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化宝

正文 第六百七十章 化宝

    第六百七十章化宝

    在集中到一处的恐怖气息之下,那一亩大小的的宇宙猛地一震,其内部的所有恒星,整个虚空,都在开始晃动震颤起来。

    这种晃动、震颤,直接传递到了罗帆身前那如同先天无漏金丹的法器本体之。

    让那法器也开始奇异的晃动着。

    罗帆见此,念头微动,他那超乎想象的意志便瞬间展开,刹那间游遍整个一亩大小的宇宙,直接深入这虚空的每一寸,好似捆绑一般,直接将这整个宇宙定住,让那虚空、星辰的种种震荡在刹那间消退,整个宇宙瞬间完全稳固下来,任凭那恐怖气息如何压迫,都不动弹分毫。

    而在这之后,罗帆的意志却依然并不停止,而是继续深入这宇宙。

    直接透出宇宙,将这宇宙之内的力量拧成一股,直接在宇宙之外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屏障。

    这一层屏障若有若无,乃是透明无色的存在,其厚比起纸片都要薄不知多少万倍。但其坚固程度,却达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地步。

    它乃是一个宇宙的力量凝聚而成,比起所谓的钻石要坚硬不知多少亿万倍以,便是虚空毁灭,崩溃,都不能将之损毁。

    如此坚固的屏障,对于这宇宙而言,自然不可能是一件简单的事。

    此时此刻,整个宇宙早已被催动到了极致,其发展速度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加快着,整个宇宙的不知不觉已是达到了原来的千万倍,几乎整个宇宙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着。

    而在罗帆面前那如同先天无漏金丹的那一件法速演变,其内部的无穷光芒在疯狂的闪烁着,其闪烁的速度,何止比起之前快万倍?

    在这闪烁之下,罗帆体内滚滚而流的丹气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消失着,若非罗帆已是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圆满,怕只需数个呼吸便能直接被这吸成人干,甚至直接崩溃消失,身死道消

    但即便是如此,此时的罗帆脸也现出了凝重之色,显然这一切他虽能承受,但对他的压力也是极其巨大。

    便在这时,那一股力量凝聚而成的星体已是撞了那宇宙。

    一声震天动地的轰鸣声响刹那间从此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开去,那周围原本已是渐渐恢复秩序的虚空猛然一震,接着瞬间变得比起其最巅峰之时更混乱千百倍

    一股浓郁的混沌气息冲天而起,让这方圆数亿里范围的混乱状态在刹那间好似回归了最本源的混沌状态一般。

    之前让这虚空化为混乱状态的只不过是那星体所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而已,甚至还都不是针对这些虚空的恐怖气息。

    此时影响这时些混乱状态的,却只是这星体攻击所产生的冲击波,其强度自然比起无意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要强不知多少倍了,能造成如此后果,也是十分自然之事。或者应该说看,唯有造成如此后果,方才算是正常的,不造成如此后果,反而要让人怀疑到底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这冲击波越来强,越来越剧烈,最终,在出现之后的刹那之间,便已是突破了某个极限,自然而然的生出了灵识。

    这冲击波在生出灵识之后,对周围的破坏并没有丝毫增强,反而是快速的减弱。

    所有生出灵识的冲击波欢呼着,雀跃着,以逆反这地球宇宙规则的方式猛然回转,直扑与那星体相撞在一处的那一个一亩大小的宇宙而去。

    这一场劫数,乃是因为罗帆超强的意志本能的冲击大道,要从大道之中牟取能匹配那意志强度的大罗玄奥所造成的,大道的反噬。

    可以说,这一股力量的出现,乃是大道某方面的具现化。因此,这些冲击波的产生,在某种角度也可以说是大道自然生成的冲击波。正因如此,这些冲击波突破某个极限后得到大道自然加持而成的灵识,与其他冲击波自然有所不同,其灵识更加清晰,更加完整,目的性也更强。

    唯有这种清晰完整、更有超强目的性的灵识,方才可能让这些冲击波没有丝毫浪费的倒卷而回,加入了对那一亩宇宙的攻击当中。

    这些冲击波在重新冲撞那一亩宇宙的瞬间,自然凝聚,化为千百亿万种奇异的生灵,对着那宇宙开始疯狂的攻击着。

    这些生灵千奇百怪,有些是罗帆所曾经见过的,有些却是罗帆做梦都想象不到的。

    但不管是罗帆见过的还是做梦都不曾想象到的,这些生灵都自然合理,契合这地球宇宙之中的某一规则,能从某种最简单的单细胞生命按照某种方式发展到它们此时此刻的这千百亿万种模样。

    而且,这些生灵,每一个都拥有超乎想象的力量。

    各自将自身力量凝聚,不断的冲击着那一亩宇宙的屏障,所产生的影响,不下于那星体对于这一亩宇宙的撞击。

    此时此刻,在这一亩宇宙中央的罗帆双目圆睁,身透出一股不屈不挠,永不退缩的气息,周身力量丹气涌动,浑身金光灿灿,脑后那五圈光圈流转震动得更加快速,其内部三花开合之间的间隔变得更加的短暂,其飘出的花瓣变得更加的繁多,简直便化为一道滔天长河一般,从那光圈之中直直冲入前方的那法器之中。

    而那法器此时此刻所散发出来的金色光芒更是增强了不知多少倍。

    其连通整个宇宙各处虚空,各处星辰的力加强了不知多少。

    但即便是如此,整个宇宙依然是在不断的震颤晃动着。

    甚至,虚空中原本无穷无尽的恒星都在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不断的熄灭,不断的崩溃消亡,转眼间,最外面的,距离那宇宙边缘最近的一大圈,包含了不知多少亿万数量的恒星已是完全熄灭。

    而其他位置的恒星即便是有着那法器的催动,也依然是在不断的黯淡着,距离熄灭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近。

    从这种种变化之中已是能轻松的,那星体的撞击对于这宇宙而言是如何的恐怖

    物极必反,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大音希声,当攻击的精妙程度达到某个极限之时,反而是显得粗陋,简拙。

    此时那大道自然反噬的那一股力量的攻击,便是如此。

    那力量的强大程度自然是超乎一切生灵的想象,而作为大道所发,其中包含的种种至理,种种大道玄奥的精妙程度,自然也是可想而知。

    但如此玄妙,如此精妙的一股力量所爆发的攻击,却是好似一个星体直直撞一般,根本看不出有着哪怕一丝丝的技术含量,更看不出其中有机巧变化,好似能够轻松便躲避开去一般。

    不过,这也只是觉罢了。

    这攻击看似粗陋,简拙,但其中包含的精巧、奥妙,却是深邃至便是罗帆都无法完全悟透。他只,无论此时此刻逃往何处,哪怕是穿梭时空,回到数十亿年的或者数十亿年之后的未来,都绝不可能逃脱这一波攻击,无论逃亡宇宙深处还是其他洞天,也都不可能脱离这攻击。

    这点,在这一股散发恐怖气息的力量刚刚开始凝聚的瞬间,他便已是完全确定。

    因此,这攻击虽看似如此的粗陋简拙,但罗帆却根本无法逃开,只能硬碰硬的,将自身的力量与这三年所炼制的法器结合在一处,直面这一股力量

    罗帆的这一亩大小的宇宙本身拥有无穷奥秘,若是日后展开任其成长,甚至能够成长为一个仅比这地球宇宙低一筹的大千世界,其中甚至能够诞生出无数惊天动地的强大修士,本质之高,可想而知。

    那一股力量虽是大道所生,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但毕竟非是大道,本质也只是先天大罗之修级别的力量,即便是再强,也不可能是圣人级数

    这种限制,便使得这一股力量对罗帆虽有压倒性的威势,但却不是绝对无敌,不是罗帆绝对无法抵挡,绝对无法应对的力量。

    因此,罗帆借助法器所开辟的这一个一亩宇宙虽在这力量的冲击之下风雨飘摇,但那一个星体,却也在这撞击之中生出了种种变化。

    整个星体表面有着无数的碎屑不断的脱离出来,直接在那撞击之中化为齑粉,最终消失无踪,回归大道。

    那星体看似星体,事实只是一股力量显化而成之物,其本质乃是一团如同墨玉一般的规则凝聚体,这些碎屑的脱落,便是丝丝缕缕的规则丝线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被撞散,脱离了那墨玉。

    而表现出来,便是那星体表面有亿万丝线闪烁穿梭,这些丝线每一道都是那般的玄妙,如同一道道道痕一般,在星体表面划过之际,显现出无穷无法言喻的奥妙。

    这些丝线,一道道都是那碎屑脱离星体的过程之中所形成的,可以说便是那撞击的过程所在这星体之镌刻出来的。

    每一道丝线的产生,便让那一亩宇宙生出某种奇异的震荡。

    这种震荡与撞击产生的震荡并不相同。

    这种震荡玄之又玄,直接透过无穷距离,传递到了那一个悬浮在罗帆面前,如同先天无漏金丹一般的法器之,让那法器之也自然而然的显现出那一道道丝线,让那法器之增添了一道道若有若无,似虚似实的奇异纹路

    这些纹路,每一道都能在那星体之出现的丝线之中找到根源,即便是有些有所变化,也并没有超出本质,依然是那些丝线。

    这些纹路的出现,让这一件法器的本质在不知不觉间出现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这变化,好似是这法器正在进行着某种至关重要的蜕变,正在产生某种无法言喻的进化一般,其内部更好似有着某种奥妙非常的存在正在酝酿着,随时可能诞生,让这件法器最终产生惊天的改变。

    罗帆此时全心全意的运使这件法器,这法器的每一丝变化都不可能超脱他的感应。

    在这些纹路出现的瞬间,他便有所察觉。

    而这纹路对法器的改变,他更是在其产生的刹那便了。

    当法器变化的瞬间,他的脸忍不住显现出莫名的喜悦。若是地球宇宙的其他修士察觉这法器的变化或许根本摸不着头脑,不这变化到底是。

    但罗帆却直接在这变化的瞬间,便明白了这变化到底为何会产生,到底会有影响

    这变化,分明便是这法器的本质在缓慢的提升,正是这法器正在向着真正的法宝蜕变

    那在这法器内部酝酿着的,虽是可能诞生的存在,正是一个法宝的宝灵只要那存在诞生,这件法器便再非法器,而是成为一件真正的法宝,其威能也将在瞬间提升万千倍

    这让他怎能不喜?

    而之所以会有这如此变化,如此机缘,正是因为那星体之的那些纹路乃是因为星体与一亩宇宙的撞击所产生

    即便这种产生,乃是因为这星体本身所包含的无穷玄奥,但因为相撞而生便是因为相撞而生,既是相撞,便有着相互的作用。那星体之出现的纹路,通过某种更加本源的法则影响,自然而然的作用在与之相撞的另一个个体之那一亩大小的宇宙而那一亩大小的宇宙本身又是与那法器完全合一的,因此自然也便出现在那法器之了。

    其中的道理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若说是巧合,也可说得,若说乃是大道至公,万物皆留一线生机,却也说得通。至于到底是如何理解,那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罗帆得此好处,心中信心更是强烈。意志由此而更加的坚韧,原本已经压榨到极致的潜力再度增长,加那法器的威能因为得了那无数纹路而变得更加强悍,使得那一亩宇宙之外的屏障变得更加的坚固

    这一变坚固,虽不曾直接让那屏障完全将星体挡在外面,但却也让原本星体撞击所产生的震荡增长速度变慢了一些。让那无数生出灵识的波动对这屏障的撞击大部分的再无法起到作用,让那屏障破碎的速度因此而减慢了许多。

    这星体坚固到无法想象,虽是受到惊人的阻挡,但却依然是在以缓慢的速度不断的向下,不断的碾压着那宇宙的屏障,让那屏障慢慢的下凹,让那面更渐渐出现了层层褶皱,好似随时可能被压破,随时可能崩溃一般。

    那宇宙内部的恒星、虚空震荡变得越来越强烈,但在增长的幅度随着那法器的增强而变得越来越小。

    这一过程不断持续着,转眼便是数个时辰。

    到了数个时辰之后,那一亩大小的宇宙意识几乎如同一张薄纸一般,贴在那星体的表面了。却是,那宇宙屏障,已是在不知不觉间,被压成一个巨大的弧面凹坑,贴在了那一亩宇宙的另一面之

    这宇宙只有一亩大小,而这星体却又数万里直径,两者相比,便仿佛一个球形芝麻假如有与一个篮球相比一般,这种差距底下的碾压强度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恐怖。在这种情况下花了数个时辰之久来碾压,这宇宙的屏障即便是再强,压成如此程度,也已经算是这宇宙的屏障韧性惊人了。

    但,宇宙毕竟非是芝麻,也非是皮球,虽是外层的屏障已经被碾压到了如此程度,甚至已经是面贴着下面了,但那宇宙之内的虚空依然存在着,虽说已是发生了极度的扭曲,那些依然存在的恒星位置更是好似被拉长压扁重新排列一般,但毕竟依然存在着,没有因为宇宙屏障被碾压得贴在一起成为薄片而消失。

    而这数个时辰的变化,却也并非对那星体完全是好处。

    在这数个时辰的冲撞,碾压过程之中,那星体已是缩小了一大圈,其表面出现的丝线,痕迹更已是密密麻麻,如同重新将这星体表面的每一寸位置都犁过一遍一般,让这星体的表面变得几乎与之前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便好似一颗完全陌生的星体一般。

    这星体表面的痕迹出现了这么巨量,与这星体通过某种特殊方式相连的,同样随着这星体表面出现痕迹而产生纹路的那一件法器,自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时此刻,那一颗如同先天无漏金丹一般的法器已是完全变了个模样。无论是法器的核心还是在其表面之,都出现无数的纹路,让这一件法器好似变成了无数纹路直接构造而成一般,那金光灿灿的法器本体更是在这过程之中重新化为透明,那些金光好似已是完全凝聚在这些纹路之一般

    便是那些从这法器之中透出的,连通整个宇宙每一寸虚空,每一颗恒星的无穷金光,也好似是从这些纹路之中发出似的。

    而且,此时此刻,那法器内部所酝酿的变化,也已是达到了巅峰,似乎只差一点小小的触动便能突破极限

    第六百七十章化宝

    第六百七十章化宝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