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成型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成型

    第六百六十二章成型

    接着,便是在一刹那之间,整个佛国猛然布满了网一般的细密裂缝

    这些裂缝是如此的密集,几乎让整个佛国看起来便是有这些细密的裂缝堆积构筑而成的一般。卐:卐网卐网卐

    这种状态似乎持续了一刹那,又似乎持续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

    恍惚之间,这无数细密的裂缝连成一片,整个佛国由此瞬间崩溃,化为无数细小如若微尘一般的金è碎片,凝成了一片金è的烟雾,裹住了罗帆身体周围的整个世界。

    这金è烟雾渐渐消散着。

    渐渐的显露出佛国背后所隐藏的真实。

    只见得,一颗不规则的,手指大小的金è固体悬浮在无边漆黑的虚空之间,便如同驱散黑暗,指引道路的光明一般,让任何人处于这虚空的任何位置都能轻松看到其存在。

    而这金è固体在外表看来与之前罗帆刚刚进入这神魂深处所看到的那舍利子似乎一般无二,但给人的感觉却已是天差地别,几乎再看不出其乃是同一物体。

    在之前的那金è固体围绕着光圈,周身透发出一股无法言喻的威严与玄奥,但此时此刻,却只是一样金è固体而已,除了光芒之外,已是再和普通物质没有任何不同。

    而此时此刻,罗帆所在的这片虚空周围,却有着一个若有若无,布满了无数裂缝的光罩环绕着。

    这光罩无比奇异,在里面能够看到其存在,但却并不能感受到其光芒。

    只能知晓这光罩乃是存在于那里,只能明白那乃是一个光罩

    唯有在外界方才能够看到其面的无穷光华,能看清那光罩何以称为一个光罩

    而罗帆虽看不到光罩之外,只能看到这光罩的无数细密的裂缝,但此处位置毕竟是处于他的神魂深处,他却能够直接感应到那光罩之外到底是有着什么。

    此时,在光罩之外,那无数个原本包裹住那不灭烙印的世界已经是带着那不灭烙印转移了位置。

    这一个光罩,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那幻化出来的无数世界所吞没。

    而那不灭烙印,也在经过了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之后,从那无数世界的深处转移到了此时此刻的光罩之外,与这光罩接触在一处,其中所蕴含的无穷大道玄奥此时正因这光罩的奇妙而被激发出来,铺天盖地的将这光罩淹没,不断的侵入这光罩之中,要将这光罩同化,要将其中蕴含的玄奥牟取。

    那不灭烙印乃是来自七名圣人时代的圣人。其威能之强,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光罩虽也是来自那不知多强大的佛陀,但毕竟数量之间差了许多,两者的力量之间的差别自然是不可忽视。

    正因如此,这光罩方才会在那不灭烙印的撞击之下,产生了这般多的裂缝。

    甚至便是那之前如此广阔的佛国,也是在这不灭烙印的冲击之下,直接转化为眼前的这片虚空,让那金è的舍利,也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那光圈之,由此而收敛了其一切异象

    “怪不得观看七大圣人却只能凝聚出一个不灭烙印,原来这不灭烙印之间也会相互吞噬的……”罗帆见此,不由得微微一叹,心中已是有了这等明悟。

    这舍利子与那不灭烙印虽称呼不同,也并非来自同一种类别的无存在,但本质却一般无二,都是大道因为他见得那境界达到某种不可思议程度的存在所自然凝聚的,关于他不曾体悟到,却由大道直接凝聚出来的种种大道玄奥

    正是因为如此,这舍利子,也可以成为不灭烙印。只是更加特殊,也更有针对性罢了。

    正因这舍利子也是不灭烙印的一种,故而也有着不灭烙印的特质。而此时此刻那原本存在在他神魂深处的那不灭烙印在与这舍利子接触之时所出现的反应,足以证明了种种不灭烙印之间的关系。

    明白这些关系,罗帆更是能够隐隐猜测出,那原本时空之神在见得那七大圣人之时在其自身体内所凝聚出来的不灭烙印必定是有着七个。

    只不过经过漫长时光的发展,这些烙印相互吞噬,相互融合,最终转化为眼前这般一个唯一的不灭烙印罢了。而之所以罗帆一得到这不灭烙印便是一个,而非是七个,正是因为他毕竟是借助时空之神去照见那七大圣人,真正来说,他的不灭烙印乃是夺自时空之神,自然是那经过时空之神身躯发展了不知多少年之后的不灭烙印,自然便是那唯一的一个不灭烙印了。

    而现如今的种种变化已经预示了接下来的发展,那巨大的不灭烙印,必定要将眼前这舍利子吞噬,必定要将这舍利子之中包含的一切玄奥完全牟取

    叹息过后,罗帆转而用一种复杂的心情看着前方那已然化为普通金è物体一般的舍利子。心中对于佛陀与圣人之间的行驶区别又有了某些看法。

    在认清这舍利子的本质之时,他同时也明白了这舍利子是如何的特殊了。

    虽同为不灭烙印,但那得自圣人的不灭烙印只不过是大道自然凝聚,虽能隐隐间指向某一圣人,甚至因为触动而能够让那圣人有所察觉,但事实却与那圣人并无什么本质联系,那作为这不灭烙印根源的圣人也绝不会去管到底是何人凝聚出了这种不灭烙印,更不会管这不灭烙印对于那获得之人到底会产生什么结果。

    但这舍利子却不同了。

    舍利子,乃是一切佛门经典之中所言的,成就正果必须拥有之物

    这舍利子之中所包含的,也正都是所有佛门经典的真正奥秘,所有的佛门玄奥,佛门境界其中甚至还包含引动生灵投往佛门的无奥妙

    这种情况,自然不可能是大道直接凝聚而成的不灭烙印所能做到的。

    很显然,这舍利子在成型之时,必定有那佛陀的手段必定是那佛陀在这舍利子凝成之时,直接用自身的无神通,无威能扭曲大道,让那原本应该与佛陀无多大关系的不灭烙印变化为舍利子

    让这原本大道法则之下自然凝聚之物,便化为佛门传承之物

    圣人与佛陀之间的行事差别由此可见。

    到底是佛陀的手段高明,还是圣人的行事高明,这罗帆无法分辨,那毕竟是远远高于他自身此时所处的无境界。

    但他却知晓,若要他选择,他宁愿投入圣人门下,修行圣人法门,却也不愿沾染任何佛门相关之事。

    念头微微一动,罗帆叹息一声,抬步轻跨,便瞬息间跨过了无穷遥远的虚空,直接穿过光罩,出现在了外界他幻化出来的世界之中。

    这个罗帆幻化出来的世界乃是一片魂沌。

    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规则、法则、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魂乱,根本无法分清,更无法辨明。

    在这一片魂沌之中,有着一个巨大的光罩罩住了正中央的一片区域,在这光罩之外,又有着一个似乎只有拳头大小的奇异立体烙印与那光罩接触在一处。

    那烙印是如此的玄妙,其有着无数光华喷吐着,无穷玄妙的纹路从那烙印之中飞溅而出,不断的包裹那光罩,似乎要将整个光罩包裹住,甚至将之直接吞噬一般。

    而那光罩之的无数裂缝,正是因为这些纹路的包裹侵蚀而产生的。

    “你原来是圣人门徒。”便在这时,一声悠然的声音忽然传入罗帆的耳中。

    随着这声音入耳,罗帆隐隐间似乎看到了一尊无穷高大的佛陀正在云端俯视着他。

    罗帆对于这声音的出现却并不感到惊讶,他在接触那舍利子的瞬间,便一直在等待着这声音的出现了。因此,只是微微一笑,道:“我该称呼你为什么佛吗?”

    “这世只有唯一的佛。”那声音似乎透出了莫名的意味。

    “那么,佛,你降临我的灵魂深处,是想要将我渡化吗?”罗帆道。

    “你既已拒绝了本门,那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又怎会强迫你入门?”那佛叹息。

    罗帆抬起头,看着前方那光罩空的某处,微微一笑,道:“佛门,其中所包含的奥妙,莫非佛以为我不知吗?”

    “你难道真的知晓吗?你又怎知你所知的奥妙就是真正的奥妙?你所处的境界是如此低微,又怎敢猜测在你之的境界玄奥?”那声音似乎正是传自罗帆目光锁定之处,说出来的话语虽是咄咄逼人,但声音却是如此的平和,显得颇为奇异。

    “我不必全部知晓,只要知晓一部分,便足以让我明了佛门的本质了。”罗帆道。

    “便算你知晓的乃是事实,但你又怎知此法不能让人超脱?”那声音道。

    这声音说的并不清楚,但罗帆却已是知晓其表达的意思。却是在说,这种扭曲的自我或许只是过程,最终成就将会返璞归真,重新恢复自我一般。

    但,很显然,那绝对非是达到此时那佛陀所处的境界,罗帆通过那些佛门经典早已明白,到达这佛陀所处的境界,最终成就的,依然是那佛陀本身,依然将成就那佛陀的复制体

    “呵呵……”罗帆只是微微一笑,却再不开口。

    他等待这佛陀出现,只是为了试探一下那佛陀来到自己的神魂深处之后到底还有着什么威能罢了。

    此时看来,那佛陀似乎有所顾忌,却不能在自己的神魂深处尽展威能,故而只能用口舌罢了。

    “可惜了……”那声音叹息了一声,便陷入一片寂静。

    而便是在这一瞬间,那光罩之的裂缝瞬间扩大,瞬间将那光罩分成无数碎片,让那光罩直接崩溃消失。

    而接着,那无数纹路直接穿过光罩,崩溃了光罩之内的无穷虚空,直接裹住那中央的极其普通的金è物体。

    那金è物体虽也是不灭烙印的一种,但经过佛陀改变之后,虽多了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但却也失去了某些特质。

    虽本质与那不灭烙印一般无二,但在那无数纹路的包裹之下,却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轻轻松松的便被那无数纹路拉扯着,渐渐的飘向那不灭烙印本身,最终撞入那不灭烙印周围的无数纹路之中,最终完全消失在不灭烙印内部

    整个过程干脆得超乎想象,甚至让罗帆都有些怀疑起来。

    “这莫非便是那佛陀的真实打算?”

    这个念头虽然浮现出来,但却只是一闪而过罢了,瞬息过后,罗帆便将身一扭,直接脱离那灰蒙蒙,如同魂沌一般的世界。

    便在他身躯脱离那世界的瞬间,那不灭烙印忽然一震,形状忽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一种无形的道痕从那烙印之中奔涌而出,刹那间便已是将这如同魂沌一般的世界毁灭,甚至波及开去,直接将数十万方世界直接毁灭一空,形成了一片更加魂乱,甚至连罗帆都无法侵入感知的区域

    这片区域脱离那无数世界之外,虽依然在无数世界的包裹中央,与罗帆的本源隔绝开来,但却自成一体,再非任何世界所能侵入,无论多少世界投入其中,都只能被这区域湮灭,最终化为这片区域的一部分,反而成为壮大这区域的助力

    这片区域之中,无有时间,无有空间,没有物质,没有能量,没有规则,没有法则,但又好似一切都纠缠在一处,好似一切都是存在着的一般

    这,是一种近似状态

    一种远超罗帆之前在那世界之中模拟出来的,更将近似魂沌的状态

    罗帆之前将自己神魂所幻化出来的那一个世界所转化为魂沌的状态,看似已经与魂沌没有什么区别,一起诶都是那么的魂乱,便是时空也变得魂乱无比。但那却只不过是罗帆理解之中的魂沌

    这种魂沌状态,距离真正的魂沌状态自然有着不知多少亿万里的差距

    正是因为如此,那魂沌方能存在于罗帆所幻化出来的世界之中,虽拥有无穷湮灭之力,但却无法阻碍罗帆的出入。

    而此时这种魂沌状态却不一样了。

    魂沌,原本乃是诞生世界,诞生天地,演化无穷万物的所在,又怎么可能出现在世界之中呢?只要出现在世界之中的魂沌,便不再是魂沌,而只是一种魂乱罢了。

    因此,可以说罗帆所幻化出来的那魂沌状态,认真来说,却只不过是一种魂乱状态。虽这种魂乱已经强大到了极致,几乎已经透出了几分魂沌气息了,但却依然只是魂乱状态而已。

    但此时此刻,出现在这无数世界包裹范围之内的魂沌,却是直接湮灭了数十万方世界方才成型的一片魂沌

    这种魂沌,从根本来说与真正的魂沌依然有着极大的区别,但却已经可以算是某种类似魂沌的状态,而再非罗帆之前那种只能称魂乱的状态。

    罗帆之前那种魂乱状态乃是将时空、物质、能量、法则、规则都进行极度的扭曲,极度的破坏所形成的,此时这魂沌之中却是真正的将时空、物质、能量、法则、规则都归化到其原本最开始的本源魂沌状态

    其中可以说拥有一切,又可以说没有任何存在

    这玄之又玄,用言语无法形容,罗帆更无法理解的状态出现在其神魂深处,自然脱离了罗帆的感知,让此处虽是在其神魂深处,但他却拿此物毫无任何办法,更无法侵入其中,甚至都不能知晓在那其中包裹着的不灭烙印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

    明白之后,罗帆散开念头,心念重新回归身躯。

    他盘坐在那无边魂沌元气之间的身躯缓缓睁开双眼。

    在他的双眼之中并没有任何沮丧,更没有任何的颓唐,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兴奋

    没错,此时的罗帆,心中却是充满了兴奋

    魂沌,乃是只有真正的圣人,只有证得魂元道果,只有远远超越先天大罗之修这一境界方能涉足的所在。

    只要不曾达到这些境界,哪怕力量再强,都不能穿透世界阻隔而进入其中,即便是通过特殊手段进入其中,也会在瞬间被湮灭,不能留存分毫。

    但,魂沌能诞生像洪荒天地那般的世界,能诞生像九黎大天地那般的天地,能诞生地球宇宙这般的无边宇宙,能诞生像那佛陀所处世界那般的世界,其中包含的玄妙,甚至便是圣人也不能领悟其中的万一。

    若能进入魂沌之中悟得分毫,对罗帆而言,证得大罗道果怕只是反掌一般轻松。

    但那显然只是一种奢望罢了。

    不成魂元,不入魂沌。即便是罗帆不怕死,也无法突破天地阻隔而进入其中,更别说要在其中体悟什么玄妙了。

    正因如此,此时此刻在自己的神魂深处居然出现了这般一片魂沌状态,罗帆哪里可能不感到兴奋?

    即便,这一片魂沌只是那不灭烙印通过剿灭数十万他幻化出来的世界所形成的,与真正的魂沌依然有着不可思议差距的伪魂沌状态罢了。@ya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