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斩!

正文 第六百七十四章 斩!

    第六百七十四章斩!

    那人乃是一名中年男子模样。身着道袍却长发披肩,双眼灼灼,其中好似有着两团火焰,似乎被这双眼睛看到都如同被这两团火焰炙烤着一般。

    其脑后有着一团灰mngmng的气流,这气流如同实质,虽是气质,但却拥有一种无无可破,无法可损的玄妙意味,在其脑后微微翻滚着,盘旋着,一种大圆满的气息不断从中透出。

    此时这人盘坐在一个莲台之上,这个莲台又放置于一个高有万丈的平台之上。这个平台前方有着不知多少级台阶,直接从平地上延伸而上,知道这莲台之前。而在这平台下方的是一个广场。

    广场之上有着无数蒲团。

    这些蒲团之上此时密密麻麻的盘坐着至少数万名修士,这些修士有男有nv,有老有少,但各自体内的力量都极其雄浑,实力高者甚至已是凝聚成合道三huā,实力低者,也有就接近成就先天金丹的成就。

    在这广场上方,一团金光灿灿,显l出无穷光影,展现无限玄奥的云团在不断的翻涌着,偶尔便有似乎如同大道之音的是声音从这覆盖整个广场的金s光芒之中传出,震撼整个广场,震撼整片虚空。

    那广场周围并无其他景致,而是灰mngmng的,好似被hn沌所笼罩,似乎这整个天地便唯有这一个广场,这一个平台,那一团金云存在着一般。

    这场景若是在其他修士看来或许会mo不着头脑。

    但罗帆却一看便知这位置并非在地球宇宙,而是在地球宇宙某处位置的dng天之中周围被灰mngmng的,好似hn沌一般的存在所笼罩的,也并非真的便什么都没有,而是被那中年男子所隐藏起来的天地。

    其中或许乃是无边江山,或许是无边的海洋,又或许真的什么都没有……这些,便只看那dng天的本来面目到底是如何了。

    罗帆念头一动之间,便已是将这一切看清。

    接着,他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投注在那高台之上的男子身上。

    那中年男子,很显然,便是十万年之前对罗帆施加攻击之人,此人正如罗帆所料,乃先天大罗之修

    而且,看其身上那浩瀚无极的气息,其比起一般的先天大罗之修都要强上不少至少之前十八名对罗帆投以关注,和罗帆打过招呼的先天大罗之修绝对比不上此人

    在罗帆见得那中年男子的瞬间,那中年男子的双眼瞳孔的火焰之中似乎也倒映出罗帆的样貌。

    而同时,罗帆也有着一种与那男子视线相接的感觉。

    “哼。”那男子冷哼一声,脸上现出不屑之极的笑容,脑后那一团散发大圆满气息的气流一震,罗帆所见的一切便支离破碎,刹那间完全消失。

    显然是那中年男子不愿再被罗帆窥视,通过某种手段将自身,将那dng天给隐藏起来了。

    当眼中所见的影像消失,罗帆脸上现出莫名的笑容。

    “原来并非超越先天大罗,这我便放心了。”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那中年男子此时虽将那dng天,将他自己隐藏起来,但罗帆通过方才那一眼却已是知晓那dng天的所在了。想要找上mn去,已是再无任何问题。

    “看来,这地球宇宙的底蕴比我想象之中的更加深厚,之前那十八名先天大罗之修或许并非这片区域之中所拥有的所有先天大罗之修,或许只是与我同一层次的存在而已。”心中如此想着,罗帆抬步一跨,已是来到了灵识分身所炼化的那一颗行星之上了。

    对于十万年以前的罗帆而言,将灵识分身融合于这时一颗行星,让其长久的留在此处即便不是最好的选择,也绝非什么疏漏之处。

    但对于此时的罗帆而言,这个选择便怎么看都不是什么英明的选择了。

    灵识分身融合于这一颗行星,将这一颗行星炼化为这灵识分身的身躯,这虽能让他的灵识分身掌控超乎想象的力量,拥有无法臆测的发展前景,但却也限制了那灵识分身,让那灵识分身无法如同本体一般自由自在。

    这在平常自然算不上什么,反正对罗帆而言只要本体能够自由自在便能够完成他来这地球宇宙的一切目标了。

    但那也只是平常,当那中年男子发现罗帆的灵识分身在此处之后,这灵识分身无法自由自在挪移便成为了一个破绽,一个那中年男子对付自己的巨大破绽

    毕竟,这一个星球对于一般修士而言或许是无法抵御的强大存在,只需微微一动便能让他们化为齑粉,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但对于先天大罗之修而言,却只需一点小小的手段,甚至只需念头一动,便足以让这整个星球的所有力量消失,让这星球直接崩溃毁灭在平常没有引起先天大罗之修注意之时,自然不怕什么,但此时引起了先天大罗之修注意,那便相当于将自己送到刀口下,等待对方心情决定什么时候刀口落下。

    考量一番之后,罗帆刚刚决定进入这星球核心之处将这一弱点解决。

    忽然间念头一动,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双眼似乎穿过了无垠虚空,透过重重宇宙的阻隔一般。

    过了良久,他叹息一声,心念一动,自身的所有体悟,所有心念,之前从那大道之中所牟取的无穷玄奥的记忆直接透过某种神秘莫测的去到,穿越虚空,穿越时间,穿出宇宙,直接送往地球宇宙之外不知何处的洪荒天地之间直接传入他在洪荒天地的本体心神意念之间,让他的本体刹那间便完全获得了他成就先天大罗之修过程之中所悟得的一切玄奥。

    其中,大罗玄奥,占据了绝大部分

    做完这一切,罗帆忽然感到全身轻松,一种放下一切负担的感觉从心而生,那种成就先天大罗之修后所获得的大逍遥,大自在,在一刹那间增强了数倍。

    隐隐间他更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似乎又有了微微的提升。

    悟得大罗玄奥,为本体求证大罗道果提供帮助,这并非当初本体所确定的目标,而是他在来到这地球宇宙之后,发现自己能够有更大希望悟得大罗玄奥之后所设定的目标,也可以说是他来到这地球宇宙之后因为解决了本体设定的目标之后给自己找的,自己在这地球宇宙的存在意义

    这个目标,他自然是要完成的。

    也是他甚至抛弃自己这在地球宇宙之中的一切形式的存在也要完成的至高目标。

    正是因为这一个目标是如此的重要,对他又有着那等几乎等同于生存意义的意义,故而在未曾达成这目标之前,他会孜孜不倦,耗费一切力量都要达成。

    但在达成目标之后,他反而陷入了某种淡淡的茫然之中,甚至有种不知所措,不知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一般。

    正因如此,在之前成就先天大罗之修之后,他方才没有在第一时间便将这大罗玄奥通过心灵的联系传递给本体,反而是如同忽略了一般,开始纠缠于这地球宇宙之中的种种因果纠葛之中。

    若非他此时来到这星球之上,忽的发现,自己对那中年男子是如此的忌惮,发现自己并没有绝对胜过那中年男子的信心之时,他方才想清楚,自己若是在与那中年男子相斗之前不曾将对大罗玄奥的体悟传递回去,却有功亏一篑的可能,让这些体悟随着自己被那中年男子打败而消失……

    故而方才将自己心中的微微茫然压下,直接将这些体悟通过心灵联系传递给相隔两个宇宙天地的洪荒天地之中,那本体之处

    而当做完这些之后,他忽的发现,自己居然并没有感到任何茫然,而好似放下了一件原本压在自己心头的沉重负担一般,感到无比的轻松,无比的自在。

    而正是这种莫名的感觉,让他刚刚获得突破的道行境界又有了新的提升,感到自己的整个心灵都由此而清明了不少,感到自己对于这地球宇宙的大道又亲近了不少。

    “原来如此。”恍然之间,罗帆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明白。

    只感觉全身轻松,感觉自己直到此时方才是自己,感觉自己直到此时方才最终完整。

    这,当然并非代表着罗帆的这个分体已是独立出去,成为了另一个与罗帆本体完全不同的个体——这种情况乃是绝不可能发生的,因为这一个分体怎么样都是罗帆的一个念头所化,即便有更大的成长,哪怕是成圣,也只是罗帆的一部分,其所有收获,所有变化,都可以说是罗帆本体的收获,他本体的变化,自然不可能独立出去成为另一个人。

    事实上,这种最终完整的感觉,更像是传说中的斩三尸。

    是自己,非自己,是独立,又非独立,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若是硬要形容,便如同一个人偶尔间以另一种角度去观察事物之时所改变的那一个角度具现化而成的个体一般。

    “斩三尸或许更有玄妙,但那却并非我要走的道,如此正好。”罗帆脸上现出了喜悦的笑容。

    虽说他此时的状态有点像是斩三尸,但毕竟不同。传说中的斩三尸乃是将自己的执念,或是善恶自我,或是天地人,或是yin阳hn,或是超我、本我、自我……如此种种执念通过某种玄妙手段斩出,让本身保持在一个无比超然,无比清醒,无比清澈,无比纯净的状态去悟道,去推算,去修行。

    而此时的罗帆却不同,他这一个分体乃是本体的一个念头通过修行,通过悟道,通过提升所形成的,本身便包含了本体的一切执念,包含了本体的一切记忆,可以说与本体根本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这念头形成的类似三尸一般的个体,虽也有着三尸那种是自己非自己的特质,但却没有任何偏向,也不能替本体承担什么执念,其存在不存在对本体而言并无任何影响并不会如同三尸一般若是失去那些执念便会回归本体……

    这种存在形式对修行而言,自然远比不得三尸,可以说乃是战斗之法,却非证道之法,这对一心求道的修士而言根本便没有多少吸引力。正因如此,有斩三尸之法出现,却无修行罗帆分体这般的修行法mn出现。

    只是,那斩三尸的法mn或许更有玄奥,更加jing巧,用途更大,但却都并不适合罗帆甚至便是那些法mn摆在他的面前,他都绝不可能去修行,顶多只是体悟一番,看看其中有无能与自己所修之道像印证的奥妙罢了。

    这并非矫情,而是以罗帆此时的道行境界,对自己的了解已是深入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斩三尸的法mn他绝对能够修成,但斩三尸之后的那种存在形式,却并非他所喜欢,也并非他所能接受的。

    斩三尸乃是斩去某些相对立的,影响自己心神清明的那些执念,不管是善恶自我也好,天地人也好,yin阳hn同也好,被这种斩三尸之法斩去,虽并不代表会完全失去这些感情,但却会让这些感情化为另一种存在形式

    比如,最常见的斩去善恶自我三尸,并不是说斩去这三尸之后,修士便没有了善念,没有了恶念,没有自我。

    而是斩去了这三尸之后,这种种情绪,已经不再成为他的执念不再成为他坚持的原则在斩去三尸之后,有着一种更加超然的意志凌驾于这三种念头之上无比理智的掌控着这三种念头。只要形势需要,只要修行需要,只要算计需要,这三种念头便能被直接压下,当成不存在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形势需要,一个原本充满同情心的大善人只要需要,看待天地毁灭,亿万生灵死亡,都不会产生任何心理bo动。一个原本爱护弟子,对亲人无比依恋爱护之人,将能见弟子、亲人毁灭身亡,身死道消而不感到引起心绪的任何bo动虽说,他们依然有着同情心,依然对弟子、亲人十分爱护……

    这种状态对于修行而言或许是一件极好的存在状态,能够让修士认清形势,绝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举动,能让他们证道的可能大大提升。

    但,这种存在形势对于罗帆而言却是绝不能接受的

    不能接受这种存在形式的原因,与他不能接受佛mn功法的原因并没有什么不同——斩三尸之后,他便将再不是他自己了。

    或许这般说还有些难以理解。但若是假设一下,便能清楚看出来了。

    比如,将两名xng格完全不同的斩三尸修士分别放在同一种险恶的形势下,他们的选择,绝对是相同的,那怕要杀死同一个对他们而言无比重要,无比喜爱之人,他们的选择也绝对一样,甚至杀死之后他们的心绪也绝对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愧疚,任何的bo动因为,对他们而言,那种做法是天经地义的,是唯一的选择……

    罗帆此时已是先天大罗之修,对于这地球宇宙而言,这以境界已是踏足了圣路,接下来的追求便是要追求成圣,追求永生不朽,万劫不磨,超脱天地,超脱时空。

    在这种情况下,他已是能初步理解一切所能想到的玄妙,理解一切传说的真相了。

    再通过从李耳藏经阁之中所看到的一些典籍对斩三尸的描述,他对斩三尸的玄妙,斩三尸之后的状态了解得清楚无比,根本没有任何疑hu之处,自然能够清楚的知道斩三尸并非自己所能接受的选择。

    从记忆之中回过神来,罗帆摇了摇头,念头一动,随手一指,便有一道灵光顺着因果联系穿向无穷遥远的远方。

    这道灵光之中所包含的非是其他,而是五气朝元的奥秘。

    当初他现身询问李耳,更借助李耳藏经阁之时便对李耳有了承诺,在可能的情况下,帮助他修成几道大罗之气。此时他已是成就先天大罗之修,大罗之气这种只承载极微小的一小段大罗玄奥的存在对其而言已是能轻松描述清楚,而非如同之前那般根本无法描述,甚至无法用意念模拟,这怎么看都算是达到了当初承诺的条件了,故而他才直接将那五气朝元的奥秘送去李耳之处——反正完成这个承诺对其而言这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通过因果联系传递灵光无远弗近,完全不受距离限制,只要道行境界足够,神通威能足够,在同一个宇宙之中,便能瞬间到达。

    罗帆此时所在的这一处位置距离地球不知有多少万光年之遥,但却只是刹那之间,这到灵光便直接穿越了这不知多少万光年的距离,穿透那五千亿亿个符文组成的阵法,直接进入那天境之中,出现在那正于某处闭目调息的李耳身前。

    “此为五气朝元之玄奥,道友可细悟之,必能五气朝元功成。今功成圆满,吾去也。”这般话语在同时从那灵光之中透出,传入李耳耳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