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剑之世界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剑之世界

    第六百八十六章剑之世界

    这时空通道穿梭于时间与空间之间,须得通过这时空通道方前往剑界,这表明那剑界与此时的地球宇宙不在同一个时空!

    至于到底是在和处,在何时,那即便是罗帆,也不能仅仅通过这一道时空通道直接看透,还需得真正到达剑界之后,真正感应那一片时空之后,方能真正确定。

    (免费请牢记)

    心神意念之中有着种种思索,罗帆与虹影尊、剑疯三人在这时空通道之中不断前行,渐渐的越来越接近了那时空通道的尽头,越来越接近那一个与地球宇宙不在同一个时空的洞天!

    随着他们越来越接近那一个洞天,一种莫名的感觉渐渐涌上罗帆心头。便好似,他正在不断的走向一把包含大道,甚至取代大道掌控宇宙的剑!一种莫名的寒意,即便是他有着大罗在身后守护,也能隐隐感觉得到。

    过了不知多久,时空通道微微一震。

    他们三人便出现在了一片无边广阔的世界之中!

    这个世界巨大无匹,天圆地方,与之前罗帆曾经见过的,那提天摩洞天,那地球太阳日核之上的天境,乃至其他许许多多除了地球宇宙之外的天地并没有结构上的太大区别。

    在这天地的下方,无边无际的大地上有着千奇百怪的种种自然景观,天空之上白云朵朵,一日高挂天际,隐隐间更能看到那被大日掩盖之后的无垠星空,那与地球宇宙投影一般的无垠星空。

    “居然是如此,果真玄妙-不可思议。”罗帆来到这洞天,微微感应一番,便忍不住开口赞叹起来。

    这一个天地看似活灵活现,一切都似乎与他以往所见到的洞天,所见到的天地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似乎显得十分普通。但只要他细细一感应,便能瞬间知晓·这一个洞天是多么的玄奇,多么的不可思议!

    这一个洞天之中,一切都是剑!

    那弥散在天地之间的气体,乃是千奇百怪的种种剑气!这剑气之中·有着雷霆剑气,有着创生剑气,有着灭绝剑气,有着困陷剑气,更有最为常见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剑气、阴、阳剑气······

    可以说,任何能够在这洞天之中生存的生灵在这洞天之中所吸入的任何一口气·都几乎包含了这宇宙天地之间所存在的一切种类的剑气!若是资质再高一点,能够细致分析这些气,明悟种种剑道奥妙-,也不是什么难事。

    除了这弥散天地之间的无穷气体之外,那天空之上高挂着的大日,事实上便是一团无比凝聚,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层次的剑光!

    这些从中泼洒向整个天地的那无穷光芒,便是无穷的剑光。

    下方的大地·更是无穷细微的剑芒、剑体、剑丝、剑气、剑光按照种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构筑而成。

    虽活灵活现,但每一种物质的本质都依然是剑!每一种物质的本质之中都包含了某种剑道奥秘。

    “可惜,众生的本质还是有些虚幻·若不然,道友怕早已证道成圣了。”罗帆观察好一会,又叹息了一声。

    这叹息显得无比的惋惜,而丝毫没有一丝丝的幸灾乐祸,甚至没有一丝丝松了口气的意念传出,显得如此的坦荡,让那剑疯听了不由得面色大缓。

    “这洞天乃吾,一生剑道所凝,介于虚实之间,超脱时间、空间之外·只是吾之剑道毕竟不甚圆满,故而不能将之化为真实,想要证道成圣,却是遥遥无期。”剑疯叹息道。

    这一个洞天看似如此的玄妙-,如此的不可思议,不单单将剑通过种种玄妙方式构筑出一个如此恢弘的剑之世界。

    其中甚至还诞生出无数有着灵性·有着完整灵识的生灵在其中修行,在其中繁衍,在其中做着一切正常生灵方ォ拥有的种种。

    这玄妙-,足以让任何一名修士踏入其中都会不自觉的觉得剑道ォ是天地大道,ォ是那冥冥中大道的本质,让他们不知不觉间放弃自身所修之道而投身剑道。

    但,在这天地的运转之间,在那那洞天之内的无穷众生活动之间,罗帆却隐隐察觉到这一切还有着丝丝虚幻的痕迹。

    便好似这一切处于虚实之间,乃是一种从虚无之中凝聚出来,却并不完全成型一般。

    正是这一点破绽,让罗帆瞬间明悟这天地的本质,知晓这剑之世界的不完善之处所在。

    “好家伙,居然直接在时间空间之外的虚无创世,怪不得这么多亿年以来只有你招惹别人,别人居然都无法找到你的存在,怪不得你如此的肆无忌惮,实在是太奸诈,太猥琐了!”虹影尊好似方ォ回过神来一般,大叫一声。

    “你这是侮辱我,来来来,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再说对错!”那剑疯双眼大亮,大叫一声,脑后的大罗一震,便有无数剑芒猛地从中浮现,让那大罗好似化为了剑芒组成的刺猬一般。

    “休来休来,现在我可没什么兴趣与你相斗,这洞天乃你从虚无所凝,我便是将之毁灭百次,也只是让你窨百次破而后立的机会,只会给你带来好处,这种事我可不做”那虹影尊连连摆手,道。

    “这可由不得你了,今日定要与你斗上一场!”那剑疯大叫一声,脑后大罗再度一震,那亿万剑芒便瞬间从中飚射而去,在虚空之中猛地一合,化为一道剑河,裹着无数奇异的剑之生灵,向着虹影尊直扑而去。

    那虹影尊却只是摆手,摇头,丝毫不提任何力量反抗,好似完全没有看到这一道足以毁灭时空的剑河正在以无比险恶之势向他直扑而来一般。

    那剑河去势惊人无比,甚至让这剑界的时空都发生了无比强烈的扭曲,让那一道剑河周围显现出无数千奇百怪的光影出来。

    这些光影玄妙-无比,似乎有着无数人正在用着种种千奇百怪的方式努力的练着种种剑法,体悟种种剑道一般。

    这些,正是这剑河之中的无数剑芒勾连大道,自然而然的借助这时空扭曲之力显现出此时此刻在地球宇宙的无穷星球之中所有修行剑道之人所悟的种种能与这剑河之中的剑道相应的光影。

    这些光影并没有什么威力,却显现出这一道剑河的玄妙-是达到何种程度。

    这剑河在虹影尊毫无任何抵挡动作之间直接对虹影尊冲刷而过,在外界看上去便好似这一道剑河直接将虹影尊整个卷入河中一般!

    但这过程之中,虹影尊依然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没有让体内的力量有任何一丝丝的反应,便好似那剑河只是虚幻的光影一般。

    过得良久剑疯十分不甘的骂了一句,脑后大罗一震,那剑河便瞬间崩溃,化为无穷剑芒如同亿鸟归巢一般,全部回归了那大罗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大罗也随之恢复原来的平静状态看起来好似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而在那虹影尊所在之处,那虹影尊整个人依然静静的悬浮在那里,脸上的神色都与之前没有丝毫的不同,便是身上的衣服也没有因为那剑河的冲刷而有一丝丝的损伤,便好似刚ォ剑河的冲刷真的只是虚幻一般。

    “算你狠!”剑疯无奈的骂了一句,一转身,对罗帆道:“吾之调府便在大地中央,道友且随我来。”

    说着与罗帆一同当先一飚,向着那大地中央的一座顶天立地的剑山而去。

    那虹影尊到了此时方ォ嘿嘿一笑,道:“想逼我动手没门。”

    说着,也跟在罗帆与剑疯身后向着那大地中央的剑山飚射而去,速度丝毫不比他们两人稍慢。

    方ォ所发生之事很是简单,却是那剑疯用自己超强的攻击想要逼虹影尊动手,以便能满足自己与人战斗的超强。

    却不想虹影尊不管不顾,无论那剑河是如何的惊人,如何的恐怖,他都丝毫不动用自己的任何力量,丝毫不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任凭那剑河轻松的将他卷入也似乎能够轻松的将他绞杀。

    而剑疯虽说号称疯,但他的真正名号毕竟是剑锋,而非是剑疯。他想要的也只是与那虹影尊打上一场,享受一下战斗的乐趣而已,却非是要虹影尊的命。再说,虹影尊开始没有任何反抗当自己这一招剑河却也不可能直接将他抹杀,而他只要无法一招将他抹杀,那么这一招他若是阵阵动手,日后与虹影尊便已是不死不休的因果!他们原本能够成为真正道友的关系便会瞬间变为不死不休的仇敌。

    这种情况下,剑疯非是真正的疯,又怎会这般选择?

    故而,在那剑河将虹影尊吞没的瞬间,剑疯虽说表现出了疯狂的一面,好似真的要将虹影尊直接抹杀一般,但在最后关头还是控制剑河,绕过了虹影尊,让虹影尊虽被剑河吞没其中,却没有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种被对手毫不反抗逼得不得不放弃自己超强战斗的遭遇,剑疯心中是如何郁闷,便可想而知了。

    这一个洞天极其广大,若是普通人想要从他们三人原来所处的位置去到那大地中央的剑山,便是骑上快马,至少也需要花费数千万年——假如他们能活那么长时间的话。

    但对于他们三位先天大罗之修而言,这段如此漫长的距离,相对于地球宇宙之中两个最近恒星系只见动辄以光年计算的距离而言,哪里算得上距离?

    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他们便以相当悠哉,相当缓慢的方式来到了那剑山顶部,也就是那形如一把长剑的剑山剑尖之处!

    此处位置,乃是整个洞天最中央,同时也是最高的位置,也是整个洞天的枢纽所在!这洞天之中的无穷剑气、剑芒、剑意、剑光、剑体……等等一切的一切都与此处有着十分微妙-,十分玄奇的联系。

    罗帆踏足这剑尖,便感觉到一股冲天斥地的剑之气息向他压迫而来。

    这一股气息之强,甚至让罗帆有种面对大道之感,虽不曾如同面对大道一般产生自身是极其渺小,如若微尘一般的感慨,但却也有着相当的震撼从心而生。

    “这便是剑啊······”震撼过后,罗帆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个念头猛地浮现出来。

    这一股剑之气息纯粹至无法想象的境地,其中没有附加任何一丝半缕的其他存在什么阴阳五行,什么雷霆生机,什么灭绝杀戮···…其他种种一切一切正常认知当中与剑气、剑意、剑道都不能在其中找到一丝!

    这所有的一切剑气、剑意、剑道表象都早已被剥除开去,眼前这一股剑之气息便是这一切剑气、剑意、剑道的本质!也是这宇宙天地,这无穷时空之中的剑之本质,剑之本源!

    可以说,这一股剑之气息,早已将剑之一道阐述到极限!让任何人感应到这一股气息,都会瞬间觉得,自己以往自己所见识到的所悟到的,所感应到的一切有关剑的见识、体悟、感应都是走了不知多漫长的弯路,距离真正的剑之本源有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

    罗帆心神意念.之间产生如此一个念头之后。

    恍然之间,自己以往所悟的种种妙-法,种种神通,种种法诀,种种阵法,甚至乃至种种修行法门都似乎能够化为剑法,都似乎能够用剑来阐述,用剑来达成……

    过得良久罗帆长呼出一口气,双眼之中的神光依然如同之前那般从容淡然,微微一笑,道:“能将剑之一道提升到如此境界,道友之能实让罗帆佩服不已。”

    “怪不得这剑山周围有着那么多生灵聚集,原来感应这一股气息已是能够直接悟得无穷剑道,根本不需苦修便能修成无上神通。”这时,虹影尊也开口说道。话语中似有惋惜,似有感慨。

    若是普通人,甚至是修成先天无漏金丹的修士在感应到这一股气息的瞬间都会直接被这一股气息所影响,扭转自身的世界观,扭转自身对大道的认知,将这一股气息所包含的剑之一道当成真正的大道,从而投入对剑道的追求之中!

    而只要有着这种转变,这些生灵这些修士对于创出这一股剑之气息的剑疯定是无比崇拜,无比崇敬,将之当成是至高无上的道之至尊,无论之前与他是如何讲话,之后都必定是毕恭毕敬,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放松。

    而从此时此刻的罗帆与虹影尊的表现之中便能看出,这种对于普通生灵,甚至修成先天无漏金丹的修士而言足以扭曲世界观的气息根本便不能对他们造成真正的实质影响。

    他们原来是如何,此时依然是如何!

    这却也是自然,罗帆与虹影尊都为先天大罗之修,自身所修之道已是达成一个大圆满的境地,更凝成了实质化的大罗在其脑后显现出来,早已达到能够用自身所修之道阐述整个宇宙天地的地步。

    他们的道心之坚定,可想而知。

    这一股气息虽是如此玄妙-,但对他们而言,却也只是一种他人之道而已,顶多也只能与自身所修之道相互印证罢了,哪里能够改变他们的世界观?

    剑疯对于他们两人的表现并不意外,只是微微一笑,道:“这气息虽几乎穷尽剑之一道的本质,但却依然并不完整,故而ォ有现在这种表现,若是真正完整,便会如同大道一般无迹可寻,哪里还会有这种副作用。”

    这话说完,罗帆与虹影尊都点了点头,显然是赞同这剑疯所言。

    大道如渊,充斥宇宙天地之间,任何生灵,任何存在都受其影响,受其掌控,但除了修行之人能够隐隐感应到其浩瀚之外,对普通生灵而言其根本便是不存在的。甚至便是普通修行之人对于大道也只闻其名而不见其形。

    这剑之气息若是真的完整的穷尽剑之一道的本质,那必然也拥有大道的特性,必定没有此时这种改变人心的副作用。

    没错,对于剑疯等人而言,这一股气息在普通人看来不可思议的超强作用便是一种副作用而已!

    任何一名先天大罗之修所修之道都必定与他人不同,即便是修行同一种修行法门,甚至修行机缘也是一般无二,他们所修之道都必定有所不同!这非是什么大道法则决定,非是什么规则限制,而是因为任何两名生灵的心性,都必定有所不同,从中所延展出来的修行之道,自然也就有着不同了。

    因此,可以说,任何一名先天大罗之修,无关善恶,无关正邪,都是极其强调自我意志的存在。因为没有超强的自我意志,没有坚定的心性,根本不能在那漫长修行之路中坚持自身之道,自然也不能成就先天大罗之修。

    有着这等特性,对于任何先天大罗之修而言,能够改变人心,改变修行之人心性的法门,自然都只能算是下乘法门!以此推之,任何改变人心坚持之道的气息,自然都只是一种发挥副作用的产物罢了——用来对敌可以,用来培养修士,那就是毒药。纟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