匹的身形从虚无之中冲出,刹那间便已是出现在那山洞之中。

    好在那山洞足够巨大,那蛟龙足有万丈长短,却也能勉强容身于那山洞之中。

    罗帆在远处的山峰之上静静的站着,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神色淡然无比,双眼好似茫然又好似照彻一切。

    在那远处山洞之中,当那修士背后的蛟龙忽然降临这片天地的瞬间,他便瞬间将那蛟龙内外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自是呼吸之间,罗帆对那蛟龙的了解,便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那修士本身对那蛟龙的了解!

    罗帆在日核之上的小天地之内体悟道痕,体悟符文万万年之久,这一体悟过程,让他对于这地球宇宙的大道虽不曾做到如圣人一般尽皆体悟乃至能随意扭曲,但却也能够做到对绝大部分浅显的大道玄奥都有所了解。在这种了解之下,只要他愿意,他所看到的一切与修行有关之事物都会自然而然的分解成为那种种大道玄奥的组合。

    眼前的这蛟龙,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被罗帆直接分解成为种种大道玄奥,让他轻松明悟这蛟龙所包含的种种奥妙,甚至让他能够用符文组合轻松的重新将这蛟龙重新组合出来,而且,若罗帆愿意的话,更能将之优化,让那符文蛟龙的威能变得更强,让其变得更不可破!

    “果然如我所料。”在彻悟那蛟龙内外之后,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这条蛟龙,自然便是那修士的血脉真身!

    这血脉真身乃是修士自身包含的血脉经过精粹,壮大之后,结合无穷阳和之气凝聚而成,乃是一种力量聚合体,认真来说只是一团浓郁至显现出形态的阳和之气而已。但,因为那血脉力量以及那无穷阵纹的存在,这些阳和之气却展露出某种类似血肉真身的气息,好似是真实的血肉生灵一般。

    在罗帆的眼中,那血脉真身之内最为重要的,并非这个世界众多修士以为的无穷阵纹,反而是那修士在那其中蕴含的血脉!

    这些血脉是否是传说中开天辟地的浑桀的血脉,这点罗帆虽心中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并不认同。但他却知晓,无论这些血脉是否得自某些强大无比的存在,经历了自远古以来一代代生灵的淬炼,一代代生灵的努力提升,哪怕是原本再弱小的血脉,到了现如今也都已是变得超乎想象的强大!

    可以说,这些血脉之所以能够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能够凝聚血脉真身,能够自然生成无数阵纹,自然与隐藏着某些莫名存在的星球结合确实是来自先辈血脉的传承。但这些传承,却并非因为无比远古的时代这些血脉得自传说中的魔神浑桀,而是得自他们自身祖先一代代人的努力,一代代人的修持!

    故而,这些血脉之中包含了一代代人逆天修行的意志,包含了无数人对大道的追求,更可能包含了无数代人生生世世修得的大道玄奥!

    与这相比,那因为血脉提升自然与这星球内部的某些存在相合而生成的阵纹,哪里算得什么?

    那蛟龙出现在山洞之内后,一转,无穷龙威猛然一敛缩回了那蛟龙的体内。而随着那龙威的缩回,那蛟龙的身躯渐渐缩小,渐渐变化,转眼间已经变为与那中年一般模样的人影,昂然悬浮在那山洞之中。

    这蛟龙化身而成的修士比起那中年修士本身要强上不知多少倍,那周身上下透出一股无无可破,不死不灭的奇异气息。

    始一出现,这人便一震身躯,周身空间瞬间化为无数粉末,无数空间粉尘如同烟雾一般将之裹住。

    空间拥有强大的修复能力,只是瞬间,烟雾便已经消失,重新化为平整的空间,而那中年的人影,在那空间粉尘重新凝聚之后,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却是刚刚那一瞬间便已是穿梭空间,消失在这山洞之中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