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毁灭与新生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毁灭与新生

    第六百五十五章毁灭与新生

    整个星球,在这刹那间仿佛变成了一个橡皮泥捏成的球体一般,在虚空之中不断的扭曲,不断的变形。

    这种扭曲,这种变形所发生的尺度之大,对于整个地球宇宙而言自然只是微尘一般,但对于这星球之上所生存的一切生灵而言,却是巨大得超乎想象。

    几乎每一次扭曲,每一次变形,都有着巨量生灵化为齑粉,直接被绞成碎片,消失无踪。

    这时星球比起地球大上数百万倍,那大气层也比地球要厚上无数,但如此厚重的大气层,在这种扭曲尺度之下,却好似ji蛋壳一般,轻易的便被撕成碎片。

    这星球表面的大气,在那星球扭曲的过程之中,既向着那星球表面忽然裂开的裂缝之中不断灌入,也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散逸,直接逃离了这星球的引力。

    这星球虽说处于修行时代的最后时刻,也是整个修行时代最为辉煌的时刻,修行之人无数,但一个星球,无论是任何时代,都毕竟是不曾修行的凡人数量更多。

    而只要凡人不曾修行,大气层便是绝对不能缺少的生存必备条件

    这大气层的变化,对于众多生灵而言,甚至比起之前的地层变化更加恐怖,也让那些凡人更加的绝望。

    毕竟,地层的变化虽bo及范围极大,但毕竟影响的只是一部分被这地层变化bo及的生灵而已,这大气层的变化,却是影响了整个星球的生态环境,足以将整个星球的一切生命灭绝这怎能让人不绝望?

    此时此刻的罗帆,却已是来到了距离这星球亿里之外。

    穿梭时空之法既有时空二字,自然不止是能够穿梭时间,穿梭空间却也是其具有的基本威能之一。

    而且,因为这种穿梭空间的威能乃是在时空尺度之上进行的,却是比起一般修士撕碎空间穿梭空间的威能玄妙上不知多少,若无同样具有时空属xing的力量不能将之破坏。

    罗帆在之前那地火岩浆层之中若是选择撕碎空间穿梭空间离去,那成功的可能xing将是极小的,而且便是成功,也极有可能被种种bo动影响,无法到达他想要到达的位置。而罗帆想要离开那处,便是为了躲避那生出了灵识的bo动伤害,若是无法控制自身的落点,最终反而进入了bo动的中央的话,那岂不便是nong巧成拙了?

    正因如此,他方才耗费大力,直接借助这时空穿梭之法穿梭了空间,来到这星球之外亿里。

    站在这里,抬目望去,只见得那比起地球大上数百万倍的星球在距离如此遥远之外看起来也只是如同一片圆形的墙壁罢了。

    而这快圆形墙壁在此时此刻,却是在喷吐着无穷的气流,形成了一道道奇异的雾带,将那圆壁似乎变成了一头正在垂死挣扎的活物一般。

    那星球喷吐的气流之强,即便是罗帆站在此时距离那星球亿里之外,也能隐隐感觉到那气流扑面而来,带动了他身上的衣衫不断的飘dàng着。

    随着这扑面而来的气流,隐隐间还有着无数嘶吼声,哭号声,怒骂声,狂叫声传入罗帆的耳中。

    那却是那星球之上此时此刻的声音被那气流裹挟着,直接穿过了亿里距离,被罗帆听到耳中。

    听着这无数世界末日方才可能出现的声音,罗帆心中不由得无奈一叹。

    “这星球,真的已经完了。可惜了茫茫宇宙之中难得的生灵栖息之地。”

    他对于那星球之中的众多生灵并不曾有着太多的感情,但作为一名生灵,依然有着人xing的生灵,罗帆心中的道德底线让他无法对这等亿亿万生灵灭绝的惨事毫不动容。

    那星球的变化速度极快。

    便在罗帆感叹发出这段时间,那从星球中央所产生的,那已经强大到被大道赋予灵识的bo动已是裹挟着巨量被化为齑粉的力量、物质直接冲出了那重重地层的阻隔,直接冲出了那星球表面

    而即便是穿过了如此厚的地层,将如此众多的物质、力量都绞成碎片,那bo动的强度也依然并不曾有着太多的减弱。

    依然是不可抵御,依然是裹挟着无数微粒齑粉组成的无数异兽,发出声声代表着喜悦的叫声,疯狂的肆虐着,疯狂的壮大着

    被这bo动肆虐,那星球刹那间便好似一个酝酿无穷异兽的奇异巨蛋一般,直接被其酝酿的无穷异兽撕成不知多少万片,向着四面八方爆裂开来。

    这宇宙虚空之中,并不曾有着任何空气,而那种种元气又是极其微妙的,不能传递普通bo动声音的存在。

    故而,虽是一整个星球都爆裂开无数碎片,但却如同哑剧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声响传递开来。

    唯有罗帆在距离这亿里之外这等相对于生灵来说极其遥远,但相对于整个宇宙而言却如同咫尺一般的距离之外能够借助那同时喷涌而出的剩余大气听到这那惊天动地的声音。

    这声音之大,即便以罗帆的耳朵,也感到耳鼓被震dàng得微微酸麻,几乎要产生剧痛了……

    那一股已经生出了灵识的bo动欢叫声更加强烈了。

    疯狂的将那些爆裂开来的星球物质绞成细微至极的碎片,进而直接吞噬,再化为无穷异兽,让其变得更加壮大,更加恐怖。

    整个星球如此巨大,但最终,却没有任何物质能够逃脱出去,连同上面的无穷修士,无穷生灵,直接被搅碎吞没,成为那完全取代星球存在的强大*动的一部分

    而那bo动此时此刻看起来便如同一个正不断向外扩展的球形,其上面无穷的异兽狂飞奔涌,如同一bo又一bo的海làng一般,伴随着bo动向外极速扩充着。

    罗帆微微衡量了一下,念头微动,直接撕碎了虚空,继续往外倒退,只是刹那间,便又退出了九亿里,直接来到距离那星球,也就是此时那如同无数异兽组成的bo动十亿里之外

    站在此处,他抬头向前望去,只见得那已经变得如同拳头大小一团那般的巨大*动球体正在急速扩大着,不一会便已是吞没了他原来所处的位置

    若是罗帆之前并不曾离开,此时怕是已经被那bo动完全吞没了。

    这bo动毁灭了整个星球,毁灭了那星球所在的虚空,毁灭了其中的一起物质,一切力量,力量显然不可能没有丝毫损耗。

    这种损耗虽并不算多,但却使得罗帆已是有了把握对付,即便方才直接被那bo动吞没,他也有着把握能够在抵挡住那bo动的影响而不受到多少伤害。

    但那毕竟麻烦。

    因此,见得那bo动此时已是将他原来所处的位置吞没,罗帆也不由松了口气。

    不过,罗帆却也知晓,那bo动已是再不可能扩散到他此时此刻所在的位置了。

    因为,在另一个方向,距离那bo动亿里之外的,是这子母星系的中心,那一颗比起那星球又大上数百万倍的恒星所在

    那一股bo动虽惊天动地,甚至突破了极限,得了大道加持,生出了灵识出来,但相比于那比起那星球更大上百万倍的恒星来,还是太弱太弱了。

    那恒星几乎每一秒钟所释放出来的光与热,怕都要比这一股bo动所蕴含的力量强上不知多少倍了。

    而这恒星却是从不知多少亿年以前的久远时刻便不断向着整个宇宙播撒着这种强度的光与热,而且还将要继续播洒不知多少亿年之久。如此情况下,这bo动的力量又如何可能与之相比?

    因此,罗帆几乎可以肯定,当那bo动撼动那恒星,引动那恒星力量反击的时刻,便将是那bo动消亡的时刻。

    果然,便在那如同异兽一般的bo动某个方向带着无穷异兽冲入恒星之中的瞬间,那一个亘古以来便不曾有丝毫改变的巨大恒星忽然微微一震,从那被无穷异兽冲入的那个方向猛然喷洒出一道火红的光带。

    这道火红的光带相比于整个恒星来微小得几乎可以忽略。

    但当那光带冲入那裹挟着无穷异兽的bo动之中之时,那bo动凝成的灵识猛然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嚎声。

    这惨嚎声虽不曾传递开去被罗帆听到,但其中所蕴含的意念,所包含的jing神bo动,却是毫无阻隔的被罗帆接收到,直接让罗帆ting清楚了那惨嚎之中所包含的恐惧。

    随着这惨嚎声,那无穷被bo动裹挟着的,由微尘组成的异兽如同山崩一般,一片一片的重新崩溃为无穷微尘,直接融入那火红的光带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帆远远望去,之间的那火红的光带顺着那无穷异兽群不断蔓延开去,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便已是蔓延到了整个bo动的每一寸区域,让那巨大的异兽群变得火红火红的,之后,轰然崩散,化为无穷微尘,从外向里,不断的消失着,又是数个呼吸之后,已是完全消失无踪。远远看上去,便好似被那太阳喷出的一口气直接燃烧干净了一般。

    而那光带在将这bo动完全击散之后,并没有缩回,而是向外飞shè,速度越来越慢,最终停留在了距离罗帆身前三亿多里之外的某处,不断扭曲,不断的收缩,渐渐的凝成了一团火红火红的奇异存在,缓缓的旋转着,慢慢的吸收着周围虚空游离的星尘,游离的力量,好似开始酝酿着什么一般。

    看着此等变化,罗帆心中忽然有了明悟,这是一个星辰的雏形。

    明悟此处,罗帆双眼之中忽然透出一股震撼。

    他仰望天空,隐隐间好似看到了一只遮掩天地的巨手正在整个地球宇宙随意拨动,控制着这地球宇宙的一切规则一般。

    随着这震撼,他之前因为那亿亿万生灵消亡而产生的复杂情绪渐渐消退,他的心绪不知不觉间提升到了一个极其宏大的角度,方才那星球伴随着其上无穷生灵消亡这件事在他的眼中渐渐变小。

    这虽不曾让他直接将那星球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漠然而视,却已是让他脱离这件事对他心神的影响。

    “毁灭与新生从来都是一同出现的。”这个念头,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扎下根来,隐隐间触动了那桎梏他不能五气朝元的**颈,让他在这刹那间对自己能够五气朝元功成充满了无限的信心

    一个星球从无到有的演变,需要huā费极其漫长的时光。故而,此时那一个星球的雏形虽已是开始吸引星尘,吸引能量去构筑星体,但却极慢极慢,若非罗帆眼力惊人,几乎无法发现其有任何的变化。

    罗帆看了一会,便知晓自己除非穿梭时空,否则怕是等自己化为星球这星球都不一定能够演化到能够诞生生命的程度。

    “本尊今日却是造了无量杀孽,让道友见笑了。”便在这时,一声淡然从容的声音透过真空,传入了罗帆耳中。

    罗帆心念一动,抬头望去,只见得一名佛陀站在金桥之上,凭空出现在自己身前数丈之外。

    那,正是佛陀衍空,以及之前便一直出现在他身前的那道金桥。

    看他们此时的姿势,好似那衍空随意踏上了金桥,便自然而然的来到距离那处位置十亿里之外的此地一般。

    罗帆虽已是从之前感怀星球毁灭与不知多少亿万生灵消亡的心绪之中脱离出来,但却并没有改变他对这衍空的看法。

    而到了罗帆这等境界,已是再无任何理由让他掩饰自己的想法了。

    因此,他听了那衍空的话语,只是面sè平淡的道:“吾颇为后悔在数年之前不曾直接离去,而去探了星球内部。”

    那衍空原本未曾成佛之前便已是有着丰富到极点的阅历,成就佛陀之后,心智更是比起之前提升了不知多少倍,一听罗帆的话语,便瞬间把握住了罗帆的心态,叹息一声,道:“本尊原本以为在这茫茫宇宙之中终于找到同伴,不想你我理念居然由此差别,罢了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本尊去也。”

    说着,淡然一笑,抬脚在金桥上跨了一大步,身形伴随着金桥毫无任何bo动的消失无踪。整个过程根本无有任何痕迹可以找寻,便好似那衍空与金桥从来不曾出现在这地球宇宙之间一般。

    罗帆心念一动,借助自己与那衍空残留的丝丝因果牵引感应一番,却发现根本无法感应到衍空的任何气息,便好似这宇宙天地之间完全不曾出现过衍空这一存在一般。

    那衍空成就佛陀之后已是相当于金丹修行之法的成就先天大罗之修,那境界哪怕比起罗帆的本体都要强上一筹,比起这在地球宇宙之中的分体来说更是强了不知多少。

    按照那等道行境界,罗帆凭借因果牵引去感应衍空,虽说不能如同感应其他事物,其他生灵一般能够感应清楚其周围一定范围的种种情况,却也能够大概感应出其所在方位。

    此时这等情况的出现,要么便是那衍空的境界忽然间有了极大的提升,直接达到一个罗帆无法凭借因果感应的程度,要么便是衍空已经直接离开了这整个地球宇宙毕竟,若是境界超脱了因果感应的极限,那罗帆自然那不可能凭借因果感应到衍空的任何信息。而那修成先天无漏金丹能够有着感应一切与自身有着因果事物的能力也只是地球宇宙的一种规则而已,若是衍空超脱了地球宇宙,离开了地球宇宙,自然便再不可能感应到他的存在……

    “果然如此。那佛陀,果然并非在地球宇宙之中。”罗帆叹息。

    衍空方自刚刚突破成就佛陀,其道行境界甚至都没有稳定下来,显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重新获得超乎想象的突破,不可能直接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超越因果感应极限的地步。

    既然如此,那因果感应无法感应到衍空,那自然便唯有那衍空已经离开这地球宇宙这一种可能了。

    这一结论,结合之前在那衍空突破之时,凭借衍空的特殊感应看到那一名不可思议的佛陀之时他产生的感觉,他哪里还用得着怎么猜想,直接便能推出那衍空乃是前往那佛陀所在之处这一结论,更借此知晓那不可思议的佛陀非是在地球宇宙之中,而是在另一个宇宙天地之内

    得此种种结论,罗帆忽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他送到地球宇宙的这一具分体或许能有更大的作用,而不只是让他的本体悟得那大罗玄奥而已。

    有了这种感觉,罗帆瞬间便将自己以往的种种想法做出了一些改变。

    原本他不管不顾,哪怕是抛弃这一具分体也要见识那先天大罗之修的威能以悟得大罗玄奥的打算被他直接抛弃了。

    念头微动,他回忆自己之前穿梭宇宙虚空所经过的许多地点,最终锁定了某处孤寂,安稳的星球,直接撕开虚空,便要穿过数十万光年去到那一处星球。

    便在这时,一道金光忽然从虚空深处一闪,向着他而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