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取而代之?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六章 取而代之?

    第六百五十六章取而代之?

    此时此刻,罗帆正处于将离未离之际,这一状态,虽非罗帆最为脆弱的一刻,但相比于其他时刻,却是他心中警惕最为放松的时刻。首发

    那道金光并不曾包含任何力量,但本身的特xing却是几乎与大道相合,一切力量,一切防御,都对其没有丝毫作用。

    便是罗帆体内能让他不被任何外来事物影响的无垢无漏,也对这一道金光没有丝毫作用。

    只见得,刹那间,那道金光便已是穿过了那无垢无漏的影响圈子,直接从罗帆的眉心泥丸宫直冲而入,并在瞬息间把握住了罗帆修行的根源,直接顺着泥丸宫之中某处玄之又玄的神秘位置,直接钻入了他的识海之中

    罗帆在那金光临体的瞬间,便已是反应过来,知晓有着某物要侵入自己的身体。

    只是,他虽反应速度极其快速,但那道金光的速度却比起他的反应速度更加快速,而且金光之中更是包含了一股得大道加持的气息,直接瓦解了他身躯的一切防御,在他开始抵挡之前,便已是钻入了他的体内,继而钻入他的识海之中

    “这,是那存在的灵识”在这一刹那之间,罗帆已是反应了过来,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个念头闪过。

    他的识海世界之中此时被那巨大的庆云充满了,那合道三huā更是分散天地人,镇住了整个识海世界,可以说这一片识海世界的稳固程度,即便比不得他在洪荒天地的本体,却也绝对差不了太多。

    但,如此识海世界,在那一股灵识之下,却是如同筛子一般,根本无法抵挡那一股灵识的穿梭。

    只见得,那一股灵识几个闪烁之间,已是丝毫不曾触动任何一点庆云,也不曾引动那稳固天地人的合道三huā,直接出现在他的神魂之前,并轻松的破开那比起他体外强度更大上不知多少倍的无垢无漏影响范围,钻入了神魂之中。

    到了此时,罗帆方才感应到了那灵识之中的种种bo动,确信那一道金光,果然便是那之前被衍空连同整个星球一同毁灭的那类似先天大罗之修的存在的灵识

    “这身躯居然会如此奇妙,似乎只差一步便能突破桎梏,与我原来的身躯一般强大了,我占据了这具身躯,或许能够真正突破本源的桎梏,成为真正的修士,拥有与力量相合的境界”一股无法言喻的喜悦从那灵识之中透出。

    这灵识的透出方式玄之又玄,并非普通生灵的灵识一般时刻散发着意念,而是凭借着与道相合的特xing,通过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方式透漏出来。

    若是在外界,以罗帆的道行,根本无法感觉这种方式的意念散逸,毕竟,若能感应到那意念,那灵识有怎能在他无法感知的情况下侵入他的体内?

    但,此时此刻情况却已是不同了。

    此时此刻,那一股灵识已是进入了罗帆的神魂深处在这等情况下,那神魂深处的任何变化,都在他的感知之中,那意念无论用何等方式透出,都必然要透出,在一切都局限在其神魂深处这等情况下,自然能轻易被他所感知到。

    “这到底是之前逃开的那些灵识之中的一道,还是那从星球毁灭之中逃脱出来的灵识?”罗帆在此等如此危险的情况下,居然并不恐慌,甚至依然还有着心思如此想到。

    甚至,他的脸上还lu出了一股淡淡的笑意。

    “只是一股没有力量的灵识罢了,即便乃是类似先天大罗之修的灵识,也只是一股灵识而已,若是如此灵识便能占据我的身躯,那我倒不如直接自杀算了。”罗帆口中喃喃,念头微动,他神魂深处便猛然产生了无数不可思议的变化。

    亿万世界凭空生成,刹那间便将他整个神魂充满,直接将那一股灵识裹入其中某个世界之中

    这些世界,并非真实的世界,而只不过是神魂的一种变幻而已,其本质,依然是神魂,依然是罗帆的神智本源。

    只不过,幻化出了这些世界,让他的神魂已经变得复杂得超乎一切生灵的想象,比起这宏伟壮阔的地球宇宙,甚至比起一个真正的完整天地都是远远不如。

    但,却也让他的神魂变得比起之前复杂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以上了。

    用神魂幻化出世界,这对于其他生灵来说或许是无法想象,一些道行较高的修士即便能够勉强做到,所幻化出来世界也必定只能从其记忆之中去构建,所构筑出来的世界即便复杂,也绝对不会让神魂复杂程度超过万倍。

    但罗帆却不同,罗帆对于神魂幻化世界早已熟得便是穷尽整个地球宇宙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所有修士加起来都不能与之相比的地步——要知道,在之前的不知多少万万年之间,罗帆几乎时时刻刻的都在将神魂演化无数世界,去试探那在他神魂深处的那不灭烙印,更通过这些世界幻化,几乎将那不灭烙印之中包含的所有大道玄奥都转化为符文。有着这般一个陪练对象,便是罗帆原本对于神魂幻化世界一窍不通,到如今也绝对能够超越这地球宇宙的一切生灵,更何况罗帆原本在洪荒天地之间开辟了成千上万的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对于世界本质的了解超乎想象的深入,用神魂来幻化世界,比起真实开辟简单了不知多少,他又怎会对神魂幻化世界一窍不通?

    在这种情况下,那一股灵识虽拥有超越罗帆神魂的本质,却也只能在那神魂幻化出来的世界之中不断的腾挪,不断的转移,最终被那些世界之中的种种变化纠缠住,只能一个又一个世界穿梭,却根本无法突破这些世界,真正的接触到罗帆的神魂本源,无法进入罗帆神魂足够深入的所在,真正抹杀罗帆的本源,取而代之

    甚至,这道灵识在不断穿梭那些世界的过程之中,不断展现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体现出某种让罗帆梦寐以求的境界,让罗帆能够对那境界进行深入无比,具体入微的体悟,让他甚至可能在最终悟得那一境界,让自身的道行境界获得超乎想象的突破

    可以说,当那灵识在罗帆神魂深处幻化出来的无穷世界之中纠缠不清之时,它已是成为了类似罗帆神魂深处那不灭烙印的存在,对罗帆的威胁已是减弱得几近于零

    暂时解决了那忽然而至的灵识之后,罗帆方才将意念投注外界,仔细观察周围。

    却发现,此时此刻,他早已不是在那子母星系了。

    但,同样,他却也不在他之前所锁定的,想要到达的那一处孤寂、稳定的星球,而是在一处寂静无比,周围空dàngdàng,不知多少光年之内无有任何恒星的宇宙虚空之中。

    甚至,便是此处宇宙虚空之中所充斥着的种种元气、种种游离能量,都与他过往所经过的最为普通,最为常见的宇宙虚空无有丝毫不同。

    无有恒星,自然便没有了星球参照物。

    而元气与其他最为普通常见的宇宙虚空无有丝毫不同,自然便没有了元气参照物。

    而没有了任何参照物,在这无垠的地球宇宙虚空之中,便完全不知晓自己身在何处

    换句话说,此时的罗帆,已是mi失在这地球宇宙的无限虚空之中了。

    发现这一点,他不由得面现苦笑:“没想到一个不注意,居然mi路了。”

    之前,他正在穿梭虚空的一瞬间被那一道灵识侵入,甚至差点被那灵识取而代之,夺取了身躯。在这种情况下,哪怕他心志再坚定,道心再圆满,也只能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体内,集中在自己的神魂深处。

    故而,对于外界的变化,却是根本无法去管,只能任凭惯xing将自己随机的送走,而根本无法锁定他的目的地,最终方才穿梭了不知多少光年,出现在这一片虚空之中。

    若是他刚刚出现在这一片虚空之中便回过神来,直接抓住穿梭虚空所产生的bo动,自然能够顺流而上,重新逆着空间bo动回到那子母星系。但,方才他全部心神集中在自己神魂深处虽不算十分漫长的时光,却也至少有着数日之久,这虚空的bo动早已平息下来,哪里还有任何痕迹留下?他哪里还可能凭借这空间bo动的残留回归子母星系?

    苦笑过后,罗帆却并没有多少恐慌。

    对他而言,这地球宇宙的任何地方,任何一处空间,都没有本质的区别,在此处与在他原来锁定的目标,事实上也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而且,他有着无数手段,若是硬要认清自己此时所在的位置,硬要回归那子母星系,也并非不可能,只是要耗费多一些jing力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罗帆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双目神光一凝,向着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望去——在这种宇宙虚空之中,无有任何引力,自然也便没有真正的上下,真正的左右,真正的前后,但罗帆却需要一个方向,自然便直接以自己此时的姿势来确定上下、左右、前后了。

    双目神光凝聚之后,罗帆的目力比起之前强大了不知多少万倍。

    之前看不到的,极其遥远的虚空之外恒星所散发的光芒终于被他抓住了痕迹。

    念头微微一动,他锁定了自己右前方,双眼神光再度凝聚,隐隐间看到了在不知多少万光年之外有着螺旋形状的光点存在着。

    这螺旋形状对罗帆而言极其眼熟,微微一思索,他便恍然大悟,那就是所谓的银河系……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银河系了。”罗帆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一转头,向着斜上方望去——那里,也有着光源存在着。

    将目力不断提升,他终是看到了一处类似锥形陀螺的光点存在着。而那一处光点虽光芒比银河系传来的光芒微弱许多,但光点的规模却比起银河系要大上不少。显然,那是一处距离此处比银河系距离此处更为遥远,但却规模更大的一个河系。

    当看到这河系的瞬间,罗帆隐隐间感觉那河系之中似乎有着某种存在与自己有关。

    到了罗帆此时这等境界,这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感觉方才是最可信的。因此,虽早就决定要在某处闭关,但罗帆还是瞬间改变了原本所确定的闭关地点,将自己的闭关地点锁定在那一处河系之中。

    既已决定,罗帆念头微动,直接撕开了虚空,钻入了其中。

    这种撕开虚空穿梭遥远距离的能力自然非是无有任何距离限制的,但到了修成合道三huā这一境界,这种限制却已是达到了相对于整个地球宇宙而言的巨大尺度之上。

    而显然的,整个地球宇宙之中包含了不知多少亿万的河系,两个河系之间的距离对于这整个地球宇宙而言根本便微不足道,罗帆此时所在的位置与那河系的距离,自然不可能真正触及那一限制——若非如此,罗帆也不可能直接从银河系之中的子母星系一个撕开虚空随机穿梭到此处……

    故而,撕开虚空之后,只是过了数个呼吸,罗帆便直接穿过了无垠的虚空,直接来到了那如同锥形陀螺一般的河系之外。

    当真正站在这河系边缘,罗帆方才真正感受到这河系的巨大。

    在方才那等极其遥远的位置他看这河系乃是锥形陀螺,但到了此处,他所见的,却是一片巨大无匹,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布满恒星的星空

    以他的眼力,也根本无法看到这河系的全貌,更看不出他乃是锥形陀螺形状。

    “相对于洪荒天地而言,在地球宇宙之中的生灵更能感受到自身的渺小。更能生出敬畏之心。”罗帆心神意念之中忍不住浮现出如此感慨。

    洪荒天地的广阔或许不下于这地球宇宙,但在洪荒天地之间,生灵四处望去都是无边无际的大地,无穷无尽的山河,那与常人在星球之上四处观察的差别并不算太大,因此所受到的震撼,自然也与常人在星球之上想象星球相差不多。

    但在这地球宇宙之中,站在这宇宙虚空之间,四处看去,那及遥远处星星点点的,微不足道的光华便是一颗巨大无比,足以包容不知亿亿万个自身的恒星,那星空之中浮现的一圈光芒,或许便是能够容纳不知多少亿亿万个那种恒星的河系,甚至某处朦胧的光雾,便是容纳不知多少以亿亿万个河系的河系群……

    这种震撼之强,可想而知。

    甚至罗帆怀疑,便是圣人,怕也能够从这种震撼之中感受到自身的渺小,从而对整个地球宇宙生出敬畏之心。

    这种敬畏之心的区别,或许便是洪荒天地后世的圣人与这地球宇宙的圣人之间行事作风有所区别的原因吧。

    在传说中,洪荒天地的圣人只是将洪荒天地当成棋盘,为了自身的利益,甚至能将棋盘打破,将洪荒天地分裂成无数个部分。

    而这地球宇宙的圣人,便是罗帆所了解的,便是将整个地球宇宙当成是需要集合众圣之力才能对抗的无上存在,甚至便是要逆转时代cháo流,也只能在时代改变之际。

    这两者的行为作风之不同,由此可见。

    心神意念之间微微闪过这种莫名的比较之后,罗帆直接将这种种心绪抛在脑后。圣人,乃是大罗之上的境界,对于此时依然在求取大罗玄奥的罗帆而言,实在是太过遥远了,早已远远超越了他的理解极限,可以说,无论罗帆此时多确信的想法,哪怕是他愿意以xing命去赌气真实xing的想法,与真正的事实相比,或许都会有天渊之别。

    在这种情况下,他去猜想圣人境界的种种简直便是自寻烦恼,他自然不会为之làng费太多的jing神。

    来到这河系,罗帆心中感觉到那种隐隐于自己有所联系的地点依然是那般模糊,依然是无迹可寻。

    毕竟,这河系实在是太大了,在河系之外与在河系之中,相对于这河系的巨大尺度而言,根本便没有多少区别。

    可以说,在如此巨大的河系之中,在如此众多的恒星之间,即便以罗帆之能,即便是有着隐隐的感应,想要在其中寻找某个确定的地点,也依然是大海捞针一般。

    明白了想要凭借这种感应直接到达那一处地点绝不可能之后,罗帆摇了摇头,细细感应一番附近的一些恒星。

    最终选定一颗最为稳定的恒星,抬步虚跨,直接便跨越了数十光年的距离,来到了那恒星系之外。

    这恒星系的中央恒星比起太阳大上十倍左右,恒星系之中有着三百多颗行星。

    只是,行星虽多,却无有一颗能够形成合适的生态环境,根本便没有任何一颗行星上有着生命存在——这点并不奇怪,这地球宇宙如此广阔,拥有生命的星球毕竟只是极少极少的一部分,这种无有生命的恒星系方才是最为常见的。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