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适逢其会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适逢其会

    “咦,居然又有人进入这洞天之中?”便在这时,罗帆忽的心念一动,有着这般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猛地闪过。(看文字就到‘网’)

    却是在方才那一瞬间,他隐隐间感觉到有着某一股奇异的气息穿透了这提天摩洞天的入口,进入了这一个世界之中!

    这一股气息隐晦到极致,根本不曾激起这洞天的任何变化,哪怕是一丝丝空间波动、能量波动都不曾激起,甚至便是先天大罗之修的玄妙感应都不能发觉那一股气息的任何迹象。原本这种情况下,罗帆该是绝对无法察觉这一股气息存在的,但十分诡异的,在那一股气息进入这洞天的瞬间,他便心有所觉,虽是有些模糊,但却直接便知晓那一股气息用何种方法进入了这洞天,更是通过什么手段在这洞天之中移动着。

    那一股气息的移动速度极快,恍惚之间,已是来到天空的大日边缘,接着便停留在那一处位置,用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将自身隐藏起来,好似正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罗帆的智慧通透之极,瞬间便知晓这一股气息的来意,更知晓自己为何会那么轻松的发现这一股气息的存在了。

    这一股气息,显然该是一名对隐藏自身的偷袭之道有着精专的先天大罗之修,而自己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松的发觉其存在,该是这先天大罗之修故意想自己显露身形,让自己能够感应到他的存在,以便等一下能够与他配合给那中年男子一个好看。

    明白此处,罗帆不由得苦笑。

    “没想到那人居然还有仇敌,看来我这次倒是适逢其会了。不过也罢,这人当初欲将我抹杀一次,我这次也就努力尝试一下将他抹杀好了。至于结果能不能真的将他抹杀,这次的因果便算是了结了。”罗帆如此想着,也便再不管那一股气息如何了,转而对着那中年男子说道:“废话休说,你若真有本事,便动手吧。”

    罗帆说着,抬脚一踏地面。

    轰隆隆的巨响瞬间传遍整个世界,刹那间,这世界之中不知多少亿万里的土地都开始震动起来。

    随着这震动,有着种种奇异的力量开始从地底向着罗帆所立的位置直透而来,而且那速度快速到了某种无法形容的极致,只是刹那间,便直接在他的脚下凝聚成一团,化为一座莲台,将他托起。(看文字就到‘网’)

    而在这力量凝聚之后,这整个世界的地面似乎有着某种奇异的变化,似乎失去了灵性,失去了生机一般。

    那原本给人生机勃勃的感觉已是瞬间消退了许多。

    那在上方的中年男子面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便在那高台之上,抬手轻轻向下一压。

    刹那间,有着无穷光华从那大日之上暴涨脱离,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只巨大无匹的光芒手掌,直接向着罗帆所在之处覆压而来。

    这一只手掌无比凝实,虽是光芒组成,却犹如实质,上面蕴含的力量罗帆无比熟悉,正是当初罗帆在十多万年以前遭遇的那一只手掌的力量!

    只不过,此时的这一只手掌之上所蕴含的力量比起当初何止强了万倍以上?

    这一只手掌刚刚形成之时有数万里方圆,但随着不断降落,其大小反而是不断的缩小着,到了最终来到罗帆头顶之时,这一只手掌已是缩小到了一丈方圆。

    将力量压缩到如此程度,这手掌的凝视程度之高,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便是这洞天的虚空都似乎隐隐间无法承受这一只手掌的存在,在手掌周围数千丈方圆的虚空疯狂的扭曲着,种种奇异的光影随着出现在这片虚空之中。

    而罗帆也在同时感受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从那手掌之上散发而出,直接作用在他的意志之上,要瓦解他的意志,击退他的一切反抗意识,直接将他抹杀!

    罗帆见此,脸上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随手一指,脚下的莲台微微一震,便放射出无穷光华,化为尖锥,从四周凝聚,将他的身躯包裹在其中,直接迎向那一直从天而降的手掌!

    噗,一声轻响响起。

    那手掌和那尖锥的锥尖相撞,刹那间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反应,无穷空间粉末瞬间产生,方圆数万丈范围的虚空没有任何反应的便被崩溃,直接化为天地间最为细密的粉末,不断的翻滚,不断的扩大。(看文字就到‘网’)

    而与此同时,一大片一大片的大地随着崩溃陷落,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种剧烈的震荡之中。

    无穷哭号声,愤怒的吼声,祷告声,哀求声从各处冲天而起,让这原本生机勃勃的世界变成了好似世界末日一般。

    “果然够狠。”罗帆此时没有收到任何的冲击,心下暗自叹息。

    他抵挡那手掌攻击的,乃是他凝聚而来的,这整个洞天世界的大地元气,可以说已是与整个洞天的大地连接在一处,破坏这一个莲台,便相当于破坏这洞天世界的大地,相当于毁灭这洞天世界。

    但,即便是如此,眼前这中年男子居然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便好似这个莲台只是最简单的力量凝聚而成一般,该怎样还怎样,哪怕这么做会让这洞天受到几乎无法修复的伤害,也是如此!

    由此便可知晓这中年男子的心志是如何坚定,心思又是如何的狠绝。

    既然对方都不在乎,罗帆自然更没有什么理由在乎了。虽说他对于这一个文明有着相当的好感,但这个文明毕竟是与他无有丝毫关系,即便在这战斗之中被波及而消失,他顶多也只是惋惜罢了,却绝不会感到愧疚——他可不是什么道德完人,同情心也没有泛滥到那种程度。

    正是因为如此,虽说知晓这些大地元气没事损耗一丝,这洞天世界的大地便会毁灭一片,但罗帆依然没有丝毫迟疑,依然是控制着这些大地元气凝成种种奇异的形态向着上方那手掌挡去,努力的削弱那手掌之上的力量。

    那手掌上的力量曾经纠缠了他足足十万年之久,他对于这力量自然是无比的熟悉。

    每次控制大地元气去抵挡这些力量都是攻在那力量最为脆弱的一点上,每一点大地元气所造成的结果都达到了最大程度的削弱那力量的地步。

    最终,待得那手掌的力量完全被消除之时,那莲台却依然剩下小小的一层光影,虽不再如同之前那般有如实质,但却毕竟还存在着。

    而方才那一番相互冲击所造成的后果,便是方圆十万里范围之内的虚空完全化为粉末微尘,大地更是化为无数碎片,整个洞天世界在此时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一块一块的大地被岩浆、火焰,黑雾所环绕,黑烟、白烟从各处冒出,一道道烟柱点缀着这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天地。(看文字就到‘网’)

    此时这整个洞天之中种种生灵发出的凄厉之声反而是减弱到了微不可闻的地步,显然是几乎所有生灵都在方才那一番冲击之中被抹灭了,唯有剩下的,极少部分运气极好或者实力较强的生灵依然能够存在着,依然能够发出种种凄厉之声。

    这等景象,可想而知是如何的凄惨。

    罗帆见了此等景象,虽早有所料,但还是忍不住暗自叹息。

    对于这场景,他并没有任何的愧疚之心,毕竟造成这后果的却并非是他,而是这洞天的主人,那中年男子。

    之所以如此说,并非他推卸责任,而是因为他无比清楚,这中年男子本身乃是这洞天之主,这洞天的一切可以说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虽说他通过手段凝聚了这洞天世界的大地元气来抵挡攻击,但以这中年男子的手段,必定能够找出其他方法来绕过这些大地元气的,虽说那会更加的麻烦,但却也算不上是什么难事。但这中年男子却不管不顾的直接压下,宁愿为了那一点轻松而罔顾这洞天之中的众多生灵,如此一来方才有着此时这种情况的出现,这责任在谁身上,对罗帆而言已是再无任何犹疑之处。

    或许有人会认为是因为罗帆最开始将这洞天世界的大地元气凝聚在一处方才造成了这般后果,这一场灾难的根源该是在他身上,该由他来背这造成众生灭绝的责任。

    这种观点自然是荒谬。

    若有人为了破坏某物伤到自己的手,难道还要怪某物太硬?

    “莫非你是为了表示自己觉不受任何胁迫?只是众生何辜?”罗帆面上神色冷淡无比,口中道。

    “这洞天之中的一切生灵都是本尊所创,本尊要将给予他们的生命收回,又有何不可?”那中年男子说得依然是理所当然。

    “可怜他们临死前还在呼唤着你,崇敬着你。(看文字就到‘网’)”罗帆再度叹息。

    说话间,他抬步轻跨,身形跨虚而上,好似走着无形的阶梯一般,似缓实快的向着那大日而去。

    转眼间已是来到了大日边缘,隐隐间与那一股偷偷进入这洞天之中的先天大罗之修相对,将那大日夹在中央。

    随着他离去,那一个大地元气凝聚而成的莲台随着崩溃消失,重新化为无数大地元气融入大地之中。在这过程之中,洞天世界的大地开始渐渐停止动荡,大地的支离破碎依然没有改变多少,但那一股末日气息却已是由此而减弱了许多,看起来反而更像是末日刚刚过去,唯有余波依然在回荡着一般。

    罗帆走动的过程之中,身形隐隐与周围虚空融合,虽是走动,但却没有展露出任何

    一丝丝的破绽,与站在原地时刻准备与对方动手之时并没有任何状态的区别。

    便在这时,那中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终于站起身来,也不需其他动作,他的身形便凭空出现在那大日之上。悬浮在虚空之中,遥遥与罗帆相对。

    看他的模样,显然并没有发现那在罗帆之后进入这洞天的那先天大罗之修!

    这让罗帆对于自己之前的猜测更加确信起来。

    “看来相比于下方众生,反倒是这里面的那些修士对你更加重要啊。”罗帆看着这中年男子终于离开了其宝座,淡淡的道了一句。

    “他们有希望成长到能够帮到本尊的程度,自然比那些蝼蚁重要许多。”那中年男子周身散发出一股众生不可违逆的气息,口中说道。

    此时此刻,这中年男子脑后那一个混沌一般的气团依然存在着,那大圆满的掌控气息暴涨了不知多少。当他出现在那大日之外时,这一股大圆满的掌控气息放大无数,瞬间便遍及整个洞天世界。当此之时,罗帆面对此人,隐隐间多了一种自己似乎被整个世界所排斥,好似时时刻刻都可能有着无穷打击降临在他身上的感觉。

    细细分辨,这整个洞天世界的规则、法则都好似在这一瞬间活了过来,变成种种对罗帆拥有无穷敌意的生灵一般。

    “原来这才是洞天之主应有的表现。”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猛地闪过如此念头。

    不过,虽是受到了整个洞天世界的排斥,感受到无穷规则、法则的敌意,但罗帆依然没有丝毫恐慌,信心依旧饱满。

    对其他人而言这些可能是相当致命的,但对他而言,这些,却算不得什么。

    而且,他更发现,当这中年男子离开啦大日出现在这外面之时,那一股隐藏在大日另一个方向的那气息似乎活跃了许多,似乎是随时打算出手一般。

    当发现那一股气息的变化,罗帆瞬间便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念头一动,一个球体从他的一晃,出现在他的身前,其中散发出一股玄之又玄的太乙气息。正是他当初炼制而成的那一件太乙玄宝。

    同时,他的脑后凭空显现出那一个气团雏形。

    一股大圆满的气息从之散发而出,直接将身体周围数丈方圆范围的规则、法则改变,让其中的规则、法则所包含的敌意瞬间消失,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先天大罗之修原本便是自成一体,一切恶劣的环境对于先天大罗之修而言,都只是浮云。只要先天大罗之修愿意,身体周围的一定范围的环境便能自然恢复对他最有利的状态,即便这种环境已是经过其他先天大罗之修改变,也是如此。至于那环境有没有被其他先天大罗之修所改变,区别怕也只是环境改变的范围大小不同罢了。

    便如同此时,若是这些规则、法则乃是自然形成,不加载那中年男子意志的话,至少数万里范围之内的规则、法则都会自然改变,而非此时这般只是方圆数丈范围。

    那中年男子见得罗帆脑后的那一团气团雏形,眉头微微一皱,道:“四千年时光凝出大罗雏形已属难得,但凭此便敢上门找本尊麻烦却是自寻死路。”

    说着,似乎已是摸清罗帆底牌一般,随手向虚空一抓,便有着一道奇异光芒从他体内直冲而出,向着他的五指凝聚而来,并猛地一放,想着罗帆猛罩过来。

    这一道光芒呈深紫色,凝如实质,其中透出一股无比坚韧,无比凶恶的煞气,这煞气之强,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程度,散逸到虚空之上,凝成了一片无边的地狱血海,其中无数险恶杀戮奔涌不休。

    若非这冬天世界的光芒都是来自前方的大日而非来自上方,说不定在这光芒出现的瞬间便会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连整个天空都被遮掩住。

    散发如此煞气的光芒是如何强大可想而知,便是这洞天世界的规则、法则,也在这光芒之下自然臣服,刹那间有无穷规则法则自然依附在这紫色光芒之上,让这光芒的气息几乎无有极限的暴涨,让那上方煞气凝聚而成的世界虚影不断的凝实,不断的扩大,最终化为一片数千万里方圆的真实地狱血海,其中的无穷嘶吼,无穷嚎叫声不断的传出那世界,让这洞天世界那原本已经渐渐消退的世界末日的气息再度暴涨,好似进入了新一轮的末日风暴之中一般。

    那紫色的光芒随着中年男子的手掌变化而变化,瞬间来到罗帆身体周围,凝成一只凝实的紫色利爪,向着罗帆猛烈的碾压而来,那力量之强,粉碎虚空且不说,更是让时间也变得扭曲,过去现在未来变得混乱不堪,那利爪抓过来那一瞬间被分成了不知多少亿万个部分,不断的倒转,重复着,甚至有时还翻转过来,从结果倒退回开始……

    这般经历,对于罗帆而言,便好似时间被无限拉长了一般。甚至有种亿万只利爪正在抓向自己的感觉出现。

    周围好似完全被隔绝了,他身体方圆数丈范围的虚空好似已是脱离了洞天世界而被投入了混乱时空之中一般。种种千奇百怪,不可思议的景象不断的显现着,冲击着他的心灵。

    但,即便是如此,罗帆却依然没有什么恐慌。

    在那一道紫色光芒出现之时,他便知晓其乃是一件法宝,甚至也有可能是一件与太乙玄宝处于同一级别的玄妙法宝。

    如此法宝,妙用虽强,但本质决定了它能够被自己手中这件法宝所抵挡!

    即便那件法宝有着这整个洞天世界加持,妙用大增,也绝不可能轻松的突破自己法宝的抵挡,必然会有一番纠缠。

    而只要两件法宝纠缠在一处,便是那中年男子提天摩倒霉的时候了。

    网·()|为你提供<strong>非凡洪荒</strong>下载,言情、玄幻、武侠、科幻等各类在线阅读和下载。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