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域外?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域外?

    第六百四十六章域外?

    在血脉真身jiāo织出无数阵纹之前的一个境界,那血脉真身已是有了破碎虚空的能力,此时此刻这修士已是超越了那个境界,这等破碎虚空的能力早已变得随心所yu,出神入化。

    便在那空间粉尘组成的烟雾消失之际,在罗帆面前的虚空微微一闪,便有着一个人影破空而现。

    赫然便是那中年修士的血脉真身

    这血脉真身虽是破空而来,但周围空间的bo动却已是被真压到一个微不可察的程度,便是罗帆,若非对空间的体悟达到一个超乎想象的程度,怕也难以发现其跨空而来所造成的那种种bo动。

    这修士破空而来之后,双眼一凝,脸上神sè微微变化。

    “在下蛟垣,添为本地之主。不知道友如何称呼,引本人前来,又有何贵干。”此人干脆无比,直接无有丝毫客套的开mén见山说道。

    罗帆见得此人方才真身不出,却使用血脉真身跨越了虚空来到自己面前,便知晓这修士乃谨慎之人,对自己更是心怀绝大戒心。

    若非如此,此时跨越虚空而来的,便不会他的血脉真身,而是他的的本体而来。

    不过这对罗帆而言也没什么所谓。

    罗帆微微一笑,道:“吾名罗帆,乃域外而来,对此天地的了解一片空白,yu与道友论道一番,增长见识,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那人一听,不由得面sè大变。

    “阁下居然是来自域外?这怎么可能?”那蛟垣惊呼。

    罗帆微微一笑,这些话语却并不是什么问话,自然也不需要他怎么回答了。

    蛟垣方才发出那么一句惊呼,也只不过是听到逆反他观念的话语之时,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心灵排斥的反应而已。却并非真的要罗帆回答,过得好一会,他的心情平息下来,理智回归,终是恢复了平静。

    蛟垣在这子母星系当中,乃是修为、境界都达到最高层次的存在。

    这整个子母星系之间在修为上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修士,不出十指之数,自然有着超乎想象的自信,目光也同样惊人无比。

    罗帆虽只是那般一句话语而已,但这人却从罗帆神sè,态度,眼神,动作之中看出了无数细节,心中已是大概相信了罗帆所言。

    只是,虽已是大概相信,但毕竟无法完全确信。

    必要的试探还是需要的,若只是凭借这人的一句话便死心塌地的完全相信这人是来自域外,来此为的乃是与他论道,那他便不是自信,而是愚蠢了。

    “阁下所言实在惊人,非是本人不信任阁下,而是事关重大,是在让本人不得不谨慎,得罪了。”蛟垣神sè肃然的道。

    说着,他向罗帆微微示意,慢慢抬起右手,渐渐的将那右手高举到头顶。

    猛然五指张开,爆发出一阵无法形容其强度的空间涟漪,向着那手掌的四面八方崩散而出,让周围的景象都变得微微扭曲、虚幻无比

    这天地之间充斥着的无穷阳和之气在这一瞬间猛然一变,刹那间便被赋予了某种奇异的灵xing。

    这种灵xing掌控着这无穷阳和之气,让这些阳和之气猛然以某种玄奥莫名的方式在虚空之间各自凝聚,化为了无数神魔围绕着罗帆张牙舞爪的嘶吼着,诅咒着。

    天空,在这一瞬间似乎已经黑了下来。

    整个天地之间,充斥着一股足以将天堂化为地狱的杀意

    阳和之气乃是一种奇异元气,本质上比起后天天地元气要高上一些,比起先天元气要弱上一些,却并非一般生灵想象中那般光明、和顺,而是包含着几乎一切种类的,能够在其他元气之上所能找到的特xing。

    之所以称之为阳和之气,也只不过是因为其中的阳和特xing较为强大,较为明显而已。

    在那蛟垣五指张开的瞬间,那周围数千里范围之内的阳和之气,便已是将其种包含的萧杀特xing发挥到极限,将其中的阳和特xing压到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地步

    便在此时,蛟垣张开的手掌猛然向着罗帆覆压下来。

    那速度,那声势,简直便如九天之上忽然有着一颗星辰忽然坠落一般

    随着其手掌的覆压,周围那因为阳和之气被赋予了某种灵xing而生成的无数神魔好似听到了命令一般,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直冲而去,并在这过程之中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力量,要将罗帆撕成无数碎片

    只是刹那间,原本一片祥和的山峰,便化为幽冥鬼蜮

    那些神魔虽只是阳和之气凝聚而成,但却如同实质一般,其内部jiāo织着无数玄妙的奇异纹路,好似是阵纹,却又更加简单,更为简陋。

    这些神魔虽一出现便是成千上万,密密麻麻,但每一头神魔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却都绝对不弱,若是硬要比较,每一头神魔所爆发的力量,至少都要比起后天金丹真人强上百倍

    这密密麻麻的,成千上万的神魔向着罗帆冲来,便好似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金丹真人向着他冲过来一般

    这声势,足以让心志不够坚定的修士心神崩溃,不待那神魔攻击,便走火入魔而亡了。

    但对于罗帆而言,这些却只如同微风拂面一般,根本不能ji起他心神的一丝丝bodàng。

    后天金丹真人即便是在这个星球之上也绝不算是弱者,至少也能够自由生活下去了,对于那地球之上更是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但对于罗帆而言,却弱小得如若蝼蚁即便罗帆站着不动,不运使力量抵挡,任凭他们攻击,这些金丹真人怕也不能伤害到他身躯的一丝一毫。

    在没有任何威胁的情况下,这相当于金丹真人的神魔便是再多,他也绝不放在眼里。

    不过,即便是不将这些神魔放在眼里,但对于这修士能够一刹那间凝聚出如此众多的神魔出来加入攻势之中,罗帆还是颇为赞叹的。毕竟,这些神魔的出现,并非那修士真正的战斗主体

    那些神魔,也只是力量jidàng之下,自然让周围的阳和之气产生一些灵xing,自然凝聚而成罢了,这修士真正强大的攻击,还是他的那只手掌,那只好似星辰从九天之上坠下一般的手掌

    那手掌速度之快,几乎划破了虚空。

    刹那间,便已是带着那修士的身躯越过数丈距离,直接来到罗帆头顶,要将罗帆从头到脚的直接从这片时空之中抹去

    空间,在这手掌之下如同橡皮泥一般,被随意的cuorou着。

    此时此刻,在罗帆身体周围的空间已是变得如同金刚石铸成一般,那坚固程度,甚至便是罗帆也感到微微有些窒息

    罗帆见此,却没有丝毫的恐慌,甚至脸上还现出了一种喜悦的笑容。

    这种笑容并非装十三,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无法形容的喜悦

    因为,通过这修士这般的一掌,罗帆却看到了一丝丝以往所不曾想过的,虽不甚高深,却能开拓他一点思路的阳和之气的奥妙

    这一丝丝能够开拓他一点思路的奥妙,并不算高深,甚至对于这个子母星系的修士而言简直便如同常识一般容易理解,但却已是足以让罗帆喜悦莫名了。

    因为,罗帆无比了解,自己本身的道行境界已是达到一个极高深的境界。

    而在地球宇宙之中,因为之前那般漫长的一段时间通过不灭烙印体悟符文体系,他对于这地球宇宙的种种大道玄奥都有着相当的涉猎,即便是对于这他以往并不怎么关注的阳和之气,他也自认为有着超乎常人的体悟。

    在这等情况下,获得一丝丝能够全新的,能够开拓他思路的奥妙,这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而这般收获,虽不算巨大,但也足以证明他游历宇宙的想法乃是正确的,有效的,这怎能让罗帆不感到喜悦?

    在心中喜悦之下,罗帆随心改变了之前的想法,轻轻抬手往上一指。

    刹那间,无穷符文从他手指之中冲出,在虚空之中jiāo织变幻,刹那间便化为一只比起那蛟垣的手掌还要大上一大圈的符文手掌,轻飘飘的便迎上了那蛟垣

    那蛟垣面上神sè大变,眼中透出一股骇然。

    到了他这一境界,所谓的虚荣心,早已完全被抛在九霄云外了。因此,罗帆用一只手指随手往上一指来应对他爆发最大威能的攻势,他却并不曾有着被侮辱的愤怒产生,反而是因为这人表现得如此轻松,如此的从容,而所发出的攻势又是如此恐怖而感到一种由心生出的惊骇。

    这种惊骇之下,他周身力量涌动,血脉真身体内的阵纹更是刹那间一个bo动,这子母星系唯一一颗恒星在这阵纹bo动之下,似乎也产生了微微的震动,一股无形无质,却又强悍至无法想象的力量跨越虚空,似乎没有经过任何渠道的降临在那血脉真身身上,让那血脉真身拍出的那一掌威能瞬间增强了十倍以上。

    便是那手掌之下凝滞的空间,似乎也猛然坚固了十倍,那周围源源不断产生,源源不断向着罗帆冲过来的万千神魔实力更增,威能变得更加的恐怖

    只是,如此种种变化,却丝毫不能让罗帆改容。

    也不曾让他发出第二招只是任凭那手指发出的符文手掌去应对。

    他们两人都非世俗武者,那血脉真身的手掌与罗帆发出的符文手掌似乎只是手掌对撞,要硬拼力量一般。但事实上那两只手掌在冲击的过程之中,各自有着千百万变化在瞬间呈现。

    这其中每一种变化拿出来,便足以让任何一名世俗武者踏上修道之途,这个星球之人或许能够由此而无处修成血脉真身的法mén,而在地球之上的武者或许能够从之无处修成金丹的**

    此时此刻,若是细细区分,那符文手掌与血脉真身的手掌之间,似乎有着无数光影在闪烁着,这些光影似乎是一个个的世界一般,其中有着无穷生灵分成两个阵营在不断的攻伐着一般。而随着两只手掌的接近,这些世界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在诞生,又以更为快速的速度覆灭,便好似这些世界的存在便是专mén为了演示那两只手掌的力量是多么恐怖,攻击又是多么玄妙一般

    这些世界,自然并非真实的世界。

    罗帆此时虽已是达到凝聚合道三huā的境界,距离传说中的大罗也只是一步之遥,若是全力战斗,或许还可能真的诞生出这些世界,但他此时所使用的却只是随手一指的力量。那符文手掌的力量顶多也只是占他本身力量的数万分之一而已,又怎么可能做到全力战斗方才勉强可能产生的变化?

    而那蛟垣虽在这子母星系之中乃是修为最高的十来人之意,几乎能算是不死不灭,但也只是相当于后天无漏金丹的层次而已,最多最多,也只是相当于洪荒天地的真仙之境,又那里可能做到随手创造出那一个个世界?

    那一个个的世界,事实上却只是一种虚影,一种气息jiāo织形成的幻象罢了。

    但,即便只是幻象,也是一种惊天动地的神通了。在这个子母星系的传说中,自古以来,也只有寥寥数场战斗之中能够有着这种幻象出现而已

    而能够打出这种出现幻象战斗的存在,最终必定成就惊人,至少也能突破星球而去,真正脱离这星球的限制,最终达到一个此时的蛟垣也无法想象的境界之中去

    若是平常,看到这种幻象,那蛟垣必定是jidàng莫名,完全忘记战斗。但此时此刻,他却完全无法去注意哪些幻象

    此时的蛟垣全部心意,都凝聚在罗帆随手一指发出的那符文手掌之上。

    那符文手掌上面的符文密密麻麻,jiāo织成为无数的痕迹,形成了如同血rou实质一般的手掌,在向着他拍过来的过程之中,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千万种震dàng。

    这些震dàng蕴藏了无穷奥妙,每一次震dàng,都好似jidàng这虚空,jidàng着时光,改变着某种冥冥中他认为理所当然的规则,让他生出自己只要一个不小心便会瞬间被抹去的感觉——这种被抹去却非是这星球以往战斗的那种抹去,那种抹去对于如今的蛟垣来说并无多少威胁,即便被抹去,也只需一段时光的修养便能重生。此时这种被抹去的感觉,却连这种重生也绝不可能出现,被抹去,便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从此消失在这宇宙之间了

    这种随时可能面对死亡的感觉,让这蛟垣如何有心思去关注这种以往历史之中唯有大前途的修士相斗方能产生的幻象?

    蛟垣的神通毕竟惊人,战斗经验也丰富无比,最终还是抵挡住了那符文手掌的无数变化,自己的手掌最终还是拦住了那符文手掌。

    两只手掌无声无息的接触在一处。在两者接触的瞬间,周围的虚空如同豆腐堆积而成一般猛然化为无数比起之前那蛟垣在山dong之中所造成的更为细小的反空间粉尘,向着四面八方飘dàng而出,扫遍方圆百丈。

    而周围的那万千神魔被这些粉尘包裹的瞬间,所有神魔的灵xing瞬间被剿灭,那些神魔之躯重新化为无穷阳和之气,轰然崩散。但却并不曾透出外界,而是被那空间粉尘彻底吞噬,好似从不曾出现过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帆此时已是凝成了合道三huā,那无垢无漏的威能超越了还处于先天无漏金丹那一层次不知多少倍,周围的空间粉尘对其而言,与真正的粉尘却也并无太多的区别,在靠近其身周三丈范围的瞬间,便如同撞上了一层无无可破的屏障一般,只能顺着那一层无形的屏障流淌,无能进入其身周三丈范围之内

    至于那蛟垣,在手掌与那符文手掌接触的瞬间,他的整只右手手臂便从手掌到肩膀同时化为粉末,其七窍更是刹那间鲜血直喷,款如同七道血红的喷泉凭空出现在他的头上一般

    只是,也仅此而已。那周围的无穷空间粉尘虽然威能惊人,但在他眼中却并不算什么威胁。毕竟他已能将破碎虚空运用得出神入化,在那空间粉尘包裹住他的瞬间,他身形微微一震,便已是顺着那空间粉尘一钻,消失在原地,直接出现在距离百丈之外,形象虽说狼狈无比,但却都只是被罗帆发出的符文手掌冲击所造成的。

    “道友的神通绝非这天地的手段,本人对道友是否来自域外已无任何怀疑了。”那蛟垣站定之后,干涩的道。

    虽说并无什么虚荣心,但他毕竟是被对方随手一指所败而变得如此狼狈,这对在这子母星系之中止有不足十人能与之相提并论的蛟垣而言,又怎么可能当做什么事都不曾发生?

    罗帆听得这蛟垣所言,微微一笑,随手一拂,周围原本已经在渐渐消退,渐渐恢复的空间粉尘瞬间便完全恢复原本的完整状态,重新变得平静无比。

    之后,他方才说道:“道友之神通着实不凡,即便在域外世界也少有能及之辈。”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