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一十五章 绝望与岁月

正文 第两千五百一十五章 绝望与岁月

    在那天地之中一片混乱的时候,在外面,那机缘之地之外的九百九十九层高塔之中,变化也已经是在渐渐的出现了。

    那在第一层传播自身领悟,被尊称为道祖的土著生灵,已经是来到了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第二层。

    之所以如此,自然不是他放弃了原本的做法,放弃了将自身的领悟传播出去。而是,他继续呆在第一层之中已经是没有了意义……

    他,已经是完全吸收了罗帆布置在这第一层之中的无数玄奥!将自身的根基,夯实到了这第一层的极限!除非他完全放弃提升自我,完全放弃更进一步,否则的话,他只能离开这第一层,前往第二层之中继续在第一层之中的进程!

    现如今,在第二层之中,他的名声虽然远不如第一层之中那么如日中天。但却也已经是相当可观。

    甚至,有着许多从第一层之中下来的修士更依然将他尊称为道祖,有着许多更依然是跟在他身边,聆听他的只言片语,吸收他一举一动之中所蕴含的种种玄之又玄的道理与玄奥。

    因为有了第一层的经验,这道祖在这第二层之中的修行却是相当顺利。很快的就已经是将这第二层表面所蕴含的种种玄奥吸收,渐渐深入这第二层深层的玄奥。

    相比于第一层,这第二层之中所蕴含的深层玄奥更加的丰富,也更加的深邃!

    哪怕是已经是在第一层之中呆了那么多年,自认为已经是将自己的根基夯实到了某个极限,这道祖在真正接触这第二层的深层玄奥之时,依然感到震撼不已。

    自身原本无比夯实的根基在以这第二层深层玄奥所带来的新视角看来,却重新变得千疮百孔,重新出现了无数可以弥补之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这道祖又是振奋,又是无奈。

    振奋的乃是自己找到了更进一步的途径,找到了更上一层的方向!而无奈的却是,自己与那些外来者之间的差距,远比之前想象的要巨大……

    要知道,这下方可还有着九百九十七层之多……

    若是每一层都是如同这第一层与第二层一般有着这么巨大的差距,那么,等到自己踏遍那下方九百九十七层大陆,自己能够得到的提升将会有多么恐怖?!

    但,就是这么恐怖的提升,居然也不过是勉强追上那些外来者,勉强拉近自己与外来者之间的差距而已。这种差距到底是多么让人绝望,不言而喻。这让认识到这一点的这道祖怎么可能不感到无奈?!

    甚至可以说,这道祖在这时候并没有因此而产生绝望的情绪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他心志坚定,常怀希望了。

    现如今,这道祖的实力已然是达到了伪圣级数。

    这实力,已经是超过了这第二层大陆之中的极限。至少,超过了这第二层对于外来者的力量压制的极限!

    外来者的修士在这第二层之中一般被压制得相比于第一层更强,最开始甚至只能达到太乙纯阳级数!现如今因为土著修士的提升,这种压制不断的放宽,但最终也依然只是维持在准圣级数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道祖能够提升到伪圣级数,这却已经是远远超过这第二层的修行界水平了。

    甚至,堪称无敌。

    这样的他,自然而然的,便能够渐渐的获得越来越强的声望,越来越高的地位。最终,道祖的称呼,也随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讲道,而被越来越多的修士所承认。

    当然,也只是土著修士而已。

    对于外来者来说,道祖这个称呼,他们显然是不可能轻易的放在任何修士身上的。因为,真圣,在外来者眼中也不过是称呼道尊而已。这土著修士自称道祖,这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是一种没有见识的表现!

    他们没有出手来将这自称为道祖的土著修士抹去,已经算是他们自制能力相当强悍了,哪里还可能会这样称呼那土著修士?!

    当然,或许其中他们在这大陆之上根本对那已经是伪圣的土著修士没有任何办法也是其中一个理由……

    不过,这些外来者的称呼显然对那道祖没有任何影响。那道祖只是按照自身的行为方式开始不断的向着这第二层之中的修士宣讲自己的领悟,讲述自己从这第二层之中所领悟的,那主宰留在这第二层之中的种种玄奥,种种修行之道,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道理……

    如此这般,时光一点点的流逝。

    不知不觉间,上千万年时光就已经是过去了。

    在第一层之中,这道祖不过是耗费了数十万年便已经突破了。但,在这第二层之中,这道祖却是足足耗费了数百万年之久,方才勉强感觉到自己接触到了这一层的极限!

    只有又耗费了数十万年,才让自己真正稳定在那个极限上,道行境界也随着获得突破,在伪圣级数更近了一步。

    在那之后,他便下降到了第三层,继续之前两层的进程。

    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时间已经是过去了数百万年之久。

    比起前面两层的时光加起来都要长上数倍!

    但,就是这样,他也依然感觉到自己相对于这一层之中所蕴含的玄奥与道理依然是微不足道,依然没有接触到这一层之中的玄奥与道理的极限!

    也即是说,依然没有完全吸收这一层之中的一切道理与玄奥!

    这样的他,按照其本身的想法,自然是还没有资格踏入更下一层的。

    上千万年之久,居然都不过是闯入了第三层而已。而在这下方却还有着九百九十六层高塔大陆!以这种瞬间不断累加的状态,到了最后,怕是需要不知多少万亿年方才可能跨过一层……

    这种情况,让那道祖暗自震撼的同时,心底那种无奈的情绪也变得越来越强了。

    甚至,之中无奈并不转化为绝望,也已经是耗尽了这道祖自身的一切心力了。

    “老师,我们真的有办法追上那些外来者吗?”一天,那道祖已经踏入准圣之境的弟子绝望的对这道祖询问道。

    听到这个,那道祖便知道,这些年的经历,已经是让这弟子真正知道自己与外来者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么巨大了。

    哪怕是自身同样是近乎绝望,但这道祖既然被他们称为老师,自然不可能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而是必须打起精神来消除他们的绝望。

    因此,他就淡淡的道:“怎么会追不上?难道你们没有感觉到,我们一直是在进步吗?”

    “一直在进步……”那弟子喃喃着,眼中的绝望忽然爆发出来,叫道:“这样也算是进步?!上千万年了!上千万年了!我们也不过是来到第三层而已!下面还有多少层?!九百九十六层啊!这么多层,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走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真正追上那些外来者?!到时候,这九百九十九层大陆真的还存在?!”

    他的这话,让这一处**之地变得一片沉寂。

    在这里存在的那数百名弟子一个个的眼中显现出莫名的神光。或是绝望,或是茫然,或是死寂,或是冷漠,或是淡定。

    各种各样,表明那众多弟子对于这弟子询问的问题并不是没有任何感觉。

    听到这个,那道祖淡淡一笑,道:“时间,对我们有意义吗?千年,万年,亿年,十亿年,百亿年,千亿年,万亿年,兆亿年……”

    他每年一个时间段,他身上所透出的那种沧桑无比的感觉便暴涨数分,几个时间段念完,他的身上已经是充斥着一种穿透一切,似乎哪怕是天地在其面前都变成小辈的无边沧桑。

    整个殿堂在这时候完全笼罩在他的沧桑之下,让所有弟子在这瞬间都沉浸其中,心神不由自主的被吸引。隐隐间,似乎有着一条岁月长河横亘在这道祖的头顶,吸引着众多弟子的眼神,吸引着他们的心灵……

    “这样的时间,不过是岁月长河的一段经历而已。跳出来又有多难?”那道祖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的身形已经是充满一种超脱之感,那一道岁月长河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来到了他的身下,就像是他脚下的一条普通的长河一般,静静的流淌着,却是甚至连他的鞋子都无法沾湿!

    在这瞬间,在这殿堂之中的那众多弟子一个个的心中生出种种难言的明悟。

    这种明悟,让他们一个个的心神都重新安定了下来。

    在他们眼神之中所出现的种种难以言喻的情绪都在这瞬间完全化作平静,一种充满决意,蕴满希望的平静!

    包括,之前开口询问的那弟子……

    眼看如此,那道祖面上显现出一种欣慰之色。

    同时,他的眼神深处也生出阵阵明悟,心底原本存在的,那种近乎绝望的无奈,也已经是被他所完全抹去了。

    没错,时间对于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对于他们来说,时间,不过是岁月长河之上的河水而已。只要足够强,跳出岁月长河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哪怕是经历了亿兆年,兆京年,乃至,无量大数年,只要最终有成功的希望,那便值得去追求!值得去付出一切!

    讲道**的过程,同样是对自身的修行,对自身的心灵进行重新领悟,重新擦拭的过程。方才虽然只是强自来打消弟子心中的绝望,但对于这道祖来说,这也是对自我的一次反省。在讲述的同时,他的心灵也受到了洗礼,这时候,同样抹消了自身的绝望,重新激起了自身的希望!

    用另一种说法就是,在说服其他人的同时,他自己,也已经被自己说服了……

    在这时候,看着众多弟子的身心重新恢复完满,这道祖微微一笑,顺手向着下方一压。

    这么一压之下,那一道无形的岁月长河微微一震,便已经是完全融入下方殿堂的大地之中,让这整个殿堂看起来就像是漂浮于岁月长河之上,凌驾于岁月长河之上一般!

    一种难以言喻的超脱之感在众多弟子的心中浮现出来。

    种种奇妙的灵感不断的激发出来,让这众多弟子在这瞬间好似尽皆领悟到了某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奥妙。甚至有些直接打破了自身的**颈,让自身的道行境界直接便获得了突破,提升了一个或者数个境界!

    “多谢老师指点!”过得良久,一名名弟子回过神来,向着道祖躬身行礼,口中高呼。

    他们这时候的心底却是充满了感激,对那道祖,甚至对这开辟出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那无上存在!

    弱是没有道祖,他们不可能领悟到之前道祖所说的道理,不可能重新建立修行的信心。若是没有那开辟出这九百九十九层高塔大陆的无上存在,他们只能盲人摸象,便是建立了信心,也无处寻找指点,怕只能浑浑噩噩的醉生梦死而已。

    如此恩德,自然是值得他们感激。

    看着这众多弟子虔诚的礼拜,道祖微微一笑,并没有开口说任何废话,便开始继续宣讲自己所领悟的种种道理了。

    这里的变化已经平息下来,但,在外面的变化却才刚刚开始。

    随着那殿堂之中的岁月长河被铺展开去,融入殿堂之中,这整个第二层大陆的时空也开始渐渐的生出难以言喻的变化。

    时间,似乎被渐渐的扭曲了。

    或者说,这第二层大陆之中的岁月,已经被不知不觉间扭曲了!

    之中扭曲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诡异,让这第二层大陆之中的时光流速以一个超乎喜爱那个想象的速度加速着!

    就好似有着某种强大的意志想要让这第二层之中的时光流速不断加速,所以这第二层的时光流速便开始加速了一般。

    这第二层的时光乃是与空间,与规则法则,与大道,甚至与其它层的这种种都息息相关的。正常来说,一处改变,必然要引起其他众多变化,甚至最终会引发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