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舍利子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舍利子

    第六百六十一章舍利子

    便在罗帆打量着这一方无边无际的佛国之时,忽然,有着声声钟鸣从那中央顶天立地的灵山之上传出,如同醒世恒钟一般,透出一股超凡脱俗的意境,回dàng在天地之间,甚至让整个佛国的实体都随着这钟声开始震dàng起来。

    在这钟声所引发的震dàng当中,从那灵山顶部有着一道金光忽然直冲而出,如同一条金光大道一般,刹那间跨越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直接来到了罗帆面前距离他只有毫厘之差的位置上。

    当这一道金光出现的瞬间,罗帆便瞬间感觉到其中有着某种极其玄妙的力量在不断的散发着,这种力量并非作用在物质之上,而是作用在一切生灵的心灵之中。

    在这力量牵引之下,任何生灵都自然生出用尽一切所能向这力量靠近的奇异念头。

    刹那间,罗帆明白,这乃是一种接引之力一种能够将踏足其上的一切生灵接引到那灵山之上的接引之力

    而此时,这一道金光的尽头距离罗帆之近,让他只需哪怕踏出最细微的,几乎如同蠕动一般的一步,便能轻松踏上这一道金光,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被那其中蕴含的接引之力接入那灵山之上

    望着这一道从灵山之中冲起的金光大道,罗帆的脸上却没有任何ji动,而是现出了淡淡的神sè。那眼神之中透出的意念坚定至极,拥有一种毫不为一切外物所动的意志,让他只是淡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变化。

    便在这一道金光从灵山顶部发出,横跨大半个佛国出现在罗帆面前之际,下方佛国之中的无穷比丘、佛陀、罗汉、菩萨都在瞬间停下了其原本的动作,尽皆抬起头,双手合十,向着那一道金光,向着这金光起源之处的那一座灵山行起了大礼。

    随着他们如此行礼,他们脑后的佛光在刹那间冲天而起,刹那间便汇聚在这金光之上。随着这无穷佛光的汇聚,这一道金光大道被映照得如同穿越苦海的无上彼岸桥梁,其中似乎在这一瞬间被加载了无穷玄奥,那金光之上出现了无数的奇异huā纹,更有着无穷**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的呈现在其上。

    这种变化,使得这金光大道增加了一种似乎只要踏足其上,便能直接穿越苦海,直达无上彼岸,获得永恒无上之大道真意的意味

    便在这一瞬间,那佛国中央的灵山微微一震,其上散发的无穷佛光之中忽然有着无数高大巍峨,散发出无穷威势,好似掌控无穷时空,无穷宇宙一般的佛陀身形在其中若有若无,若隐若现……

    在同时,更有种种如同低声喃喃一般的**从那佛光之中传出,穿透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无比清晰的钻入罗帆的耳中,似是有着无数佛陀正在向他解说着种种大道玄奥,如同无数至高无上的存在正在向他发出召唤,要他踏足金光,加入他们之间一般。

    这些佛陀的解说,似乎依然是之前他穿过光圈之时凭空涌入他心神意念之间的那些**,但却直接赋予了这些**种种不可思议的奥秘,似乎直接将这些**的根源展现出来,向罗帆昭示其中包含的一切奥妙一般。

    便在这些**解说传入耳朵的一刹那间,罗帆似乎感觉到那他梦寐以求的大罗玄奥以及种种与大罗玄奥同一级别的玄奥直接赤luoluo的展现在他的面前,甚至便是那种种玄奥之上的,那他做梦也不敢想象的hun元玄奥也直接隐藏在这些玄奥之后,而他所需要做的,只需要微微踏前一步,踏上这金光大道,加入那无穷佛陀之中便能轻松的将这大罗玄奥甚至再上的hun元玄奥直接牟取

    这种感觉是如此真实,又是如此的不可能,让罗帆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幻境之中,眼前的这一切是不是只是一种幻化出来的奇异错觉而已。

    但细细分辨一番,甚至透过自己那照彻一切表象看透一切本质的意念去感知一番之后。他不由得震惊异常。

    以上的这种种感觉,居然并非虚幻,更非他以往渡劫之时所遭遇的域外天魔幻化之景象,而是真实的事实存在

    在他前方陈列的,真的是一道能直通大罗玄奥,甚至直通更高的hun元玄奥的金光大道

    只要他踏足这一道金光大道,或许不能如同此时所感觉一般,只要踏上便直接获得大罗玄奥,明了大罗真意,直接成就先天大罗之修或者证得大罗道果。至于以上的hun元玄奥,更不可能毫无任何阻滞的直通而至。但,本质上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要踏上这一道金光,他真正获得这种种玄奥所需要的,却也只是漫长时光的积累罢了——这对于时光无穷无尽的罗帆而言,与真正获得了这种种玄奥哪里还有什么不同?

    但,罗帆的震惊却只是一闪而过。

    在明白这一切之后,罗帆的神sè依然毫不动摇,他的眼神更依然如同之前那般的淡然,坚定

    看他的模样,便好似眼前的这道金光只是普通的光芒而已,便好似前方那向他发出召唤的佛陀虚影只是真正的虚影一般。

    这并非惺惺作态——在他的神魂深处,他惺惺作态给谁看?这种表现,乃是直接发自其内心,发自其最真实的念头

    因为,罗帆比起任何人的明白踏上这金光之后会怎样。

    若是罗帆踏上这一道金光,自然能在若干时光之后自然获得大罗玄奥,甚至是之上的hun元玄奥。

    但,罗帆在之前见得那衍空的变化之后便已是知晓,只要自己真的踏足这一道金光,那自己或许便将再不是自己

    坚持自我,并非保持自己最原始的,刚产生自我意识的那一状态永不变化。

    事实上,这也是不可能的,任何生灵,无论是强大还是弱小,无论心志坚定还是软弱,都不可能找到自身哪怕是要任何一个没有变化的时刻

    任何生灵的心态、xing格、情感,乃至意志,都是在随着时光的推移而时时刻刻的发生着种种或大或小的改变的。

    可以说,任一时刻的自己,绝对都与之前任何时刻的自己不同。

    但,那种变化,却乃是从自身出发,乃是自身的意志在经历外界的种种刺ji之后所自然产生的成长或退步,一切变化根源都是自身,那自然都可称为自己——即便这种变化或许会让这一时刻的自己与前一时刻的自己心态完全相反,善恶完全翻转,在本质上也是这样

    而罗帆之所以说他踏足了这金光便可能不再是自己,却是因为这些金光之中所蕴含的那无穷经典之中,包含了无穷强大的,改变人心的力量

    这种对人心的改变,能够让生灵的心态不断趋近经典的至高境界,不断的趋近那至高无上,周身环绕无穷河系,无穷宇宙的佛陀让生灵的心灵不断的接近那佛mén传说中的大觉大悟之状态,最终悟得那种种佛之玄奥,最终拥有无上神通,获得无穷威能,甚至超脱宇宙,超脱大道

    只是,这种改变所造成的变化虽能让生灵最终获得不可思议的神通威能,本身却是直入生灵的生命本源,直接改变了生灵的生命本源

    这种让生灵的心态趋近佛法、趋近佛陀、趋近大觉大悟状态的变化,完全不是来自生灵自身意志,而是外界用一种霸道无匹的方式直接将生灵的心态扭曲,将其意志改变而产生的变化。

    这种变化与正常生灵在时光流逝之下所产生的改变显然是有着本质的不同。

    生灵在时光流逝之下,在所经历的外界的无穷变化之下所产生的改变,能让任何生灵都发展出与之外的一切生灵都不同的心态、xing格、意志。任何变化,都是出自生灵的自我,都是生灵某一方面特质的扩展演化,在本质上,这生灵自然与过去并没有什么异同。

    而这金光之上的经典对生灵的改变,最终所成就的,却是千人一面的一个个佛陀

    经历这经典的改变之后,生灵的心态,xing格,情感,乃至意志,最终将与其他佛陀根本没有任何区别

    换句话说,当被这些经典完全改变之后,只要换上同一张脸,一个外貌,甚至便连观察力最惊人的修士都分不清两名佛陀本身的不同

    或许,用一个罗帆穿越前的名词来说,这种改变,根本便是一种复制。一种对经典描述的个体,那至高无上的,一切佛mén经典起源的佛陀的复制,让每一名获得这些经典的生灵在最终成长为另一名那佛陀

    当然,要成就千人一面的佛陀,要成为那至高无上的,完全与经典起源的佛陀一般无二的复制体,自然只能是那无穷经典的最终成就。在未达到那无穷经典的最终成就之前,任何两名佛陀之间还是有着或多或少的不同的。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众生悟xing有所差距,对经典的理解各有不同,能真正体悟的经典奥秘自然有所区别,最终所被改变的幅度自然是有着差别,即便是殊途同归,最终都会成就那佛陀的复制体,但在达到这一最终成就之前,定然是都有着自己的特sè。

    正因如此,传说中方才有着那般多的不同佛陀,那般多的比丘罗汉菩萨……也才有那衍空与罗帆恍惚之间看到的那佛陀有着那般大的不同。

    但哪怕最终的圆满达到经典的至高境界之时方是成为那佛陀的复制体,变为与那佛陀一般无二,在那之前,毕竟已经是在不断的被改变着,也已经是在渐渐抛弃自己,渐渐的变得再非自己。这一结果与能不能达成最终成就,成不成至高无上的的佛陀,却也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都非任何认清自我的生灵所愿意的。

    在这金光与自己无比接近的一刻,罗帆前所未有的看清了这金光,看透了那经典的本质,看透那无穷佛法的本质,哪里还可能踏足其上,自陷死地?

    站在这虚空之中,任凭下方无数比丘、佛陀、罗汉、菩萨不停朝拜,任凭那金光之上传来的接引之力不断持续,任凭那灵山之上无数佛陀虚影的不住召唤,罗帆都淡然而处,一动不动。

    此处佛国的时空无比怪异,似乎任凭心念控制。

    只要心念一动,亿万年都能化为一瞬,一瞬也同样能化为亿万年。

    罗帆在这种状态下不知看了多久,似乎是过了千万亿年,又似乎只是过去了短短一瞬间而已。

    这整个佛国忽的一震,那下方的无穷比丘、佛陀、罗汉、菩萨渐渐面sè改变,一种压抑不知多久的愤怒似乎获得了某种力量ji发一般,开始在他们的脸上渐渐闪现、堆积,最终爆发出来。

    在这愤怒爆发的瞬间,这些佛陀、比丘、罗汉、菩萨脑后的佛光之中有着一道又一道黑影冲天而起,快速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而来。

    不一会间,便已是在罗帆面前的虚空之中快速聚集。

    最终,在整片虚空的一个剧震之间,便凝聚成为五头散发无穷煞气,无穷愤怒,无穷杀意的狰狞身影

    看其形象,赫然是当初那衍空佛陀所凝聚出来的五大明王

    只是,这五大明王之上已是透出一种至高无上的无上威势,浑身散发出一种至jing至纯的毁灭真意

    显然,罗帆这些时光的无动于衷,终于让这整个佛国的无穷比丘、佛陀、罗汉、菩萨生出了愤怒,进而在虚空之中演化出这惊天动地的五大明王出来而正因这五大明王乃是这无数存在的愤怒合力凝聚,故而其强大程度达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果然如此,连愤怒的表现都是一般无二,他们果然都再非原来的自我。”罗帆见了这比起当初衍空凝聚出来的五大明王更强大千万倍的存在,却没有任何恐慌,反而是叹息起来。

    连愤怒的表现都是一模一样,那五大明王身上的细节都与那衍空所凝聚的五大明王没有任何区别,说这些存在的自我没有被改变,那又有谁会相信?

    此时此刻,这五大明王高大巍峨,浑身散发出来的威势、杀意惊天动地,甚至震撼了整个佛国,让在这佛国之中的罗帆都感到自己的身躯在承受着一股无法形容其恐怖的力量压迫,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溃消亡一般,但却无法动摇他的意志,更无法让他退缩。

    这五大明王在成型之后,各自伸手一抓,那从中央灵山之上直冲而出的那道金光大道便被抓成了无数金sè光点,四处飞散,最终融入整个佛国之中。

    那这不知多长时间一直持续着的钟声,也在瞬间消失,好似不曾出现过一般。

    那灵山之上所散发出来的无穷佛光更是在这一瞬间恢复了原来的平静状态,那其中所展现出来的无数佛陀虚影渐渐消失。

    那虚影的消失,从佛光之中透出的种种**讲解更是同时消失无踪。

    至此,这五大明王房子各自仰天发出一声狂吼,吼声扫过整个佛国,让整个佛国的虚空产生了片片褶皱,甚至让这佛国的时光流逝都变得微微hunluàn起来。

    接着,这五大明王体内爆发出无穷暗金sè的光芒。

    这光芒铺天盖地,耀眼至极,与那原本的佛光似乎有着无比分明的隔阂,但又似乎无比契合的融合在一处,不分彼此一般。

    在这暗金sè光芒之中,五大明王张开各自的巨手,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猛罩过来。

    这五大明王的巨手凝实至极,完全看不出任何虚幻,在那之中更好似包含了一个个如同地狱一般的世界,在向罗帆猛压过来的过程之中,其中厮杀着的无穷生灵似乎忽然间转换了目标,将各自的最强力量扭转方向,直接要冲破这些地狱,要向罗帆冲来

    一种自己周围的虚空已经被完全封锁住的感觉涌上罗帆心头。

    整个佛国的时空都好似便化为宇宙间最为坚硬,最为尖锐的物质,正在向着自己不断的压迫绞杀,要将自己直接磨成齑粉。

    这一招的强大程度,已是远远超越了罗帆的承受极限。

    即便是他的本体在此,也绝对无法承受这种攻势,更何况此时此刻的他只不过是一个念头凝聚神魂力量所化的一具化身而已,比起他的本体还要弱上不知多少倍了。

    但,即便是如此危险的状况,罗帆依然是没有丝毫恐惧,更没有丝毫慌张。

    甚至脸上还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你,只不过是一颗舍利子而已,现出真形吧。”他口中吐出了这般一句淡淡的话语。

    这话语轻飘飘的,更不曾包含任何力量,但却瞬息间传遍了整个佛国,甚至已是融入佛国的每一块砖瓦,每一颗沙石,每一棵草木之中,几乎直接镌刻进入这佛国的构成本源之内

    这种结果,便让这声音好似是整个佛国发出一般,产生了震天动地的声势

    而便在这声音过后,整个佛国连同这内部的灵山,无穷的寺庙宫殿,无穷的佛陀、比丘、罗汉、菩萨连同上方虚空之中强悍得足以毁天灭地的五大明王都在瞬间停滞下来,便好似时光直接被他定住了一般。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