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气运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气运

    罗浮听得罗果此言,只是摇头一笑,却并不再多说什么。

    一时间,温馨的气氛在这似乎世界末日之时弥漫在罗浮一家四口周围,让他们心中的恐惧最大程度的被减弱了。

    当此之时,罗浮乃金仙之境巅峰的无上存在,更能通过借助整个大罗皇朝亿亿万众生的愿力突破桎梏,拥有成就太乙方才拥有的无上威能。

    而广菩,虽不能如同罗浮一般拥有借助愿力成就无上太乙的玄奇威能,但本身的道行境界却也达到了金仙之境巅峰程度,距离证得太乙道果,却也只是一步之遥罢了。

    在广菩身边的罗纯阳与罗果两人本身的积累不如罗浮与广菩二人,故而虽在这百多元会之间有着极大的进步,获得了超乎想象的提升,但却也只是成就半步金仙之境罢了。

    在整个洪荒天地来说,自然是相当强大的一个级别存在,但在此时,在此处,却只是垫底的存在而已……

    而便是在此处如此强大的力量聚集着,却依然只能静静的等待着世界末日的到来,等待着覆灭的命运到来。

    只是,他们几人眼中,却没有丝毫的恐惧。

    站在那里,每个人虽感觉有些遗憾,但却并不曾有什么懊悔,有什么怨恨。

    能和自己最亲之人一同面对世界末日的到来,这对于无论任何人来说,都是值得无比庆幸的一件事。他们仅有的遗憾,或许也只不过是还有着许多人不曾见到,还有着许多想做的事情不曾去做罢了。

    猛然间,罗浮双眉一挑,脸上现出莫名复杂的神色,苦笑一声,道:“六师弟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便在这话语说毕,广菩也接着发现了什么·再接着,方才是罗纯阳与罗果两人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向虚空某处。

    “二师兄的感知果然敏锐,没想到我隐藏于时空缝隙之间,都不能逃过师兄的感知。”便在这时·一声清朗的声音从那一处虚空之中传

    接着,一名身着长袍的黑子从虚空跨出。

    这男子一出现,周围虚空便自然弥漫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天子威压,好似此人乃是整个天地,整个宇宙的绝对主人,乃是掌控无穷时空的无上天子一般!

    在这一股天子威压的刺激之下,罗浮身上的皇者气势也不由得一震·瞬间扩散开来,与这天子威压相持,在这种相持之下,两者都不断的提升着。

    渐渐的,便如同两道冲天而起的狼烟一般,从那天京之上冲天而起,甚至冲击激荡了无尽星空与洪荒天地的间隔,让那上方无尽星空所映照而来的景象微微颤动·好似这间隔要直接被打破,让整个无尽星空由此而生出更不可思议的变化一般。

    这跨虚出现的男子,非是他人·自然便是雷九逍!

    雷九逍能够凭借自身一己之力与得到许多同伴帮助的罗浮相持这百多个元会而不占丝毫下风,其手段自然是巧妙-非常。

    这天京虽有着无穷防御,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整个洪荒天地之间防御最为严密的所在,但他却也有着一些手段能够穿过这些防御,直接进入这天京之中。

    只不过,在平常这种进入毫无意义,别说他便是制服了罗浮也不可能对战局有什么影响,单说天京之中所凝聚的力量比那绝非雷九逍所能媲美的,他便是进入这其中,也只不过是送菜而已·哪里能够将罗浮制服?故而,虽然在许久以前他已是找到了出入这天京的法门,但他却从来不曾亲身踏足此处!直到此时此刻!

    便在这时,有一道长虹跨空而来,刹那间划过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直接在罗浮身旁降落·分化开来,化为一男一女。赫然便是傲来傲音二人。

    却是他们两人在之前乃是在距离天京不远之外,只是因为罗浮他们一家四口在此处,他们不愿意前来打扰,故而方才没有现身出来。

    此时忽然见得雷九逍带着惊天的威压出现,却是不放心罗浮,终是破空而来,要护住罗浮!

    只是,他们的到来,却并不曾真正引起罗浮与雷九逍的注意。

    此时此刻,罗浮与雷九逍两人眼中都只有对方,除了对方之外的一切,对他们而言都只是虚无,这其中自然便包括傲来傲音二人。

    过得好一会,罗浮身上的皇者气息,雷九逍身上的天子威压几乎同一时刻轰然崩溃,接着完全消失。

    恍惚之间,罗浮与雷九逍虽还是那两个人,但给人的感觉却已是与之前完全不同,完全没有了之前附加在其身上的那种不属于他们自身的气势,而显现出两具先天道体,两具一看便是道行境界极高的修行之士的身影!

    广菩的道行境界不下于罗浮,对罗浮的了解更是超乎一切其他人的想象,却是第一时间便知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明白了过来:“这世上从此再不存在天荒大帝,也再没有妖祖。”

    果然,这念头结束之后,罗浮与雷九逍相视一笑,眼中再无任何敌意。

    雷九逍向前一跨,直接便来到罗浮身前,躬身行了一礼道:“九逍参见二师兄,这些年多有得罪,还望二师兄大量海涵。”

    “六师弟说的是哪里话,这些年若非师弟存在,为兄如何能取得如今这般成就?”罗浮微微一笑,扶起了雷九逍。

    这一幕,看得广菩点头微笑不已,却看得旁边的傲来与傲音二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两人之间的争斗让整个洪荒天地都在走向灭亡,他们两人之间倒像是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一样,居然还兄友弟恭起来,这…···”两人对视一眼,只觉得自己与洪荒实在脱离太久了,根本便无法理解洪荒天地众生的想法。

    “弟子雷九逍,参见三师姐。”雷九逍此时却开始与广菩见礼了。

    广菩连忙笑着回礼,道:“见过六师弟。六师弟这些年可是把我们逼得够呛呢。”

    “惭愧惭愧,为求大道却不得不为。”雷九逍也是一笑。

    之后,便是罗纯阳罗果对雷九逍见礼,雷九逍对傲来傲音见礼,一番下来倒像是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同门相见一般,周围洪荒天地无处不在的震荡对他们而言似乎完全不存在一样。

    这种淡定,若是让其他人看到,怕是会直接崩溃,感觉自己是不是出现幻觉。

    但在此时此刻,却是显得那般的自然,好似不如此便不正常一般。

    “六师弟此次胜负如何,看来已是不必再论了吧。”待得见礼完毕,罗浮呵呵一笑,对雷九逍道。

    “自然是不必再论,论平常修士,人族比起妖族要多上数倍,论高层,妖族虽能与人族相持但有了两位长老加入,妖族却是万万不是对手,自然是二师兄胜了。”雷九逍叹道。

    “六师叔这情况似乎不是今日方才逆转,而是在数年之前,大战未曾发生之前便已是如此,为何当初六师叔不认输,而到了今日方才前来呢?”罗纯阳皱着眉头,终是开口说道。

    虽说此时能够与父母亲人在一处面对末日到来,心中并没有太多的痛悔,但毕竟有着遗憾残留心头,因此见得雷九逍如此轻松淡定的便认输了,罗纯阳心中却不由得涌起一股不忿因此才有此时近乎质问的话语出现。

    这话语出来,罗浮眉头便是一皱,刚好开口呵斥,便见雷九逍抬手止住他。

    “呵呵,当初一切力量皆是完好无损,再有种种地利虽人族力量较强,但却妖族却也并非毫无任何反抗能力,胜负自然是未定,便是我要认输,妖族也无人会同意。今时今日却不同,如今天地即将崩灭,战斗也已是近了尾声,妖族的力量已是绝大部分消亡,地利也再无分毫,便是我不愿认输,也没有办法了。”雷九逍对罗纯阳的质问毫不在意,笑着解释道。

    “这······”罗纯阳能够修至半步金仙之境,智慧清明之处,自然是不必多说,只要微微一想,便明白了雷九逍所言正是事实,因此哑口无言。

    雷九逍解释完之后,抬手一抓,他脑后便出现了三具玄妙-的,好似正在阐释演化至为本源的天子之意的分身凭空出现。

    这三具分身出现之后,六手轻抬,遥遥对着雷九逍抬手一抓之处。

    接着,有着某种无形无质的存在从雷九逍的身上向着他抬手一抓之处不断凝聚而来,渐渐凝聚成为一团玄之又玄的奇异光团。

    这光团散发着某种无形无色的光芒,恍惚之间,便会让人将之忽略。但只要能看到这光团的存在,便会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放在这光团之上,便会感应到那光团之上所透出的,那种玄奥无比的意志。

    “这是,妖族的气运支点所在?!”罗浮一见这玄之又玄的光团,便双眼一亮,不由自主的道。

    “正是如此。”雷九逍面上有着吃力的神色,道。

    气运一物,乃是某种无比玄妙-的存在,其并没有任何实体,虚体,乃至可以指代之处!它,虽事实存在着,却只不过是某种洪荒天地无上大道的某种倾斜而已,认真来说,与并不存在却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换句话说,即便是修为再强,道行境界再高深的修士,顶多也只能够看到这气运的分布方式,能够感知到气运的存在,却绝对无法抓取气运,无法搜集气运,更无法转移气运!毕竟,那对于修士而言,与并不存在也相差不多,而对于并不存在的物质,道行境界再高深,修为再强又怎样?

    但,既然气运乃是洪荒天地无上大道的某种倾斜,那其倾斜的目标,倾斜的主体,自然便是事实存在的。

    便如同一道滔滔河流,必然存在着某个位置是其最终目的地所在。

    而这一处目的地所在,对河流而言,便是其终点。对于无上大道的某种倾斜而言,便是倾斜的目标,也是倾斜的主体。

    换句话话说,便是气运的支点所在!

    洪荒天地在虚拟世界的沟通之下,修行文明已经繁盛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这种气运理论,自然也早就被提了出来甚至已经被证明过许多次了。

    雷九逍掌控妖族百多个元会之久,罗浮为天荒大帝也有百多个元会,对于这理论,自然不会陌生。

    故而·在这百多个元会的相持过程之中,原来只是单纯的想要获得胜利,压下对方,成为天地主角这么一个空泛的目标在这理论的指导之下,渐渐的化为了一个个具体的目标。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便是获得对方种族的气运支点!

    只要获得对方的气运支点·在洪荒天地看来,对方的种族,便已是被自己的种族所融合,对方种族的一切气运,自然也便完全加载在自己种族之上——在整个洪荒天地以人族与妖族为核心主角之时,获得了对方种族的气运,自然也便相当于成为了整个洪荒天地的主角!自然也便达成了自己原先的目标了。

    既然想要获得对方种族的气运支点,自然也需要做好被对方夺取气运支点的准备。也就是说·必须对自身种族的气运支点有着无比深入的了解方才可以。

    因此,在这百多个元会之间,罗浮与雷九逍时时刻刻的感受着整个洪荒天地无上大道的倾斜·感应着整个人族、妖族时时刻刻发生的变化背后所隐隐存在的根源所在,通过无数次试验之后,终是完全掌握了气运支点。

    事实上,每一个种族,在某一段时间,某一个时代之中,都必然有着某一个成员承载着种族的所有希望。也就是说,每一个种族在某段时间,某个时代之中,其种族气运支点·都必然是存在于某名种族成员身上!

    这并不难以理解。

    种族支点,代表着整个洪荒天地无上大道的倾斜目标所在,代表着整个无上大道的倾斜方向。而对于种族而言,要让种族获得好处,要让种族壮大,自然不可能只是空泛的让这个种族获得什么什么好处·而必须要具体到某些成员之上,让这种族的某些成员获得相当的好处,获得相当的机缘,最终结合在一处,方才让这种族获得好处,让这种族获得机缘,最终不断壮大起来。

    而在这些成员当中,必定是有着某个成员,远比其他成员重要,其获得好处之后能够最大程度的转化为整个种族的好处,其获得的机缘能够最大程度的转化为整个种族的机缘!

    这个成员,便可以说是这种族的气运支点所在没有了支点,气运便没有了依托,自然便会消散……

    而显然的,在人族妖族争夺天地主角的这段时间,这个时代,人族的气运支点,便在罗浮身上。而妖族的气运支点,自然便是在雷九逍身上。

    当发现这一点之后,罗浮与雷九逍两人既感到出乎意料,又感到理所当然。

    出乎意料的是,自己对于种族而言居然是如此重要,居然承载了整个种族的气运。理所当然的自然便是他们想清楚了自己在这百多个元会之间为整个种族所做的一切,除了他们之外,哪里还有其他人担得起气运支点?

    “二师兄不必客气,反正此时天地即将覆灭,妖族也在主角之争当中即将败亡,这气运支点便是再残留我身,也会很快消散的。而师兄只要将此气运支点融入自身,便能自然拥有整个妖族与人族的气运,成为整个洪荒天地的主角,获得无上机缘,说不定能直接突破,证得太乙道果。也算是废物利用了。”雷九逍微微一笑,道。

    罗浮一听雷九逍之言,知晓其所言乃是事实,故而心绪虽是激荡不已,却也只是抬手一指,便有着一股无形无质的存在从他手中穿出,直接冲入前方雷九逍手中所持的那光团之上,让这光团微微一震,便直接向他飘来,恍惚之间已是完全融入他的身躯之内。

    待得那光团完全融入身躯之后,罗浮方才长呼出一口气,道:“多谢六师弟成全,日后但有所成,必不忘六师弟之德。”

    “二师兄言重了,你我既为同门师兄弟,自要相亲相爱,不然如何对得住师尊。”雷九逍在那妖族气运支点融入罗浮的身躯之后,脑后的那三具天子分身便重新隐没,整个人看起来轻松了不知多少。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却是眼神有些复杂的扫过广菩等人一眼。

    心内暗自想到:“可惜,若非二师兄有着这般多人帮助,这人妖两族的气运之争,胜负怕便非是此时这般了,甚至便是战斗结果,也不大可能会发展到此时这般地步。唉……”

    罗浮自然看得出雷九逍此时的心绪是如何复杂,因此却也不去刺激雷九逍,躬身一礼之后,便不再多言,只是静静感应着自己在获得那妖族气运支点之后的变化。

    此时此刻虽似乎整个洪荒天地即将覆灭,他们这些人似乎便要身死,即便是获得什么无上好处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但罗浮却不会放弃任何提升自己的想法——朝闻道,夕死可矣。更何况,他有绝对的自信,自己的父亲,无上道尊罗帆,绝对会有所动作,死亡,或许不像想象中那般近!t

    <ahref=""target="_blank">http://">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