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修门八祖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修门八祖

    第六百四十七章修mén八祖

    那蛟垣一听罗帆此言,面上稍稍好看一点。手、打吧倒非是真的便如此相信了罗帆所言,他还没有这般天真。

    不过罗帆能够说出这些话语,已是足以表示罗帆的态度,正是他的态度,方才是让这蛟垣面上神sè稍稍好看的原因所在。

    将身体一晃,这蛟垣的身躯之上便有无数力量凝聚,他那因为方才与罗帆对了一掌所造成的伤势刹那间被消除,整只右手好似虚空造物一般凭空被构筑出来。

    这构筑出来的右手与之前并无任何一丝丝的不同,甚至便是上面的衣袍也并不曾有丝毫改变,便好似之前的手臂化为齑粉只是幻觉一般。

    这出现在此处的蛟垣虽看起来如同实质,甚至能够喷涌出鲜红的血液,如同真实rou质一般,但事实上却也只是血脉凝聚无穷阳和之气凝聚而成之物。

    虽玄妙异常,本质上依然是一种能量聚合体,既是能量聚合体,自有自由散聚之能,将那一只右手重新构筑出来,那自然那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虽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此时此刻,这蛟垣的血脉真身所透出的气息,还是比起之前有着一些不多不少的减弱。毕竟,这血脉真身虽能聚散自如,但其中所包含的阳和之气却是固定的,之前消失的那凝聚成手臂的阳和之气并不会因为他一个聚散便重新回来,他想要再度恢复之前的状态,至少也得继续修行数月才可。

    将右手凝聚出来之后,那蛟垣十分光棍的邀请罗帆前往他的dong府。

    毕竟,通过之前的试探,这蛟垣早已明白,自己的实力相对于罗帆来说便如同蝼蚁一般,罗帆想要将自己灭去,那难度比起碾死一只蝼蚁怕也不会难多少。

    相对而言,数千里距离对其来说绝不是什么障碍。

    若是眼前这人要对自己不利,自己在数千里之外dong府之中的本体也绝不会有任何抵挡能力,在那里和在这里根本不会有任何不同。

    倒不如大大方方的邀请罗帆前往那dong府之中。

    而且,这般做还有着另外一个好处,那便是看罗帆是否真的坦坦dàngdàng。毕竟,他的dong府之中也与这星球的其他任何修士的dong府一般,布置了不知多少禁制,有着不知多少奇异手段存在着,而其中并非都是攻击手段,若是罗帆真的能毫不介怀,那便证明真的对自己没有什么想法——任何修士,哪怕实力再强,若是心中有鬼,都绝不会忽视他人dong府可能出现的种种手段的。

    罗帆微微一笑,点头同意了。

    不说他并没有对这蛟垣有着什么想法,便是真的有想法,他也绝不介意直接进入那蛟垣的dong府。

    毕竟,他的道行早已远远超脱了蛟垣的想象。

    那蛟垣的dong府之中虽说隐藏着无数禁制,拥有种种对敌手段,甚至有些能够让蛟垣将比其强大数十倍的存在送往异度空间,但那对超越这蛟垣不知多少万倍的罗帆而言,却都算不得什么,他便是站着不动任凭那dong府的一切手段施为,都绝不会受到任何损伤,在这等情况下,他又有什么可担忧的?

    当下,那蛟垣与罗帆一同,划破虚空,不一会便来到那一个山dongdong口。

    便在罗帆与那蛟垣即将踏入那dong府之中,开始论道之时,罗帆忽然微微一顿,若有所思的向着蛟垣望去。

    那蛟垣起先不明其意,但很快的便感应到了什么,面上神sè也猛然一变,转头向着南方虚空望过去。

    只见得便在那一瞬间,一只遮天蔽日的爪子破空而出,向着这蛟垣dong府所在的这座山峰疯狂覆压而下

    “哼”那蛟垣冷哼一声,将身一晃,便化为一头万丈长短的蛟龙,身躯一扭,周围虚空一震变幻,整个天空刹那间便完全黑了下来。

    接着,那蛟龙抬头张嘴,向着上方一声咆哮。

    无穷雷霆如同一张铺天盖地的天罗地网一般,直接将那破孔而来,遮天蔽日的爪子完全裹住

    这座山峰所在之处的阳和之气浓度比其他地方要浓郁千百倍以上,此时这雷霆组成的雷网在成型的瞬间,便疯狂的chou取着之sè山峰周围内外的所有阳和之气,让这雷网的威能不断增长,只是瞬息之间,便增长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在这雷网之中的那爪子原本带着的力量已是足以让虚空裂开,但此时此刻,被这雷网包裹住,居然如同一只陷入钢铁之中的苍蝇一般,根本无法动弹,便是那因为爪子而被带起的虚空裂缝也在这过程之中重新凝合,变得无比平整。

    只是瞬息之间,这原本抹杀一切的爪子便好似陷入琥珀之中的苍蝇一般,凝滞在半空中。

    “龙祖蛟垣,果然不同凡响。”一声悠然的话语透过虚空,从不知多遥远之处传递而来。

    这星球之上,能够将血脉真身凝聚出阵纹,与整个星球相合的存在都是从远古活到今日的,寿命悠长无匹的存在,自是拥有无上威名。

    这蛟垣在这星球之上至少生存了有数千万年之久,甚至龙属的血脉真身凝练之法,都是其所创出,并流传下去的,却被整个星球知晓其根源的修士尊为龙祖。

    除了蛟垣之外,这星球之上还有着七名被尊为祖的强大修士,只是除了他之外的七名修士,却都自开辟出了一个个宗mén,有无数徒子徒孙,势力巨大得超乎想象,却非他这般只是形单影只,便是弟子也唯有寥寥数人而已。

    那蛟垣所化的蛟龙身躯一扭,在上方将那铺天盖地爪子裹住的那雷网便猛然一绞,将那一直爪子绞成无数碎片,重新化为无量阳和之气,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出。

    “原来是熊祖当面。不知本人如何得罪熊祖,熊祖居然要将我山mén直接覆灭。”那蛟垣至此方才将身一扭,重新化为中年修士模样,抬手一招,将那雷网一收,化为手掌之上的一个雷球,淡然说道。

    便在这时,虚空微微dàng漾,一名骨瘦如柴,看起来如同风烛残年一般的老者凭空出现在百丈之外的虚空之上。

    这老者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好似平常在村庄之中随时出现的老汉一般,根本看不出其有任何力量,更无法将之与那所谓的熊祖联系在一处

    “呵呵,你我虽同被天下修士尊为修mén八祖,但千万年来却从未谋面过,此次我有一件大事要与阁下相谈,却不得不试探一番,还望龙祖恕罪。”那老者呵呵一笑,对方才的jiāo锋好似毫不在意一般云淡风轻。

    蛟垣一听,不由得悚然。

    修mén八祖,乃是他与其他七名被天下修士尊为祖的修士共同的称呼,他们相互之间事实上并无太多的jiāo情,即便是千万年来各自知晓彼此的存在,却也极少有关联。

    此次这座下有数十弟子,更是数个天下mén派共祖的熊祖亲自到来,甚至不惜直接攻击,冒着直接翻脸的危险来试探他的实力,这让蛟垣怎能不惊骇于这熊祖所言的要事?

    若是平常,这蛟垣必定十分有兴趣与这熊祖相谈,但此时此刻,刚刚被罗帆随手一指抹去自己几乎算是最强的攻击,蛟垣已是郁闷无比,此时又凭空被那熊祖出手试探,虽结果是自己占了上风,但他xing子已经起来了,哪里还与这熊祖谈那所谓的要事?

    当下,便直接冷道:“没有兴趣,熊祖请便。”

    说着,冷冷看着那熊祖。

    那熊祖本拟自己说出那句话语这听闻心情颇为温和的龙祖必会请自己进入dong府之中详谈的,却不想事情居然出乎意料,不由得微微一愣,呆滞在那里。

    只是,这熊祖雄踞修mén八祖数千万年,又岂是等闲?

    当下便反应了过来,呵呵一笑,道:“龙祖何必如此,方才出手试探确实是在下不对,只是那也不过是此事关乎天下大运,不得不确信阁下有参与此事之力而已,却是不得不为,若是龙祖心有不喜,不如也打我一掌如何?又何必如此?”

    这熊祖已是将话语说到这地步了,那龙祖即便再不爽,却也不好不顾身份的离去,更不好真的如那熊祖所言的打他一掌,想来想去,道:“此事既然如此重要,想必不会如此快决定,今日我有友人在此,过得数日我等再谈吧。”

    却是想要直接将这熊祖打发走,免得在面前看着烦闷。

    那熊祖似乎直到此时方才发现了罗帆,微微一笑,道:“这位道友很是面生,不知如何称呼,能与龙祖为友,定有惊天神通,若是道友不弃,也可加入此事。”

    罗帆自方才开始便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事情发展,此时听得那熊祖的话语,微微一笑,道:“吾乃域外而来,却不好参与这星球之事务,参与之事还是算了。”

    “域外来客?”那熊祖微微一惊,重复了一句,用一种十分奇异的眼神看着罗帆。

    显然,为罗帆如此直接的说出自己的根源而感到无法理解。

    他却不知,对罗帆而言,这整个星球的一切都只是他增长见识的工具而已,甚至哪怕这星球的一切力量加起来,都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有什么理由对这星球上的任何人隐藏自己的根源呢?

    便是他们知晓自己乃是域外来客又如何?便是他们集中力量来对付自己,那也只是让他有更多的机会见识这时星球的修行系统罢了,又会对他有什么妨碍?

    在怎样都没有妨碍的情况下,他又怎会多此一举的隐藏自己的根源?

    那龙祖蛟垣在听得罗帆直接开口说那句话之后,起先面上神sè一变,也是在为罗帆如此直接的表明自己乃是域外来客而感到惊讶。

    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了,之前罗帆也是直接在他面前承认自己是域外来客,既然在自己面前都如此直接的承认,对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了——毕竟,对罗帆而言,他与这星球上的其他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反应过来之后,这蛟垣不由现出恍然之sè,同时眼中还有一种奇异的复杂情感。

    虽不曾有太多的想法,被尊为龙祖也并非他自称,但毕竟被尊为龙祖已有数千万年之久,他早已潜移默化的认为自己与这星球上的其他修士完全不同,这整个星球之上能够与自己相提并论的修士也唯有不足十指之数。

    在这种情况下,他忽然发现,在某人眼中自己居然与这星球之上的其他任何人并无什么不同,自己在对方眼中根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这让他怎会真的没什么感觉?

    “道友之坦率实让人惊讶。既然道友乃域外修士,不知道友来此天地所为何事?当然,在下只是好奇罢了,若是有所妨碍,不便言明便算了。”那熊祖微微一笑,对罗帆道。

    罗帆也是一笑,道:“却无什么不便言明的,吾之修行陷入**颈,需见识各种不同的修行法mén增长见识方能突破,故而来此天地yu与诸多同道谈法论道,增长见识一边突破**颈。”

    “原来如此,怪不得方才此处有着巨大的力量反应,原本以为是龙祖正实验功法,原来却是与道友论道产生的动静。”那熊祖双眼一亮,感慨一声。

    那龙祖蛟垣听得熊祖此言,面上神sè微微一变,显然是想到了之前与罗帆jiāo手的那么一招,心中却是颇不舒服,不过却也并不好说什么。

    “既然道友要见识诸多修行法mén,怕是不得不参与我此来所为之事了,因为此事集合了天地最强的数名修士参与,道友若也参与进来,必能见识诸多法熊祖笑道。

    罗帆摇摇头,道:“此事休提,吾乃域外之人,便绝不参与此天地之事,见识其他诸多法mén也绝非非此不可,道友若是有心,便与吾论道一番如何?”

    那熊祖见得罗帆如此滴水不漏,不由得叹息一声,显得颇为遗憾一般,道:“可惜,域外修行法mén是何等模样,在下确实极有兴趣,只是我将为之事关乎天地存亡,却没有时间与道友论道了,可惜,可惜。”

    那熊祖叹息过后,转而对龙祖说道:“既然龙祖有事,在下便三日之后再来吧。告辞。”

    说着,向罗帆微微点头,震开虚空,直接跨空而去了。

    “道友方才为何不同意熊祖之请?我虽不知那事到底是何事,但熊祖为人最为多谋,遍请诸祖所谋之事必定极大,不单单说参与此事诸祖便能让道友见识诸多修行法mén,单说那事怕便足以让道友获得相当大的好处了。”那蛟垣看着熊祖离去,淡淡对罗帆道。

    罗帆微微一笑,道:“参与此事好处虽大,但却涉入了此天地的因果纠缠之中,坏处却是更多。”

    说着,他便闭口,不再说起此事。事实上,罗帆没有说出的话语却还有许多。甚至更重要的原因,便是他还没有说出的话语

    在罗帆来到这星球之时便已是发现,这星球之上的阳和之气含量比起末法时代所应该具有的阳和之气含量浓郁了百千倍之多,显然这星球所处的时代并非是修行时代。

    但,时代的cháo流,在整个地球宇宙而言都是一般的,这星球,必然是要迈入末法时代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这星球所处的时代,乃是修行时代的终结时期,在接下来的数百年、数千年,顶多数万年之间,整个星球将会发生天大的变化

    这种变化,定将让这整个星球的阳和之气含量减少到如今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可能完全消失。

    这,是时代的cháo流,乃是连圣人都无法阻挡的趋势

    而显然,对于这星球上此时存在的众多修士而言,他们的使命,便是阻止这种变化,无论他们如何行事,如何努力,所有的目的,都是为了阻挡这一时代cháo流,为了让修行时代继续留存下去这是这修行时代本身对于时代cháo流的反抗,也是如今这整个星球之上的修行界如此繁盛的根本原因所在,却无关那众多修士本身的谋划。

    所以,可以说,无论修mén八祖如何谋划,想要行的要事是什么,最终都会成为阻挡时代cháo流的力量。

    而时代cháo流又岂是那么好阻挡的?便是圣人都需要谋划以百亿年计算的时光方才能够最终爆发出足够动摇时代cháo流的力量,这所谓的修mén八祖顶多只是相当于真仙之境,更只是谋划了数年,数十年,便是骇人听闻的达到数万年之久,相比之下也只是微不足道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动摇时代的cháo流?

    因此,罗帆甚至不需要听他们所谋划的到底是什么事便可断言,他们所为之事绝不可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即便不是完全失败,最终结果也必定与他们期待的有极大的区别而这些参与者,更极有可能在此事过程之中受到极大的损失,便是身死道消,也并非不可能。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的脑袋又没有进水,又怎么可能参与那事?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