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润物无声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润物无声

    第六百五十一章润物无声

    那老者呵呵一笑,道:“此图于我也只是指路之用,道友能因其而有所得乃道友之机缘,有何须谢吾?”

    罗帆一笑,道:“道友何必过谦。此图如此详尽,想必道友也是huā了无数jing力在其中,又如何可能只是指路之用?”

    那老者笑而不语。

    罗帆也不追问,接下来说起自己的来源,在虚空之中凝出一片星空,显现出太阳系出来,与那老者分说。

    那老者一看罗帆所凝出的那一个恒星系,面上lu出恍然之sè,道:“原来道友是出自那里,我在这些年遨游宇宙过程之中却也曾到达那片星空,更是在那里呆了数万年之久呢。只是当初据我所见,那里虽有着远古传承,但却无有先天之修,道友既在那等环境之中成长,又如何能够拥有先天元气筑基?”

    罗帆一听,微微一愣,却并不曾想到宇宙如此广大,这老者居然也曾到过那处于偏远星空的太阳系。

    待得听清他所问,直接便拿出当初与阳元道人分说的理由说与老者,却没有透漏自己的根本根源所在——洪荒天地之事关系重大,他与这老者又是萍水相逢,并不互相了解,怎会jiāo浅言深?

    那老者似乎听出了罗帆话语之中的不实之处,但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无论是何种原因,都只是罗帆自己的奇遇而已,罗帆愿意说,那当然算他对自己足够坦诚,但罗帆不愿说,那也是常理之中,他自然不好追问下去。

    之后,他们便将这话题揭过,说起其他种种修行玄妙。

    那老者乃星球成道,本身身体之上便有着无数种族衍生不知多少年,有着不知多少智慧超卓之士在其身上孜孜不倦求取大道,留下无数痕迹。他自身的意志更是化为元神遨游无限星辰,无限虚空,那见识之广,实惊天动地,罗帆虽有着两个宇宙天地为支撑,自身本体的道行境界更是比这老者还要高上一筹,但在见识这一方面上,却还是远远比不得这老者。

    若非他的本体道行高深,能够一眼看透一切本质,能轻松的从那老者的话语之中分析出真意,怕是早已让那老者鄙视了。

    此时自然不同,那老者与罗帆不断jiāo谈,便觉得眼前这人乃自己一生亿万年生命当中所遭遇到的,见识最为广博的强者

    无论他说什么,无论多么玄奇诡异之事,只要他说出,眼前这人定然能够一语中的,直接找出其中原因,更是分析得头头是道,让忍不住信服。便是有些玄奇诡异之处超出想象之外,这人也必定能够说出一些思路,让他感觉豁然开朗,大有所得,直yu亲身前往那选气诡异之事所在去实验一番。

    在这等情况下,他越是与罗帆jiāo谈,双眼便越是发亮,脸上神sè也越是欣喜。

    所透漏出来的种种经历便越来越多。

    那老者自觉大有所获,罗帆所得却也不比这老者稍少,反而是比起这老者更多上许多。

    这老者的见识实在是太过广博了。在修成灵识之后不知多少亿年之久的这段时光之中,这老者遨游宇宙星空,游遍了不知多少星辰,所见识的天地宇宙的种种奇异景观不知有多少,而这天地宇宙的种种奇异景观,绝大多数都是这地球宇宙的某种道理显化而出,包含着这地球宇宙的某些大道玄奥

    而那老者随口而言,便皆是这些奇异景观的至为关键之处,直指那大道玄奥的根源所在,让罗帆能够比起自身亲眼见得那奇异景观都更为直接的把握住其中的脉络,知晓那大道玄奥的根源

    这,对罗帆而言,几乎便是那老者以自身广博至极的见识引领着罗帆去体悟这地球宇宙无穷星空的无限大道玄奥这对罗帆而言,收获之大,可想而知。飞速更新

    在两人尽皆觉得与对方jiāo流极为投契,大有所获的情况下,这种jiāo流自然是不断的持续下去了。

    若是按照两人此时的道行境界,如此状态持续个千年、万年,都不是什么难事,也绝不会让他们双方感到疲倦。

    如此这般,时光悠悠而过。

    转眼间便已是过去了三年之久。

    这三年时光,在罗帆与那老者眼中几乎是一眨眼一般,根本便没有任何概念。

    但,这三年对于这星球表面的众多修士而言,却是漫长得几乎如同过了成千上万年之久了。

    因为,自从三年之前那一场bo及整个星球的地震过后,整个星球表面所蕴含的阳和之气都在以一种超乎想象的速度衰减着。

    几乎每一日,都能感觉到与前一日相比那阳和之气的浓度都有所减少,如此这般三年过去,到了今时今日,这星球表面的阳和之气含量已是减少为原来的十分之一

    虽依然算是浓郁,但与以往相比,已是几近天壤之别,让原本从无忧虑过天地变化,元气散失的众多生灵皆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慌,似乎隐隐间感觉这天地将有bo及整片天地的大变产生

    当此种情况发生,天下修士焦急烦闷,为争夺灵地掀起无数血光bo涛这是自然,便是那修mén八祖,自加快了他们原本的谋划,不计工本,将原本需要数十年方能完成的准备工作压缩到了数年之间。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等整个星球表面的阳和之气不断散失,不断的减少的情况,那根源却正是在那自称衍空的那老者身上

    这整个星球的阳和之气会如此浓郁,乃是这老者催动星球的力量,不断吸引宇宙虚空之中的无穷阳和之气凝聚而来,足足积聚了不知多少亿年方才形成的,却并非自然现象,更非是这地球宇宙的某种大道玄奥所显化而成。

    既然非是自然现象,非是大道玄奥所显化,自然那便需要有着某种力量来维持其状态,需要某种力量来抵挡那地球宇宙那要将阳和之气重新归于虚空,归于平衡规则。

    而那种力量,便是这星球中央,那阳和之气所散发出来的,由阳和之气燃烧所产生那种玄奇光芒

    事实上,这些光芒并非其他,而是阳和之气球体凝聚jing粹阳和之气,将阳和之气转化为其本身力量所残留下来的力量燃烧而成。虽是是残留力量燃烧而成,但那阳和之气球体本身所吸收的阳和之气数量多得无法想象,便是其所残留下来的一些不合修行的力量,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而且这些残留的力量即便不合那老者修行,却只是因为xing质不合罢了,其力量本身的xing质依然是极高,如此巨量,本质又是极高的力量燃烧转化为光芒,自然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

    凝聚阳和之气,阻止阳和之气在地球宇宙的规则影响下自然散逸,也只是一种应有的威能罢了。

    由此可以看出,只要这星球不住修行,不断的吸收阳和之气,便自然而然的会有这种光芒产生,便自然而然的散逸出去,渗入这星球的星体之中,产生某种莫名玄妙的玄妙力量,让那些集聚而来,堆积在这星球表面的那无穷阳和之气能保持聚集,不会在自然规则的影响下散逸出去,让这星球一直保持着如此浓郁的阳和之气,让那个这星球一直保持着如此适合修士修行的状态

    只可惜,在三年以前,在罗帆进入那星球中央之时,这星球的意志有所感应而回归,将那阳和之气球体散发而出的光芒直接凝聚成为其化身,更将那阳和之气球体散发出来的无穷光芒不断的压缩,构筑了那一片广阔的宫殿,并借助这三年之间每时每刻散发出来的无穷光芒不断的加深这宫殿的质地

    在这种情况下,那阳和之气球体虽在时时刻刻的产生着无穷蕴含着无穷威能的耀眼光芒,但却根本没有任何光芒能够渗入那星球星体之中根本便没有任何光芒能够帮助这星球抵挡那让阳和之气散逸的力量作用。那星球表面的阳和之气,自然也唯有不断散逸了。

    而地球宇宙的规则,便是损有余而补不足,阳和之气越是浓郁,散逸的速度便越快。

    如此这般,方才使得短短的三年之间,这阳和之气已是散去了十分之九,让整个星球表面的阳和之气浓度只是达到原来的十分之一。

    而到了此时,这阳和之气散逸的速度虽已是减慢,但却依然在不断散逸之中。依照推算,或许再过三十年,这阳和之气将会又是此时的十分之一,是原来的百分之一,再三百年,或许可能变成三十年后的十分之一,此时的百分之一,三年前的千分之一。而到了那时,此处星球的阳和之气浓度可能已是与其他区域相差不多,即便依然有些浓郁,却已是不能触动这地球宇宙的规则,能勉强保持下去了。

    但,到了那时,可以预料的,因为没有足够的阳和之气供修士修行,如今那繁华至超乎想象的修行界,将会衰落至类似地球的境地——而那,便已是踏入了末法时代……

    时代cháo流,便是如此汹涌澎湃,却又无声无息。

    一个如此繁盛的修行界,或许会只因为一个小小的原因,因为某名存在小小的思维转换而消亡。新时代的到来,也并不曾有着何等巨大征兆,只需一点根源的改变,便足以最终达成……

    或许此时仍是征兆,似乎只要这老者稍稍改变,重新将那无穷光芒散逸而出,渗入星球星体之内,便能自然而然的改变这种结果,重新将阳和之气凝聚而来,重新造就繁华的修行界。

    但,那已是几乎不可能的了。

    时代的cháo流一旦涌起,便几乎无可阻挡。

    这星球成道的老者既已掀起了làngcháo,让时代cháo流被引发,自然便有无穷玄妙之力加载在其身上,产生种种似乎巧合,似乎偶然的意外,让他再不能回到之前,只能如此这般走下去,最终使得修行时代结束,使得末法时代到来。

    这其中的道理玄妙异常,便是圣人时代的圣人也无法阻止,包含着这地球宇宙至为jing深的根源奥秘。

    对于这星球表面的变化,无论是罗帆还是那老者都未曾发现。

    事实上,他们也都是毫不在意。

    无论是罗帆还是那老者,都是道心无比坚定之人,而且两人虽经历不同,但却都修行了漫长的时光,更是都处于某个**颈之中,也都是在对方身上看到了似乎能够突破自己**颈的机缘。

    在这种情况下,便是天地毁灭,也绝不会让他们放弃这种jiāo流,更何况只是星球表面的某种元气浓度降低而已了。别说他们没有心思去感应那星球表面的变化,便是感应到,猜测出来,怕也绝不会为之做出改变……

    转眼间,又是数月过去。

    这一日,当罗帆说起某一先天金丹的道境之时,那老者忽的一愣,脸上神sè怔忪,身体之中光芒不断透出,整个身躯渐渐化为一个光人,同时更是在不断的涨大,不一会间便已是涨大到万丈高下。

    罗帆一看,便知晓他是从自己的话语之中悟透了某些东西,此时正在做出某种超乎想象的突破

    他心中暗自羡慕的同时,身体微微一震,往后疾退几步,已是来到了数十万丈之外。

    那宫殿高大无匹,更能随时变换高度,容纳万丈高下的巨人虽有些勉强,却也不是不能。因此,那老者却是直接在那宫殿之中便变幻身形,开始突破。

    而以罗帆之能,便是与那变化为万丈高下的光人直接接触,也绝不会有丝毫不舒服,但,此时此刻这老者乃是在作出突破,在相谈甚欢的情况下,他却是不愿影响这老者,故而退了开来,便在远处看着这老者,任凭这老者在无任何干扰的情况下突破。

    当罗帆推开数十万丈,那老者所化的光人轰然崩溃,那浩瀚的意志重新逸散开来,充斥整个供电内部。

    而那光人爆开所化的那无穷光芒,却是直接融入那宫殿之中,让那宫殿的强度再度增加,显现出一种莫名的青铜sè泽,甚至透出一股古朴的气息。

    罗帆看着这宫殿,心念一动,似乎隐隐间感觉隐藏在这古朴气息深处还有着另一股奇异的气息存在着。

    那一股气息对罗帆而言无比陌生,但同时又似乎有些熟悉,好似是他在传说中ting过的某种气息一般。

    “这是……佛的气息。”恍然之间,一道闪电在罗帆心神意念之间划过,罗帆瞬间明白了这一股气息的根源,这,分明便是传说中的佛

    “此人名为衍空,又身具佛之气息,定然与那传说中的佛mén有着某种联系”罗帆念头又是一动,已是想得更多。

    便在这时,在这星球中央的空dong边缘,那蕴藏无穷地火煞气的岩浆层不断翻涌,猛然间有着一头又一头的奇异生灵撕开地火岩浆层猛然冲出。

    这些奇异生灵各式各样。

    其中有龙虎,有狮豹,有熊,有凤……千奇百怪,几乎包含了这星球曾经出现过的一切生灵

    而在这之中,最为强大的,乃是前面的八头生灵。万丈蛟龙、十数丈高的巨熊、身披九彩的凤凰、散发无穷杀戮气息的白虎、形象诡异莫测却又头发无穷气势的九头虫、万丈高下好似包含了无数世界的世界树、形如兔子却好似穿梭于虚实yin阳之间的异兽、一片郁郁葱葱广阔无边好似包拢天地的奇异小草……

    这,正是那修mén八祖所化的血脉真身形象

    只是,在此处的,却并非他们的血脉真身,而是比起他们的血脉真身要强大万倍,借由种种奇异法器,凝聚无穷力量所构成的身躯

    在他们身后,那无穷的异兽千奇百怪,却不脱这八祖所代表的八大类别,且他们的身躯,也皆是借助某种法器凝聚力量构成,虽法器本质比起八祖凝聚的法器弱上不知多少倍,却也能发挥超乎想象的威能。

    这几乎无穷的异兽出现之后,便各自分散开来,在虚空之中凝聚成为一个奇异的大阵。

    这个大阵以那些法器作为阵眼,构筑一道道玄奇的阵纹,将所有异兽的量结合在一处,瞬间冲破了某一个奇异的**颈,凝聚出一股近乎三huā聚顶、五气朝元之后的先天大罗之修的力量

    这一股力量惊天动地,甚至震撼得整个星球都剧烈摇晃起来。

    让这整个原本巨大无匹的星球中央空dong好似瞬间被充满了一般,笼罩在这一股力量的威势之下。

    罗帆远远一看,便不由暗自叹息。

    “原来他们是如此打算,若是星球意志不曾回归依然在遨游宇宙虚空只留下身躯在此他们或许还真的能够成功,可惜,此时星球意志不单单回归,而且正在突破过程之中,正是状态最为巅峰的时刻……”

    叹息过后,罗帆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莫名的敬畏,敬畏那冥冥中无形无质的时代cháo流,敬畏这地球宇宙的大道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