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衍空之变(今天第二更,两更加起来是一万五)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衍空之变(今天第二更,两更加起来是一万五)

    第六百五十四章

    衍空之变

    对于那最开始的一股灵识而言,这些后来凝聚出来的灵识虽非是他本身,但在某种程度而言,却也可以算是他自己[]

    因为,那一股灵识,根本上还是基于那力量而生,那灵识,根本上还是属于那力量的表象,与真正天生地养的生灵,还是有着极大区别的。

    正是因为如此,那一股灵识虽是自身决定离开,却依然受到那力量的影响,依然是能够做出这种抛弃自身,留下后来者这种看似不可思议,事实上却是自然无比,合理无比的选择。

    或许,在他的潜意识之中,自己,依然只是一股力量,依然只不过是那力量带来的灵识而已,而并非完整的自我。

    他虽做出了抛弃自身身躯,抛弃自身根源的那一股力量的决定,但在根源就之上,依然并不认为自己乃是完整的。

    正因如此,那一股灵识飞出的瞬间,自然便用尽一切手段吸引,试探那五大明王。

    而那全新的灵识在诞生的瞬间,自然便获得前一股灵识留下的记忆,留下的想法,因为乃是同一股力量凝聚而成的灵识,自身的思维,想法,都是几乎一模一样,便是对自身的认识也是几乎一模一样,故而,每一股灵识都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直接将自身的记忆,想法留下,借助自身那属于先天大罗之修的那一股力量特xing,引动大道,直接加快自己身躯凝聚出灵识的时间,自身脱离出去,既是吸引那五大明王,试探那无大明王,同时也是有着侥幸心理,想要看看能不能运气好得非常的逃脱出去。

    如此这般,不知多少万股灵识产生,逃脱,再被五大明王轰灭。

    最终,终是试探出了那五大明王不是弱点的弱点,不是破绽的破绽,似的数十股灵识能够终于脱离出来。

    至于为何最后一波会有这数万股灵识出现。

    自然便是因为那力量在之前不断积聚,并不曾直接将所有灵识都发散出去,而是借助自身本身的力量,直接将那些灵识隐藏在那五座大山之中,等待着那五大明王的破绽露出之时好直接脱离出去。

    罗帆微微一笑,脸上现出淡淡的神sè,心中充满了一种满足的意味。

    之前那一过程发生的快速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他却能够如此清楚的将一切细节看清楚,这对以前的他来说绝对有些困难,绝不可能如此轻松,但此时此刻他却如此轻松,如此轻易的便看清这一切,这足以证明罗帆比起以前有了极大的进步,表明他的道行境界即便不曾有着真正巨大的提升,也绝对距离真正提升并不太遥远。

    “若是我看清神魂深处多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或许便是我五气朝元的一刻吧。”罗帆心中忽然有着一种莫名的期待。

    在之前那佛陀衍空突破的瞬间,他借助那佛陀衍空所透出的气息,身临其境一般的感受着衍空在那一瞬间所发生的无穷变化,看到了衍空所看到的,那端坐在宇宙中央,周身盘绕着无穷河系,脑后有着无穷师姐的强大佛陀。而在他看到那佛陀的那一瞬间,他隐隐间感觉似乎有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存在通过某种不可思议的渠道在他的神魂深处形成。

    那存在奥妙无匹,拥有着让罗帆也感到震撼的威能,拥有着罗帆也不得不小心应对的力量。

    在那一瞬间,罗帆便知晓,那存在,对他而言,绝对会有这惊天动地的好处

    但,也正是因为那存在的不可揣度,无法形容,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故而罗帆却也不敢在这知晓那东西存在之时便想要去了解清楚,想要体悟明白。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在他看清楚那存在的瞬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到底是他悟得了无上玄奥,瞬间道行大进,直接突破了眼前所处的**颈,直接悟得大罗玄奥,证得无上大罗道果,还是直接被那存在完全抹杀,连肉身带神魂,完全消失在这地球宇宙之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正因为这种不确定,让他不敢直接去领悟,不敢大大咧咧的,不做好什么准备便去触动那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罗帆虽说知晓自己神魂深处隐藏着可能对自己有着天大好处的存在,自己更可能因为那存在而获得超乎想象的突破,但却依然不敢直接去碰它,更不敢就此在这里去体悟。而是直径耐心的等待,等待着眼前这一波事情过去,等待着自己有着一个清净的地方,有着一个闭关的好去处,再去想办法体悟,做好种种准备的去触动那存在。

    故而,才有了罗帆此时心中的那种莫名的期待。

    至于那佛陀,他虽是先天大罗之修,但毕竟只是刚刚突破,眼光,见识,依然是带着之前未曾突破之时的影子。

    在之前那些金光不断从那五座大山冲出之时,他并不曾真正想到那些金光每一道都是真正的,完整的灵识,只是以为那只不过是那一道力量将自身的灵识分出丝丝缕缕,借助种种手段要是逃脱出去,最终通过种种努力,成长为他自身本体,从而让他一另外一种形式直接逃离出去。

    这种方法,在衍空这不知多少亿年遨游宇宙之中不知见过多少次,也有着种种办法来应对。

    故而,从他心中愤怒衍生出来的那五大明王虽力量无穷,但态度却并不十分认真,只是随手抹杀着这些灵识而已。

    甚至,因为这些灵识逃脱的方式对其而言并不复杂,十分轻松简单的便被他抹杀,让他感到一种惬意,让他认为这件事似乎就此结束,那一股力量意识江郎才尽,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了。

    正是因为这种心态,让他的心绪渐渐平息,让他心中的愤怒渐渐的减弱了。

    毕竟,对于没有任何可能影响到自己,伤害到自己的存在,任何人都难以保持着愤怒的心态的。就像一名普通人绝不会生气一只蚂蚁气得整夜整夜睡不着……顶多只是一手将之按死而已……

    而也正是因为他的愤怒减弱,让那五大明王的力量也跟着减弱了那么一丝丝。

    这,才有了之前那数万灵识爆发出无上力量,破碎虚空,要逃离出去,让那五大明王反应慢了一丝丝,最终有着数十道灵识逃脱开去了。

    那衍空虽只是刚刚突破,但毕竟也已是先天大罗之修,之前没有看清,只是过往的经验,过往的想法在作祟,此时此刻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被算计了,那心中的愤怒瞬间暴涨不知多少倍。

    这一股愤怒,让五大明王的力量大增的同时,也瞬间破除了他心中的障碍。

    让他直接便看清了真相,让他瞬间知晓了罗帆之前所知晓的一切

    而也正是这种知晓,让他心中的愤怒变得更强,让那五大明王的力量再度暴涨。

    “没想到本尊居然在这巅峰时刻被算计了一把。”那佛陀面上神sè平静,口中如此说着。

    那五大明王的力量随着其话语,两再度暴涨不知多少。

    很显然,这衍空虽说并不曾有着什么直接表现,但心中的愤怒已经暴涨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了。

    随着这话语结束,那力量暴涨的五大明王再度仰天一声大吼,暴虐愤怒之意充天斥地,直接让整个星球产生了剧烈无比的震荡。

    便是罗帆所在的地火岩浆层都在这震荡过程之中疯狂的奔涌,产生了巨大无匹的漩涡,卷动着周围的山石,搅动着整个星球,让整个星球的表面都开始了剧烈的震荡起来。

    而且,这种震荡远远超过之前这星球历史上的任何石刻。

    刹那间有着无数地面裂开了无数道裂缝,无数火焰,岩浆从中疯狂涌出,淹没了不知多大面积的土地,将那星球表面的不知多少生灵直接抹杀,让整个星球表面刹那间便好似进入了世界末日一般。

    一股怨气,恐慌,从星球表面冲天而起,让这整个星球都笼罩在一种莫名的气氛当中。

    这些时日这星球的种种变化,让即便是最普通的凡人,也感受到了这星球正在发生着某种惊天动地的变化,而这种变化,或许会完全改变他们的生活,甚至可能关系着他们的生死。

    对于修士而言,他们知道得多一点,自然而然的便将这些变化与修门八祖这些年的种种谋划联系在一处,有些更是猜测这些变化乃是修门八祖所搞出来的。有些虽然不做如此想,却也心中对修门八祖充满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复杂情绪,似乎埋怨,又似乎是崇敬。

    埋怨的,这种变化与他们有关。

    崇敬的,是他们居然能与这种变化有关……

    那让五大明王因其如此巨大变化的罗帆对此却丝毫不管,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五大明王愤怒的爆发出自身的力量,对于这星球是否会因为这力量的冲击而毁灭,这星球之上的那无穷生灵是否会因为这力量的冲击而死亡,他却是完全不管,完全不放在心上。

    即便,这星球原本乃是他的身躯。即便这种原本,只不过是数刻之前……

    罗帆体内有着无垢无漏,身体周围自然形成了三丈方圆的虚无区域,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变化,隔绝了地火岩浆层的一切影响。

    他看着那佛陀衍空的神sè变化,看着那五大明王正肆意散发自己的力量,心中不知不觉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凉。

    “莫非成佛,便是将心态改变若此?”他心神意念之间,猛然闪过这般念头。

    这念头一出现,便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再不可动摇,再无法消除,让他刹那间对于佛陀的印象差了无数。

    “若是那从见到佛陀而凝聚出来的存在要让我成就这般佛陀,即便只是分体,我也绝对不为。”接着,另一个念头浮现出来。

    罗帆所看不惯的,并非这佛陀的冷漠。

    也非是这佛陀对于那众多生灵的漠视,而是这佛陀对于自己之前身躯的那种不屑一顾,乃是这佛陀眼中看似慈悲,但却包含着一股莫名疯狂,似乎要将一切违逆自身的力量,物质,完全毁灭一般

    这,方才是罗帆所看不惯的。

    罗帆能够修成如今这般道行境界,心态比起过往在凡人之时已是有了极大的改变,这点他绝对承认,甚至上次在地球之上他见到自身穿越前的前身之时还有所感慨。他对于凡人的心态,对于其他力量不如自己的生灵的心态,虽没有达到如同看待蝼蚁一般的心态,但却也并不看得上。若是毁灭一个亿万生灵能够让自己成道,这种事他也绝对做得出来的。

    但,那却并不包括将自身之前对自己有着无穷好处的身躯直接视若垃圾,也并不包括为了发泄自身的愤怒而要将亿万生灵毁灭

    那,意识超脱了他的价值观,超越了她心灵的底线。

    因此,罗帆对于那佛陀,才会看不惯,甚至对于修成佛陀的法门也看不惯起来

    而且,其中还有着一种让罗帆更为皱眉的细节。

    那衍空的变化,太快了

    罗帆虽不曾对衍空有着如何深入的了解,但通过之前数年时光的交流,通过与衍空交换种种事实,种种宇宙景观,分析那衍空所见的种种奇物,罗帆自信,还是对衍空的为人还是有着大概的了解的。

    那种了解并非听衍空自己如何形容,而是从其言语之中分析出来,从其过往的种种经历之中分析出来的,比起其自身用言语说自己是什么什么人准确了不知多少。

    正是因此,罗帆却是能够确信,之前的衍空,对于自身的身躯是无比爱护的,对于其身躯之上生存的那众多生灵,更是有这一种父亲看待子女的心态,即便这种心态极淡,但毕竟存在,让其绝不会轻易的挪动身躯,不会直接将那些生灵的生命拿来发泄自己的愤怒

    甚至,罗帆都分析出来,那衍空之所以不能脱身而出,也应该有着自己若是离开,这星球便会在自身引力作用下崩溃,那不知多少亿万生灵便会直接在星球崩溃的过程之中毁灭的原因。

    那种心态与他此时的这种心态相比,那差别之大,可想而知。

    而这整个过程,却只是数刻而已。

    数刻时间便能将一名生灵不知多少亿年养成的心态,养成的xing格完全改变,这种修行法门是在可畏可怖,又怎能让看清这些的罗帆不感到忌惮呢?

    罗帆心念转动,脸上神sè却没有丝毫变化。

    对于眼前这佛陀衍空,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之前告诉他那么多有关自己的事了,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最后促成者衍空突破的那道境向其展开。

    虽说他知晓即便不将那道境展开,衍空最终也能够在时代潮流的推进下突破,但毕竟不是出自他自己,这却也能够让罗帆感觉好受那么一点。因为,罗帆隐隐间感觉,这种变化,根本是在害那衍空……

    便在罗帆心中念头转动无数之时,那衍空却没有丝毫感觉。

    而是依然在肆意发散着自己的愤怒。

    他静静的站在那金光桥梁之前,脸上神sè淡然,心中愤怒却丝毫无减,待得那五大明王将自身的愤怒发泄良久,最终使得那地火岩浆层几乎崩溃之时,他方才心念一动,让那五大明王猛然一扑,便扑向了那在这星球中央的那五座呈立体排列,镇压着正中央那一股类似先天大罗之修力量的山峰扑去。

    五大明王的力量也是跨入了先天大罗之修的境界。

    刹那间便跨越了遥远的距离,直接钻入了那五座大山之上,直接进入其中。

    那五座大山本身便是那衍空的力量所化,五大明王又是他的愤怒所化,两者根源一般无二,在刹那间便交融合一,便好似一出现便是两者融合在一处一般。

    便在那五大明王与五座山峰融合的瞬间,那五座山峰中央猛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接着,强大无匹的力量不断的从那五座大山中央爆发,不断的冲击着五座大山,要将五座大山撬动,但那五座大山的力量却比起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万倍,那力量爆发的力量之强,在之前甚至能够冲出数万道细小的空隙,但在此时此刻,却丝毫无法动摇那五座大山,只能徒劳的被那五座大山镇封在其中,并在被不断的压迫,不断的打击,最终缩成了一团,体积变得比原来缩小了不知多少倍,几乎如同微尘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逃出去了,你再将我镇封又有什么用?难道你能永生永世不离开?你能永生永世愤怒?只要你离开,只要你不愤怒,我就有办法脱身,哈哈哈……”那微尘一般的力量之中有着这样的狂笑生声不断的传出。

    这声音是如此巨大,如此喜悦,便好似已经是获得了天大的好处一般。

    “原来如此。”罗帆在远处一听,便已是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力量在那最后数万股灵识离开之后已是重新生成了灵识,重新拥有了灵性,而这一股灵识,这一股灵性与之前的那些灵识,那些灵性并不曾有着太多的区别,心xing,想法,皆是一般无二。

    因此,他却是在刹那间便明白了过往那些灵识的计划,知道那些灵识的离去,事实上并不曾真正的完全抛弃自身,而是隐藏起来,或者是在这星球之上,或许是在宇宙虚空之中,积聚着力量,等待着这衍空的离开,或者等待着衍空心中愤怒消失,那五大明王的力量消失之后,再来想办法将他救出,让他真正获得解脱

    而这种方法有着一个前提,那便是这一股力量要并不曾被那佛陀抹杀

    正是因为这个前提,在之前那五大明王发泄愤怒之时,这一股力量已是做出了无数准备,直接便在自己周围构筑了无数阵纹,这些阵纹交织成为一个巨大的阵法,与整个巨大的星球相联系,相呼应,借助这这星球的力量,帮助他自身分担外界那五座大山的压力。

    若是正常来看,这五座大山构成的原因乃是要镇封这一股力量,让这一股力量成为整个星球修行之源,让这一股两成为整个星球所有修士与星球相合的中转,所借助的力量,也必然是这星球的力量,因此,他如此抵挡,那必定是能够将这力量抵挡住,至少也能保持他自身的存在。

    而方才事情的发展,也正如他所预料的一般,那五大明王结合五座大山的力量虽然强悍至无法想象,直接将他压缩到如此这般如同微尘一般,但却根本无法伤害到他的灵识,无法真正伤及那力量的本源——那修门八祖结合众多修士的血脉,结合众多法器构成的那个巨大阵法

    正因如此,那力量凝成的灵识方才如此说着。

    只是,显然的,这一股力量却也依然是用老眼光去看那佛陀衍空。他并不曾如同罗帆这般看清楚,那衍空在成佛之后,心xing已是与之前有了天大的改变,意识与之前相比变得好似另一个人一般

    他借助这星球的力量来抵挡这衍空的五座大山,抵挡他的五大明王,保存了自身,若是按照衍空之前的心态,此时可能变直接加上几个封印,然后无奈的踏上光桥,离开了。

    因为,要击破那防御力量将那一股力量抹杀,便要破除整个星球的力量,便会引起这星球的天大变化,让这星球变得残破不堪,甚至可能直接变崩溃化为虚无。

    而这,对于之前的衍空,乃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哪怕心中再愤怒,在这种理由之下,也唯有将愤怒压下,放过这一股力量。

    但很显然,正如罗帆之前所分析的,此时此刻的衍空已是与之前不同了。

    没有任何迟疑的,这衍空身体一震,又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其身体之中发出,铺天盖地的向着虚空那五座大山灌去。

    这一股力量并非佛陀的力量。

    而是星球的力量

    这衍空虽然修成了佛陀,但他的本体毕竟是这个星球,他依然拥有着这星球的本质,他依然拥有掌控着星球的能力。自然,也依然能够发出与这星球的力量

    这一股力量强大至无法想象的境地,便是此时的罗帆在这一股力量之前,都如同蝼蚁一般,即便通过种种手段能够逃脱出去,脱离这力量的伤害,但想要抵挡,想要战胜这一股力量,却是几乎不可能的……

    如此强大的一股力量灌入那五座大山之中,刹那间,五座大山微微一震,无穷奇异景观在大山之上浮现。

    刹那间,那五座大山好似变成了五个世界一般。

    这世界之中,演化着一个星球从虚无之中诞生,成长,无穷生灵在那成长起来的星球之中生存,求道,杀戮,喜悦……

    无数声音从中发出,一股股沧桑从那五个世界之中传出,充斥整个星球中央的空洞。

    接着,五座大山之中的五个世界轰然崩溃。

    从原本无比完整的星球、生灵状态轰然爆开,诞生了惊天动地的力量,将那五个世界化为了类似魂沌一般的灰蒙蒙状态。

    便在这时,整个星球忽然一滞,原本波及整个星球,让整个星球如同陷入世界末日一般的地震,开裂,岩浆瞬间好似时间暂停一般停了下来。

    但,这种停下来,却并非恢复了原来。

    而是透出一股无法言语的压抑,绝望

    便好似有着一种极其巨大的变故正在产生,便好似世界末日,真的即将到来一般。便在这一瞬间,这星球之上的每一名生灵,无论强大还是弱小,无论是有灵识的还是没有灵识的,无论是修士还是凡人,都瞬间泪流满面,感到自己的心痛得无法呼吸。

    而在这时,那五座大山中央传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声。

    这惨嚎声甚至传出了这空洞之外,传到了那星球表面之上,席卷了整个星球的大气层,让整个星球都听到了这惨嚎之声。

    “为了灭我,你居然要将整个星球毁灭?你好狠”一把难以置信的声音从那中央之处传出,同样是传到了整个星球表面的每一寸区域。

    那衍空面无表情,丝毫不因外界的一切变化而有所改变。

    他站在那里,随手一扑,那五座大山便轰然崩溃。

    罗帆在这一瞬间心神意念之间闪过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危险感应,他当机立断的往虚空一钻,那从时空之神之处悟得的穿梭时空之法瞬间展开,身形直接钻入虚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便在他身形消失的瞬间,那中央的五座大山所在之处产生无法形容的冲击波。

    这冲击波巨大无比,强烈至无法想想的极限,在产生的瞬间,甚至得到大道加持,自然拥有了不强不弱的灵识,在扩散的过程之中发出喜悦叫声,不断的将周围的一切物质、元气、力量,甚至虚空都搅成细微至极的微尘,并裹挟着这些微尘在虚空之中凝成了一头头奇异异兽的形态,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转眼间扫过那佛陀所在,扫过那地火岩浆层。

    那佛陀的道行境界早已达到了先天大罗之修这一层次,那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便具有的无垢无漏其自然拥有,更比罗帆强了不知多少倍。

    那波动虽然已是强大到生出来灵识,但在扫过其所在范围的瞬间,便自然分开,直接绕出一个球形形状,直接绕过了他,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丝毫影响,更不曾让他受到丝毫损伤。

    而那在他身前的光桥,却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那波动扫过光桥,便好似扫过空气,根本无法发现光桥,更不能对其造成丝毫影响。

    那佛陀,那光桥能够不被波动伤害,那却并不代表波动不强。

    那波动能够生出灵识,早已表明其强度达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层次,而那波动扫过周围的地火岩浆层,更是将这种强大展现得淋漓尽致

    只见得,那地火岩浆层直接如同纸片一般,便被那波动直接撕碎,化为同样细微无比的微尘,被那生出灵识的波动凝成了一头头异兽形态,继续向着外面冲去……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