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鸿志!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鸿志!

    这剑山顶部并不如普通山峰一般,远远看去极尖,但到了近处便会显得平坦。事实上,这剑山的顶部无论远近,所见都并无任何不同,都是一样的剑尖!

    而在这剑山顶部,距离这剑尖数百丈高之处,一团好似由亿万把剑堆积构筑而成的岛屿悬浮着,那上方正是那剑之气息最为浓郁的所在。也是那剑疯子的居住之地。

    罗帆与剑疯子虹影尊三人此时便是在这岛屿边缘。

    剑疯子笑着请两人踏上那岛屿,当先引路,来到这岛屿的中央之

    这整个岛屿在外面看来只有数十丈,但其内部却极其宽广,至少有着万里方圆,上面有着高山大泽,平原丘陵,几乎便是一个微缩的剑界一般。

    而显然的,此处所散发出来的剑之气息是如此浓郁,这种种千奇百怪,几乎包含一切宇宙天地所有地形的存在自然都是由种种剑气、剑意、剑芸、剑光、剑体等等与剑有关的存在通过种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构筑而成的。

    而在这岛屿中央,有着一圈完全与剑无关的数百里方圆的区域,这片区域乃是一片虚无,唯有中央一座茅屋好似凭空创生于虚空之中,诞生于宇宙天地开辟之前一般出现于那里。

    这茅屋极其普通,上面没有任何一丝丝与剑有关的气息,只是好似只是由地球宇宙之中最为普通,最为常见的一些茅草与木头搭建而成一般。

    “原来道友之境界已是达到如此程度,着实让吾佩服。”罗帆见了这茅草屋,忍不住赞叹起来。

    那虹影尊也面上露出赞叹之色。

    他们两人都为先天大罗之修,道行境界之高,达到了这整个地球宇宙最为高端的一个层次,感应能力之强,自然不用多说。

    只是看到这茅草屋,他们自然能够轻松看到这茅草屋并非真的如同所见一般真的完全由地球宇宙之中的普通茅草与普通木头搭建而成,而是一种将剑之一道推演道极致·最终返璞归真,显现出这种好似平平无奇的场景。

    这茅草屋看起来越是自然,越是普通,便代表着这剑疯子在剑之一道上的领悟越是高深·代表着他的道行境界也越是高深!

    而这种道行,即便是此时的罗帆也绝对无法做到,他又怎会不赞叹?那虹影尊虽看似与剑疯子颇不对付,但那也只是表象罢了,事实上他若是真的与剑疯子不对付,哪里还可能来到这剑疯子自己开辟的洞天?

    因此,见到这茅草屋的玄妙-·却也不吝啬自己的赞叹。不压抑自己的心绪。

    那剑疯子见到他们两人的神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得意之色,反而是叹息一声,道:“吾虽对剑之极致有了一些感应,但却也只是如此而已,如今吾对剑的体悟已是进入了**颈,如今数十亿年不曾有丝毫进步,道行境界也由此而不得进展·根本找不到任何突破之处。”

    罗帆听了剑疯子之言,细细查看一番那虚无与外界岛屿的交界之处,便发现外界的力量超乎想象的强大·居然是外界在不断的压迫那虚无,要侵蚀进去,要将那虚无转化化为外界一般完全由与剑有关的种种存在构筑成的天地。

    这代表着何等情况,不单单罗帆一看便知,便是那虹影尊也瞬间知晓此时剑疯子的尴尬处境。

    这分明是那剑疯子所悟的剑之极致正在缓缓退化,正要向着他以往所悟得的,比起这中央茅草屋代表的境界低上一筹的境界退步…

    由此,罗帆终是明白了这剑疯子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战斗**,那分明便是为了在战斗之中寻找他以往曾经获得过的灵感,让自己的道行境界在稳固的同时开始向着更上一层提升……

    说镐间·他们三人已是在那茅草屋前落下了身形。

    踏足地面,一切感觉都如同地球宇宙最为普通的土地一般,无论是那气味还是那触感,甚至便是其给人的感觉,都是如此,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但·这的土地又是如此的奇异,好似是这地球宇宙最为坚固的存在一般,似乎无论使用多大的力量,甚至将整片时空都毁灭了,也无法让这一块方圆十丈的土地有丝毫损伤一般。

    其玄妙-之处,可想而知。

    这茅草屋之前不知什么时候已是多了一张木桌,三张凳子,便如同平常山野之人待客一般,上面更是有着三个杯子,一壶清茶。

    三人坐定之后,那剑疯子道:“两位道友今日肯光临剑之世界,实是我之大幸,因过久无人前来,招待不周,还望恕罪。”

    罗帆与虹影尊自是一笑而过,之后虹影尊道:“不要如此多的废话了,对我等来说这等废话有何意义?你今日要我们前来此处,绝非只是为了一番客套罢,有事说便是。”

    对虹影尊毫不客气的话语,那剑疯子微微一笑,自然是并不在意。

    对于先天大罗之修而言,所见所思都直指本质,听到任何话语都自然能够直达这话语背后的真实,完全看透一切虚言客套,这虹影尊与罗帆能够通过他的话语知晓他别有所别那一点都不让他觉得惊讶。甚至相反,若是他们无法察觉,那他方才会感到惊讶万分呢。

    “我便知晓瞒不过你们两个。我等虽今日方才第一次见面,但我想以我们成就先天大罗的道行,这应当不会成为我们相互了解的障碍吧。”剑疯子笑道。

    “这是自然。”虹影尊也是一笑。

    罗帆自然没有什么意义,也是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开口说出与虹影尊表达意思相似的废话。

    不过对于剑疯子的话语,他却同样是无比赞同的。

    这洞天乃是剑疯子所开辟而成,可以说便是剑疯子的内心直接的展示,游走于这洞天之中,便相当于游走于剑疯子的内心一般,每一点对这洞天的认知,便是一点对其内心的认知。

    也就是说,来到此处,可以说剑疯子的整个内心对他而言已是完全无遮掩的展开·故而虽是与剑疯子第一次见面,但他可以说对剑疯子的了解已是深入到了一般人数千万年,数亿年方能达到的深度了。

    而剑疯子对他们两人的了解虽不能深入达到这个程度,但当他们两人在不断的观察这剑界的同时·剑疯子同样也在借助这剑界感应着他们的心绪变化。通过这种变化,觊是一般有着相当智慧的凡人都能对他们两人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更何况已是成就先天大罗的剑疯子?

    故而,今时今日他们三人虽是第一次见面,但可以说他们彼此的了解,都达到了相交漫长时光方能达到的程度。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三人能够直到此时依然坐在此处如此平和的交谈·已是足以证明他们三人的投契程度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隐瞒了,此次延请两位前来,乃是为了让两位帮忙。”剑疯子笑道。

    “哦,说来听听。”罗帆听了,在虹影尊开口之前便接口问道。

    那虹影尊点了点头,道:“我也十分有兴趣,以你的道行显然比我们都要禹上一些·还有什么事是我们能够帮上忙的?”

    剑疯子沉默了好一会。

    而在他沉默之时,这整个剑之世界似乎开始生出某种莫名的变化,隐隐间有着一股震荡天地·覆灭时空的雷霆在这世界深处隐隐震响着。好似整个剑之世界都被这一股无法形容的雷霆所撼动一般。

    同时,一股莫名的强大气息渐渐从剑疯子的身上散发而出。

    这种气息并非力量的气息,而是一种坚定的意志,一种无法形容的豪气。

    见此,罗帆与虹影尊都不由得坐直身躯,知道这代表着剑疯子正打算说出来的话语必定是惊人之极。

    “我欲开天!”剑疯子猛地抬头,双眼灼灼,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四个字一出口,罗帆与虹影尊都不由得面色大变,罗帆更是双瞳一缩·几乎缩成一个针眼一般。

    而那原来隐隐间在这剑之世界深处震响的那雷霆之声瞬间冲开无穷阻隔降临这剑之世界,整个剑之世界在这雷霆之下,轰然剧震,无穷蜘蛛网一般的裂缝瞬间布满整个剑之世界,整个世界几乎在刹那间便瞬间崩溃了。

    好在,这雷霆也只是出现一瞬罢了。

    在一闪之后便完全消失无踪·对这世界的影响也渐渐减弱,这些蜘蛛网一般的裂缝也随着而渐渐消失,整个世界渐渐恢复了正常。

    而这剑疯子身上散发的气息也渐渐消失,显然这话说出口之后,他的心绪已经渐渐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变得与之前再无任何不同了。

    对于修士而言,只要修成先天金丹,便能够通过种种手段构筑出一个相对完整的天地出来,成就先天大罗之后,更能够直接构筑出能繁衍出无数生灵的,各式各样的,比起中千世界都要高级的洞天世界出来。

    由此看来,开天劈地,对于先天大罗之修而言似乎并没有什么难度一般。

    但,那却得看是什么天地。

    一般先天金丹修士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只能依附在地球宇宙之上,甚至不能自生元气,更不能脱离地球宇宙的时空,甚至连扭曲加快或减慢天地之内的时光流速都无法做到,这种天地顶多只能算是较为完整的存储空间罢了。很难称得上是真正的天地。

    而到了先天大罗之修,这种开辟天地的能力将有天大的进步,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已是极为完整,不单单能够繁衍无数生灵,更能自生元气,甚至已是与地球宇宙的时空相对独立,扭曲加速时光流速,减慢时光流速对于先天大罗之修而言已是再非什么难事了。这种天地,与真正完整独立的天地已是相差不多,但却依然从属于地球宇宙,依然是受到地球宇宙时空的影响。这种影响最直接的表现便是,地球宇宙若是毁灭,甚至不需整个地球宇宙毁灭,只要与那洞天世界有所联系的时空毁灭,便足以让这洞天世界完全毁灭了。除了这最直接的表现之外,还有着其他种种不可思议的表现比如这种洞天世界依然受到地球宇宙大道的掌控,依然受到时代潮流的冲刷,依然不能超脱地球宇宙的种种劫数等等

    这剑疯子已是先天大罗之修,对其而言以上这种种天地自然非是什么难事,甚至只需念头一动便能创出无数。

    他既然如此郑重其事的说出来,那这开天,代表的自然便不可能是上面这些天地。而是真正的,能够超脱地球宇宙,能够真正与地球宇宙同级,真正脱离地球宇宙大道掌控脱离地球宇宙时空的天地!

    “你活腻了?!”过得良久,虹影尊眉头一皱,道。

    这句话,自然非是凡间普通人之间彼此喝骂或调侃之时的意思,而是真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开出真正的天地,这便是圣人都无法做到,当初混沌大神盘古开辟了宇宙天地都要身陨,你虽比我等道行要高但别说比盘古大神,便是比圣人都差了不知多少亿万倍,若是硬要开天身死道消还是小事,怕是无穷时空存在的痕迹都会完全被抹去。”罗帆一皱眉头,也是说道。

    身死道消,乃是神魂,生命本源,身躯,生命烙印完全消亡。

    这自然是一名生灵极为恐怖的结局。但,比起无穷时空存在的痕迹都被抹去,这又算不得什么了。

    因为,身死道消之后生命依然存在于众多生灵的记忆之中,依然是有着许许多多的生命记得他的存在,在未曾身死道消的过去其也依然存在着,有着这种种存在,日后若有大神通者通过一些机缘,借助种种特殊的手段说不定还有着让其重生的可能。

    而无穷时空存在的痕迹都被抹去,那便是连宇宙天地一切生灵有关他存在的一切记忆都完全被抹去,被消除!无论过去未来,都将再无他的存在,便是穿梭时空回到过去,也绝不会看到其存在的任何一丝丝痕迹!

    这种情况下,无论°道行达到何等境界的大神通者,无论通过什么手段,无论借助什么机缘,都觉无法再让他重生!

    什么亲人朋友,什么门人弟子,什么男女情爱,什么传奇名声,一切的一切,都从此再与他无任何关系!

    换句话说,将其在无穷时空存在的痕迹抹去,便是最终的终结!便是永恒的绝望!

    “这点,我自然知晓。”剑疯子在说出自己的打算之后,已是全身放松,此时微微一笑,说道,“不过,那又怎样呢?就算绝对无法成功,就算那样会让我存在的一切痕迹被抹去,我也心满意足。”

    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无比玄妙-的光芒从剑疯子的脸上透出。

    那是一种豁出一切,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光芒!代表着他那为求大道愿抛弃一切的觉悟!

    这话说完,罗帆与虹影尊都再度沉默了。

    虹影尊如何想,罗帆并不清楚,但罗帆自己却陷入了一种莫名的震撼之中。

    他忽然发现,自己对于剑疯子的了解或许依然留于表面,自己对于这地球宇宙那众多先天大罗之修的了解,或许也是留于表面。

    “我,能够为求大道做到这一步吗?”罗帆忍不住在心中自问。

    这个问题的答案并没有出乎意料,到了罗帆这种道行境界的强大存在,普通人那般欺骗自我的情况自然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种自己做不到却在未曾出现之前觉得自己做得到的情况,自然也不可能出现。

    因此,罗帆无比清楚的知晓,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一步!

    甚至别说是付出的代价是无穷时空的一切痕迹统统抹去,便是身死道消,他都绝对无法接受!明白这答案,罗帆望向那剑疯子的目光不由得充满了敬佩。

    不过,虽是敬佩,他却依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依然不会以身死道消或一切痕迹被抹去为代价来求取大道。

    他求证大道,并不只是为了这个过程,并非只是为了了解大道的真实,而是为了超脱!超脱天地,超脱宇宙,超脱时空,超脱命运,最终超脱混沌!

    可以说,对他而言,求取大道,只不过是他完成目标的手段,他对大道有着无穷敬仰,对大道的浩瀚震撼不已,对大道的包罗万有羡慕万分,但却绝不会舍本逐末,为了求取大道将自身的存在都放弃!

    在这种情况下,他或许会佩服剑疯子的心志,佩服他的觉悟,佩服他的决断,但却绝不会赞同他的做法,更不会去学他。

    不过,先天大罗之修的心志坚定无匹,即便是圣人都无法扭转,这剑疯子既然已是做出了决断,那无论罗帆说什么,恐怕都无法让他改变决断,无法扭转他的想法。罗帆自身也为先天大罗之修,自然知晓这一点,故而他也并不打算开口劝导。

    他心神震撼过后,便全心考虑剑疯子的提议,思索是否该加入进去。纟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