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功绩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功绩

    大罗道果被动摇,那大罗道果衍生法力单元的速度瞬间急降转眼间便降到了微不可察的地步,几乎隔上许久才有这一两颗法力单元从大罗道果之上流出。

    甚至,因为根基的动摇,这些衍生出来的法力单元也与之前有着天大的不同,虽总体形象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却已是失去了绝大部分的玄妙,看起来便好似是硬生生的将一些能量丝线勉强捏合在一处一般,哪里还有着什么不可思议威能?

    这变化发生,罗帆面上神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甚至便是眼神,也与之前一般无二,没有哪怕一丝丝的改变。

    便好似这些直达根基,影响他生命本质的变化对他而言乃是不值一提的小问题一般。

    那一股无上大道所生的剥夺之力无法抵挡,无可防御,从内而外的作用在罗帆的身躯内外每一寸之上。

    如此的剥夺之力在动摇了罗帆的道果根基之后依然没有停止,反而是愈发的强烈起来。

    渐渐的,这种剥夺之力渐渐的作用于罗帆体内某个玄之又玄的位置之上,产生了一种出乎罗帆意料之外的效果!

    便在这一瞬间,罗帆猛然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痛苦覆盖他的整个心神意念,充斥他的整个神魂!

    在痛苦之下,嘭的一声,罗帆的身躯在刹那间崩溃,化为一头异兽。

    这头异兽对罗帆而言乃是无比熟悉的存在,赫然便是当初他穿越到达洪荒天地之时所依附的貔貅!

    这貔貅出现之后,根本没有任何停顿,好似完全没有经过任何过程一般,轰然崩溃,化为一团烟雾。

    这一团烟雾出现之后,不住的扭曲,不断的旋转,并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外扩散最终在某种不可思议的规则作用之下,直接消失无踪!

    这些烟雾消失之后,在罗帆原来所在的位置却只留下一团清亮如水,透发出能够照彻宇宙天地遍及过去未来的光芒!

    这团光芒在那虚空之中微微扭曲着,伸缩着,好似一名生灵在一呼一吸一般。

    在这团光芒之中,却似乎有着一股玄奇的力量正在产生着作用。

    随着这一股力量的作用,丝丝缕缕的光华从这光芒之中散逸而出,最终化为虚无。

    随着这些光芒的散逸,这一团光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那种照彻宇宙天地,遍及过去未来的意味似乎在渐渐的减弱着。

    “没想到居然连身躯都剥夺了,还好我并非全部依靠天地加持才有如今的道行境界,却不算致命。”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般念头。

    此时的罗帆正处于一个玄之又玄的状态之中。

    罗帆来到这洪荒天地之后,便依附在那貔貅身上,其后来虽炼成先天道体,超脱了那貔貅之身的限制,但其根基已然是那貔貅那貔貅已然是他的本体!

    因此,这貔貅之身被剥夺开去,便相当于直接剥夺了他肉身的存在根基从而剥夺了他之后在这身躯之上重炼出来的先天道体,剥夺了他基于这先天道体之上所取得的,身躯的一切所得!

    这种遭遇对于一般修士而言,自然是致命的,甚至只需要这般一种剥夺,便足以让那修士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但对于罗帆而言,这却不算什么。

    虽说此时此刻他正在承受着这洪荒天地无上大道的剥夺之力侵袭,但他那证得大罗道果之后的本质却不曾失去。

    自给自足,自成一体不假外求这一本质,依然在他的身上!哪怕他的大罗道果的根基已经被动摇,哪怕那剥夺之力正在时时刻刻的从他的大罗道果之中抽取种种构筑成大罗道果的本源存在,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

    在这种情况下,失去身躯,对他而言虽说是很大的伤害但那种自成一体的本质却足以支撑他的力量,支撑他的法力,支撑他的神魂,支撑他的识海世界,支撑原本他身躯所支撑的一切!

    换句话说,那自成一体的本质,自然而然的取代了他的身躯!

    这本质只是一种性质,一种特征,甚至连虚体都不算,更别说实体了,但便是这种性质,在罗帆证得大罗道果之后,却已是强大到足以干涉洪荒天地,足以支撑无穷的法力,支撑大罗道果,支撑罗帆所拥有的

    这其中的玄妙-,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那一念头之后,心神意念之间却依然没有任何哪怕一丝丝的恐慌,甚至反而在这之后陷入了绝对的平静当中,任凭那剥夺之力不断的削去体内的种种玄妙-存在,任凭那剥夺之力无比顺利的动摇他的根基!

    只是,无论那剥夺之力如何强大,所削去的存在是如何玄妙-,如何重要,但罗帆的大罗道果不管如何动摇,却都依然保持着完整,依然不曾因此而崩溃,依然是自成一体的本质之中,保持着那自成一体的本质,同时也保持着罗帆的存在,让罗帆不管损失什么,都依然不曾危急到他的生命,也不曾真正将他打落境界!

    时光悠悠而过。

    转眼间便是万年过去。

    这万年,自然是那虚空无极宫内部的万年,也是罗帆感知当中的万年。

    这万年之间,那一股洪荒天地无上大道所发出的剥夺之力时刻不停的作用在罗帆身上,不断的将罗帆身上的种种玄妙-削去。

    他在洪荒天地无上大道倾斜之下悟得的大道玄妙-,他通过直接观察无上大道而悟得的雷霆真意,他机缘之下获得的杀戮真意······这一切的一切,都直接被那剥夺之力削去。

    每一种存在被削去,便让罗帆感到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这种痛苦并不一定是疼痛,更多的是一种失去某种至关重要东西的烦闷,烦躁,怅然等等种种的负面情绪。

    在这种种负面情绪的侵袭之下,若非罗帆的大罗道果依然存在,他的心灵、道心也因为其存在而保持大圆满状态·说不定早已在这种种负面情绪之下心绪崩溃,变得疯狂躁动,甚至直接屈服在那剥夺之力之下,与无上大道妥协了。

    但自然的·这种情况并不曾发生。

    因此,罗帆对于这种种变化依然淡然以对,不为这种种变化所动,心绪依然平静,更没圣任何慌张,任何恐惧,便好似一切变化都不曾发生一般。

    如此剥夺之力在足足万年这般漫长的时光之间到底在罗帆身上削去了多少东西·这用任何言语怕都无法形容,任何数字都无法描述出来。

    只见得到了万年之后的这一日,那悬浮在罗帆原来所处位置的那一团光芒已经缩小到微不可察的一个小点,便好似火星一般。

    与当初那一团如同皓月一般皎洁的光芒有着天壤之别,简直无法想象他们原来乃是同一种存在!

    而那种原本光芒之中蕴含的,照彻宇宙天地,遍及过去未来的意味更是微弱到了即便是同样证得大罗道果之辈也难以察觉的地步!

    这与当初那种让任何生灵,哪怕没有智慧·没有完整灵识的生灵一看之下也能完全感受得到的情况更有着难以想象的差别!

    而即便是这样一点光芒,依然有着剥夺之力在其中不断的穿梭,不断的削去点点滴滴的光芒。

    只是·其削去的速度,比起万年之前已是减慢了不知多少倍,一个乃是飙飞的火箭,一个乃是移动的蜗牛。

    那剥夺之力在那点光芒之中穿梭了千万次之后,终于再不能削去其中任何一点光芒,最终缓缓的脱离那点光芒,开始渐渐在那光芒上方百丈之上凝聚起来。

    这些剥夺之力在凝聚的过程之中不断的变化着。

    其原本便是大罗散道之辈都不能抵挡的剥夺特性渐渐改变,向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爆裂转化,最终化为一种无比纯粹,无比凝聚的破坏力!

    这破坏力无形无质·但却强大至无法想象,凝聚成团之后,甚至扭曲了时空,让整个虚空无极宫都在这一股破坏力之下微微震荡,让其中的每一个中千世界、小千世界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摇晃,不断的震颤·甚至有着无数空间裂缝在其中不断生成,不断覆灭着!似乎这些世界随时可能在这破坏力压迫之下直接崩溃一般!

    当所有剥夺之力完全转换了性质,更在那虚空之中凝聚到极限,精粹到极限,随时可能向着罗帆劈下来的瞬间,忽然有着一股奇异的波动从冥冥中降落。

    这一股波动玄之又玄,奥妙-至无法想象的境地,更隐晦无比。

    这波动直接扫过那一团凝聚到无法想象的破坏力。

    随着波动扫过,那破坏力好似失去了某种关键一般,开始渐渐崩溃,渐渐消散。

    随着其崩溃、消散,整个虚空无极宫的震荡,那被扭曲的时空都渐渐恢复平静,恢复正常,那一股因为破坏力而生的强大压迫更是在这过程之中渐渐消失。

    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一切变化便直接平息下来。

    整个虚空无极宫内部直接恢复了这一股力量出现之前的景象,便好似之前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便在那波动拂过的瞬间,罗帆心头猛然闪过一丝明悟。

    “此为我以往对洪荒天地所做出的贡献所凝······”

    这明悟闪过之后,他不由得暗自叹息,这情况却不曾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却也没有让他感到什么惊喜。

    之前那剥夺之力所化的那一股破坏力,乃是无上大道要直接将自己的存在完全抹去的力量,而以他此时的状态,若是没有这一股波动出现来将那破坏力绞散,待得这破坏力爆发出来,虽说不太可能直接让他身死道消,但将他直接打落境界,让他幸苦求证的大罗道果直接崩溃却是绝无问题的!这对于平常的罗帆而言虽说乃是一种极大的打击,但却也不会威胁到他的生命。但对于此时的罗帆而言,却是足以致命!因为,此时罗帆的存在根本便是凭借大罗道果自带而来的那种自成一体的本质来维持。若是失去了大罗道果,那他的存在便失去了维持,自然便会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因此·可以说那一股波动直接将那破坏力绞散,便是救了他一命

    但,别忘了,当初罗帆对于这洪荒的功绩是何等的惊人。

    不说这百多个元会之间让洪荒天地的元气浓度足足提升了一成这种不可思议的变化·单单说百多个元会之前他所消弭的天地大劫,便让这洪荒天地从原本并不完整的状态变得完整!而在这之前,他更是通过种种手段让这盘古元灵重归无上大道,让无上大道因此而变得比过去完整数倍以上!

    这种种功绩之大,若是放在传说中,甚至足以让他功德成圣了……

    但这种功绩在如今却只是让这一股波动出现,在那无穷剥夺之力削无可削之后·方才勉强让自己保持大罗道果而已。

    这种传说与现实的差距,即便此时罗帆的心灵、道心都还是处于大圆满之境,却也感到相当的难以接受。

    叹息过后,罗帆心绪重新恢复平静。

    早已预料到的事,自然不必浪费太娈的情绪在那上面了······

    重新恢复平静之后,罗帆心念微动,一副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瞬间的景象瞬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浮现出来!

    随着一副景象浮现出来,原本已经无法理解·无法在获得任何体悟,任何玄奥的这么一副景象开始有无穷玄奥爆发,疯狂的灌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便是罗帆一直以来如此淡定,如此平静,没有丝毫恐慌的依凭所在!

    之前已经说过不止多少次了,开天辟地乃是唯有证得混元道果或者成就圣人之后方才可能完全体悟的存在。

    不证混元道果,不成圣人,哪怕花费再多的时光,也绝不可能完全体悟其中的玄奥!也即是说,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瞬间的景象任凭罗帆耗费再多时光去体悟,都必定不可能将之完全体悟!

    而之前罗帆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

    在证得大罗道果·成就大罗散道之后,罗帆在以万亿年方能计算形容的时光之中不断的体悟着那剑疯子开天辟地一瞬间的景象,在起初自然是时时刻刻都有着进步,道行境界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提升着。但越到后来,他便发现虽说每时每刻都能够从那一瞬间的景象之中悟得某些玄奥,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却都有着越来越多的玄奥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悟透的。

    这种情况越是往后越严重。

    到了万年之前,也便是相对洪荒天地而言,他证得大罗道果的百多元会之后,这种情况达到了巅峰!

    到了那时,他虽说每时每刻都能从那一瞬间的景象之中悟得许多玄奥,但却不管怎么样都再不能理解哪怕一丝丝的这些玄奥,甚至,便连记忆这些玄奥都不可能!无论他这一瞬间从那一瞬间的景象之中获得多少明知道是无比难得的,悟透之后可能会给他带来惊天好处的玄奥,下一瞬间,他都会直接将这些玄奥忘却,完全找不到任何一丝丝的痕迹!

    而也正是在那一瞬间,他的道行境界直接达到了一个巅峰——大罗散道的巅峰!

    在那一刻,罗帆只差一步,只差最后一点机缘,最后一点关键的体悟便能直接踏破大罗散道的限制而成就大罗真道!成就大罗道果的第二个境界!

    但,那一步,却如同天堑一般,直接拦截在他的面前,让他无论如何努力都不能踏破。

    而也正是他的道行境界达到了那一个巅峰,方才造成了他体内大罗道果诞生法力单元的速度瞬间猛增不知多少亿万倍,只是耗费十年时光便直接将他的识海世界完全转换根基,直接让识海世界从原本的半虚半实化为完全的真实!

    之所以会有这种变化,道理很是简单,却是因为大罗散道的巅峰,要求那识海世界完全化为真实!

    也即是说,之前他乃是一步一步的登山,而等他的境界成就大罗散道巅峰之后,便好似他的上身已经登上了山顶,用一根绳子直接将他的下半身拽上山顶一般,那难度自然比起一步一步登山小上无数。因此那速度方才会是那般的快速。

    原本这种极限根本是无法打破的,无论他如何努力,只要他不曾踏破那一层屏障,不曾成就大罗真道,便再无法从那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瞬间的景象之中悟得任何玄奥的——此为道行境界的限制,没有相应的道行,便不可能获得相应的体悟能力!便不可能获得相应的收获!

    但,此时的情况却改变了那种情况。

    此时的罗帆,虽依然处于大罗散道之境,但却已是再非之前的大罗散道巅峰,而是只能勉强达到大罗散道这一境界,只能勉强保持那飘摇欲坠,似乎一阵风便能让其崩溃的大罗道果!

    之前那不知多少万亿年之间对于这剑疯子开天辟地那一瞬间的种种体悟,收获的种种玄奥,早已因为与过往他因为洪荒天地帮助而获得的种种体悟结合极其紧密而几乎全部消失了!

    在这般情况下,那种限制,自然再不能对他起作用。t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