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邀请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邀请

    “原来还有同道在此,这位道友的隐藏能力之强,实在是乎想象啊,居然有这般多同道在场都没有察觉。”那剑疯子在这时笑道。

    罗帆听了他们两人的话语,无论是心内还是表面都并不曾有任何意外之感。那虹影尊能够现有这另一名存在参与了对提天摩的攻击,这并不奇怪。

    毕竟,虹影尊也是参与了此事,即便原本与罗帆的灵识分身没有任何联系,甚至也不能感知到罗帆灵识分身的存在,但只要参与了同一件事,那自然便结下了因果。

    这种因果,对于普通人,甚至普通修士而言,和不存在没有什么不同,但对于达到先天大罗之修这一级别的存在而言。

    这因果的结下,足以让虹影尊感知到那灵识分身的存在!即便在这过程之中虹影尊依然不能感感觉到那灵识分身到底是在何处,到底是使用什么方法躲过他的感知!

    如此一来,那虹影尊又怎会不知晓还有着另一名存在参与了对付提天摩之事?

    因妣,罗帆却只是微微一笑,道:“并无他人,只是我的一具分身罢了。”

    说话间,他的灵识分身微微一震,通过某种无比隐晦的方式猛然在虚空之中现形出来,出现在他们三人之间。遥遥对着那虹影尊与剑疯子。

    便在这灵识分身出现的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瞬间从这灵识分身身上散而出,瞬间波及了方圆数万光年。

    在这气息之下,这方圆数万光年范围之内的一切力量,一切物质,甚至是时间、空间,都开始生出某种十分奇异的变化,好似这些力量、物质、时间、空间都忽然间有了偏向一般,隐隐间开始随着这灵识分身的呼吸而呼吸,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随着他的心念而改变!

    这种变化并不明显,甚至若是一般先天大罗之修若是不曾全心注意也会将之忽略,但对于在场的虹影尊与剑疯子而言,这种变化却是那么明显·明显得足以让他们面色大变!

    这不单单是因为这种变化的性质,以及这变化波及的范围,还因为在这过程之中,无论他们两人如何努力,如何提升自己的感知能力,都无法察觉到这人影是如何出现,在这过程之中展现出何种不可思议的玄奥!便好似这人的存在形式已是远过他们理解极限一般。

    正是因为这种感觉·让无论虹影尊还是剑疯子都面色大变。

    这虹影尊与剑疯子两人看似年轻,事实上他们能够成就先天大罗,每一个都至少在宇宙之间生存了数亿年以上的时光。

    这般漫长的时光相对于一个宇宙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但相对于任何一名生灵而言都绝对算不上一段短暂的时光!这么一段时光,足以让他们两人拥有着几乎可以说无所不知的见识了。

    但,便是这种经历不知多少亿年时光积累的,几乎可以称得上无所不知的见识却居然无法理解眼前这存在到底是以什么方式存在着的·不能理解这存在的出现为何会让这方圆数万光年的种种生这般不可思议的变化,这让他们两人怎能不感到骇然?怎能面色不变?!

    而他们两人各自从对方眼中现对方居然和自己一般也是对眼前这存在理解不能,那种骇然瞬间便提升了数分。

    若是只有自己不理解·那还能说自己疏漏了一些东西,但若是两人一同不解,那便绝不可能是疏漏所能形容的,那只能表示,眼前这存在的存在形式所蕴含着的,是越了几乎绝大多数先天大罗之修理解极限的玄妙-!

    这怎能让他们不更加感到骇然?

    好在,先天大罗之修毕竟非是普通人所能比拟,瞬息过后,他们两人的神色都恢复了正常,那虹影尊更是叹息一声:“没想到我们虽早已往极高之处高估你·最终居然还是低估了你。(赢话费,)”

    “正是正是,如此正好,吾已有数百万年不曾好好的与人切磋过了,道友切勿与吾客气!”那剑疯子却是双目大亮,那眼中的剑光似乎愈的璀璨了,口直接说道。

    说话间·他脑后那一团隐隐有着剑光闪耀的大罗更是开始疯狂的跳动,好似正激昂不已,时刻准备着种种不可思议的攻击一般。

    罗帆一看,连忙摆手,道:“不可不可,吾今日耗力良多,状态大差,如何能与道友切磋,日后再来,日后再来。

    这话当然是屁话。先天大罗之修自成一体,体内力量时时刻刻的从虚无诞生,无论消耗多少力量,都能够在极短的时间之中补充回来,哪里有什么耗力良多状态大差这一说法?

    之所以如此说,自然是罗帆不愿在此时与这剑疯子切磋了。

    他毕竟非是战斗狂人,在未曾成就先天大罗之前,他为了体悟大罗玄奥,自然十分期待与先天大罗之修交手。但在成就先天大罗之修后,这种交手的**已是急剧减少,到了这次与提天摩了结因果之后,这种战斗被削弱到了几乎没有。

    毕竟,先天大罗之修级别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一个乎想象的地步,任何举手投足之间所能爆出来的破坏力甚至能让宇宙天地为之覆灭。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罗帆对自身有着绝对的信心,却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因为这剑疯子一时抽了做出什么不理智的选择而陷入不可预知的危险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若是因果纠缠不得不了结,他自然不会有任何退缩的心思,然这种没有什么营养的切磋,只是单纯为了享受战斗的乐趣,自然不是他所愿意选择的。

    “你这剑疯子又想疯了?!你哪次与人切磋不是最终忘记一切,毁灭星系,毁灭洞天之事你还做得少吗?当初我的洞天要不是被你和人切磋打坏了,我用得着被提天摩抓住机会打落境界?!”那虹影尊大怒,骂道。

    那剑疯子眉头一皱,道:“一件小事用得着记这么久吗?都几百万年了。再说,若不是吾打坏你的洞天,你能炼成那宇宙天诛那一招?这次能那般轻松的将提天摩打落境界报得大仇?再退一步,当初我与江帝约好相斗,谁知道你的洞天隐藏在那里,被打坏了也只是你的运气罢了。”

    “你这死不了脸的疯子宇宙天诛老子早就知道怎么炼了!要不是你打坏我的洞天,我用得着用那洞天的碎片为材料来炼这一招?!”那虹影尊此时连脸都气得通红,和身上的红色长袍极其相称。

    “哈哈不用这么客气,不用这么客气。你我彼此神交良久,彼此帮助是应该的,应该的。”那剑%网%他的话语,好似他打坏虹影尊的洞天是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一般。

    那种气人的模样,让人恨不得立马上前将他暴揍一顿。

    那虹影尊双眼之中喷射出足以将任何生灵洞穿的目光,身上的气息波动不休,似乎马上便要催动所有力量扑上来与那剑疯子相斗一般。

    不过很快的,他便反应了过来,所有愤怒的表现瞬间消失,脸色重新恢复了平静身上的气息也瞬间平息下来。

    “哼,向撩拨我怒来与你斗过一场?我岂会顺从你意。想要与我交手也行,你陪我一个洞天罢!只要你陪我一个洞天我就去你的洞天与你打一场!”那虹影尊不屑的道。

    那剑疯子听得虹影尊这般一说,不由得大为丧气,所展现出来的那气人模样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神态动作都完全恢复了之前的平静从容,道:“可惜,居然在最后时刻反应过来了,可惜,可惜。”

    罗帆在这过程之中一直看着他们两人的交谈,一番交谈过后,他对于这两人的性格已是有了最为直观的了解心中不由得颇为感慨。

    这虹影尊与剑疯子两人修行这般漫长的时光却依然能够保持这种心态,着实是难能可贵,让他也生出欣赏之意。

    “罗道友,不知你分身所修何道,为何我从不曾见过这等修行方式?当然,若是秘密那道友尽可不言,我只是普通好奇罢了。”那虹影尊懒得管那剑疯子,转而对罗帆道。

    罗帆微微一笑,好似方才虹影尊与剑疯子的那些争论并不曾在他面前出现过一般,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吾之分身修行的乃是力量之道,乃吾无心之得,可惜极不完善,不成系统,也找不到复制的路线,不然定会说来与两位道友指点。”

    “力量之道,原来如此。”那虹影尊与剑疯子尽皆恍然大悟。

    望向罗帆的目光更是变得充满了敬佩之意。

    这力量之道,他们自然是听过的,甚至他们自身在修行之中也时常应用,时常修行。但,对他们而言,力量之道,也只是一种应用法门而已,他们对力量之道的了解止于如何完美的增强力量,应用力量,最多也便是上升到无比精细的控制自身每一丝力量的层次上而已。

    而艰前的罗帆,却直接将这力量之道上升到近乎大道的层次上!

    甚至凭借这种法门修成了此时这般与先天大罗同一级别的境界,让自身的存在形式达到了越这地球宇宙之中几乎绝大多数先天大罗之修理解极限的境地!

    这不可思议之事的生,足以表明眼前这人是多么的卓,这让他们怎会不敬佩?

    “惭愧惭愧。”罗帆微微一笑,口中说道。

    说话间,他的灵识分身轻轻一晃,以与之前出现之时一般,同样是越了虹影尊与剑疯子两人理解极限的方式消失无踪。却是重新隐藏在那玄之又玄的力量世界之中了。

    对于这灵识分身再度使用这种方式消失,虹影尊与剑疯子似是隐隐有些体悟,但显然的,修行之道的不同,让他们绝不可能体悟到其中的真实奥秘。他们的体悟,顶多也只是让他们对力量之道的博大精深有了更直观的认识罢了。

    “此处非是交谈之地,不如两位到吾洞天一游,也好有个地方说话?”剑疯子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这话语说出来那虹影尊便笑道:“好!听说你的洞天乃是一个剑界·正要好好见识一番!”

    他的话语虽是赞叹,但看他的双眼之中却透出种种危险的气息,好似正在思索着如何在那剑界之中做出什么足以让他泄心中不爽的事情一般。

    那剑疯子见得这虹影尊的眼神,双眉一挑·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他显然是看出了这虹影尊到底是有什么打算,但却乐见其成一般。

    罗帆在一边将这两人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不由得摇头失笑。

    这两人,一人打算去对方洞天之中好好闹上一番,以报复当初自己洞天因对方所毁的不爽。而另一人却恨不得对方将自己的洞天也直接毁灭,以便找到借口来与他斗过一场……

    失笑过后,他便道:“如此·吾便叨扰道友了。”

    洞天世界,乃是一名先天大罗之修的大本营,也是一名先天大罗之修最能挥出自身实力,挥出自身威能的位置。

    踏入一名先天大罗之修的洞天,便相当于踏入一个对对方极有优势,却对自己有极多劣势的所在。可以说,这与授人以柄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一般而言,若非绝对信任他人或者对自身有着绝对的自信·是绝不会踏入另一名先天大罗之修的洞天之中的。

    此时罗帆如此干脆的答应前往剑疯子的洞天,除了对那所谓的剑界有着相当的兴趣之外,便是因为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他自信·无论那剑疯子的洞天有着什么玄妙-,自己即便无法在那洞天之中胜过剑疯子,想要逃走的话,绝对是没问题的。

    那剑疯子一听罗帆与虹影尊都答应了自己的邀请,哈哈一笑,道:“好!我的剑界已是有数亿年不曾有同道愿意靠近了,没想到今日居然有两名同道愿来,我心甚喜,甚喜!两位请!”

    剑疯子说罢,随手一拂·便有着无数剑光从他脑后的大罗之中放出,刹那间便在虚空之中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门户。

    这个门户有十丈高下,上面的每一道线条,每一个转折,每一点纹路,甚至每一个构成门户的微尘·都完全是由玄之又玄的剑光堆积构筑而成!

    这些剑光玄妙-异常,每一道都如同亘古以来便存在于此处,好似随着这地球宇宙开天辟地之时被一同创造出来的一般,头出一股苍茫远古的气息,每一道剑光都有着一种无物可破的玄妙-意味。

    这些剑光构成的门户,隐隐间沟通着不知多遥远的一片时空,似乎只要跨过这一个门户,便能直接离开这一片时空一般。

    这门户成型之后,微微一震,那两扇巨大的门板便往里推开,渐渐显现出了门户之后的世界。

    乃是一道通道,一道通往不知多遥远时空的通道!

    这通道四周乃是无限深远的虚空,虚空之中有着一道道无穷漫长,不知其源之处,更不知其尽头为何的奇异光芒按照某种极其特殊的方式排列着。

    这种排列方式使得这些无头无尾,或者说漫长得找不到头尾的光芒并非将这通道的四周铺满,而是十分奇异的分散开来,好似一颗颗无头无尾的长形星辰在那四周虚空铺陈排列一般。这一道光芒与下一道光芒一般无头无尾,都似乎是无限长,但若是按照平常人的眼光来看,两者根本乃是属于同一条直线上……那结构玄之又玄,几乎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出来。

    而在那似乎无限长的通道尽头,似有一个奇异而宏大的世界存在着。

    一股股苍茫远古的气息从那世界之中隐隐传出,滚滚而来,让站在这门户之前的罗帆与那虹影尊都无比清楚的感受到。

    “两位,请。”剑疯子笑道。

    说着,当先踏入那门户之中,站在那通道入口之处,等待着罗帆与那虹影尊。

    罗帆微微一笑,随着剑疯子踏入那门户之中,那虹影尊也丝毫不慢,同时动脚,几乎与罗帆同时便来到那通道入口之处。

    便在他们三人踏上那通道入口的瞬间,虚空一震,那一个由无数剑光构成的门户缓缓合上,接着,轰的一震,整个剑光构成的门户轰然崩溃为无数剑光。

    而这些剑光更是直接融入虚空之中,消失无踪。

    这片虚空也随着恢复了平静,除了那一个已然变成灰蒙蒙奇异存在的提天摩洞天入口正在向着河系中央的奇点飚射之外,完全看不出此处与之前罗帆未曾到来之前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而此时的罗帆三人,却是处于某种极其玄妙-的状态之中。

    甚至,隐隐间罗帆还感应到了一种与自己借助特殊能力穿梭时空之时有些相似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居然真的是时空通道,看来这剑疯子的洞天并非如同提天摩的洞天一般紧紧是依附在地球宇宙之上。”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纟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