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再炼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再炼

    ∷:∷

    第六百七十五章再炼

    李耳原本正在调息之中,忽然听得此言,微微楞了一下。

    转而整个心神便被一股无法形容的惊喜充满了,脸上更是现出了惊喜到呆滞的神色,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来,向着那道灵光抓去。

    当那道灵光入手,他方才长舒出一口气,只感到自己整个心灵都放松下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从心而生。

    之后,他才清醒过来,面上现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向天行了一礼,口中道:“上仙恩德,李耳永世难忘。”

    只是,他的声音虽是说出,却并没有等来任何回音。

    这却是肯定的,对罗帆而言,将这灵光送来乃是举手之劳,做了也就做了,与这李耳客套jiā流,却并不是他此时感兴趣的。故而,在这灵光之中他根本便不曾加上任何一丝丝的回馈意念,却只能传出念头,不能与李耳jiā流。

    李耳对此并不是十分意外,做完礼数之后,将那灵光一收,收入了自身的存储空间之中。

    李耳能在这末法时代,凭借一些片段经典修成如今这般三ā聚顶功成,五气朝元也走过一半,其资质,其心志,可想而知是多么超然,经过方才那一番忽然而来的冲击而失态之后,他已是重新恢复了理智,却是知晓此时此刻他的心神状态并非是最好的修行状态,若是此时接收这灵光,效率绝不会太高,甚至可能因为心绪不定而漏过许多关键之处。因此,他方才在得到灵光之后反而将这灵光藏起,反而开始调整自己的心神,调整自己的情绪,以便让自己的状态达到最好方才来接受这灵光之中蕴含的奥妙。

    而便在那道灵光之中传出罗帆话语的那一瞬间,那在李耳藏经阁之处罗帆之前布下的种种布置在刹那间完全崩溃消失。

    那藏经阁之中的一切恢复了罗帆从未来过之前的景象,便好似罗帆从无出现过一般。

    当这一切变化完成之时,远在不知多少万光年之外一个行星之上的罗帆心头一震,他所感应到的,有关李耳的种种情况瞬间模糊,接着消失无踪。

    这并非罗帆散去自己的感知,而是代表着罗帆与李耳的因果已是就此了结

    既然因果已是了结,那他通过因果联系对李耳的感知,自然也便就此断开了。

    当然,只要罗帆愿意,通过一些手段,定然还能够感知到李耳有关之事,也并不算十分麻烦,但那却已是没有必要。

    至于李耳如何去处理那一道灵光,是马上接收其中的奥妙,还是调整心绪之后再接收,对罗帆而言已是没有什么意义,更不需他去关注。

    此时,他做完这些,长吁出一口气。

    举头望去,只觉得天清气朗,整个天地,整个宇宙都是那么的生动,那么的活泼。

    做完了一切本体、自身给自己强加的,为本体所做的种种目标,了结了当初为了这目标所结下的因果之后,那种全身轻松的感觉,让罗帆感觉自己直到此时此刻方才是真正活着。

    “这个宇宙是如此广大,我或许也可找一些有趣的事去做。”这般念头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当这念头出现之后,罗帆脸上的笑容愈发的轻松起来。

    念头微动,抬步轻跨,他的身形无比自然的,好似跨过én槛一般直接来到了这星球的核心之处。

    这星球核心之处依然和过去一般,但罗帆出现在此处的方式却已是与之前有了极大的不同了。

    在当初,他出现在这里还需要凭借无垢无漏将周围的种种岩浆、力量隔绝,但此时他却完全不需任何动作,也不需借助任何力量,更不需动用什么无垢无漏。他出现在这里,周围的岩浆、力量都如同空气一般环绕着他,却没有对他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便好似他此时只是站在平地之上,周围的那些与空气根本没有任何区别一般。

    那种情况是如此的自然,甚至让人觉得事实本就该是如此。

    这些足以将一切物质灼烧,将一切物质压扁的力量都只是空气,只是虚影,而没有任何破坏力一般。

    这种自然而然透出的变化,当然便是罗帆成就先天大罗之修之后他身体自然产生的变化所形成的。

    事实上,任何一名先天大罗之修,都拥有着这种特质

    当修士成就先天大罗之修之后,其生命本质已是提升到了某个无法形容的极致,无论是其身躯还是神魂,心念还是意志,都拥有着大圆满的特质。

    这种特质当然不代表着身躯、神魂、心念、意志都真正达到完美到无法再提升的状态,事实上这种大圆满也只是相对的大圆满而已,换句话说,这种大圆满只是达到了能用“大”来形容的层次。

    再往上的修行,便是将这大圆满的“大”不断拓展,最终包容大道,包容宇宙天地的程度,到得那时,也便是万劫不磨,无所不能,不死不灭的圣人了。

    即便是这种大原版只是相对的大圆满,但却已是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特质了。

    比如,对外界环境的适应能力便是其中之一。

    任何一名先天大罗之修的适应能力都是超乎想象的强悍的。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只要是不超越宇宙,对于先天大罗之修而言,便没有任何威胁。

    只要一名先天大罗之修进入那恶劣的环境之中,他的身躯,他的神魂,他的心念,他的意志便会自然而然的产生调整,自然而然的适应这种环境,让这种足以灭绝一切生灵的环境变得如同地球上的un天那般舒适美妙……

    当然,那环境的恶劣程度自然会影响调整的快慢程度。比如此时这种星球核心之处的恶劣环境对先天大罗之修而言几乎不需耗费任何时光,当其踏入其中的同时便能直接适应。而若是空间扭曲,时间扭曲的黑dong,或许便需要数个时辰方能完全适应了。

    对于身体的种种玄异特质,刚刚突破的罗帆自然是相当的陌生。

    但他毕竟已是拥有了这种道行境界,任何自身所拥有的神通他只需抓住头绪体悟,自然都能轻松的体悟清楚。这种身体的特质在他适应了周围的岩浆、力量之后,便已是完全被他所完全掌握。

    掌握这一切之后,罗帆更对先天大罗之修的强大有了认识,同时对自己未曾突破之前的运气更是赞叹起来。

    念头微微一动之间,一个人影渐渐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人影完全由细小如若微尘一般,却又每一颗都晶莹剔透的颗粒构筑而成,看其样貌,正是罗帆的模样。

    这显然便是罗帆灵识分身的意志凝聚体。

    都是自己,罗帆自然不需和这灵识分身商量什么,甚至也不需给什么表情,随手一指,那灵识分身的凝聚体便猛地一震,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暴涨着。

    转眼间便已是从原来一丈高下暴涨到了万丈高下,足足涨大了万倍以上。

    罗帆本身的意志已是超越了极限,达到了甚至能冲击大道,直接从大道之中牟取种种玄奥的程度,这在他未曾成就先天大罗之修之前,也只不过是单纯的意志而已,虽说强大,但却无法完美的应用,只能凭借之进行粗暴的简略的借助罢了。

    但此时此刻却不同,此时的罗帆已是成就先天大罗之修,这一股意志对其而言虽依然较为强大,但却已是处于他所能完全掌控的范围之中。

    而以先天大罗之修近乎无所不能的能力来掌控这种超乎想象强大的意志所能发挥的威能之强,可想而知。让自己灵识分身的意志瞬间增强万倍,自然算不上是什么难事了。

    当涨大到万丈高下之后,这意志凝聚体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万劫不磨的气息,那种对周围一切物质,一切力量,甚至是时间、空间都完全掌控的意味已是增大到了无法压抑的程度。

    只见得,刹那间,整个星球都处于这意志凝聚体的意志掌控之下,好似忽然之间整个星球已经完全解体,只剩下一股奇异的力量凝固着方才使得其不曾崩溃,保持着原来的模样一般。

    随着这变化,罗帆又是抬手一抓,这星球的星核便轰然一震,瞬间爆散,化为一团奇异的烟雾。

    这烟雾是如此的奇妙,虽是烟雾模样,但却沉重到无法想象,其中所散发出来的吸引力之强与之前相比不曾有着任何的不同,甚至因为其分散开来而显得作用区域更广阔,表现得反而像是更加的巨大了

    这星球的核心忽然解体对于这星球而言,原本该是一件足以让其整个崩溃的灾难,但在此时此刻,这整个星球都被那意志凝聚体所掌控,维持这星球稳固形态的已是再非这星球的核心,反而是那意志凝聚体的掌控力量。故而,这核心忽的爆散成为这等模样,却是对整个星球的稳固没有丝毫的影响,这星球依然如同之前那般保持绝对的完整,好似没有任何变化出现一般。

    那星核爆散之后所化的烟雾一震,猛然向上一冲,化为一道河流一般,直直冲入了上方那意志凝聚体之中。

    那意志凝聚体有着万丈之高,这星核所爆散的烟雾虽说沉重异常,体积也颇为巨大,但对意志凝聚体而言却也算不得什么,却是没有丝毫保留的钻入其中,并开始产生某种无比微妙玄奥的变化,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不可思议的存在一般。

    罗帆双目灼灼,随手轻挥。

    构成整个地球宇宙的规则在他的动作之下开始如同琴弦一般被他随意的拨动着,那种种一般修士yu窥视分毫而不可得的种种法则更是随着而不断的盘旋扭曲,不断的结合那种种规则一起进行着种种不可思议的改变。

    这变化并非出现在其他位置,而便是在那意志凝聚体之上。

    随着这变化,那意志凝聚体之上的意志开始改变其排列方式,一道道奇异的纹路开始出现在这意志凝聚体之上。

    这些纹路繁复玄奥,每一道纹路都似乎能隐隐的与某种不可思议的规则、法则相联系,每一道纹路,都似乎能够勾动这地球宇宙的大道,拥有某种玄奇的威能。

    这些纹路源源不断的出现,最终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这意志凝聚体的身躯表面,将整个意志凝聚体完全包裹住

    到了这时,这些纹路反而如同不存在一般,让这意志凝聚体反而显得如同未曾变化之前那般,依然是晶莹剔透,依然是光滑莫名。

    只是,整个意志凝聚体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与之前完全不同了。

    有一种无所不能的气息从这意志凝聚体之上透发而出。

    当这气息透出,罗帆长长吁出一口气,抬步一跨,便消失在这星球内部,无比自然的出现在距离这星球数千万里之外,此处位置再看这星球,已是如同一个圆盘一般,便是那星球的卫星也距离他相当的遥远了。

    便在罗帆消失之时,那在星球核心之处的意志凝聚体却猛地睁开双眼,双手张开,抬头向天,张开嘴巴发出一声无声的长啸。

    在这过程之中,无穷丝线从他的周身窍xue所在的位置猛然冲出,向着四面八方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飚色着,只是瞬息间,便遍及整个星球的每一寸位置,如同支架一般,似乎撑起了整个星球

    这些丝线非是其他,正是之前那些星核所化的烟雾。

    只是这些烟雾此时所凝聚而成的丝线却并非只是单纯的凝聚,而是通过某种不可思议的玄妙手段改变了其性质,让其变得坚韧至极,几乎任何一道丝线都能承受千亿吨的重量而没有丝毫变形。

    而且,这些丝线更是与地球宇宙的规则、法则进行了某种程度的结合,使得其甚至能够将虚无的力量化为实质一般缠绕,其玄妙之处,无法尽述。

    当这些丝线遍布星球之后,那意志凝聚体的罗帆张开的双手猛然一收,便好似瞬间将所有从他身躯窍xue之中冲出的那无穷丝线拉动一般,刹那间所有的丝线都快速的收缩起来

    而且,这种收缩并非单纯的丝线收缩,而是带着被这些丝线连接的那些星体区域一同收缩也便是带着整个星球一同收缩

    这种收缩并非如同普通人所想的那般只是单纯的往回缩,而是按照某种玄之又玄的方式,好似介于时间与空间、物质与能量之间的一种收缩,这种收缩使得整个星球在这收缩的过程之中形状并没有任何一丝丝的改变,而只是整个星球的大小在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缓缓的缩小着。

    这种缩小并非使用某种神通缩小法器、缩小物体的那种缩小,而好似是连同整片虚空都一同压缩,一同缩小,但星球的本体却没有任何改变的那种缩小。

    其中的奥秘相当的jing微,相当的难言。

    这星球缩小的速度相当的快速,数十个呼吸之间,已经由原来不知多少万里直径缩小到了万丈直径,只是刚刚好将那意志凝聚体包裹在其中而已。

    而当此之时,那星球原来相对其十分渺小的卫星反而是显得巨大无匹,反而反过来作用在那星球之上,要拉动那星球纳入自身的公转圈之中,似乎要逆反两者的地位,让其自身化为行星,让那已经缩小的行星化为其卫星一般。

    在那星球远处的罗帆见此,微微一笑,抬手轻按。

    一只无形的巨大手掌瞬间穿过虚空,出现在那卫星之上,好似随手按下一个网球一般,对着那行星便是一按,那卫星猛地一震,果真便如同一个网球一般被那无形的巨手按了下去,直直撞入那缩小的星球所在之处,并在那过程之中也如同那星球之前的变化一般不断的缩小,不断的缩小,最终化为一颗微缩的卫星,同样的在那行星周围不断的公转着。

    当这变化完成之时,那行星方才一震,猛地一缩,带着那卫星以超越之前不知多少倍的变化速度缩小着。

    转眼间便已是统统进入了那意志凝聚体的体内,让虚空之中唯有那意志凝聚体存在着,那行星,那卫星,都已是完全消失,再不可寻。

    那意志凝聚体在站在虚空之中,双眼微闭,身上有着一股又一股的奇异bo动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开来,整个宇宙都好似在一股bo动之下产生了奇异的变化,生出一股股奇异的力量,不断的袭向这意志凝聚体。

    在这变化之下,那意志凝聚体以不紧不慢的速度缩小着。

    万丈,九千九百九十九丈,九千九百九十八丈……整个过程虽不紧不慢却坚定至极,好似没有任何力量,没有任何变化能够将之阻止一般。

    最终,过了数个时辰,那意志凝聚体所透出的bo动完全消失,其变化也完全平息下来。

    而到了此时,这意志凝聚体已是缩小到了八尺左右,与罗帆的本体却是一般无二。而且其外表更完全看不出任何意志凝聚的迹象,看其肌肤纹理,看其发丝á孔,活脱脱的便是一具血ro之身

    这身躯形成之后,睁开双眼,向罗帆望过来,脸上现出了一个奇异的笑容,身躯一扭,往上一冲,冲出数丈之后直接没入虚空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