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 道宫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 道宫

    一个完整的世界,无论是大千世界,中千世界还是小千世都必然有着生机在时时辰刻的诞生着

    若非如此,这个世界便不可能有着生灵诞生,自然也不能称之为完整的世界了

    而既然有着生机诞生,那生机自然便有着最根本的根源之处,那所有生机诞生的源头所在,而那,便是所谓的,世界的生机之源

    当然,这种世界的生机之源并不代表着其乃是不可取代的点

    不代表着只需这生机之源被破坏这世界便变得不完整,便再不可能有生灵诞生

    现实上,这些生机之源的重要性却是相当的一般

    若是将生机之源破坏,那完整的世界自然会随着调整,自然而然的在另一处所在形成生机之源,这整个世界源源不断诞生的生机绝不会因而而断绝

    不迨,在这一处生机之源不曾被破坏之前,这生机之源,便是整个完整世界最为重要的所在

    这些进入九百多万个世界的男女,现实上正是至方童子与璇玑童子的分身

    分身近千万这种威能,对于罗帆这等存在来说,自然只是一动念的事而已但对于不曾成就大罗的存在而言,却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

    此时这至方童子与璇玑童子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步,正是因为他们借助了这虚空无极宫的威能之故

    虚空无极宫此时也已是大罗天宝,却也相当于已是成就大罗,这种分身千万的威能,自然也是拥有的,在其体内,将之赋予两件法宝,自然也是相当轻松的一件事正因而,这至方童子与璇玑童子方能提前拥有这等不可思议的神通威能

    这些分身,每一具都拥有与其本体相等同的神智·与本体有着紧密的联系,但却拥有相当的**性这种奇异的特质,让这些分身能够自主的思考,自主的做出种种决定·但却绝不会背叛主体,绝不会反客为主却是一种相当难得的神通

    这些分身踏入每个世界的生机之源后,便悄然一转,将自身的神通威结合他们所在世界的种种特质,吸取周围的无穷物质,间接在那一处位置构筑出种种各不相同,但却尽皆蕴含无穷奥妙-·能让任何生灵看到这些建筑便能悟得种种与这些世界相关的种种玄奥

    从而大幅度降低这些生灵踏入修行之途的难度

    这些建筑分为两部分,一阴一阳,一明一暗,一隐一现,按照某种玄之又玄的方式结合在一处,演化着天地阴阳至理,阐述宇宙大道之玄妙

    这些建筑本质为一,但因乃是与各个世界的规则结合在一处·却是显得各不相同,以至有些乃是完全相反,完全找不到任何类似之处的

    不过·即便是如此,因为本质唯一,这些建筑,却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道宫”

    这个共同的名字无论在哪个世界,在哪座建筑物之上,都是同样一种文字,同样一种字体,包含着以至比起这些建筑本身愈加深奥,愈加玄妙-的道理,玄奥

    当这道宫成型之后·至方童子与璇玑童子两人的分身便各自进入那建筑物之中,各自坐镇那建筑的两部分

    随着他们两人的坐镇,那些建筑都是一震,隐隐间已是与这些世界完全结合在一处,能够牵引利用整个世界的力量,让整个世界的每一寸虚空都与这道宫形成了某种莫名的联系

    又或者说·是整个世界通过生机的聚散与这坐镇生机之源的道宫产生了某种奇异的联系

    这种联系,让这道宫能够非常敏锐的发觉那世界之中生机凝结地点,能够发觉生机所催生出来的生灵到底是在何处,到底是拥有什么特质,到底有无培养的潜力

    罗帆让至方童子、璇玑童子两间法宝分身千万进入这些世界之中所为的,便是为了推进生灵数量的增长,便是为了让这些世界之中的生灵能用最快度的繁殖壮大,最终让他能够获得多的灵感,拥有多的进步可能

    而要让这些世界的生灵数量增加,让繁殖壮大度加快却有着许多种手段,但总体而言,却只有两大种其中最间接的一大种,自然便是将那已然拥有众多生灵的世界之中的生灵迁移到那些刚刚诞生的世界之中

    还有一个大种却是比较间接,也稍稍慢上一点的手段,那便是让那些刚刚诞生的世界之中的生灵以最快的度强大起来——只需这些生灵足够强大,生存能力自然便会变得强大,生存能力强大,繁殖能力,繁殖度,增加度,自然也会随着而加强从而达到罗帆的目标

    这两种方法,各有优劣

    第一种方法的优点,便是快而且不需要耗费太多的精力,只需要将原有的生灵不断的迁移投入的世界便能够了——那诞生的世界各种规则系统、法则系统依然不曾完全稳定下来,想要从中悟得大道至理强大起来,难度比起完整完美的世界要小上不知多少倍只需将他们投入世界之中,那世界自然能够让他们变得越来越强大让他们的数量在曲折之中不断的增长

    但,这种方法却也有着一个极大的弱点

    那便是,将已有世界之中的生灵迁移进入世界之中,不管选择的是什么生灵,哪怕是好像一片白纸的婴儿,其也一定蕴含着原来世界的烙印

    这种烙印对生灵本身有着许多好处,能让他们用间接的方式强大起来但对于世界而言,便有着相当多的坏处了

    其中最大的坏处,自然是会让这些世界所诞生出来的,最适合这些世界的生灵的生存空间被不断压缩,而让这些世界难以发展出其自身的特色,难以真正发挥这些世界本身所拥有的,与其他世界所不同的规则系统、法则系统

    而这,对于要从这些世界之中获得灵感的罗帆而言,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因而,几乎不用看第二大种方法的具体手段·罗帆便间接将第一大种方法的所有手段完全否定,间接便决定用第二大种的方法了

    而第二大种方法的优点,自然便是能够让这些世界本身所具有的特殊特色完全发挥出来,能发展出完全与其他世界所不同的生灵种类出来

    当然·其中的劣处却也相当明显

    便是度比起第一种方法慢上许多倍这对于急需要培养这些世界之中诞生出多生灵的罗帆而言,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弱点所在

    如此优劣相较,罗帆的选择当然便只能是第二大种方法了

    此时那至方童子、璇玑童子的分身所使用的,正是第二种方法而借助的手段,便是这一座自身神通与各个世界本身规则结合所形成的那一座座道宫

    这些道宫,玄妙-至极,在融入这些世界的规则之后·已是相当于大道具现化的产物一般

    在这种情况下,只需其光影被任何一个本世界的生灵所见到,便相当于将大道间接展现在那生灵面前一般

    不需那生灵耗费多少精力,便能轻松的从中悟得最适合他自身,也最适合那世界的修行道理,以至间接悟得精妙-的修行法门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因而,当这变化出现之后,对于这九百多万个世界之中的绝大多数世界而言·那道宫并不是十分忙碌,只是偶尔悄然一震,将某个投影投向某个位置·在某个有着些微潜力的生灵面前悄然一晃,便足够了

    终究,这些世界乃是全诞生的,整个世界以至依然能够说是处于鸿蒙状态,即便有着无穷生机凝结,却也难以在这般短的时间里面催生出太多数量的生灵因而,自然也不可能出现太多拥有培养价值,有着足够潜力的生灵了

    但,对于那原本便已经存在的三千小千世界,一个中千世界而言·这些道宫便比其他小千世界的道宫要忙碌上不知多少亿万倍了

    几乎每时每刻的,都必须放出道道投影,通过生机流动的联系,投往这些世界的某一处位置,在某些生灵面前展现其身形出来

    而这,还是这些世界的道宫将触发投影的条件提升到远其他绝大多数世界万倍以上的情况下若是使用与其他世界同样的触发要求·这些道宫怕是时时辰刻的都有着无穷无尽的身影从它们身上发出,整个世界怕都被这些身影所充满

    罗帆悬浮在世界群之上,低头俯瞰着整个世界群正时时辰刻所发生的变化,看透了每个世界之中所存在的道宫,知晓一切都正依照着自己的计划运行着,不由得暗自点了点头

    此财此刻,在罗帆的身前,那至方印与璇玑袍依然存在着

    只是似乎所有意念,所有精神都已是脱离身躯,尽皆变得好似死物一般,看起来已是再无之前的灵动

    这却也是自然,它们本身只不过是太乙玄宝层次而已,分身千万这种手段对他们而言却是太过高深,虽在那虚空无极宫的加持之下能够勉强使出,但对他们灵识的压迫,却是强大得乎想象

    此时此刻,他们的所有精力,所有灵识全部投注在那神通之上都稍嫌勉强,哪里还有丁点残留存在于本体之上?

    罗帆悄然一笑,道:“你等跟了我这般多年时光,我便给你等这个机缘,若是有朝一**等能轻松掌控这些分身,将这些分身从各个世界所获得的道理集合起来,那便是不需我重炼也能突破太乙,成就大罗了”

    说着,他随手悄然一压,这至方印与璇玑袍便悄然一震,融入虚空之中化为似虚似实的奇异存在好似已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只有淡淡的光影残留在这一处时空一般

    心念悄然一动,周围光影流转

    转眼间,下方的世界群,那依然处于烟雾状态的雷海以乎想象的度收缩,转眼间便化为一块百丈直径的圆盘外形

    而在罗帆的脚下,除了圆盘所在的位置之外,一个比那圆盘大上百倍的巨大圆形平台凭空出现

    这个平台并非石质,以至并非一切曾经出现在现实当中的物质而只是一种单纯的平·单纯的台而已任何生灵看到这平台,便会知晓这是一个平台但任何生要具体分析这平台的形成,却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

    现实上,这个平台也确实只是平台罢了乃是罗帆心念微动这虚空无极宫自然改变,将平台这种原本只是名词的存在化虚为实,让其具现化出来而已能够说,这个平台便是最单纯的,最真实,最间接的平台

    罗帆站在这平台之上,落脚之处似乎非常柔软又似乎非常坚硬,显得玄妙-到极点

    整个平台之上没有任何物质,但却似乎任何物质都能够随便而

    他盘腿一坐,在他的座下,便自然有着一个蒲团形成,将他悄然拖住这个蒲团也如下方的平台一般,任何人一看到这蒲团便知晓其乃是蒲团,乃是供人盘坐之物但想要具体分析其具体形成是什么,是不是真的是蒲形成的,却是任何生灵也不能

    坐在这蒲团之上一种天地间再无任何一个蒲团能够让人做得比这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让罗帆颇为满意

    在这平台之外,便是无垠的虚空,或者说是无边的虚无——连时间、空间都没有的虚无

    在那无边的虚无映照之下,这整个平台,便好似是天地宇宙,一切时空之中唯一的存在若是再和下方那百丈圆盘之中的雷海与世界群结合起来,那这一处平台便好像至高无上的,脱出一切时空的不可思议所在

    单单站在这里,便自然会生出一种然的奇异感觉

    “大概,我已经能够稍稍放松下来了”罗帆长长的舒出一口气一个念头忽然流过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依洪荒天地的规则,大千世界若是依附在洪荒天地之上,其时光流能够调整到洪荒天地的三百六十五倍,而中千世界依附在大千世界之上,其时光流能够调整到大千世界的三百六十五倍同理,小千世界的时光流也能够调整为中千世界的三百六十五倍算起来,将时光流催动到最快的小千世界,其时光流能够加快到洪荒天地的四千八百六十二万七千一百二十五倍之多,而这平台脱世界群存在,其时光流,也能够调整到与度流最快的小千世界等同,也即是也能够达到洪荒天地的四千八百六十多万倍的程度”

    这念头闪过之后,罗帆终是完全放松下来,脸上现出一种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表情

    这一处平台的时间流能够加快到足足是洪荒天地的四千八百六十多万倍之多,也即是说,对于罗帆而言,洪荒天地的一年时间,相当于他的四千八百万年洪荒天地的十年,便相当与他的四亿八千多万年百年,便是四十多亿年千年,便是四百多亿年

    而一个元会有十二万九千六百年

    也即是说,洪荒天地的一个元会,对罗帆而言便是代表着近六万亿年之多

    而此时此刻,距离洪荒天地开天辟地,却只不过是短短的百多元会而已,整个洪荒天地依然是处于天地开辟的初期,下一次大劫依然是遥遥无期,至少不是这几百几千个元会内的事

    即是说,即便下一次天地大劫强大到足以将罗帆摧毁的地步,罗帆也再不必担心

    因为对他而言,下一次天地大劫是在不知多少万亿亿年之后

    对于只需要时光堆积便能让道行境地不断提升的罗帆而言,这般漫长的时光,他若是还不能将自身的道行境地推进至巅峰,不能脱出去,那他就不是罗帆,而是一个单细胞生物了

    在这等情况下,罗帆如何不生出那种再无任何压力,能够完全放松下来的感觉?

    此时只是觉得能够稍稍放松,已是他将居安思危这一心态发挥到极致的表现了

    这种能够稍稍放松下来的感觉,对罗帆而言,已经是不知多少万亿年时光不曾享受过的了

    来到洪荒天地以后,罗帆看似顺风顺水,间接从一个洪荒天地底层的先天神成长到如今证得大罗道果,成就大罗散道巅峰,似乎是志得意满,一切都那么完美一般

    但,只有罗帆自己知道,在来到洪荒天地以后,他心灵所承受的压力是巨大到何等程度

    俗话说,无知者无畏而这句话若是反过来说,便是知道得越多,便越是懂得恐惧

    罗帆乃是从地球宇宙之中,一个拥有无数洪荒传说的地球之上穿越而来他虽不能知晓洪荒天地与地球神话传说中的洪荒为何有着奇妙-的联系,但不断以来的遭遇无不告诉他,这洪荒天地与那地球之上神话传说中的洪荒是同一处所在

    而地球的神话传说中,洪荒天地可是一个不成圣皆为蝼蚁的所在,其残酷程度,足以让任何听过那传说之人心生绝望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来到洪荒天地,心灵所受的压力之强该到何等地步,可想而知有岂敢生出放松之念?纟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