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

    ∷罓:小說罓∷

    第六百六十七章三ā聚顶,五气朝元!

    这一道人影,自然便是被那道力量包裹着有十万年之久的罗帆。

    此时的罗帆悬立虚空,周身上下晶莹剔透,好似他的整个身躯都是由一颗颗比钻石要坚硬亿万倍的晶体堆积而成一般,每一颗晶体都透出一股万劫不磨,无物可破的气息。。

    这些晶体,每一颗,都是一缕jing纯到突破极限,化虚为实,从原本虚幻虚无之中诞生而出的意志晶体

    他们,正是这十万年间,罗帆借助那一股力量jing粹自身意志的所得

    那一股力量纠缠了罗帆足足十万多年之久,依然只是被消磨了不足百分之一,其对意志的破坏力,淬炼能力,又岂是灵识分身借助那玄妙火焰淬炼短短百年时光所能比拟的?

    正因如此,这本体的意志,方能在此时做到如此程度,足足比起那灵识分身jing粹的意志还要强大不知多少万倍以上。

    之前早已说过,罗帆灵识分身所淬炼的意志,已是做到他所能感知的极限,换句话说,这灵识分身的意志jing粹道那种程度,已是达到了罗帆此时道行境界所能达到的巅峰

    在这巅峰之上再jing粹万倍,却已是相当于突破罗帆道行境界的万倍以上

    而罗帆本身的道行境界已是达到了太乙金数巅峰,只差一步便能证得大罗道果,对于这一具在地球宇宙的化身而言,便是只差一步便能达到相当于先天大罗之修的程度

    在这基础上提升万倍,却是隐隐间打破了某一极限,直接让罗帆在轰开那力量的阻隔,重新出现时在这地球宇宙之中的瞬间,便引起了这地球宇宙的大道反应。

    此时此刻,在他头顶虚空之中凝聚而来的力量,便是一种类似天劫的,这地球宇宙本身所特有的,绝灭一切的力量

    之所以会有这般力量出现,并非是修士达到拥有罗帆这等意志便定然会出现的,而是因为此时罗帆拥有了远超自己道行境界的意志

    若是罗帆拥有着与这意志相契合的道行境界,自然便能成就先天大罗之修,自然便能完美的与大道进行更进一步的相合,自然便不可能有这一股力量生成,要将他灭去。

    但罗帆并不曾拥有那等道行境界。

    这一股意志的出现,便对整个地球宇宙的大道形成了某种无法形容的冲击这种冲击,便是这意志本能的要获得与其相配的道行境界所形成的,乃是这意志本能的要直接在那冥冥中的大道之中牟取无穷大道玄奥,以提升道行境界。这般作为,如何可能不引起大道反噬?如何可能不引起这地球宇宙集合无上力量要将他抹去?

    这,乃是他来到这地球宇宙以来所遭遇到的,最为强大的危险。

    但同时,却也是一种机会

    一种让他一步登天,直接悟得大罗玄奥,道行境界直接获得本质提升的无上机会

    只要罗帆能够在这力量的抹杀之中存活下来,那他便能直接从那冥冥中的大道之处直接牟取到大罗玄奥,直接让他成就先天大罗之修,甚至让他在洪荒天地的本体直接证得大罗道果

    罗帆此时的意志达到便是连那一股力量都无法动摇的地步,智慧之通明,自然不必多说。

    只是瞬息间,他便已是明白了以上的种种。

    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危险,他并没有丝毫恐惧,毕竟此时此刻在这地球宇宙之中的只不过是他的一具分体而已,便是被抹杀又会怎样?顶多他再送一具分体进入这地球宇宙也就是了——虽说那样会耗费极其大量的法力……但却也算不得无法弥补的损失。

    既然不怕这危险,那么对他而言有着意义的,当然便是那伴随危险而来的机会了。

    在这等情况下,罗帆又怎会不感到喜悦?

    至于这地球宇宙可能比起他想象之中更加玄妙,更为复杂,这在地球宇宙之中的分体可能有着更多的用处,在这大罗玄奥面前,都只是次要的,只要能悟得这大罗玄奥,将这一切放弃,他也绝不会有丝毫不舍,此时自然不会将之纳入考虑之中

    微微笑着,他抬起头看着自己头顶的虚空之上那正不断凝聚,不断震动,透出种种恐怖气息的力量。

    心下微微衡量一番,便知晓这一股力量因为实在太过强大,即便这地球宇宙也不能轻易的将之凝聚出来,故而至少还需要至少三年时光,方能最终凝聚成形,对他施加抹杀。而在这三年之间,因为大道乃是针对他一人的反噬,他却也无法直接从中牟取大罗玄奥,却是无法借助这三年时间硬生生的突破,成就先天大罗之修。

    衡量清楚之后,他也没有失望。

    念头一动,那一股辐色出去的意志领域便快速回缩,转眼间便缩回他的身躯之内,而包裹住他身躯内外的,晶莹剔透,透出无无可破,无法可损的意志,也重新隐没,虽并不曾消失,但却再不可见。

    意志,毕竟乃是罗帆的意志。即便是再强,也是在他的完全掌控之中,他想要隐没,自然便能隐没消失。

    将这意志隐没之后,罗帆的身形化为平常模样,身着长袍,面上神色平和从容,悬浮虚空之上,便如同普通凡人一般,没有丝毫的异象出现。

    但即便是如此,在他头顶不断震荡虚空,不断凝聚着的那一股力量,却依然并不曾消亡,而是依然在不断的持续着,便好似一切力量,一切规则,一切法则都无法将之迟滞分毫一般。

    既然在这地球宇宙的主体已出,那灵识分身凝聚而成的意志自然没有必要继续停留了,因此,直接一扭,形成了一个玄妙漩涡,直接将散逸虚空,正在以十分快速的速度不断凝聚,却因为之前被轰得是在太过分散,故而依然不曾凝聚成形的那一股力量搜集在一处,裹挟着便向着下方星球核心沉去。

    那一股力量经历了重重打击之后,已是损失了九成以上。

    但那本质却依然没有降低,依然是一股远超罗帆此时道行境界,甚至比起先天大罗之修所具有的力量都要高的力量

    这力量能将罗帆在这地球宇宙的主体,也就是罗帆修行先天金丹法én的分体的意志淬炼到这等程度,显然是对于意志有着超乎想象的破坏力。

    而这灵识分身的意志在此时早已达到了他道行境界所能达到的巅峰。

    除了直接让自己道行境界不断增长之外,也只能借助这一股力量的淬炼,方能继续jing粹,继续提升了。

    罗帆悬浮虚空之上,看着那一股力量逐渐的凝聚,逐渐的散发出一股他无比熟悉的气息,脸上神色不喜不怒,双眼之中闪过某种深沉的光芒。

    “这人定是先天大罗之上,当初虽被我借助合道三ā,以我本体的道行境界去ji起大道反噬,产生无数雷霆击退,但其本身必然不会受到什么伤害,这力量的本质比起诞生灵识分身的那道力量都要强大却没有自然凝聚出灵识出来,也证明了那存在依然没有消亡,却不好借助因果感应去感知,也罢,待我渡过此次劫数,再去寻那存在了结因果吧。”他心神意念之中闪过如此念头。

    这十万年来他时时刻刻的受到那一股力量的侵蚀,破坏,便是意志都在这过程之中jing粹到此时远超自身道行境界极限不知多少万倍的层次,他所感受到的痛苦,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恐怖。

    所以,即便他此时在那一股力量之下获得了极大的好处,但他却没有任何放弃追究当年之事的想法。

    至于他为何确定那存在依然生存着,除了自身当初的反击并不能真正伤害到达到先天大罗之修层次的存在之外,最主要的判断便是那与他纠缠了十万多年之久的那一股力量并没有生出灵识

    之前早已说过,在地球宇宙之中,当力量强大到某一层次,比如达到先天大罗之修这一层次的时候,自然会引起大道加持,由此而生出灵识出来,让这力量化为另一种形式的生灵这生灵甚至拥有着极其接近先天大罗之修的道行境界,能将那力量本身应用得出神入化,足以压服不成先天大罗之修的一切修士罗帆的灵识分身,便是得自一道类似先天大罗之修的力量,正因如此,方能融入这一颗行星之中,让这行星化为其身躯。

    但,这十万年来,与罗帆纠缠在一处的这一股力量却并不曾出现任何灵识,只是保持着当初那力量被发出之时的惯性,不断的破坏着罗帆的身躯,瓦解着他的意志,要将他从根本上从这个地球宇宙之中抹去罢了。

    这当然并不是什么矛盾。其根本原因,便是,这一股力量是有主的而这一股力量的主人,显然并没有直接断去这一股力量与他本身的根本联系,故而这一股力量却并不能独立出去。换句话说,这一股力量相当于已是拥有了灵识,当然不再需要大道加持让其产生灵识了。

    故而,才有着这十万多年以来,这一股品质如此超卓的力量居然并不能产生哪怕最基本的灵识这一现象出现。

    而这,也能够反推出,这一股力量的主人,当初发出这一股力量的存在,依然存在在这地球宇宙的某处,依然活得相当的好若非如此,这一股力量失去主人,自然会被大道加持,形成灵识。

    念头闪过之后,罗帆直接盘膝坐定,那已然强悍至超越他道行境界极限不知多少万倍的意志微微一冲,他的头顶三尺之上便有着一朵庆云拖着三朵带着un沌色泽的青莲凭空出现。

    这庆云与三ā出现之后,罗帆双眼éngéng,眼中无数智慧光芒闪耀着,心神意念随着不断追溯,那当初凝成合道三ā那一瞬间所看到的景象直接被他超越极限不知多少万倍的意志重新凝聚出来重新展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在这刹那之间,好似重新回归了那一瞬间,重新进行当初那一场突破一般

    心神意念陷入那等场景,恍惚之间,他好似看到了无数他梦寐以求的奥秘,好似一切他所需要的大道玄奥都触手可及,能够直接被他牟取到手一般。

    若是他的意志依然是十万多年的水平,此时即便能够重新凝聚出这场景,也绝对依然会i失在其中,最终待得突破机会过去,方才脱离出来——而因为乃是借助意志凝聚而成的场景而非是真实,却也不能让他获得什么突破,只能相当于重温了当初突破那一瞬间的感觉罢了……

    但此时自然非是如此。

    此时此刻,他的意志已经比起原来jing粹强大了不知多少万倍

    即便是耗费大量意志重新凝聚出这些场景出来,剩余的意志却也依然能够让他保持清醒状态的在这奇异玄妙的状态之中游荡徘徊,感悟其中种种玄奥

    而当他清醒的在其中游荡徘徊,感悟其中种种玄奥之时,他终于发现了此处到底是哪里了。

    当初他认为此时乃是un沌却也并不算错,此处也确实是un沌。但,却并非完整的un沌。而只不过是un沌被他修行的先天金丹功法引动,与他功法相合的一面而已

    其中所展现出来的种种大道玄奥,都只不过是与他功法相合的一部分大道玄奥与真正的un沌,却依然有着天渊之别,想要通过这里体悟真正的un沌,真正做到能在un沌之中自如往来,却依然只是幻想,却是绝不可能的。

    明白此处,罗帆虽早有所料,但依然有着些微失望。

    好在他的意志已是坚定到惊天动地的地步,这失望只是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一闪而过,几乎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便消失无踪。

    接下来,他细细的观察体悟着这其中所包含的种种大道玄奥,种种台年底奥秘,种种宇宙至理,不断的与自身过望所悟的种种相印证,让自己的道行境界也随着而不断的提升着。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只是过去了一瞬间,又似乎是过去了亿万年一般。

    罗帆猛地恍然大悟,终于悟透某一至关重要的关口,心神意念之间猛然涌起无法言喻的喜悦,一种大逍遥,大自在的感应从心而生。

    “原来如此,原来便是这般简单”罗帆缓缓睁开双眼,口中喃喃着。

    说话间,他的体内深处,在神魂、意志、心念都无法到达的,比起虚空更加深邃,比起宇宙更加浩瀚的某处神秘空间之中,忽然有着五道气流破开了不知多少重阻隔,从那极深的神秘空间之中直冲而出,直接从他的头顶天灵盖冲出,刹那间冲入他头顶三尺之上的庆云之内。

    那庆云被这五道气流一撞,瞬间崩散,化为比起世间一切数字所能描述的尺度更细微上千百倍的粉末微尘,在四处飞散之前,便直接往里一缩,轰然冲入那五道气流之中,直接被那五道气流吞没一空

    五道气流吞没了庆云之后,猛然暴涨,从原本只是手指大小的气流,暴涨为数丈方圆,如同五道气柱一般冲天而起,穿过合道三ā,在合道三ā上方数百里之上,撞在一处,渐渐jiā融,形成一个漩涡,不断的将五道气柱o取,让五道气柱不断的融入那漩涡之中,让那漩涡变得越来越大,也变得越来越凝实,越来越玄妙。

    那漩涡对气柱的o取力度惊人的强大,似乎便是五座海洋,都能瞬间被o取一空一般。

    但那五道气柱却一样玄妙,虽被那漩涡如此o取着,却源源不绝的从罗帆的体内深处那神秘空间之中直冲而出,不断的融入漩涡之中,便好似有着亿亿万的海洋在其中一般,任凭o取都没有丝毫减少。

    如此这般,这o取的过程在不断的持续着,那漩涡也在不断的增长着。

    不多会,便已是增长到了十亩大小,过得数日之后,已是增长到了万里方圆,铺天盖地,如同整个宇宙虚空都被打破了一般。

    罗帆此时却是面色沉静,双眼之中闪过种种玄奥光华,好似身心都晋入某种无法言喻的奥妙境界之中一般。对外界的一切变化都似乎毫无所觉,虽看入眼中,却没有任何变化能经过他的心灵

    转眼间,九日九夜过去。

    那漩涡已经增长到了十万里方圆,其广大程度,将这方圆十万里范围的大地完全遮掩住,让这方圆十万里范围的大地变得一片漆黑,如同进入极夜当中一般。

    这如此巨大的漩涡,其中央的气柱浓度已是增长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程度,终于在某一刻打破了桎梏,超越了极限,有着一拳头大小,用言语无法形容的存在忽然出现在那漩涡中央。

    这存在形成之后,那覆盖方圆十万里范围的漩涡猛然一震,刹那间便被吸收一空,便是那五道原本连绵不断,好似持续亿万年都不可能断绝的气柱同样在一瞬间被从罗帆身躯深处完全o取出来,直接投入那存在之中,消失无踪

    只是一转眼间,虚空之中便只剩下一团变得三尺大小的存在出现在罗帆头顶百里之上。

    这存在在虚空旋转着,缓缓下沉,似是十分缓慢,却转眼间已是来到罗帆头顶,一震,直接化为玄妙五层光圈,裹住三ā,落在罗帆脑后。

    “三ā聚顶,五气朝元,终于成了。”罗帆缓缓睁开双眼,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