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莫名而来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莫名而来

    第六百六十三章莫名而来

    这一魂沌状态出现在罗帆的神魂深处,虽让罗帆的神魂深处出现了这般一片无法控制的区域,但同时也让罗帆能够随时随地的去试探,却体悟这些魂沌状态的奥妙

    自己原本需要超脱此时数个境界以方能有机会体悟的存在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的神魂深处,让自己能够随时体悟,随时试探,这让罗帆怎能不感到兴奋?[]

    过了好一会,罗帆方才从ji动之中回过神来。

    这次去试探那舍利子虽并不曾如同当初试探那不灭烙印一般有着巨大收获,甚至还必须让那舍利子与不灭烙印相撞,让其被吞噬方才脱身而出,但只要有着这一片魂沌状态存在着,对罗帆而言,便已经是超乎想象的意外收获,足以让他心满意足了。

    便在此时,从外界虚空忽然有着一股无力量凭空生成,似乎跨越宇宙,跨越时空向他轰击而来一般

    随着这力量轰来,罗帆心中忽然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危险感应。

    便好似自己乃是一头极其脆弱的蝼蚁正面对翱翔九天之的神龙一般,他那恒久不动的心灵甚至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刹那间,罗帆已是明悟,这一股力量,至少来自先天大罗之修,甚至要比先天大罗之修还要强不知多少的无修士

    唯有如此,方才可能仅凭这一股力量便如此压迫他的心灵,让他那恒久不动的心灵生出这种颤抖

    心念微动,他身形一钻,便钻入了时空空隙之中,直接消失在原地。

    便在他身形消失的瞬间,一只巨大的手掌直接拍入这恒星之中,深入日核,直接将日核之罗帆布置而成的那一个球形阵法拍成了齑粉,甚至更深入进去,将整颗恒星搅动,让恒星各处一震,好似一个气球忽然破碎一般,从四面八方冲起了道道火柱处一扫,将距离这恒星最近的十来颗星球完全抹去

    虽十分幸运的没有毁灭罗帆灵识分身所炼化的那一颗星球,但却也让那星球受到了波及,让面的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那星球面的大气层一个波荡之间,消散了大半,便是星球表面也被几乎扫平。

    好在这火柱只是出现了一波,却是很快的过去。

    在火柱冲击过去之后,在某种自然法则之下,大气层重新恢复完整,许久更是平静了下来,虽已是变得稀薄了不知多少了。

    便在这时,罗帆身形由虚化实,出现在那星球方虚空,遥遥望向那远处的恒星所在。

    他方才使用的乃是当初在子母星系逃脱衍空最后一波攻势余波之时所使用的方法,借助穿梭时空的法门跨越虚空,逃脱原来的位置。

    “到底是什么存在,为何要攻击我?”罗帆现出身形之后,心神意念之中唯有这般一个念头。

    此时,在那遥远的恒星之中,一只巨大的手掌从恒星的另一端冲出。

    这手掌虽说巨大无匹,但相比于星球,相比于恒星来还是极其微不足道的,但其一击却整个将恒星击穿,让恒星产生那般巨大的动荡,甚至直接将这恒星系内部十来颗行星直接抹去,其中所蕴含的力量是何等的惊人便可想而知了。

    此时此刻,那一只手掌在击穿恒星之后,似乎感应到某些气息。

    一转,刹那间消失无踪。

    便在其消失的瞬间,罗帆心中有着莫名警兆。

    身形一震,瞬间跨越虚空,来到那恒星系之外。

    便在他身形消失之时,那只手掌从虚空之中穿出,直接拍在他原来所在的位置。那手掌之蕴含的力量惊天动地,那手掌接触到的虚空瞬间湮灭消失,化为一个巨大黑洞残留在原地。

    那罗帆灵识分身炼化的那一颗行星在这黑洞的吸引力之下,甚至改变了其公转轨迹,渐渐向着那黑洞飘去。

    好在,这黑洞虽巨大,但也只是相对于正常人的尺度而言,相对于宇宙,相对于星球而言,这黑洞还是太小了。

    因此,只是呼吸间,便被这地球宇宙的某种规则直接抹去,让那黑洞消失,让那一处位置的虚空恢复了正常。

    黑洞消失,那一股让星球公转轨迹改变的吸引力自然也随着消失。那星球停下了继续向着那黑洞所在位置靠近的过程,但其已然改变的轨迹,却并不因此而重新恢复,而是开始在恒星的引力之下,重新调整行程一个新的平衡,继续绕着那中央的恒星公转着。

    改变其轨迹的,不只是这一颗行星,还有着这行星之外的那三颗卫星。

    而且这三颗卫星比起这行星来轨迹改变得更多毕竟,这三颗卫星体积比行星小了不知多少倍,而且受到行星的引力更远远比不得行星受到恒星的引力那般强大,受到那黑洞吸引力的影响自然也就更大了。

    在这影响之下,那三颗卫星的轨迹产生了某种程度的重合。

    这种重合,使得三颗卫星在未来某一时间之内,将可能相撞在一处,甚至可能引起足以波及行星的冲击

    若是那时这行星之已然产生生灵,那便是足以造成生灵灭绝的巨大影响

    当然,这种相撞却不会发生在短时间之内,至少也要成千万年方能真的相撞在一处……毕竟黑洞影响虽巨大,但影响时间却太短,对这轨迹造成的改变也并不是太多,三颗卫星在公转过程每一圈所产生的变化却是微乎其微,这种轨迹的改变要累积到相撞在一处,自然需要极其漫长的时光。

    那一只手掌连恒星都敢不顾一切的击穿,更对那击穿恒星所造成的十来行星毁灭不屑一顾,哪里会管这三颗卫星在遥远的未来将会相撞这种小事,一转,向着穿梭虚空来到恒星系之外的罗帆再度拍来。

    罗帆望着这一只手掌,眼中光芒闪耀,心中警戒提升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双手直接向着那手掌猛迎过去。

    那一只手掌的速度无比惊人,此次虽并无穿梭虚空,乃是直接用速度穿越距离向罗帆而来,但却只是呼吸间便跨越了虚空,来到罗帆身前,向罗帆直拍而来。

    并且,在其向罗帆穿来的过程之中,虚空凝滞,有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强大力量从四面八方产生,围绕在罗帆身体周围,锁定了此处的虚空,甚至便是时间也似乎被这一股力量所定住,让罗帆无法借助撕开虚空,甚至穿梭时空的威能逃脱

    罗帆此时却并不曾想要逃脱。

    逃过两次都不能逃开,那再逃第三次,也没有什么意义。而那发出这手掌之人显然是在不知多少光年之外,能够跨越这般遥远的距离发现自己,攻击自己,自己便是逃得再远,怕也不能逃脱开去。

    虽知晓眼前这只手掌可能发自比自己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存在,但他在下定决心之后却并没有丝毫的胆怯。

    双手拍击之间,无数阵纹,无数符文,一股股丹气生出,按照某种微妙无比,奥妙非常的方式在虚空之间不断编织,最终化为一道好似包罗万有,但却又似乎无比纯粹,无比凝聚的魂沌光华,向着前方的手掌迎去。

    这一道魂沌光华是如此奇妙。

    当其出现之时,虚空为之扭曲,大道为之加持。

    甚至隐隐间更有着丝丝灵性自然在那光华之中生出,让其中发出声声充满斗志的吼声,裹挟着无穷虚空扭曲所产生的力量,大道加持的力量,直直向着那手掌冲去。

    那光芒与手掌接触在一处。

    刹那间便让虚空粉碎,时光魂乱。那光芒之中所衍生出来的灵性更是在刹那间发出声声痛苦的嚎叫与愤怒的吼叫,在那粉碎的虚空、魂乱的时光之中,疯狂的抵挡着那手掌,绞杀着那手掌。

    只是,那手掌的力量已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

    即便是这光芒如此恐怖,如此玄妙,但也依然抵挡不住。

    只见刹那间,那手掌直接冲那粉碎的虚空,魂乱的时光之中冲出,直接向着罗帆继续拍来。

    罗帆自然不期望自己这一招能轻松的挡住这手掌——这手掌之所蕴含的力量本身便是超乎想象,达到了先天大罗之修甚至以的无层次,又哪里可能如此轻松的便被抵挡住?

    若是那光华能够抵挡住,他反而要感到惊讶了。

    在那手掌冲出的瞬间,他头顶三尺之凭空展开一朵一亩大小的庆云。

    在庆云之,三朵带着魂沌è泽的青莲快速开合之间,让地球宇宙冥冥深处的大道凝聚出无威能在其,无数璎珞从那庆云之垂下,直接将罗帆身体周围一亩范围牢牢裹住,形成了一片散发无可破除,无可毁灭气息的领域

    那手掌在这领域出现的瞬间一震,似乎微微顿了一下。

    但很快的还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向着罗帆拍来,速度更没有丝毫减慢,那威势也依然是惊天动地,带着一种无可抵御,破灭一切的意味

    咔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瞬间在真空之中回荡,而更有一股无法形容其强大的冲击波在这声响之前便已是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让虚空之中存在着的游离能量瞬间崩溃,更使得虚空阵阵扭曲,几乎差点便破裂崩溃了。

    而罗帆却在这冲击波之下,整个人连同他身体周围的领域直接化为一道光线,往后倒飞而出,好似一块陨石在宇宙虚空游荡一般,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长长的直线

    那手掌所蕴含的力量是如此的惊人,罗帆头顶的庆云在这一拍之下直接崩溃散逸,而那顶三花虽不曾因为这一拍而崩溃消失,却也直接被他拍回识海世界,甚至将其力量裹挟回到识海世界,让整个识海世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震荡,产生了无数细小的裂缝,几乎崩溃。

    那周围庆云垂下的,占据一亩大小面积的璎珞更是在这一瞬间便被绞成无数粉尘,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却依然不能挡住那力量的冲击。

    那力量在将璎珞,庆云打灭,将合道三花轰回识海更让识海产生无数破坏之后,依然作用在罗帆身。

    在这力量之下,罗帆只感觉自己的周身一震,无法形容的剧痛瞬间将他的心神意念淹没,这种剧痛超越了一切,甚至让罗帆的整个心神都在不断往下沉沦,眼前更是一片片发黑,甚至感觉自身的意志开始渐渐消散,渐渐向着死亡沉沦……

    而他的身躯,在这刹那间好似分成了亿万个无比细微的部分,而这些部分之间的联系都已经被完全截断,整个身躯已是再非一个整体,而好似只是由这这亿万个细微无比的部位机械堆积而成一般,似乎只要微微一碰,他的身躯便会瞬间湮灭,化为齑粉一堆

    罗帆心中明白此时乃是最为危险的时刻。

    若是他真的意志消散,那他在这地球宇宙的自我便会直接死亡,哪怕他这一具身躯在这之后依然存在,依然能够保持完整的活力,他的神魂依然在身躯之中完好无损,也无法改变这以消亡的命运

    因此,他用自己无比坚定的意念,疯狂的凝聚自己的意志,将不断消散的意志重新从虚空之中召唤回来,不断的重新凝聚在一处,将之再度凝为一体,化为自我。

    那一股力量是如此的惊人,更非是普通凡俗的力量那般只是一波,一旦发出之后只能伤害一次,而是源源不断,几乎永不断绝,时时刻刻的纠缠着他的意志,无论他的意志如何凝聚,都在最快的时间里面将重新轰击在意志之,不断的将这意志继续打散。

    虽说每一次打散,这力量都会有所减弱,但那减弱的幅度之小,几乎到了连罗帆都无法察觉的地步。

    罗帆心中意念坚定,不管这力量如何,只是不停的召唤着时时刻刻被击散的意志,努力的将之凝聚成为一体,让其重新组成自己的意志,让自己的意志努力的完整着。

    这一过程绵长至几乎看不到尽头。但对罗帆而言,却是不得不为的一个过程。

    他的道心坚韧无比,这意志打散凝聚这一过程之间,不但有着无穷几乎无法承受的剧痛时刻侵袭,更时时刻刻的有着正在不断走向死亡,随时可能覆灭消亡的感觉环绕心中,产生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但他却没有丝毫动摇,不论情况如何危机,如何险恶,都努力的凝聚着意志,努力的保持意志的完整xing。

    在这种几乎没有尽头的生死徘徊之中,罗帆意志之中的一些杂质、弱点,渐渐的打碎,渐渐的被剔除出去。

    他的意志,也由此而不断的精粹着,便好似一块生铁被放在火炉之不断的锻打,不断的淬炼一般

    那原本无形无质的意志,在这过程之中渐渐显现出一种模糊的形体,并非罗帆的形状,而是一颗颗,晶莹剔透,如同世间最美丽的宝石一般的奇异存在

    这些存在,弥漫在罗帆身躯内部的每一个区域,无论是神魂深处还是皮肤表面,整个身躯内外,密密麻麻的,都有着他们的痕迹

    意志,乃是一种奇异的,任何生灵都无法抓取,却是真实的奇异存在。

    这种存在无迹可寻,但却能掌控生灵的一切,由生命本源而生,代表着生灵的本我,乃是比起生灵灵魂或神魂更为深入,更为本源的一级存在。

    若是失去了意志,这生灵,哪怕其他一切完好,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一具无主的肉身傀儡而已。

    可以说,意志,才是生灵之所以称之为生灵的原因。

    这种如此玄妙,如此不可思议的真实,遍布生灵周身内外,甚至延展开去,布满生灵所能控制的一切所在,包括炼化的法器,炼制的化身……

    在这种痛苦的被锻打精粹的过程之中,罗帆的身躯无法自主控制,依然是在不断的向着宇宙深处飚射而去。

    随着时光的推移,渐渐牵引无数星尘,将其渐渐包裹,让其外表渐渐的变化为一颗真正的,越来越大的陨石模样,在宇宙之中毫无目标的直线飞射……

    在这过程之中,那手掌却没有再度对罗帆施加攻击,只是任凭罗帆越飞越远,直至离开恒星系,穿过一个又一个恒星系,最终更直接冲出了河系,在无边无际的虚空之中,似是永无休止的飞射着……

    ……

    事实,便在罗帆被那手掌拍得如同一块陨石一般直冲而出的瞬间,冥冥中地球宇宙的大道凭空显化,无穷雷霆凭空生成,直接将那手掌笼罩,铺天盖地的轰向那手掌

    这些雷霆非是普通雷霆,而是被加载了某种不可思议的玄奥,蕴含了毁灭一切的奥妙,直接破开虚空,磨灭一切物质的本源存在,不断的轰击在那手掌之。

    那手掌奥妙非常,更蕴含不可思议的力量,但在这无穷雷霆之中,却无法反击,只能被动的承受着那无穷雷霆的轰击,虽没有收到真正的损伤,却也无法突破那雷霆的阻隔,继续对罗帆施加攻击,只能停留在原地不住的抵挡那些雷霆。

    最终,在那雷霆轰击足足九天九夜之后,这手掌似乎发现了雷霆根源,看准某个机会,一缩,便脱离了雷霆的轰击,钻入虚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