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法宝之变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法宝之变

    第七百零六章法宝之变

    便在人族妖族两大阵营在那分宝岛上准备掀起有史以来最浓郁的血色之前,在无尽星空某处神秘莫测的位置,那无穷毫光包裹的中央,却正在发生着不下于下方那分宝岛上即将出现的巨大变化。

    只见得,那无尽的毫光强度暴涨,从原本只是微弱可见变得如同太阳一般耀眼,原本无比稳定的特质更是直接改变,化为一种无比暴烈,无比活跃的形式。

    随着这变化,在那毫光所包裹的内部,无穷无尽的物质以超乎想象的方式不断从毫光内部喷涌而出。

    这些物质的喷涌速度,比起以往那种不紧不慢的喷涌速度快速了千百万倍以上。若说以往只是水龙头一般出水,那此时便是一道高挂九天之上的落地银河!

    在这种喷涌速度之下,那毫光包裹的范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缩小着。

    而那从毫光之中喷涌而出的那种种物质在喷涌出来之后,四处飞散,并在飞散的过程之中快速凝聚,渐渐形成了一块又一块的,蕴含种种不可思议玄妙的天地奇宝,或是向着远处无尽星空深处飚射而去,或是向着不远之外的洪荒天地飚出。

    向着无尽星空深处飚射而去的那些物质自然不用说它,只能在无尽星空之间飘荡着,或者有朝一日能碰见遨游星空的修士将之收取,或是被某个星辰俘获,融入星辰之中,除此之外,再无第四种可能性。

    而那些向着洪荒天地聚集而去的天地奇宝,在这过程之中被某种冥冥中的规则所影响,开始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最终达到无穷次的聚合!

    每一次聚合,这些物质的数量便会大大的减少。

    其中更又有着其他种种糟粕杂质被从中剔除出去,让这些物质的体积并没有因为这种聚合而增大太多。

    最终,待得那些物质飚射直到那洪荒天地之外,与那这一千二百九十六年以来堆积在那里的无数物质撞击在一处之时,这些物质已经经历了千百万次的聚合重组。

    而这些物质与原来存在于此处的物质相撞在一处,便开始了最后一次聚合重组!

    这些留在此处的物质虽在此处承担了洪荒天地的玄妙淬炼一千多年,但在玄妙层次上,却依然远远比不得这些经历了不知多少万次聚合重组的物质。

    因此,两者的聚合重组,最终却是以外来物质作为根基。

    这些原本留在此处的物质,只能作为补充而已。

    故而,最终这最后一次聚合重组,对于所有物质的改变,极其微小,只是让所有物质的数量最终稳定在了一个对洪荒天地而言极其玄妙的数字上——那数字便是,一千二百九十六!

    当这些物质稳定下来之后,刚好便是一千二百九十六年间隔的到期之时。因此,这一千二百九十六件已然化为某种难得宝贝的物质直接便破开无尽星空与洪荒天地的间隔,轰然破入洪荒天地之间,穿过罡风雷火层,从四面八方向着那分宝岛而去!

    由此,也便激起了那分宝岛上,有史以来最浓郁的异常血色。

    同时,也成为了另一场更惨烈战争的导火索。

    洪荒天地的种种变化暂且不去说他。

    单说那在无尽星空某处神秘莫测的位置,那毫光所在之处。

    那毫光原本包裹的位置乃是一片极其广大的,甚至无法用言语描述其体积的巨大空间,但当那毫光出现的变化重新稳定下来,那毫光重新变得如同以往那般稳固,那般不可动摇,那般舒缓之时,那毫光所包裹的空间,已经缩小到了一个正常人的巴掌大小!

    一个正常人的巴掌与极其广大的,达到甚至用语言都无法描述清楚其大小的空间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简直超越了一切生灵的想象之外。

    但这种悬殊至极限的变化,便活生生的出现在此处。

    而且,整个出现的过程更是短暂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只是数十个呼吸之间,便完成了这种惊天动地的变化。

    在这过程之中,从这毫光之中喷涌而出的物质数量,甚至足以填满一座数十亿里方圆的大陆。而便是这些喷涌而出的物质,最终其中大半却只是凝成了一千二百九十六件最大不过数丈直径,最小的甚至只有针尖一般大小的天地奇宝。

    由此便可看出那一千二百九十六件天地奇宝的宝贵之处,同时也能够看出这毫光变化过程之中所蕴含的玄奥是如何的精微奥妙!

    当这变化平息下来,那毫光渐渐收敛,最终显现出了那巴掌大小的物质的真实面貌出来。

    那是一片宫殿群。

    这片宫殿群陈列在一块圆形的,巴掌大小,好似实质一般,但事实上却是由无数繁复玄奥的立体辅助符篆构筑而成的平板之上。

    宫殿群之中有宫殿三千零一座,按照某种玄之又玄的方式相互连接,相互勾连,最终形成了一个玄奥无匹的整体,似乎是某种阵势,又似乎是大道痕迹,更好似是无上大道显化而成一般。

    他们合在一处,自成一体,散发出一股天地都无法动摇的气息,好似便是整个天地覆灭,都不能影响他们分毫一般。

    这片宫殿群出现在巴掌大*平板之上,其大小可想而知。

    但每一座宫殿却都是具体入微,一切宫殿本身应该具有的细节他们都存在着,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的完美,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的真实,若是只关注这些宫殿,罔顾其大小,任何生灵都不可能发现其乃是微缩在一个巴掌大*平板之上的宫殿!

    而这片宫殿群之间的空隙,却并非一片虚无。

    而是环绕着某种土黄色的存在。这种存在好似黄土地一般,乍一看上去便好似一片大地,但只要细细一看,便会发现这些土黄色的存在是那般的玄妙,其中更蕴含着足以破灭一切,毁灭一切的无上神威。

    这些,赫然便是某种雷霆经过无数次淬炼,无数次精纯,无数次提升之后所形成的,至精至纯,至为凝聚的土行雷!

    这种土行雷经过无数次改变之后,已是从原本的虚无转化为了固体,此时此刻,这等土行雷凝聚而成的固体甚至比起钻石要坚硬上亿万倍,哪怕是虚空毁灭,哪怕是时空崩塌,都不能伤害其一分一毫!

    而这种土行雷此时看起来虽只能铺满那巴掌大小的平板,但事实上,若是延展开来,则会土行雷足以淹没数万亿里方圆的大地!而且不是浅浅一层的淹没,而是那种将大地淹没于其下数十里深的那种淹没!

    这个平板,自然不可能是其他,而便是那经过淬炼,经过改变之后的虚空无极宫!

    此时此刻,这虚空无极宫悬浮在这无尽星空深处的神秘位置之中,看似无比普通,无比朴实,事实上却超脱天地之外,超脱大道之外!

    虽在此处,却完全不受外界一切物质,哪怕是冥冥中的无上大道的影响!便好似已是将其与外界天地,与无上大道的联系完全割断了一般。

    事实也正是如此。

    这洪荒天地的百多个元会之中这虚空无极宫所发生的变化,正是罗帆对这虚空无极宫重新炼制的过程!

    而这种重新炼制并非以往那般为了提升虚空无极宫的威能而在上面重新融入无数天材地宝的重炼。而是一种为了截断这虚空无极宫与洪荒天地一切联系,与无上大道的一切纠葛而进行的重炼!

    正因这种重炼的目的与前一种重炼有着如此不同,故而在重炼的过程之中,罗帆并不曾在其中融入什么天材地宝,反而是不断的将之前他炼制这虚空无极宫过程之中所融入这件法宝之上的无数天材地宝不断的剥离,将之不断的排除出去!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有着这百多个元会以来,从这虚空无极宫所在的位置时时刻刻的都有着无数的天材地宝从中脱离出去,向着无尽星空,向着洪荒天地直冲而去的情况出现。

    要知道,当初罗帆最开始炼制这一件法宝之时,所借助的虽然只不过是一块当时的洪荒天地随处可见的材料而已。但后来他为了重炼这一件法宝,却上天入地,几乎穷尽寰宇虚空,在其中融入了不知能堆满几座大陆的天材地宝!

    因此,要将其中融入的所有天材地宝都剥离排除,自然是一个相当巨大的工程。

    再想要在这种剥离过程之中保持这件法宝的玄妙,那工程自然是更加巨大,也更加困难。故而,才需要花费这足足百多个元会方才成功做到。

    至于那些被剥离排除出去的材料之中所蕴含的那种种玄妙,种种道理,种种大道玄奥,自然便是这些年这一件法宝每时每刻呼吸吐纳之间所牵引的,从洪荒天地无上大道之中所获得的种种道理、玄妙、玄奥了。

    这些道理、玄妙、玄奥威能无穷,无论对于任何生灵,哪怕是罗帆而言,都有着无数好处,能让他们的道行境界因为体悟这些而获得或多或少的提升。

    但,它们的存在,却会成为虚空无极宫脱离洪荒天地桎梏,完全**开来的阻碍!

    洪荒天地对其中一切的联系都不止是物质的,这虚空无极宫与洪荒天地的纠葛,自然也不止是当初融入其中的种种天材地宝而已,还包括洪荒天地无上大道加载在其上的种种道理、玄妙、玄奥。

    若只是单独的剥离排除那些天材地宝而不剥离这些道理、玄妙、玄奥,那便相当于只是脱去了表面的衣服,内里依然没有任何改变,本质上与洪荒天地的联系依然与之前相差不多。唯有将这些道理、玄妙、玄奥都完全剥离开去,方能真正做到圆满截断这种联系!

    因此,这些被从虚空无极宫之中剥离并附在那些天材地宝排除出虚空无极宫的道理、玄妙、玄奥虽对于虚空无极宫而言没有任何好处,但那却并非代表它们没用,相反,它们对于任何修士而言,都是珍贵到无法想象的存在。任何修士若能得到其中的任何一点,都能指引他们修行的方向,让他们的道行境界获得或多或少的提升!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原因,才造成了这些被从虚空无极宫之中剥离开来的物质能够有那般多的变化,也能够引起洪荒天地众多修士那般激烈的争夺。

    此时此刻,在虚空无极宫内部,那一个奇异的殿堂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一个殿堂的形象已是完全改变,整个看起来便如同虚无的宇宙虚空一般,四面八方以及上方都根本没有任何物质存在,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而已。

    而在这殿堂的下方,在一层无形的屏障之下,一片无边无际的,无比厚实的黄土地之中,三千零一个巍峨雄伟,并散发出种种玄奥气息,显得古朴莫名,奥妙莫测的殿堂按照某种极其不可思议的方式构成一个整体。

    这个整体玄之又玄,好似包含了宇宙天地之间的一切奥秘,蕴含无上大道的一切道理!

    这些殿堂,便是三千小千世界以及一个中千世界!

    而那无边无际的,无比厚实的黄土地,便是那土行雷固体!

    此时此刻,在罗帆的面前,悬浮着一个三尺直径的立体符篆球体,这个球体正是这虚空无极宫的核心,也是经过罗帆不知多少次改变之后的虚空无极宫殿术。

    这球体圆满莫名,在他的身前缓缓的旋转着,每一次旋转,都好似牵引着整个虚空无极宫随着产生某种莫名的变化,让下方那三千零一个世界,那无边无际的黄土地都随着而产生微微的变化,好似随时随地的与其相互呼应一般。

    罗帆此时依然右手并指指着那球体。

    只是那手指之上却再无任何法力单元从中喷出。他的双眼似开似阖,眼眸之中好似蕴含了两个深邃至极的宇宙天地一般。

    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那从心神意念颗粒整体之中飘出的玄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下来。

    而他的心神意念却是波涛汹涌,其中有着无数灵光在不断闪耀,无数光影,无数文字,无数符文,无数符篆,无数纹路,无数的图案在翻涌着。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种异象渐渐平息下来,那心神意念最终完全化为宁静,唯有一股明澈的彻悟之光遍及所有,笼罩一切。

    “终于达到巅峰了,这次,又是过了多久呢?”罗帆缓缓睁开双眼,放下右手,叹了一声。

    进入定境之中多长时间,这对于任何能够自由出入定境的修士而言,都不是什么问题,对罗帆自然也是如此。

    他只是念头微微一动,便瞬间明白,自己这一次进入定境体悟那开天辟地景象之中所蕴含的,大罗散道境界的所有玄奥花去了足足千亿年时光!

    “原来是千亿年,我之所料果然无差。”明悟花费多长时间之后,罗帆并不因时间太长而有所感慨,反而是感到一种一切事情尽在所料的满足。

    千亿年时光对于以前的罗帆而言或许是一段极其漫长的,足以让他感觉过去不知多少辈子的时光。但对于经历了那以万亿年计算的几次修行之后,千亿年时光对他而言,已经是只能算是一段比较长的时间而已了——光是这千亿年的时间长度,已是再不能像以前那般激起他心绪的变化,更不能让他感觉什么沧海桑田。

    换句话说,此时的罗帆,已是越来越适应那永恒长生的生命所带来的种种改变了。

    经历了千亿年的定境体悟,罗帆的道行境界已经提升到了大罗散道的巅峰之境,此时,他只差一点最后的机缘,最后一点体悟,便能踏破大罗散道与大罗真道的屏障,成就大罗真道之境!

    只是,显然的,在他与洪荒天地闹翻之后,那传说中的机缘,对他而言几乎已经是再不可能出现的了。

    换句话说,对于此时的罗帆而言,这一个原本只需稍稍抬脚便能跨越的屏障,将坚固得超乎想象!唯有凭借无穷时光的修行,无穷时光的体悟,一点一滴的推进自己的道行,方能击破这一屏障,而不可能再如以往那般,忽然间心血来潮便从洪荒天地获得什么体悟,将这一屏障击破……

    这并不难以理解,机缘,事实上便是外界的某种特殊的条件,特殊的环境在特殊的时刻对某个特殊的人产生特殊的影响所形成的。也就是说,机缘,乃是天地,乃是无上大道对于某个特殊的人的特殊关爱所形成的!而对罗帆而言,洪荒天地甚至连他以往所获得的种种收获都要剥夺削去,又怎会再度营造什么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条件来给罗帆机缘呢?

    对于这一点,罗帆比起任何人都清楚,但他却对自己之前的种种做法没有丝毫的后悔,若是再来一次,他也依然会那般做,绝不会有任何改变!

    ……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