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星球衍空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星球衍空

    第六百五十章星球衍空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整个万丈直径的阳和之气球体表面上的一切已是完全被他纳入感应之中,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直接出现一个细致入微的球体。

    这个球体与他脚下的这个阳和之气球体除了外面的光芒之外,却是几乎一模一样

    而正是失去了这些光芒却让这阳和之气球体的一切在罗帆面前再无任何保留。

    只见得,这阳和之气的球体表面并非想象中的平滑模样,而是高低起伏,沟沟壑壑的有着无数的痕迹,将这阳和之气球体裹成了一个好似是由这无数痕迹构造而成的球体一般

    罗帆细细查看这些痕迹,眼中渐渐显出一种恍然之sè。

    这些痕迹,赫然勾成了一个奥妙无比的阵型,形成了一个暗合天地,能与冥冥中的大道形成某种奇异沟通的阵法

    这个阵法的存在,使得时时刻刻的,都有着某种无比玄妙的存在从冥冥之中的大道流出,灌入这阳和之气球体之中,让那阳和之气球体时时刻刻的都在发生着某种奇异的蜕变,似乎要演化着某种更为不可思议的存在一般。

    而构成这阵法的那无数痕迹,便是一道道奥妙非常的阵纹。

    别看这阵法,光看这些阵纹,便已是包含了无穷的奥妙,能够暗合某种规则,更隐隐间与外界的某种奇异的存在相互呼应,正时时刻刻的在借助着某种莫名的力量,促进着阳和之气球体的蜕变。

    这些阵纹,赫然便是那星球表面众多修士在血脉真身能与星球相合之际在其体内jiāo织出来的那一类阵纹

    只是,比起那修士体内jiāo织出来的阵纹,这阳和之气球体表面的阵纹繁复了不知多少万倍,数量更是多了不知多少亿倍以上。

    罗帆在看清这些阵纹之时,便已是明白这阳和之气球体与那星球表面众多修士的关系。

    那众多修士借助与这阳和之气球体相互呼应的特质来保持自身的不死不灭,让自身能够随时重生。

    而这阳和之气球体,却也是在借助着那众多修士的智慧,借助他们的力量,努力的从天地宇宙之间chou取某种冥冥中的至理,努力的提升自身,让自身的本质不断的升华着。

    明白此处,罗帆终是明白,这阳和之气球体,恐怕便是这星球的化身。

    或许这星球的灵识此时并非在这阳和之气球体之中,却也必定与之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

    心念一动,罗帆将自己的感应往这阳和之气球体内部探去。

    便在他的感应便要穿过到那阳和之气球体表面的那无数阵纹的瞬间,那无数阵纹猛然一震,忽然间爆发出远超之前百倍的耀眼光芒这光芒之强,甚至将周围的虚空都灼烧出一层层rou眼可见的涟漪,不断向着四面八方扩散着,冲击得外界那一层地火岩浆层不断翻涌,进而传播出去,让这整个星球的表面产生了某种奇异的震动,好似忽然间生出了bo及整个星球每一寸土地的地震一般

    这变化,ji起了那星球表面素数修士的恐慌。

    更让那熊祖等人觉得事情紧急,加快了他们的行动速度……

    便在这时,一股浩瀚的意志忽然从那阳和之气球体内部爆发而出,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向罗帆冲来,在罗帆未曾反应过来之前,已是与罗帆的感应接触在一处,甚至进而反击,直接作用在他的身上,让他整个身躯好似受到了一股无法想象的强大推力,整个身躯往上飞起,直接脱离那阳和之气球体数十万丈之外,方才停了下来。

    “终于出现了。”罗帆感应到那一股浩瀚的意志,脸上并没有任何恐慌,更没有被强大力量推离原地的挫败之类的感应,反而是显得颇为喜悦,好似看到了自己所期待看到的东西一般。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若非期待这一股意志的降临,罗帆又岂会去刺探那阳和之气球体,又怎会如此轻松的便被那一股意志推了开来——要知道,此时的罗帆早已是修成了合道三huā,道行境界之高,甚至便是那修成几道大罗之气的先天之修阳元,都无法战胜,又岂是一股意志所能轻松耍nong的?

    “你不是我所创造的生灵,你是何人,从何处而来?”一股强横的意念从那浩瀚的意志之中发出,以席卷天地之势,要直接侵入罗帆的识海。

    不过,罗帆的识海自然非是如此轻易能够侵入。

    只是轻轻一挡,便已是将这一股意念隔绝在外,口中说道:“道友乃星球成道,自然非是普通生灵所能比拟,却也并不比在下高上多少,不如现身一见如何?”

    那一股浩瀚的意志强悍无匹,甚至比起罗帆都要强大上千倍之多,罗帆与之相比,似乎便如同一只细小的蝼蚁一般。但,罗帆却能够轻松的从这一股意志之中看出那拥有这一股意志的存在道行境界顶多也只是比自己高上一些,最多也相当于那阳元道人而已,甚至比起自己的本体来都还有所不如

    这种道行,对于一般修士或许如同天地神灵一般不可反抗,但罗帆若要与之战斗,胜利的几率也相当不小。

    甚至,哪怕拥有这一股意志的存在有着惊天动地的神通,让他不能战胜,他也有着绝对的把握自己能够让其重创之后逃出生天。

    正因如此,他才会说出这般话语。

    只是,对于那浩瀚意志而言,罗帆便是蝼蚁一只。

    此时此刻,这一只蝼蚁居然说自己并不比自己地上多少,这对那一股浩瀚的意志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到极点。若是普通人心态,甚至是普通修士心态,这一股一只怕是恼羞成怒,要爆发一切力量将罗帆撕碎了。

    但这一股意志正如罗帆所料,乃是这星球化形而出的修士所爆发而出的一股意志。

    他从成道到如今已经经过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所见所闻,丰富得无法想象,早已将自身的一颗道心淬炼得圆融清澈,却非是常人可比。

    却只是轻咦一声,意志集中,那从阳和之气球体所散发而出的无穷光芒便快速集中,渐渐的在罗帆面前凝聚成为一个奇异的光人出来。

    这个光人有万丈高下,周身光芒强烈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其周围的虚空在那集中的光芒灼烧之下产生了一个个奇异的黑sè旋涡。

    却是那虚空直接被绞成无数碎片,产生了一个又一个的空间黑dong

    便在这时,那一股浩瀚的意志快速的融入那光人之中,那光人微微震动,身躯再度压缩,从万丈高下快速的压缩到了一丈左右的常人高度。

    而到了如此高度,其身上的光芒反而减弱了不知多少亿倍以上,变得只是微微发亮而已,显出一股血rou的质地,看起来便好似一个修行某种发光功法的普通修士一般。

    其身体周围的那一个又一个的空间黑dong,更是完全消失,便好似完全不曾出现过一般。

    罗帆看着这种种变化,心中更是赞叹不已。

    那无穷光芒从散发到整个巨大空间到集中成为一个万丈高下的光人,这并不难以理解,虽非普通人所能做到,但也并不算太难。

    但从那万丈高下的光人变化为此时这个只有一丈左右,周身并不曾散发出多强烈光芒,更不曾有着其他异象的人形出来,那难度之大,便足以让这星球之上的一切修士,哪怕是所谓的修mén八祖惭愧至死,甚至便是那阳元道人,怕也无法做到

    毕竟,这万丈高下的光人压缩成为如今这般,乃是需要一种对光芒的绝对掌控,能够将每一丝光芒都内敛在那人影的体内,而不透出一丝一毫方能做到。这其中所要的掌控能力之高,无法想象。

    那人影此时身着金sè长袍,鹤发童颜,却是一名高大老者的模样。

    这老者出现之后,悬浮在虚空之上,静静的打量着罗帆,过得良久,开口道:“我之前差点走眼了,原来道友的道行已是达到几近合道的程度,吾名衍空,方才实在失礼了。”

    “衍空,这像是一个佛家的名字……”罗帆心念一动,但却并没有说出来,口中说道:“原来是衍空道友,吾名罗帆,正遨游宇宙,被此处异常浓郁的阳和之气所吸引,故而降落在此处,叨扰之处,还望道友见谅。”

    那老者呵呵一笑,随手往下一指,下方那阳和之气球体之上正不断诞生的无数光芒便猛然一凝,在那阳和之气球体表面凝成了一片宫殿出来,道:“吾乃星球成道,如今依然未曾完全脱出本体,本身无法移动,只能以元神遨游宇宙,历练心灵,不能早早迎接道友,实在失礼了。”

    说着,抬手向下一引,与罗帆一同降落在那阳和之气球体表面凝聚出来的那一座宫殿之中。

    这阳和之气球体时时刻刻的都在散发出无穷光芒,那一股浩瀚的意志虽凝聚出无穷光芒化为这般一具身躯,但自然不可能让这阳和之气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完全断根,此时此刻这球体所散发出来的光芒若是散逸出去,怕是早已能够重新化出方才那光芒未曾集中之时的那种状态了。

    正是因为如此,这集中无数光芒凝聚而成的宫殿每时每刻都在chou取着无穷无尽的光芒,不断的加强这宫殿的本质,让这宫殿渐渐从原本的虚幻存在渐渐向着牢不可破的真实质地转化。

    待得罗帆与那老者降落在这宫殿之内时,这宫殿早已如同金石构成,再看不出任何一丝丝的虚幻

    至于这集成宫殿的光芒偶尔散逸而出的那些光华,直接被下方阳和之气球体表面的无数阵纹微微一震,便重新压回建筑的本体,反而像是将这建筑重新淬炼一般。

    罗帆望着这宫殿,心中对这老者修行之道已是有了一些认识。

    这宫殿虽只是这老者随手一指凝聚而成,但其中却已是包含了这老者修行的一些奥秘,这对普通修士而言或许无法体悟,对罗帆而言却没有任何难度。

    从这宫殿之中,罗帆已是大概知晓,不管这老者修行的是那种修行系统,他的侧重点,必定是掌控

    掌控元气,掌控心灵,掌控**,掌控一切可以掌控的存在

    不过这也是很自然的事。甚至罗帆都有种自己若是眼前这老者,最终的踏足之路,也必定是如此。

    毕竟,这老者乃是星球成道,本身所拥有的力量已是惊天动地,这地球宇宙的一切修士,哪怕是圣人,在力量之上怕是都不能与他相提并论,他哪里还需要提升自己的力量?又哪里还需要如同普通修士一般努力的吸收元气壮大自身?

    在这等情况下,他最好的修行方向,当然便是掌控了。

    两人坐定之后,那老者道:“吾遨游宇宙数十亿年,曾在某处异时空见得有修行道友类似功法的道人存在,不知道友可是来自那处异时空?”

    说着,这老者随手一指,虚空之中凝聚出一片奇异的所在。

    那好似是一片星空,但却在星空的正中某处有着奇异的星云盘旋环绕,在那星云之中似乎隐藏着一片奇异的时空。有着一股股奇异的气息从那异时空之中透出,震撼寰宇。

    那些气息本身罗帆并不熟悉,但对于这些气息的特点,他却是熟悉无比,那分明是修行先天金丹之法至修成合道三huā以上,甚至已是五气超远,踏足圣路的修士所透出的气息

    罗帆一看那一处时空,感应那那一股股气息,瞬间便知晓那乃是一处dong天,一处先天大罗之修所开辟出来的,为了抵抗时代cháo流侵蚀的dong天。

    只是,那一处dong天却非是那阳元道人所出的dong天,而是另一处,罗帆完全不曾听到过,更非他原来目标的一处dong天

    “果然还有着其他dong天存在。”见得这老者凝聚出来的那片星空,罗帆忍不住双眼一亮。

    小心的细细分辨一番之后,罗帆摇了摇头,道:“那乃是一处前辈修士所开辟的dong天,只是吾却并不曾听到过,也并非出自那一处dong天。不过前辈威能让人景仰,不知道友若能将前往那一处dong天的路径告知,吾自感ji不尽。”

    “这又有何难?道友既有兴趣于前往那一处dong天,吾自会予以方便。只是,那一处dong天之中有比吾强大万倍的存在,道友若要前去,却需小心才是。”那老者微微一笑,随手一点,便有无数光芒凝聚成为一个小小的球体,飘到罗帆面前。

    罗帆微微一笑,躬身谢过,接过了这球体。

    在接过这球体的瞬间,他便感应到那球体之中隐藏着无数的光影,这些的光影也是表述宇宙路径,但与那阳元道人所给的令牌不同,这些光影却是从一个极其宏观的角度,直接将一片又一片的星空展现出来,所以的参照也是种种力量的分布构成,却非是那一颗颗星辰,一个个星系……

    这其中的差别,自然是因为这老者乃是星球成道,本身的观念与那阳元道人不同的缘故。

    对阳元道人而言,这宇宙星空的那无穷星辰,便是无数的死物,乃是固定的存在,绝不会有任何改变,自然是最好的参照物。

    但这老者本身便是星球成道,在他眼中,那一颗颗星辰,便是他的一个个同类。

    虽绝大多数都只是死物,但谁又知道什么时候这些星辰可能修成灵识?谁又知道这些星辰在什么时候可能炼化自身,最终消失无踪?

    在这的情况下,他又怎会将星辰当成是自己遨游宇宙的参照物?自然只会用那更为本质,更为固定的元气分布来作为参照物了。

    扫过那种种元气的分布,罗帆忍不住赞叹起来。

    即便不需要前往那一处dong天,光是这元气分布图,便已是让罗帆大为满意了。

    这宇宙天地之间虽是后天天地元气占据主体,但其中其中的其他种种特殊元气却也有着相当不少。而这种种元气虽是时时刻刻的都在不断的流动,不断的运转着,但若是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看,所有的元气,都是有着其各自的固定活动区域的,每一种元气,相对来说都是固定的。

    若是没有元气分布图,罗帆想要寻找一些宇宙之中的特异地点,便只能靠运气,在宇宙之间如无头苍蝇一般飘dàng,以期望某天能够遇到。

    但有了这元气分布图,结果便完全不同了。

    特异的地点并非只出现在某种元气较为凝聚的位置,但某种元气较为凝聚的位置,却更容易出现一些特异罗帆想要寻找那些特异地点,只需要顺着这元气分布图走下去,便能够将自身遭遇特异所在的几率提高不知多少倍了。

    而这,对于此时的罗帆而言,显然是最重要的。

    因此,在接过这元气分布图之后,罗帆想那老者一躬身,道:“多谢道友赠图,此图对吾重要xing非凡,日后吾有所得,此图之功必定不小。”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