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众修

正文 第六百八十四章 众修

    若是之前这提天摩未曾被打落境界之前,结果显然是这提摩占据优势,极有可能在这一冲击之中将罗帆的手掌完全碾碎,甚至有可能直接反击而回,直接逆反形式,让罗帆承受败亡的命运

    但显然,这种若是并不曾生(天才只需3秒就能记住免费章节请访问

    此时的提天摩相对于罗帆而言,即便力量上因为积聚了不知多少亿年的时光而比起罗帆要强大许多,意志也因此而丝毫不弱与罗帆,但他那被大罗的境界却远远及不上此时的罗帆而境界,乃是这三者之中最为关键的一点,境界的缺失,至少需要万倍的意志以及万倍的力量方能完全弥补

    而提天摩的意志、力量虽比罗帆强,却也不可能强上万倍

    故而,在那手掌的碾压之下,提天摩的一切反抗都如同冰雪遭遇太阳一般,无比快的消融着

    转眼间,罗帆的手掌便已是直接扑击在那提天摩的身上

    提天摩那淬炼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的身躯虽已是几乎达到了无物可破,万劫不磨的境界,但在这手掌上蕴含的不可思议力量之下,他的身躯却连一刹那都无法抵挡,在手掌与其接触的瞬间便轰然一震

    整个身躯忽的好似变成了无数细小至比起正常微尘细小上不知多少亿万倍的颗粒堆积而成一般,瞬间失去了其整体的特性好似只需要一阵微风轻轻一吹,便能让这些颗粒瞬间化为烟雾四散飘荡,最终消失无踪

    而此时此刻,出现在那提天摩身上的并非微风,而是那能够覆灭时间,覆灭空间的强大手掌

    只是瞬间,这些颗粒便直接被拍入虚空之中,甚至连化为烟雾四处飞散的过程都省略了,直接便消失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情况下都依然能够逃脱,果然不愧从修行时代便流传下来的无上存在”罗帆见此,却并没有多少喜悦,反而是出这样一声感慨

    以罗帆作为先天大罗之修的强感知能力;方才那一刹那之间所生变化拉长了不知多少亿万倍,其中所生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过程对其而言都如同慢动作一般细致莫名的在他面前展开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却是无比轻松的看透了那被提天摩用尽一切手段隐藏在背后的真实

    在方才那一瞬间,罗帆虽看似直接将那提天摩整个排成粉末微尘,继而将之拍入虚空,让其身上的每一个颗粒以乎想象的方式分散到整个地球宇宙的无线时空之中,再无法凝聚起来;相当于是直接被抹杀一般

    但事实上,在那一瞬间,这提天摩却通过某种极其特殊,极其玄妙-的手段,将自身的一切生命本源凝成一个介于虚实之间的烙印,借助这一拍的力量,顺着时空而走,此时早已投往不知那一处时空之中了

    那一个时空可能是在无限久远的过去;也可能是无穷遥远的未来,可能出现在任何想象得到的,想象不到的时空

    这般情况下;即便罗帆拥有着自由穿梭时空的特殊法门,却也难以在无限时空之中寻找到他的踪迹

    换句话说,通过这种手段,这提天摩已是相当于逃出生天

    不过,他逃离出去的毕竟只是一个烙印罢了,所有的力量,所有的意志都已是在这过程之中被他所抛弃即便是逃脱开去,却也只能通过特殊的法门重转生,再重修行,最终可能需要花费亿万年才可能找回自己的力量;找回自己的记忆甚至诺运气一般,可能永生永世都不能找回这一切,或者最终成长为另一个全的生灵

    由此可知,用这种方法逃出生天的代价确实是相当的惊人,就罗帆所知,怕也没有多少先天大罗之修愿意选择这种方法来逃生!赢话费

    叹息过后;罗帆也不再动手

    正如之前所言,当罗帆拍出那蕴含自身全部力量,全部意志的一掌之后,不管结果如何,他与这提天摩的因果便已是了结了

    此时提天摩能够逃出生天,也只能算是他运气好,命不该绝罢了他却再不需不屈不挠的要追杀他

    心念一动,那直接将提天摩拍入无穷时空之中的手掌一震,化为一股无形力量瞬间回归他的身躯,便仿佛从来不曾离开过一般

    接着,他随手一拂,他的衣袖猛然一震,化为一片铺天盖地的乾坤天地,向着那依然与他炼制的法宝相持的那一道紫色光芒

    那紫色光芒本身虽具有相当的灵性,但比起先天大罗之修而言还是差了不知多少亿万倍,这种灵性,让它在失去主人催动之后,面对罗帆根本无法挥自身的全部力量,被罗帆的力量轻轻一引,所有的力量便瞬间击空,直接被那乾坤天地裹入其中,进入一片无边无际的,时间也凝滞暂停的奇异虚空之中

    将那紫色光芒裹住之后,那一个水晶球模样的法宝一转,其周围的那无数微型宇宙瞬间崩溃消失,那水晶球模样的法宝一震,便回归了他的身躯之内

    做完这一切,罗帆双手抬起轻轻一分,他翳方无边的混沌状态直接便被他撕开一道裂缝,裂缝之中显露骥无边无际的宇宙虚空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抬步轻跨,身形便直接进入了那裂缝之中,消失在这提天摩洞天所化无边混乱状态

    至于他那隐藏在这洞天世界枢纽之处的灵识分身,早已在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这洞天世界了毕竟,这洞天世界无论如何变化,相对于那灵识分身而言,都只不过是力量排列形式的改变而已

    其是完整圆满的洞天,便是那种种力量有着与地球宇宙之内相当的秩序而已,此时之中混乱状态,也只不过是那种种力量变得如同浆糊罢了对他来说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对他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伤害了

    可以说,即便在这洞天世界已经被毁灭之后,他想要离开此处位置,与之前进入这洞天世界相比;难度并没有提升哪怕一丁半点……

    地球宇宙,那无名河系中央之处,提天摩洞天的入口之处

    在罗帆直接大无畏的踏入那洞天入口漩涡之中的三日之后,那一个漆黑无比的漩涡猛地一震;瞬间便完全崩溃,化为一团灰蒙蒙的奇异存在

    那股原本因为这漩涡存在而保持的平衡状态瞬间被打破

    这河系中央奇点所产生的那无穷牵引力直接便扯动了这一个巨大的灰蒙蒙存在,让这一团奇异的存在以近乎光的度,绕着一道轻微的弧线,向着那奇点所在之处快飚射而去

    那存在原本距离那奇点所在的位置足足有着数十光年之远,此时这奇异存在虽说是以近乎光的度向着那奇点而去,但可以想象;等其最终到达那奇点所在之处时,时间至少也要过去数十年以上

    “没想到提天摩居然陨落了……”一声悠然的叹息随着在这一片虚空之间响起

    “虹影尊,没想到你居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手”接着,一声之前曾经响起过的声音跟在那声音之后响起

    “哈哈哈没想到居然这么容易便被看透了啊”一声哈哈大笑的声音响起,接着有着一个红衣青年的身形凭空出现在虚空之中

    这人,赫然便是之前直接将那提天摩打落境界的那名先天大罗之修

    此时,此人笑得却是相当的欢乐,便好似是碰到了什么足以让他铭记永远的喜事一般

    “这个宇宙之中;能潜入提天摩洞天之中而不被他所察觉,有能力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害的,又有动机这般做的;除了你之外,也没有其他人了”虚空一震,一名额头极高,双目深深塌陷,显得无比深邃,留着五缕长须的老者虚影凭空出现在那虹影尊身前

    “早该料到是你了只是没想到你上次被打落境界之后居然只是花了三百万年便重修了回来,而且看起来比起当初还要强上许多可有兴趣切磋切磋?”接着,虚空接连不断的震荡,一名有一名的人影凭空出现在这一片虚空之中此时说话之人,乃是一名双眉如剑;双眼开合之间似有剑光闪烁的青年

    “还是算了,你剑疯子的威名我可是早有所知,我可没兴趣和你疯”那虹影尊顺着声音看来,不由得连连摆手,道

    “此事看来相当使得啊,你们两个切磋切磋当真再好不过了;也好让我们大家开开眼界,瞻仰瞻仰啊,呵呵”一名光头中年呵呵笑着

    周围刚刚出现的那十来人或是面露赞同,或是面现不屑,多的却是面上现出平和淡然之色,好似对这些毫不关心一般

    这些出现的身影不多不少,正好有着三十六道

    其中每一道身影脑后都悬着一团各自不同,却都散着大圆满,无物可损,无物可破气息的气团

    这些气团有大有小,最大的有数万丈直径,最小的也有数尺直径

    但不管大小,这些气团都显得无比玄妙-,似乎与大道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融合,又似乎与大道完全隔绝开去自成一体一般

    而且,那气团的大小却也并不代表着这些气团的威能强弱,那数万丈直径的气团本身所散出来的气息也不一定比起那数尺直径的气团强上多少,那数尺直径的气团所散的气息,也并非这三十六团气团之的一团

    这些气团大小的不同,似乎只不过是表明这些身影从本身所悟的大罗之中展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方面的玄奥罢了

    说到此处,事情已是很显然了,这些人影自然都是先天大罗之修,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三日之前罗帆轻松进入提天摩洞天之时曾经开口说过话之人

    此时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站在这里,口中随意的交谈着,好似正在等着什么一般

    过得好一会,虚空出现一道奇异的裂缝这道裂缝通往一个不知多遥远的时空,在裂缝之中透出的乃是无穷灰蒙蒙的色泽

    接着,有着一道人影从那裂缝之中无比轻松,无比自然,无比从容的跨出;直接出现在这片虚空之中

    看其出现的位置,刚好便是那三先天大罗之修排列位置的一个空隙

    这空隙的位置十分玄妙-,与那些先天大罗之修的位置刚好围成一个奇异的立体环形,形成一个十分玄妙-的图形

    这人影;显然便是罗帆

    罗帆出现之后,对周围那些先天大罗之修的存在虽有些意外,但他面上的神色却没有因此而有什么变化,只是微微见礼,口中道:“吾名罗帆,诸位道友有礼了”

    “吾名虹影尊,道友有礼”那红衣青年肃容见礼

    “吾名剑锋子;道友有礼”那被称为剑疯子的青年也接着见

    “吾名屏东,道友有礼”一名美貌女子见礼

    如妣这般,三先天大罗之修陆续以颇为严肃,极为认真的方式与罗帆各自见礼

    显然是三先天大罗之修都用同样的方式向罗帆表达了他们的善意

    三先天大罗之修每一人都在某一种修行上有着乎想象的成就,三十六人几乎便代表了大道的三十六面,每人虽都只是与罗帆说上一句话,自我介绍了一句话而已,但三十六人各自介绍完;却让罗帆恍然之间明白了许多不可形诸言语的,有关这三先天大罗之修的种种特点,便好似已是与这些先天大罗之修相交了无数年一般

    这便是先天大罗之修之间的相处方式

    只要愿意;不需要言语,不需要意念,不需要灵识,不需要其他任何一起诶,只需要一句简单的话语,便能够轻松让彼此明白许多言语所不能描述的事实

    通过这种种交流,罗帆瞬间把握住了这种交流方法,微微一笑,道:“今日吾与提天摩了结因果却惊动了诸位道友,实在惭愧”

    这话语一说出口;那三先天大罗之修隐隐间便明白了许多无法形诸言语的,有关罗帆的一些性格特点,修行特点

    这让这三先天大罗之修彼此相视一眼,绝大多数人的眼中各有赞叹之意

    显然都对罗帆能如此轻松,如此快的便掌握先天大罗之修相互交流的关键都感到十分意外

    “你这人好不爽利,明明质问我们为何守在这里;还硬要如此拐弯抹角,不爽利,不爽利”那虹影尊皱着眉叫道

    “呵呵”罗帆听了不由得微微一笑,却并没有什么反驳

    到了他这一层次,有些话语已经没有必要一定去纠缠不放,而且话语也再非什么交流的障碍,无论他说出任何话语,使用什么婉转语言掩饰,只要他说话之时心中有意,便决不能瞒过同样的先天大罗之修

    因此,便是方才他问出的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语,他当时所想的疑惑也定会让在场所有先天大罗之修所知晓

    在这种情况下,他又哪里还需要去反驳纠缠于这话语到底怎么说

    “吾有洞天于天南河系,道友若是有意,可前来赏玩一番,屏东欢迎之至今日吾便先告辞了”这时,那自称屏东的女子微微笑着向罗帆道了一句

    到了这一层次,虚言、谎话早已再不起任何作用,说出口的瞬间便会让同一级别之人听到其话语的真意正是因为如此,这女子话语一出口,罗帆便知晓这邀请乃是真诚的邀请,当下自然不敢怠慢,道:“多谢道友邀请,日后有暇吾必会前往”

    那女子微微笑着,向罗帆点了点头,身形一震,便以某种十分奇异的方式渐渐化虚,刹那过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却是在刹那之间便使用某种罗帆所不曾真正知晓其奥秘的方式穿梭虚空,直接离开了

    随着那女子开口,接下来陆续有着三十几名先天大罗之修也都开了口邀请罗帆日后有空前往他们各自的洞天做客

    罗帆既然已经答应那女子,自然不会拒绝其他先天大罗之修,都一一应下了

    至于日后去不去,那自然是说不准的,但答应便代表着接受众人的善意,代表着与众人建立了一定的交情,日后再进一步的交流便有了基础

    那些先天大罗之修在邀请罗帆日后前往他们的洞天做客并得到罗帆的应允之后,也紧随着那屏东之后各自离去了

    而且他们使用的离去方式都各自不同,有些乃是最简单的撕开虚空离去,有些则是借助某种类似融入法则、规则的方式离去,有些是直接突破光,以越光不知多少亿万倍的方式直接飞遁离开……

    种种方式各自不同,显露出了他们各自不同的修行之道

    最终,留在这原地的,只剩下那虹影尊以及那剑疯子两名先天大罗之修存在了

    当此之时,那虹影尊似是有些无奈的对罗帆说道:“罗道友,你现在难道还要隐瞒下去,另一名道友在何处?为何现如今还不现身出来一见?”纟

    ,注册用户天天登陆送q币,话费真给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