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阳和之球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阳和之球

    第六百四十九章阳和之球

    震惊过后,这蛟垣念头一动,抬步一跨,便直接跨越了数万丈的距离,直接出现在dong府之外,在那距离熊祖跨空而来的位置之前数丈。

    这蛟垣的反应速度快速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那熊祖虽先一步跨越虚空而来,但最终却是与这蛟垣几乎同时出现。

    当那熊祖撕开虚空重新现身而出之时,忽然发现他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不由得吃了一惊。

    不过,熊祖毕竟是熊祖,他脸上神sè却并无丝毫变化,只是微微一笑,道:“原想今日会否吃个闭mén羹,却不想龙祖居然亲自迎出,是在让在下受宠若惊。”

    “不必多言,熊祖今日来意,我已尽知。只是我这三日与那域外道友论道却是大有所得,如今一心修行,却根本无有什么心思去管其他任何事,熊祖请回吧。”那蛟垣没有什么心思与那熊祖客套,直接便说道。

    他所说的却也是他的真实想法,并无任何一句虚言。

    这三日来,他与罗帆论道,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看到了一种全新的,比起这血脉真身的修行法mén更为直接的直指大道的法mén,此时此刻心中有着无数的想法,无数的灵感,恨不得现在马上闭死关去从那后天、先天金丹之中创出血脉真身更上一层的修行法mén,哪里有什么心思去管其他事。哪怕这熊祖所为之事真的极有可能是关乎这整个星球的命运,也是一样

    那熊祖听了不由得一愣。

    他与龙祖同为修mén八祖,彼此之间虽并无太多的jiāo情,但毕竟被人相提并论数千万年之久,对彼此的为人,彼此的作风都早有认识,在他想来,这龙祖个xing温和,合大义,若是真有关乎这星球命运之事找上他,他哪怕有再大的事,也必定不会推辞,绝对会放下手中的一切参与进来的。

    却没想到,此时这龙祖并没有听自己说什么便直接拒绝,看那坚定的模样,便是自己说破天去,也绝不会答应。这完全是与他以往的为人不符,实在是让人费解。

    那熊祖一愣过后,皱起了眉头。

    对那龙祖的表现感到惊讶之后,熊祖开始考虑对策。

    他此时所谋划之事着实关系重大,也确实是关乎整个星球的命运,关乎这星球之上一切修行者的命运。也是如此,他方才有信心打动这龙祖,让这龙祖参与进来。这也是他三日之前受挫之后依然不愿放弃的原因所在。

    但此时此刻,他却知晓,自己再说那件事如何重要,如何关系重大,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同为修mén八祖之一,熊祖无比理解龙祖的心态,既然在事情说清楚之前便已经开口拒绝,那便表明了其心中的决心已经坚定到无法动摇的地步。任何话语,任何武力,都已经再无法动摇其决定了

    这熊祖毕竟智谋惊人,想了数个呼吸,便已是想清楚了对策。

    口中说道:“既然龙祖心系修为,不愿分心,那便算了。只是此事却须得借助龙祖的一点血脉,不知龙祖可愿割取一点血脉出来,成此功德无量之事?”

    血脉,乃是这星球的所有修士修行的核心。

    割取血脉,便是割取修行的核心。让修士割取血脉,这对象哪怕是对于这星球之上最为弱小的一名修士而言,都是一件无礼至极的事,更何况此时此刻,这熊祖所面对的,乃是被整个星球所有修士尊了数千万年的修mén八祖之一,龙祖

    在这一瞬间,那龙祖心中涌起了一股莫名的愤怒。

    只是,这愤怒也只是涌起一瞬,一瞬间过后,他便已经想清楚了。

    这熊祖绝非什么庸人,自然知晓这个要求对于他而言代表着什么,但即便是如此,他依然干说出如此要求,要么便是这熊祖看自己十分不起,要么便是自己的血脉对于即将行之的那事极其重要,甚至可能关乎那事的成败

    回想起这数千万年所听到的熊祖为人,龙祖的心神渐渐变得平静了。

    过得良久,龙祖点了点头,道:“本人也不问熊祖要我血脉何事,既然熊祖认为本人的血脉有用,那便拿去吧。”

    说着,他随手一指,他背后的那若隐若现,若有若无的蛟龙便微微一震,从其口中吐出一团血红的奇异存在出来。

    这血红的奇异存在玄异莫名,虽是一团,但却好似一团从一颗顶天立地的巨大奇树身上所割取下来的一小团根须一般,其中有着无数的脉络,好似分成了一根根细小至极的根须。

    这些根须刚出现之时,便好似从那奇树身上随意削下一点边缘一般,显得凌luàn,显得无序。但只是过得一会,这些根须便产生了奇异莫名的变化,开始渐渐的转化,渐渐的重组,不一会已是纠结成为一团散发出某种完整气息的整体出来

    却是这些奇异的根须在离开本体之后,自我调整,自成另一个完整的整体出来

    当此次改变过后,那些根须,已是变得如同一条条具体入微的蛟龙一般,尾部纠结在一处,形成了一团奇异的,细小的球体,这球体之中似有光影闪烁,好似一个世界,一个天地一般。而它们的身躯、头颅,却四面伸展,好似钻入虚空之中,从虚空之中chou取出种种玄异至不可用言语来形容其玄奥的力量出来,融入这无数根须,充入那中央如若世界的球体之中

    这,便是已然凝成血脉真身的血脉本相

    也是这龙祖修行的核心所在

    那熊祖看到这龙祖手中的如此一团血脉,脸上也现出了震撼之sè。

    他所震撼的,自然非是这血脉的玄妙,事实上,这血脉虽是玄妙难测,但他自身所拥有的血脉也绝不会比眼前的血脉稍差分毫,自不会让他震撼。他所震撼的,却是这龙祖居然如此干脆的便将自身修为的一部分,将自身修行的本质直接掏出来送到自己手上

    要知道,这血脉,可是一名修士的修行核心所在啊。

    其中包含的力量,包含的修为虽说占据修士的力量、修为的一部分,但毕竟只是一部分,只需要huā费一定的jing力,耗费一定的天材地宝,huā上一定时间总能恢复过来的。之所以让这血脉变得无比重要的,是这血脉之中包含了修士的一切修行秘密若是一名修士获得了修为比他高的修士的血脉,便相当于得到了那修士的传承。而若是一名修士获得了修为与他等同的修士的血脉,那便相当于抓住了那修士的一切把柄,通晓了那修士的一切弱点想要对付那修士的难度瞬间减小了千倍、万倍

    如此重要的血脉,这龙祖居然只是自己一说,便直接送了过来,这让这熊祖心中不由涌起一股莫名的豪气。

    “龙祖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熊祖躬身一礼,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那一团血脉。

    失去了那一团血脉,龙祖脸sè微微有些苍白,身上的气息也显得有些凌luàn,体内的力量微微散逸,反而透出一股之前所不曾拥有的强大龙威——那是无法完美掌控自身力量的体现。

    见得那熊祖行礼,微微一让,道:“此事乃本人应为之事,毕竟本人也为天地所生众生之一,这天地的命运也与本人相关。”

    熊祖微微一笑,道:“道友之德吾等必铭记于心,日后必有所报,今日一行既已建功,却不好再蹉跎làng费时光了,在下却不得不离开了。”

    龙祖微微一笑,道:“道友自便便是。”

    熊祖又是躬身一礼,转身抬步虚跨,便已是撕开虚空,钻入其中,刹那间便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却是直接离去了。

    在那熊祖离去之后,那龙祖微微一笑,转身进了dong府之中,盘膝坐下。

    那熊祖只知血脉的重要,却不知他经过与罗帆的三日论道,已是有了无数新的想法,自认为能够创出一些弥补血脉真身弱点的法mén出来。此时的血脉对于他虽重要,但那重要xing却远远达不到那熊祖所想的那个程度,他却是损失的起。

    正因如此,他方才那般干脆的送出那血脉。

    若非是这个原因,龙祖或许最终扔回送出血脉,却绝不可能如此干脆……至少也要仔细考虑上数日方才愿意送出……

    念头微微一动,他张口发出无形声bo。

    这声bo远远传出,不一会,便有道道遁光从不远处的几座山峰之上飞shè而出,向着此处dong府而来。那些,却是之前在这龙祖座下听讲的弟子mén人,显然,方才是龙祖发出了对mén下弟子的召唤。

    那众多mén人弟子到来,坐定之后,龙祖方才开口道:“这几日为师与域外道友jiāo流,大有所得,决定闭关炼法,此处有几部玄法,你等在为师闭关期间好好揣摩,不可懈怠。”

    说着,随手一抹,便有着数块血yu从其袖中飞出,落入mén下大弟子手中。

    那众多弟子听得龙祖此言,各自躬身拜倒,祝愿龙祖闭关修行有成。

    做完这些后,龙祖挥退众人,发动dong府所含禁法,整座dong府所在的山峰微微一震,好似瞬间活了过来一般,整座山峰微微开始慢慢的活动起来。

    接着,整座山峰光芒闪烁,直接撕开了虚空,跨空消失无踪,只在原地留下了一片光滑如镜的平地。显然是连同整座山峰一同到达一个秘密的所在,闭关炼法去了。

    ……

    罗帆并不曾去注意那龙祖在自己离开之后的所作所为。

    事实上,此时此刻对其而言,来到这子母星系的基本目标已经是完成了,那龙祖虽是他所欣赏之人,但却并不能牵扯他太多的注意力。

    他在离开那龙祖的dong府之后,撕开虚空,直接向着这星球的深处遁去。

    虽已是基本满足了自己来到这子母星系的目的,但罗帆的好奇心却并不曾得到满足,这星球内部到底有着什么,让这星球表现出如此奇异的种种特xing,拥有着他横跨两个宇宙天地都不曾见识过的玄奇,他却依然不清楚。

    这星球比起地球巨大了数百万倍,地层自是深厚无比。

    罗帆往下遁去之时,只见得许许多多不曾在地球之上出现,却能够在洪荒天地找到痕迹的奇异地形不断的出现着。

    这些虽让罗帆感到新奇,但显然却并非这个星球如此奇异的原因所在,他自不会为之停留。

    如此飞遁足足数刻,当遁过包含无穷地火,足以将这星球哪怕是比龙祖强上千倍的修士都化为虚无的岩浆层之后,罗帆面前的世界忽然豁然开朗

    一个占据这星球大半体积,同样也是地球数百万倍那般大小的一个明亮空间出现在罗帆面前

    这个星球,居然是中空的

    “原来如此”当发现这星球的中空,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忍不住现出一种恍悟。

    他为之前感应发出便能感应到这星球的内部有着一些异常,但这种异常却十分奇异,似乎拥有着某种扭曲时空的能力,让他的感应变得模模糊糊,难以确定这星球内部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方才让他亲自赶来这星球内部查看,想要找到这星球隐藏的秘密。

    此时一看这星球的内部情况,他便瞬间有了明悟,知晓这星球已是在不知多少亿年以前,甚至在这星球修行界还未曾出现,或者更前在这星球还未曾有生灵出现之前,便已是修得了灵识,拥有了不可思议的神通,最终将自身的星体内部的一部分凝练出来,化为一种奇异形式的存在,转化了身躯

    当明白此处,这子母星系的种种有别于地球宇宙其他位置的奇异便瞬间有了解释。

    这星系所拥有的,比起其他位置浓郁上若干倍的阳和之气,根本便非是天然形成,而是这星球修行之时自然凝聚而成。

    正因如此,这星球表面的阳和之气方才会凝聚到那个程度,创造出那等辉煌的修行文明出来。

    而这星球表面的那无数修士之所以能够最终凝出阵纹,将血脉真身与这星球相合,从此变得不死不灭,更是因为这星球本身便是一名修士,便拥有着灵识,拥有着神通,而这些修士无论血脉如何,都乃这星球所诞生而出,与这星球本身便有着紧密无比的联系,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这星球本身的子孙,故而才能与之相合。

    在一刹那之间,罗帆便已经冒出了这许多念头,明了了这星系的最大秘密。

    罗帆停在这巨大的空间边缘,抬目四处一望,便发现了这明亮空间的为何明亮了。

    原来却是在这巨大空间的中央核心之处,有着一颗有万丈直径,散发出无穷光芒的球体存在着。

    那球体看似坚固无匹,好似由这星球最为坚固的一种矿石所构成,但罗帆却一眼看出,那球体根本便是由阳和之气所凝聚而成

    这从球体散发出来的那无穷光芒,更是阳和之气通过某种无比特殊的方式燃烧转化所生成,拥有着剔除一切杂质的威能。

    若是这星球表面的修士获得这无穷光芒之中的其中任何一缕,便能不可思议的将自身血脉淬炼到临近修成血脉真身的程度

    若是能沐浴在这无穷光芒之中数日,怕便是那凝成血脉真身的修士也会不知不觉镌刻上一些简单的阵纹,直接迈过达成龙祖这一层次最为困难的一步。

    这光芒的玄妙之处,便可想而知了。

    这些光芒虽妙,对罗帆自然是没有什么用处。罗帆在虚空之中抬步微跨,身形几步之间便跨越了遥远的距离,出现在了那中央由阳和之气凝聚而成的球体表面之上。

    那无穷的玄妙光芒乃是从这球体发散而出,甚至传递到这空间的边缘都依然明亮耀眼,在这球体表面的光芒达到何等程度便可想而知了。

    罗帆站在那表面上,周围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三丈方圆的真空区域,完全将那周围的光芒隔绝出去。

    显然,在这时巨大的阳和之气球体之上,那光芒的强烈程度已是超越了某个极限,达到了一个自然引动罗帆体内那无垢无漏的程度——也即是说,若是无有这无垢无漏,这光芒至少已是能够伤害到罗帆的身躯……

    看着三丈之外那遮掩了一切视线的光芒,罗帆忍不住暗自赞叹。

    他赞叹的,却非是这光芒本身,而是散发出这光芒的,那脚下的这个阳和之气凝聚体

    此时此刻站在这阳和之气的凝聚体之上,罗帆方才真正发现这凝聚体到底包含了多少阳和之气。

    抬手微微一招,下方便有着一点微尘飞起,来到他的手心上方。

    轻手握住这点微尘,罗帆瞬间便感觉手中微微一重,却是有不下万斤的重量。

    要将原本无形的阳和之气凝聚成这般沉重的微尘,那所需要的阳和之气甚至已是超越了那龙祖一生修行所凝聚的所有阳和之气的百倍以上。

    而此时罗帆的脚下,与这微尘同样特质的存在,足足形成了一个万丈直径的球体……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