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三日论道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三日论道

    第六百四十八章三日论道

    祖虽不知罗帆心中如何算计,但却也知晓说到此处,罗帆已是再不可能给他更多的答案了。当下便不再多言,与罗帆进入dong府之中。

    论道,对于罗帆与那龙祖而言都不是什么陌生之事。

    因此却也不用多说,那龙祖直接将自身的血脉真身一震,化为一团鲜红得如若鲜血一般的云团悬浮在其头顶,一亩大小,bo涛汹涌,透出一股极强的龙威,上面光影流转,似乎有着无数的人影,无数的龙影住在其中一般。

    罗帆微微一笑,念头微动,他修成的那朵庆云便从头顶天灵冲出,在他头顶三尺之上形成了一团同样是一亩大小的庆云,这庆云清亮如水,剔透无比,在上方拖着三朵带着hun沌sè泽的青莲。

    罗帆原本的庆云自非如此大小,原本的青莲也非是如此大小,只不过这龙祖蛟垣居住的这个山dong虽号称是dong府,毕竟不如罗帆在洪荒天地所布置的dong府,并不曾拥有能容纳超越dong府本身体积物质的特质,而且也是为了稍稍给那龙祖一点面子,免得因为差距太大,让龙祖面上不好看。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将自己的庆云压缩到了此时这等体积。

    即便已经将庆云压缩到如此体积,那龙祖蛟垣待得罗帆头顶庆云出现,依然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惊。

    他的血脉真身所化的云团自然与罗帆所化的这庆云在本质上绝不相同。

    那血脉真身所化的云团可以说乃是他的另一具身躯,其中包含的玄奥,便是血脉真身的玄奥,即便这蛟垣不愿意,也只能将其中一些较为紧要的奥秘隐藏,却不能有任何的虚假,更不能让别人不知自己有所隐藏。

    因此,这一朵云团之上的力量xing质,与这蛟垣本体根本便一般无二,便是其最根源的道的展现

    而罗帆的这朵庆云一出现,这蛟垣便感应到那庆云之上所透出来的,一股与罗帆本体没有一丝一毫相似的气息

    那庆云,便好似一股信息的聚合,好似是一股气势的凝聚体,其上虽包含了无穷奥妙,无限道理,但那些奥妙,那些道理,却如同一本控制在对方手中的书本一般,能够随意的掌控,隐藏、虚构,也只是最简单的一种特xing而已……

    这,已是透出了眼前这人所修行的法mén与这天地的巨大区别,这怎能让原本心中便有所猜测的蛟垣不感到震惊呢?

    “如此看来,这论道也不一定只对此人有好处,怕对我也有着不少好处,或许这次能够让我突破这数十亿年来不曾有任何修士突破的至境也说不定呢”这蛟垣心中不由得振奋起来。

    原本他与罗帆论道也只是因为罗帆的实力强悍无匹,让他无法抵挡,不得不为而已,但此时此刻,他发现其中隐藏的好处,那态度自然变得主动起来。

    那头顶的血云微微翻涌着,向着罗帆头顶之上的庆云靠了过来。

    罗帆微微一笑,闭上双眼,意念凝聚在头顶的庆云之上,微微处理一番庆云之中包含的玄奥之后,催动庆云,向着那蛟垣头顶的血云迎了上去。

    他加载在那庆云之上的玄奥并不曾有丝毫虚假,但却隐藏了许多。其中包含的,顶多也便是他在这地球宇宙所悟出来的,一些金丹修行之法,其中包含着先天与后天,但最高境界却都只是到达无漏金丹这一层次,那三huā聚顶之奥妙,却被他给隐藏起来了,更不曾包含任何关于洪荒天地修行的哪怕一丝丝信息。

    这这倒不是罗帆想要占便宜,而是因为罗帆与这蛟垣的差距实在太大了,按照罗帆所推断,以这蛟垣所悟得的大道玄奥,他随手创出来的后天金丹修行之法便足以抵过了,更何况还有着那先天金丹的修行法mén?那又岂能称得上是占便宜?

    罗帆的庆云与那龙祖头顶的血云渐渐接触在一处。

    刹那间,虚空微微一震,隐隐间似乎有着无数龙yin虎啸,无数仙音梵唱在这山dong之间回dàng。

    那血云与庆云相互jidàng之间,生出了一股股莫名的异香,那异香如兰如馨,并不浓烈,却给人一种心旷神怡之感,让人闻到之后心灵也变得通透明澈起来。

    刹那间,罗帆与那蛟垣心神意念之间同时流过无数的光影,无数的文字,无数的纹路,无数的法诀,无数神通……

    却是在那庆云与血云jiāo织的瞬间,那庆云与血云之中所包含的信息,奥妙,开始向对方敞开,以一种无比玄奥的方式流过对方的心神意念之间,没有任何阻碍,没有任何保留

    “原来如此……”罗帆此时心神意念之间充斥着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那龙祖被尊为修mén八祖有数千万年之久,其修行的时间还要在这之前不短的一段时间,其道行境界在罗帆看来虽不怎样,但他对这星球的认识,却可以说得上是这整个星球之上最为深入的修士之一。

    此时此刻他将自身的修行奥秘敞开,自然而然的便让罗帆感应到其对这天地,对这星球,对这星系的认识。

    这些认识对这蛟垣而言,因为自身的眼界问题,或许十分朦胧,十分模糊,让他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在罗帆看来,一切却都是那般的清晰,甚至让他刹那间便看到了这星球的修行本质,让他看到了这星球如何从无到有发展到如今这般繁盛完善的修行体系

    在这龙祖之前,这星球自然也有着修行界。

    甚至,在他之前修行界所修行的修行法mén,也依然是这等血脉真身的修行法mén。

    他虽被尊为修mén八祖之一,却也只是因为它将过望种种有关龙属血脉的修行法mén整理,创新,完善的缘故而已。

    却并非真的是他开创了这一mén修行之法

    与他相同的,其他同属修mén八祖的七祖,什么熊祖、水祖、禽祖之类的修士,也与他类似,也都只不过是整理完善了某一属别的修行法mén,顶多也便是开创出以往所没有的,能够直指所谓的“不死不灭”这一境界的具体修行法mén而已。

    这虽已是极其难得,可以称得上是天纵奇才,万古难寻,但却也入不得罗帆之眼。

    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那龙祖蛟垣灌输而来的那无穷信息按照某种无比玄异的方式开始重组再构,渐渐的构造出了一个越来越完整的世界。

    这个世界天圆地方,其中有天,有地,有山,有水,有着无穷奇异的生灵在其中生存着。

    这些生灵各自蕴藏着种种莫名的血脉力量,不断的修行,不断的成长,将那血脉不断淬炼,不断提纯,最终化身而出,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超脱身死,融入天地。

    而在这无穷生灵之中,有一种血脉力量在这过程之中提升到了某一个境界,打破了生死之间的界限,真正与天地合一,从此不死不灭,拥有超越其他绝大多数血脉力量的威能

    这,便是这龙祖所属的蛟龙血脉也是他的创法来源。

    这龙属血脉在打破生死之间的界限之后,不断的吸收其他种种血脉蕴含的奥秘,将之提纯,渐渐的提炼出血脉力量的本质,创造出了种种能够推而广之,将其他血脉力量也转为龙属血脉力量的法mén,从此自成系统,成为一种惊天动地的修行系统

    这整个过程持续了不知多少年之久,其中展现出来的每一点血脉的变化对罗帆而言,都是一种难得的体验,虽不一定能够超脱他以往的见识,但却不断的拓展他以往的某些未曾深入思索的想法,让他对血脉的认识不断的深入着,渐渐的居然有一种豁然的感觉。

    这虽只是一种感觉而已,不能让他真正的获得见识上的突破,但已是让罗帆颇为满意,觉得此行不虚了。

    毕竟,这种豁然,已是打开了他的一点思路,让他想到了某种继续延伸下去可能突破自身见识的方法,只要有着这种认知,对罗帆而言便已是达到了目的,日后的见识突破,几乎便已经是可以预料的了。

    罗帆在这边已是微微满足,那边的蛟垣却陷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撼之中

    罗帆虽只是透漏出后天金丹与先天金丹的修行法mén而已,不曾包含其他太多的大道玄奥,但其中对两种金丹的根源却展现得无法形容的清晰,甚至,若是环境徐口,都能让任何一名未曾修行的愚钝之人都轻松的从他展现出来的这些信息之中修出这两种金丹

    在这等情况下,这能创出无数功法,总结整个龙属修行根源的龙祖蛟垣只是稍稍一留意,便通晓了那两种金丹的修行本质

    而正是这种通晓,让他生出了这等前所未有的震撼。在这刹那间,他在论道之前的一切不满,一切憋屈都完全消失,甚至转化为一种难以形容的庆幸、喜悦。

    “这天地间,居然还有这等直指大道的修行法mén?这后天金丹倒还罢了,虽有未尽之意,但最终成就或许也与血脉真身的修行法mén相差不多。这先天金丹却是惊天动地看那模样,只是成就金丹,便已是比我如今强上不知多少了,若是成就所谓的先天无漏金丹,那怕是一指点破这整个天地都能做到不可思议,不可思议”那蛟垣心中狂叫着,“还好这人之前找的是我,若是找的是其他人,我岂非这一生都不能见识到如此玄妙的修行法mén了?”

    蛟垣心中喜悦无比,脸上自然而然的现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笑容。

    他头顶翻涌着的血云翻涌更为剧烈了。

    那原本他打算隐藏起来的种种修行奥妙,在同一瞬间向罗帆敞开,却是再无任何隐瞒,任凭罗帆牟取。

    这蛟垣被尊为修mén八祖,其道行高深,能演化无数修行法mén只不过是一个前提,若是他本身的气度不够,也绝无可能被列为修mén八祖之一。

    这种情况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这天地间能够与蛟垣相提并论的存在单单蛟垣所知便有十名左右,除此之外定然还有着一些隐藏起来的,不为他所知的高人存在,但被尊为修mén八祖的,却只有他们八人而已,从这点上便可看出这蛟垣的气度绝不简单了。

    正因其不简单的气度,在自认为获得了超乎想象的好处之后,这蛟垣却也不愿意光占便宜不付出,直接将自身最为珍贵的修行奥秘直接向罗帆展现出来

    便在这蛟垣改变自身主意,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一切修行奥秘展现出来之时,罗帆便已是有所感知了。

    只是,这些修行奥秘对那蛟垣而言乃是最为珍贵,在以前甚至决定永远不会向第二个人提起的奥秘,对罗帆而言却是最无价值的。

    因为,这些奥秘,都是有关大道玄奥的体悟,乃是这蛟垣这数千万年来所悟得的,有关这地球宇宙的本源法则,对那冥冥中的大道的认知

    这些东西,对蛟垣而言,重要无比,但对神魂深处拥有不灭烙印,更是通过刺ji不灭烙印,体悟其中包含大道玄奥万万年的罗帆而言,几乎都是他所体悟过的,甚至都远远不如他所体悟的深入,这对他又有什么意义?

    不过,罗帆在感应到这变化,脸上还是现出淡淡的笑容。

    即便这些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意义,但那却代表着这蛟垣对他已是毫无保留,从而也可以看出这蛟垣的为人如何了。

    罗帆虽不在意对方的为人,只需要对方能够拓展他的思路,让他的见识有所增长便足够了,但若是与自己jiāo流之人是一个自己欣赏之人,是一个能够让自己感到给他好处不会心有不甘之人,那自然是更好了。

    这蛟垣在获得好处之后,能将自己最为珍贵的东西拿出来,这自是让他颇为欣赏。

    这一场论道持续了三日三夜,便停了下来。

    他们两人头顶jiāo织在一起的庆云、血云重新分离开来,各自悬浮在蛟垣与罗帆的头顶三尺之上。

    罗帆脸上固然是若有所得的神sè,那蛟垣脸上的神sè却已是一种恍然大悟,好似mimi糊糊千万年终于一招看清天地真相一般的大悟。

    恍悟良久,那蛟垣头顶的血云猛然一转,重新化为蛟龙,微微一震,融入他背后的虚空之中,再度变得似虚似实,好似幻影一般的奇异存在。

    而罗帆却早在那庆云与血云分开之时,便已是将那庆云收回识海,此时面上神sè淡然,等待着那蛟垣。

    蛟垣将血脉真身收回之后,站起身来,向罗帆躬身行了大礼,道:“在下虽被尊为修mén八祖之一,却直到今日方才见得大道法mén,道友大德,请受在下一拜。”

    说着,便拜了下去。

    罗帆微微一笑,摇了摇头,知晓眼前这人心志坚定,此时既已说出,便必然会拜下,自己若是阻止却是有些不尊重,而对他有些欣赏之人而言,他却不愿不尊重,故而也不阻止,任凭他拜下之后,方才抬手将他扶起,道:“道友何必多礼,你我论道,各有所得罢了。”

    “非也非也,以道友之能,只要在这片天地之间呆上一段时间,在下所知晓的一切对道友而言便再非秘密,但道友所知晓的大道法mén在下哪怕huā上百亿年,怕也不能将之悟出,如何能够对等等同?可惜在下所知有限,却不能有丝毫事物能回报道友,实在心中有愧啊。”龙祖蛟垣叹息道。

    罗帆微微一笑,刚想要开口说话,便感觉到一股气息从远处跨空而来。

    瞬间知晓,三日时光已到,那熊祖却要再次到来,延请龙祖去参与所谓的大事去了。

    他不愿再与那必败的阻拦时代cháo流之事有所纠缠,因此,便对龙祖蛟垣道:“各人所得各人知晓,道友怎知我所得比不如你?此事不需再提,此时道友有客到,我等论道也正好结束,吾便告辞罢。”

    说着,点了点头,抬步虚跨,一步跨出便已是消失在这dong府之中。

    这dong府之中隐藏着的无数禁制便如同不存在一般,根本没有被触动分毫,更不能对其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影响,任他随意出入穿梭

    对于这点,虽早有所料,但当罗帆真的如此轻松便跨空离去之时,那蛟垣依然现出一种莫名的神sè,更为觉得自己以往乃是井底之蛙,只见得一个小小的井口便已是自命不凡,实在可笑了。

    又过得好一会,蛟垣方才感到在dong府之外有着一道气息破开虚空凭空出现。

    那气息他三日之前方才感应到,正是那熊祖的气息。

    心念微微一动,他对罗帆感应能力之强更是震惊。

    破开虚空赶路乃是一种无迹可寻的赶路方式,自古以来甚至都无人能够在修士破开虚空飞遁结束之前的任何一刻感觉到那修士的目的地。

    但按照时间推算,那熊祖甚至只是刚刚破开虚空,有着向此处而来的趋势之时,罗帆便已是察觉他的目的地了,这已是完全推翻了自古以来的修行常识,即便罗帆再强,也决不能减少蛟垣心中的震惊。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